40.第40章 她怎么在这里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6-09-04 04:18:05 字数:2287 阅读进度:40/2078

“飞哥?”见陈阳说起任飞,任小健愣了下,满脸疑惑道:“你认识飞哥?”

陈阳点了点头,脑中闪现出一些往事。

他岂止是认识任飞,而且两人的关系非常铁,因为他们在同一个组织共事了八年,任飞一直在他的手下做事,两人出生入死执行了很多任务,可谓是一起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兄弟。

后来在执行一次极其危险的任务时,任飞被炸伤了腿,变成了瘸子,这才退出了组织。

见陈阳认识任飞,任小健叹息一声,接着道:“两年前,飞哥被人算计,后来就不知所踪了。”

听到这话,陈阳面露怒色,沉声道:“敢暗算任飞,对方胆子可不小,是谁干的?”

“从表面上的消息来看,是龙庭出的手,但我不这样认为。”任小健道。

听到龙庭二字,陈阳心神一震。

龙庭这个组织可不简单,是完全隶属于华夏国的一个特殊部门,虽然战斗力比不上陈阳所在的组织,但因为可以调用更多的国家力量,所以实力底蕴非常强悍。

以前陈阳所在的组织和龙庭有过矛盾,但揭了过去,不算什么深仇大恨,对方没有道理会对任飞下手。

“看来是有人故意这样做,想要挑起我们和龙庭之间的斗争。”

陈阳不怕龙庭,但他也不会傻乎乎地去上当,如果自己所在的组织和龙庭正面开战,那么整个华夏国都将大乱,届时国外的势力便可乘虚而入,搅乱华夏稳定发展的局面。

“除了龙庭之外,你有没有其他怀疑的目标?”陈阳看向任小健问道。

任小健摇了摇头:“对方办事很缜密,现场留下的唯一线索,就是指向了龙庭。”

闻言,陈阳更是确定是有人暗中挑拨,因为以龙庭的行事风格,现场绝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才对。

他沉思片刻,对任小健道:“这件事应该不是龙庭做的,任飞那小子也应该还活着,要想知道怎么回事,只有找到任飞才行。”

“飞哥已经消失了两年,我们一直在找,却没有任何发现。”任小健皱眉道。

陈阳想了想,掏出电话拨了出去,接通后道:“老李,行,师傅,出了点事,可能有人想整我们,任飞……”

简单把有关任飞的事情说了一遍,接下来的事情陈阳就不想操心了,他已经退休,这种关系到整个组织的事情,他并不想过多插手。

虽然他身体的血液在蠢蠢欲动,但他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我已经退休了,我已经退休了……”

等陈阳打完电话,任小健望着他,一脸渴望道:“阳哥,现在我是你的小弟了吧?”

“勉强算是吧,不过你想完全得到我的认同,很难。”陈阳耸了耸肩,看向R8前方,道:“走吧,去酒吧。”

“好嘞。”

任小健脚下一踩油门,R8朝前驶去。

不一会,汽车停在了一家叫做姿色的酒吧前,陈阳和任小健下了车,径直朝着酒吧里走去。

一进酒吧的门,吵闹的音乐声传来,陈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有时候他真的觉得,酒吧是这个世界上最惬意,最轻松的地方。

T形的舞台上,一名只穿了蕾丝内衣裤的女孩正在跳着火辣的舞蹈,并且不时翻开一下自己的罩罩,幽暗灯光下若隐若现的画面,把整个酒吧的ji情都点燃。

陈阳要了一瓶伏特加,在任小健惊诧的目光中,他仰头直接喝了下去。

烈酒进入喉咙,犹如火烧一般。

“帅哥,怎么这样喝伏特加,有什么心事吗?”

陈阳还没把酒瓶放下,一名穿着红色皮裙的女孩走过来,很自然地坐在了他旁边。

这女孩长得还不错,画上妆后,在灯光下就显得更漂亮了。

不过在陈阳眼里,依旧是庸脂俗粉。

“服务生,来一瓶皇家礼炮。”女孩对陈阳笑了笑,伸手对着吧台打了个响指。

见此,陈阳顿时就笑了,瞥了眼女孩:“你走开吧,我不想和你喝酒,更不想请你喝酒。”

“哎哟,帅哥,你不会是醉了吧。”女孩笑容一僵,娇嗔道。

陈阳笑道:“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凯子吗?酒托也是一门职业,但你也得放大眼睛,找到合适的目标才行。”

被陈阳揭穿,女孩面色一变,没有多说什么,站起身就走开,寻找其他的猎物去了。

看着女孩扭动的屁股,任小健靠过来,好奇道:“阳哥,你怎么知道她是酒托?”

陈阳道:“她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在这个全是恶狼的酒吧里,难道还怕没男人上门吗?你看看桌上的酒单,她叫的皇家礼炮不是什么好酒,但这家酒吧却很无耻地卖到了5999,摆明了是想坑人。”

任小健看了看酒单,果然如此,顿时对陈阳更佩服了,光是这观察环境的能力就不一般。

眼看酒越喝越多,任小健已经有些不胜酒力,去厕所吐了一次之后,陈阳让他自己回去休息。

任小健也没矫情,晃晃悠悠地离开了酒吧。

“哇靠,快看那服务生,长得也太他娘清纯了,还有那身材比模特还好,这么好的姿色,何必当服务生,随便给人当个二`奶,一个月不得几万。”

“啧啧啧,果然漂亮,这酒吧的经理也真厉害,竟然能招到这样的美女。”

“艹,迟了,已经有人下手了。”

就在陈阳有些无聊的时候,隔壁桌的几个年轻人兴奋地嚷嚷起来,他顺着那几人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的桌前,站着一位穿着酒吧服务生衣服的女孩。

因为角度的关系,陈阳只能看到女孩的背影,女孩站得笔直,马尾辫飘散在脑后,身上的服务生装扮很是贴身,勾勒出腰臀的弧线。

光是看这背影,陈阳就给女孩打了八分。

就在此时,那桌的一名光头中年男子,伸手朝着女服务生的脸蛋摸去,服务生吓得往后一缩,脸蛋侧向了陈阳这边。

当看到那精致的脸蛋时,陈阳面色一变,意外道:“她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