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我的骑士?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6-09-04 04:17:55 字数:2453 阅读进度:12/2078

陈阳松开林柔的手,转过身,面如寒霜地盯着李恒江,沉声道:“李恒江,你立刻给柔柔道歉,不然你会后悔的。”

“后悔?哼,一会让我给你道歉,一会让我给林柔道歉,你们俩以为自己是谁?一个骑破自行车的穷鬼,一个假装清纯的贱人,你们俩都给我等着,我一定会狠狠地收拾你们,让你们知道得罪我李恒江的下场。”

李恒江怒吼道,不顾自己学生会副主席的形象,当众恶狠狠地威胁着陈阳和林柔。

“你会后悔说过这些话。”

陈阳冷声道,脚下迈开朝李恒江走去。

不过他刚走了一步,林柔就连忙拉住了他,摇头道:“算了,我们走吧。”

看着林柔请求的目光,陈阳心底一软,瞪了李恒江一眼:“你很走运,今天放你一马。”

说完,陈阳和林柔转身就要走。

就在这时,李恒江猛地跨出几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盯着林柔道:“知道我是柔道社的高手,不敢让你的小白脸出手,怕了?”

林柔气得双颊通红,越看李恒江越觉得讨厌。她让陈阳走,哪里是怕李恒江,是怕生气的陈阳把李恒江给打残了。

要知道陈阳可是坐在自行车上,就能解决几个持刀小混混的高手。

陈阳自然知道林柔的想法,转头看着林柔,轻言细语道:“柔柔,我只踢他一脚,踢完我们就走,好不好?”

林柔望着一脸柔情的陈阳,心里小鹿乱撞,嗫嚅道:“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何必征求我的意见,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

“艹,你们俩竟然无视我!”

李恒江怒吼一声,抡起拳头就朝陈阳打了过来,看那挥拳的动作,还颇有几分威力,当真是练过的。

可惜的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华夏特殊组织最强的男人。

李恒江的拳速很快,眼看就要砸在陈阳的脸上,他嘴角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意,似乎已经看到了陈阳口吐鲜血的画面。

可是刹那间,陈阳的脚从下面踢了上来,脚底结结实实地踹在了李恒江的下巴上,咔擦,下巴瞬间骨折。

下一刻,李恒江的身子飞起了两米多高,砰轰一声,重重地摔在长条餐桌上,将桌上的餐盘食物撞得满地都是,一片狼藉。

他下巴破裂,鲜血直流,口中的牙齿碎了好几颗,脑袋也是一阵晕眩。

林柔没想到陈阳说的一脚竟然这么恐怖,她连忙拉着陈阳跑出了食堂。

等他们走了,李恒江才痛苦地从餐桌上爬起来,扫了眼围观的人群,捂着下巴挤出了人群,口中喃喃道:“陈阳,你死定了,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林柔坐在二八大杠上,心里怎么都不安稳,望了眼骑车的陈阳,表情沉重道:“陈阳,你把李恒江打成那样,他肯定不会放过你,我听别人说他家背景很深,你要小心点才行。”

陈阳笑了笑道:“我才不怕他,是他先动手的,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公正和法律的。更何况为了保护你,我愿意冒险,愿意做你的骑士。”

“我的骑士!”

林柔心里嘟囔了一句,双颊羞得绯红,连忙躲开陈阳认真的眼神,自责道:“陈阳,都怪我,不然的话,李恒江也不会针对你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觉得我们之间,冥冥之中有一种缘分。从早上我碰到你,然后在教室相遇,之后又从小混混手上救了你,你认为这一切,难道真的只是简单的巧合?”

陈阳蹬着脚踏车,目视前方,一本正经地说道。

闻言,林柔芳心一颤:“难道他真是我命中注定的骑士?虽然他穿着普通,骑着破车,可他却英勇正直,心地善良,而且功夫也不错……哎呀,我想什么呢。”

心头啐了自己一口,林柔不敢再和陈阳说话,只是默默地望着前方,但脑子里却始终挥不去奇异的想法。

“陈阳,我先上去了。”

在计算机学院楼下,林柔下了自行车,生怕被班级里的人看到他和陈阳如此亲昵,急急忙忙地跑上了楼。

到了教室,林柔看到聂伊辰,心思一转道:“陈阳得罪了李恒江,万一被报复怎么办,聂伊辰那么厉害,我求求她的话,她也许能帮陈阳摆平李恒江吧?”

如此一想,林柔坐到了聂伊辰旁边,扭扭捏捏道:“聂伊辰同学,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

聂伊辰没想到身边这位学习委员会主动和自己说话,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道:“林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我一定帮你。”

“不是我的事,是有关陈阳的。”

“什么,老大的事!”

聂伊辰一听事关陈阳,顿时来了兴趣。听林柔讲完事情经过之后,她皱起了眉头,发现事情有些棘手。

虽然聂家财大势大,但李家也一点不比他们弱,而且因为发展方向不同,在见不得光的方面,李家比聂家还强了很多,甚至让聂家为之忌惮。

同是东安市的豪门,李家肯定不敢对聂伊辰下手,但陈阳就算车开得再厉害,他没有背景,李恒江绝不会把他放在眼里,即使聂伊辰说话,也未必管用。

“聂伊辰同学,这件事有些麻烦吗?”林柔看出了聂伊辰为难的眼神,她心里更是担忧了,连聂伊辰都露出这样的表情,那陈阳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我先打个电话试试,老大的忙,我肯定要帮的。”

聂伊辰面色凝重,掏出电打给了李恒江。

电话接通,她对着话筒道:“喂,李恒江,跟你商量件事。”

“昨晚飙车输给你的一百万,我马上转给你,不过一百万而已,聂大小姐竟然还打电话追债,怕我给不起吗?”

“不是这事,我是想说,你和陈阳的事,能不能算了。”

“算了?呵呵,他打碎我的下巴骨,打烂我三颗牙,让我在食堂众目睽睽之下丢脸,这口气,你以为我噎得下去?”

“他是我老大,你能不能卖我个面子,那一百万我不要了。”

“别说一百万,就算一千万,也别想让我放过他。还有我告诉你,这件事我已经告诉了我爸,他知道我被打伤非常生气,让我任意调动人手对付陈阳。再见!”

说完,李恒江挂断了电话,听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听到李恒江的最后一句话,聂伊辰的面色有些发白,李恒江的父亲让他任意调动人手,这几乎就是给陈阳宣判了死刑!

“老大呢,他必须立刻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