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疯狂的林一、送死流打发?

小说: 我能用匕首屠神 作者: 空山一游 更新时间:2020-10-19 04:57:13 字数:3359 阅读进度:13/13

“滚开,臭虫虫!”

张翔凭借着兽化给他带来的那两米多的身形所不符合的速度,对着林一的方向飞快地挥出一爪,接着转身又是一尾吧。

林一看到这个情形顾不上犹豫,一个滑铲冲到了张翔的身下,并将匕首插入了张翔的小腿。

他虽然躲过了那巨大利爪的一击,但依旧是被甩尾所击中,这就是为什么他整个人再次被钉在了墙里的原因。

张翔本想将自己小腿上的匕首给拔出,但是发现自己的手够不到,一气之下便决定先解决掉面前这个讨厌的家伙。

林一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但他依旧死死地盯着张翔。

“哈哈哈,大蜥蜴的小短手。”

这次林一可以确定他的肋骨绝对已经断了很多,只是在肾上腺素等激素的调节之下,暂时压制了他的疼痛。

“你知道什么才是优秀戏剧的诀窍吗?”

嘴中在说话时喷出甘甜的血沫,这是这具身体的肺部也已经开始出血了。

张着血盆大口的张翔并没有理会他,野兽的本能让他向着这个说着奇怪话语的家伙冲去,那条摆动的尾巴在冲刺时在身后扬起了一阵烟尘。

“我告诉你吧,嘻嘻,是时机呢。亲爱的小蜥蜴。”

耳边的蓝牙发出一阵蓝光,这是代表着有人在通话频道中交流。

从受伤后让林贰接手后,他完全没想过自己可能会赢。

只希望自己能发挥更大的战术价值,帮助张凯航争取时间罢了。

“轰!”

突然一阵火花从张翔的背部炸开,这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张翔脚步一顿。

接着便是第二声,第三声。

爆炸接连不断的在张翔的后背响起。

巨大的疼痛让,他发出了一阵野兽的吼叫声。

“你可来的真晚啊!”

看着对面山坡上狼狈不堪的张凯航,林一的嘴上咧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个魔法师是真的难缠,各种恶心人。”

他有些不要意思的挠了挠头。

“不过好险,我当时听取你的建议,跟那个正在施法的魔法师讲了一句‘如果这样子你都被我反杀了,那不就是完美的恶作剧了?’结果他的魔法直接反制到了自己的的身上。”

张凯航脸上一脸的轻松,完全没有战斗的紧张感。

“傻大个,我们先玩玩?”

说着张凯航边掏出一把扑克牌,那扇形的卡牌在张凯航手中泛着丝丝紫色流光,显得独特而摄人心神。

“被迷住了,我敢肯定。”

张翔在被激怒之下,四肢抓地,飞快的冲向对面的沙坡上。

那威势和速度皆让观众们惊呼,为张凯航暗自不妙。

可张凯航却不以为意,他依旧静静的矗立在原地,轻轻的用食指搓了搓鼻子,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只见张翔腾空跃起,那张血盆大口和锋利的爪牙宛如一个索命的恶鬼一般,对着张凯航的脖颈和胸膛而去。

场外的观众都为张凯航牵动着心弦,此时的场上虽说是2v1的局面,可在林一重伤战斗力几乎为零的情况下,再者张凯航在和刘祖的缠斗后也肯定是十分疲惫的了。

反观张翔,虽然观众们都为林一的催眠感到震惊不已,但这也让张翔成为了场上战力保持最完整的一人,而且在血涌的二次强化下,张翔整个人的战斗力更直接翻了番。

这些场外的d2班学生,有的心理承受能力弱的女孩已经开始哭泣了,可祸戎却依旧盯着靠在戈壁旁的林一出神,淡紫色的双眸中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而观众席上,一位银发少女也是面色十分的阴沉,她那身象征着a2班的白底金边制服和她那洁白的皮肤十分相称,就算满带怒气的她,也依旧是像一个洋娃娃一般,美的让人惊艳。

她的眼神也聚焦在林一的身上,只不过流露出的担心与忧愁在她的眼中不同的打转,仿佛随时都可以从眼眶中溢出来。

画面再回到张凯航。

面对着那身长近5米飞扑而来的蜥蜴人,张凯航全身突然泛起一阵紫光,让他的速度猛地提升。

猛地落地的张翔向后滑出好几米的距离,扬起了漫天的沙尘,张翔只能靠着尾巴的平衡来一个漂移急停。

再看闪身躲避的张凯航,他表面有一层紫色的流光在全身快速的流窜,也让张凯航整个人的气势都上涨了几分。

不过很明显的可以察觉这光芒十分不稳定,流窜的速度并不受控,而且光芒也是断断续续的——就像是恐怖片里经常短路的灯泡一样。

这边是张凯航最近结合自己异能研究出来的全新使用方法——过载模式。

张凯航将自己动能注入自己全身表面,来达到提升自己身体素质的目的。可是就是和这个招式的名字一般,注入能量在身体的张凯航也就会和那些纸牌一样,可以随时被引爆。

并且无机物和有机物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张凯航这几天一直在寻找方法稳定的使用出这个能力。

之所以在未完全掌握之前就拿出来使用,也是迫于形势压力,作为d2班的一员,他可是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三人是承受不起失败的代价的。反正横竖都不保险,还不如放手一搏。

毕竟赌博才是他最擅长的东西。

现在所有的筹码都已经被摆上了台面。

梭哈

一把定胜负

趁着那只大蜥蜴落地身形未稳,第二回合一触即发。

“就看看我的手气吧。”

一副皇家同花顺旋转着划出五道完美的弧线,以五个不同的角度飞向张翔。

接着又是一把筹码飞来,将张翔前进的路线完全的堵死。

那在筹码后的则是张凯航飞速接近的身影。

“小虫虫,去死!”

面对前方的堵截,张翔猛地转身,用尾巴挡下那正面的筹码。

而飞来的五张扑克,则是直接用自己的身体硬抗了那扑克牌的爆炸。

因为拥有着厚实的鳞片,张翔完全可以忍耐着爆炸的冲击直接向其正面袭击的。

这波,这波叫什么?

这是,叠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

又是一个飞扑!

爆炸烟雾被张翔巨大的身躯冲散,他的巨爪直接将面前的石块都撕碎了,可是并没有看见那个烦人的棕发虫虫的身影。

“在这呢,傻大个。”

张凯航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只见一道紫光闪过,张翔转身之时被一拳狠狠的击中了下颚,整个人倒飞出去五米多,张翔当时的感觉就像是被一辆飞速驶来的小轿车直直的撞了个满怀。

再看向打出者一拳的张凯航。

此时的他撑着膝盖,喘着粗气,身上的紫光也变得暗淡了许多。

他全身表皮静脉,都有些许破裂。就像是一个被戳漏的塑料袋。暗红色的血液从张凯航的身上渗出,让他本就狼狈的身躯更加的破烂不堪了。

更加让人心惊的是,他的右手就像是被爆竹炸伤一样。

整只右臂耷拉在肩膀上,无力的自然下垂——就像是肌肉萎缩症患者。

鲜血从整只右臂往下流淌。

在他蹒跚前进的路径上留一片片红色的低洼,又快速的下渗,消失在了沙滩之上。

就在那挥拳的瞬间,张凯航体内的能量被他集中在右拳表面引爆了,虽然效果显著,但是也让他自身受伤不轻。

张凯航拖着自己向张翔走去,他可不想在出意外,赌徒总是会抓住一切机会。

可这时,柜子动了(划去)张翔的尾巴动了。

————————

战场另一边,一个被遗忘的男人一直在注视着对面发生的一举一动。

他本来以为自己才是这个一二三木头人玩的最好的男人。

可没想到这个蜥蜴人比他更加的厉害呢。

“嘻嘻,看来我们的林一小朋友要难受一段时间了呢。”

活动活动了自己的关节,顺便扭了扭脖子,林一缓缓的站起。

他暂时性的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让自己忽略了疼痛的干扰。

不然一个未被体制强化的异人,说什么也不可能顶着肋骨骨折、手骨骨裂等毛病继续像个看戏老大爷一样活动身子的。——即使这样现在场上的场景依旧很诡异。

在放松了一下身子只有,林一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可接着。

他脸上的笑容就如同京剧变脸一样直接沉了下来

(一个疯子是不能用常理来思考的)

“张凯航,靠你了。把底牌抓好了。”

耳麦的冰冷的声音刚刚送达到张凯航这边,他就看见林一出现在了张翔脚边的匕首旁。

可林一就只是抽出了匕首,然后静静的矗立在原地,低着头,完全无视了面前的巨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重新站起的张翔对着林一一阵嘶吼。

参杂着臭气和唾液的空气对着林一扑面而来。

“哈哈哈哈,来玩小鳄鱼爱刷牙吧。”

林一突然一阵狂笑,和那只巨大的蜥蜴对吼起来。

一个是野性的嘶吼。

一个是无序的狂笑。

可话毕,林一做了一个让全场都惊呆的行动。

他猛地把右手伸入了那张血盆大口里。

就像是将自己的脸往别人脸上送一样,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