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自行车神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6-09-04 04:17:53 字数:2272 阅读进度:5/2078

汽车在一处冷清的街道口减速,然后转进了一条巷子里。

前方的景象一变,灯光明亮,全是开启的汽车大灯,而在街道两侧,则是停着不少汽车,不下五十辆,其中有改装车,也有超跑。

“飙车党!”

陈阳眉毛一挑,顿时知道旁边驾驶席这位哥特妹是干什么的了,难怪会如此暴力改装一辆车,原来是飙车一族。

聂伊辰似乎在飙车圈子里有些名气,她的老捷达一到,立即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在场的男男女女都朝这边围了过来。

聂伊辰开门下车,一名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笑了声,用力一拍老捷达的引擎盖,大声道:“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过了十分钟,我还以为聂大小姐怕了,不敢来应战。”

“李恒江,我聂伊辰怕谁也不会怕你。”聂伊辰和那叫李恒江的男子争锋相对,冷哼一声道:“少废话,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就开始比赛。”

“当然准备好了,你今天就等着输吧。”

李恒江冷笑一声,手抬起往后招了招,一名穿着赛车服,表情冷酷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川介雄一。”看到出现的男子,聂伊辰面色一变,指着李恒江道:“李恒江,你太无耻了,竟然找专业车手,而且还是个日本人!”

“我们约战的时候,可没说一定要本人驾驶赛车,难道你怕了?”李恒江耸了耸肩,得意地看着聂伊辰,冷笑道:“如果你怕了,那你就认输,一百万赌金我不要,你叫我一声好哥哥就行。”

听到这话,李恒江身后的跟班很配合地哄笑起来。

聂伊辰咬了咬牙,硬气道:“一个小日本,我会怕他,来吧,开始比赛。”

“等等。”

李恒江制止了准备坐回车上的聂伊辰,一脸嚣张,拍了拍手掌,大声喊道:“把我今天的战车开出来。”

嗡嗡嗡……

激昂的排气声在人群后面响起,人群散开,一辆帅气的超跑缓缓开过来,在距离老捷达车头前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停下。

“兰博基尼埃文塔多……”

看着眼前的超跑,聂伊辰的面色更难看了,她的老捷达虽然改装得非常牛叉,但和真正的超跑大牛比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加上对方有职业车手驾驶,今天这场比赛,她几乎没有胜算了。

聂伊辰狠狠地瞪着李恒江,气呼呼道:“李恒江,你还要不要脸,有种你自己开你的M3和我比赛。”

“哟,生气了?害怕了?”李恒江恬不知耻地笑了笑,道:“有本事你也可以找驾驶员,你也可以换车,我没阻止你呀。”

聂伊辰气得浑身颤抖,她喜欢车,是为了自己的信仰和荣誉而战,那种找帮手、换好车的行径,在她看来是一种侮辱,她是绝对不屑去做的。

就在这时,李恒江身旁一名穿着性感暴露的女子指着坐在副驾的陈阳,嘲讽道:“快看,原来聂大小姐请了帮手,难道这是哪位隐姓埋名的车神?”

众人顺着女子的手指看去,顿时哄堂大笑起来,因为副驾的男子怎么看都不像一位赛车高手。

聂伊辰看了眼陈阳,觉得有些对不住陈阳,心想早知道就不带他来,这下不止自己丢脸,连带着陈阳也被羞辱。

副驾驶的门缓缓打开,众人瞩目之下,陈阳下了车,轻轻地摇了摇头,看向了那名性感的女子,正色道:“姑娘果然好眼力,我隐藏得这么深都被你看了出来,没错,我就是高柳山车神,绰号高柳飞车王。”

听到这话,全场都是一愣,目光刷的聚集在陈阳的身上,虽然大家都没听过高柳山,但既然对方号称高柳山车神,那就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聂伊辰目光一亮,失落的心顿时燃起了一丝期望,联想到陈阳坐车时的淡定,心想自己难道真这么好运,遇到了高手?

就在李恒江皱眉,聂伊辰心喜之时,陈阳脸上露出回忆的神采道:“想当年我在高柳山,阿飞和阿嘎都不是我的对手,每次都被我远远甩在身后,一骑绝尘。我的那辆车,我也十分怀念,那纯猪皮的把手,二八的大钢圈,只补过十七次的轮胎,是多么的潇洒,多么……”

李恒江嘴角一抽,制止了陈阳继续说下去,问道:“等等,你开的是什么车?”

陈阳挺了挺胸,一脸高傲:“没错,我那辆车,就是六八年产的经典款凤凰牌二八大杠。哈哈哈,你们是不是很羡慕!”

噗……

顿时,全场吐血,搞了半天,这小子原来是个自行车神。

聂伊辰刚刚燃起的希望再次破灭,心都凉了半截,她无奈地掩住了脸,丢脸,今天简直是太丢脸了。

“哈哈哈哈,聂伊辰,你请来的这位车神好厉害,差点吓死我。”

李恒江一脸嘲讽地大笑起来,其他人也都哄堂大笑。

“别浪费时间,开始比赛吧。”

聂伊辰皱着眉头,实在没脸面继续让别人嘲笑,径直坐进了老捷达的驾驶席,心想只能尽力而为,至于能不能赢对方,只能听天由命了。

见聂伊辰上了车,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坐进了副驾驶。

聂伊辰转头看向陈阳,脸上露出无奈之色,正想让陈阳自己离开,李恒江拍了拍车顶,站在驾驶席门外道:“聂伊辰,既然你车上载了人,我怎么也不能让你吃亏,我也坐川介雄一旁边吧。”

说完,没等聂伊辰回答,李恒江已经坐进了埃文塔多的副驾。

聂伊辰秀眉微蹙,这下她想让陈阳走也不行了,否则的话,别人多坐一个人增加车重,她就算赢了,也胜之不武。

当然,她知道自己今天赢的概率几乎为零。

聂伊辰叹息一声,对坐在旁边的陈阳道:“唉,待会的比赛可能有些惊险,你做好心理准备。对了,你刚才说的阿飞和阿嘎是谁?”

“阿飞是我家的鸡,阿嘎是我家的鸭。”陈阳淡定道。

聂伊辰满头黑线,心里一阵后悔,早知道就不带他来了,自己怎么就这么欠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