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校花给我当私教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6-09-04 04:17:59 字数:2324 阅读进度:24/2078

“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陈阳这话说得大声,全班同学都听见了,目光聚集过来,一脸不屑地看着陈阳,仿佛在说就你那穷样,还和多金潇洒的班长打赌,这尼玛是找死呀?不过,你不会是比谁穷吧?

“哟呵,还敢和我打赌,说来听听,我看你想怎么打赌?”

南骏伟冷笑一声,表情嚣张得不可一世,但他却没贸然接受陈阳的赌局。

陈阳看着南骏伟,淡笑道:“很简单,就比期末考试的成绩,看看咱们两人,谁考的分数高,谁就赢。”

话音一落,全班同学都是一愣,随即哄堂大笑起来。

“这小子傻了呀,居然敢和班长比成绩,难道他不知道班长高中就拿过全国计算机竞赛的银奖吗?”

“不自量力,才上了一天的课,就想和我们伟哥比成绩,真TM是疯了。”

“笑死我了,他这么穷,用过电脑吗?”

全班同学都是嘲讽起陈阳来,话说得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尤其是男生,更是因为他和林柔走得近,此刻抓住机会使劲地羞辱他。

陈阳看着眼前的这帮人,表情风轻云淡,根本没把他们的侮辱当成一回事。

这些没经历过磨砺的小家伙,也只能在这种场合一逞口舌之勇,真上了战场,绝对是炮灰中的炮灰。

面对炮灰,陈阳怎会在意。

不过这帮大学生的表现,还是让陈阳有些失望,不禁暗想祖国的未来栋梁就这种素质,也难怪国家的综合国力不足,会被别国欺负。

南骏伟大笑过后,一脸高傲地瞥了眼陈阳,不屑道:“说实话,和你比成绩这种事情,我稳赢,根本没必要比。如果我答应和你比,实在是有失身份。”

“你还有身份?”陈阳冷笑一声,道:“我看你是不敢和我比吧?亏他们有人叫你伟哥,难道是阳痿的痿?”

一听这话,南骏伟仿佛被人踩到了痛脚,面色刷的就红了,因为他那方面的能力,还真的有点问题。

他激动得跳了起来,指着陈阳骂道:“混蛋,谁说我不敢和你比。”

见此,林柔却是心头一跳,拉了拉陈阳的袖口,小声劝道:“陈阳,你别和他比成绩,他专业技术很强,高中就学过计算机的专业知识,你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对手?

我再怎么说也是黑过十几个国家总统办公室电脑的人物,是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硕士,会不是一个大一学生的对手?

陈阳心底觉得有些好笑,但他知道林柔是好意,对林柔眨了眨眼,笑道:“放心,这个娘炮绝不会是我的对手。”

“你丫说谁是娘炮?”南骏伟抬手指着陈阳,满脸怒火,就差没动手了。

陈阳看向南骏伟,淡定道:“少废话,一句话,敢不敢赌。”

南骏伟也不在意别人会不会说他欺负陈阳了,大喊道:“赌!”

见对方答应,陈阳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道:“既然赌,那就要有赌注,如果你赢了,我陈阳就退学,再也不出现在东安工大,不出现在这个班级。但如果你输了,班长之位就交给我,从此以后你见到我,就必须叫我爷爷。你敢不敢赌?!”

“敢!”

南骏伟又是大声喊道,虽然声音够大,但连续两次都是陈阳喝问,他回答,气势已经落了下风。

“好,既然如此,那就等考试结束之后,再见分晓吧!”

陈阳冷笑一声,不再理会南骏伟。

南骏伟气得直哼哼,径直出了教室,大家也不知他去哪里了。

“陈阳,你怎么和他比成绩,你只上了一天的课,连课本都是新的,唉,这可怎么办呀?”

“如果你真的输了,那岂不是要退学。”

“不行不行,必须想个办法才行,不然你这学就不能上了。”

林柔在陈阳耳边喋喋不休,陈阳这才发现身边这位清纯的美人儿竟然会如此聒噪,不过林柔是关心他,他却是一定也不觉得烦,反而笑嘻嘻地看着说个不停的林柔,越看越觉得小姑娘可爱。

过了一会,林柔突然目光一亮,看向陈阳道:“我决定了,今晚到你家给你补习,无论如何,你要尽力才行。”

“什么,单独给陈阳补习?”

陈阳还没来得急答应,周围的男生已经炸开了锅。

这下他们对陈阳更是嫉妒了,他们想和校花多说几句话都难,现在校花竟然主动提出到陈阳的家里补习。

要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夜晚昏暗的台灯下,这是要变身禽兽的节奏啊。

此时一个个男生都后悔不已,早知道自己就和南骏伟打赌,这好事指不定会落到自己的头上,能和校花过上一个独处的夜晚,就算退学也值了。

陈阳也没想到林柔会想出这样的主意,虽然他完全用不着补习,但这样的好事,他怎么可能会拒绝,当即答应了下来:“柔柔,真是太感谢你了,今晚我一定好好学习。”

这天的课程陈阳全在期待中度过,终于到了放学的时间,他骑上二八大杠,载着林柔回四合院去了。

按照东安工大的规定,学生都必须住宿舍,不过陈阳报到太晚,也就成了例外。

不过林柔却是必须在11点之前赶回去,否则宿舍锁了门,她就进不去了。

更重要的原因是,林柔不想让别人说她在陈阳的家里过夜,那可太羞人了。

当看到四合院大门时,林柔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道:“陈阳,这是你家吗,这样的地段,这座四合院怎么也得上千万吧,没想到你骑了辆破自行车,家里却这么富有。”

陈阳担心林柔多想,笑了笑道:“我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奢侈豪华的房子,我只是在这里租了间房而已。房东是个超级善良、正直、勇敢的大帅哥,只收了我很少的房租。”

“噢,原来是这样,那位房东叔叔倒是位好人。”林柔笑了笑,在她看来,拥有四合院的肯定是叔叔。

陈阳连忙纠正道:“不是叔叔,是哥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鄙视的声音:“陈阳,什么哥哥叔叔的,你不会是要带这位小妹妹去看金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