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约定,责任

小说: 我能用匕首屠神 作者: 空山一游 更新时间:2020-10-19 04:57:07 字数:3128 阅读进度:6/13

“别紧张,我的小狮子,我只是在回忆往事罢了。我敢赌一个钢蹦,你绝对不知道你父亲当年是多么的拉风。

天哪,那时的我们意气风发。简直就像是mj的亮皮鞋一样,真的是圣母玛利亚都要迷倒在我们二人的脚下。”

看着这个回忆往事时就开带着“家乡话”的老人,林一总感觉自己有点跳戏。

雪茄的火星被按灭在了玻璃烟灰缸里,而谈话的内容也急转直下。

“可是就像那些老电影院一样,我们因为理念不和分开了,我创立这个学校。而他则是去了联邦。”

罗德陷入了沉默,看向窗外远处缓缓下落的夕阳眼神,那桌上那未熄灭的青烟也萦绕在旁显得有一丝英雄迟暮的悲凉。

“那个,我刚刚有一些伤感了。果然人老了就是容易这样。现在让我们来谈正事吧。”

在平复情绪之后,罗德有一次恢复了他那和蔼的面容。林一也正了正神色。

“我知道你疑惑你父亲的身份,就像我所说的,我了解你。因为你性格也和那家伙一样,固执而变扭。”

林一虽然很想反驳他明显比他的父亲更加的帅,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你就不想知道你母亲的死因吗?还有你在孤儿院的时候,你的父亲究竟在何处?”

这话语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林一的手紧紧抓住腰间的匕首,在计算距离后,甚至想直接武力威胁了。

“但是你需要考验。”

罗德严肃的看着林一,完全无视了他的动作。

“向我证明,你可以承受这些秘密也有能力去改变。”

“d2班还没有班长呢,我会和班主任沟通。只要你带领班级登顶a1班,我愿意知无不言。”

一番思想搏斗后,林一松开了抓着的匕首。直接调头离开了。

站在门口时林一停下了脚步。

“老头,你给我记住了,这只是为了我的母亲。至于那个男人,他不是我的父亲。”

说完林一便离开了。

“他真像你,都那么固执。”

一旁出现的洛尘适时的给罗德点上了雪茄。

“洛尘,去通知秦兰吧,说那小子接受了。”

“好的院长。”

语毕,洛尘再次消失在了校长室,就仿佛没出现过一般。

“夕阳之后不就是朝霞吗,老伙计。”

罗德看着夕阳没来由的感叹了起来。

————————

第二天早上,林一依旧在观察着班级成员。

因为分班制度只和能力强度有关,才导致了每个班中都有品行参差不齐的现象。

“请你们将娃娃还给我。”

一位白发的长发少女正面对着几位男生的戏弄不知所措。

“祸戎,你都15岁了还玩娃娃。”

“就是说啊,况且这娃娃也太老旧了吧。”

“这是我父母留个我的重要的东西……”

名叫祸戎的女孩小声说道,试图跳起来抢男孩高举的布偶,那女孩柔弱的样子仿佛一不小心都会被吹走。

林一并没有帮忙的打算,虽然他心中残存的“同情心”和“良知”都在挣扎着想去伸出援手,但还是被林一压制住了。毕竟“正义的伙伴”已经出手了,观望才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谋而后动,才能利益最大化。

名叫祸戎的白发女孩正在与两位男孩争抢那玩偶的时候,两片100的标准筹码不偏不倚的砸到了那两个男孩的鼻子上,让他们发出一声疼呼。

“张凯航,你别太过分了。”其中一位学生揉着鼻子威胁到。

“怎么了,难道说你是想和我的拳头谈谈?还是说打算去报告老师?”

迎面向他们走来这个叫做张凯航的学生留着一头褐色的披肩发,满脸的玩世不恭,鼻梁上有一个创可贴,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手上的一副扑克牌被他用着各种各样的技巧玩出许多高难度的花切。

“如果再欺负祸戎那可就不是打你们那么简单了。”

张凯航笑了一下,嘴角的微笑配上语气中的怒火形成了不错的威慑力。

两个调皮的男孩也恢复了冷静,也可能仅仅是认为自己打不过眼前人的妥协。他们默默的把那个陈旧的玩具熊还给了祸戎,并且转身消失在了班级看戏的人群。

那白发女生拿到了玩偶后将它好好的擦拭了一遍,而后慢慢的转头向林一了过来。而林一也不回避她的视线,当视线碰在一起的时候那女孩才发觉林一在看自己,她不好意思的将头扭了回去而耳根也有些微微的发红。

“所有人都回到座位坐下。”

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高挑的红发女人走进了教室。

这是d2班的班主任秦兰。

虽然说秦兰并没有贺娟那样傲人的身姿,但是也算的上身材比例完美的女人了,她那头火焰般的长发与那高傲的气质更是让她整个人像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烈焰女王。她的眼神中有一种狮子般的威胁性,虽然眼神中有着和贺娟相似的高傲却没有冷漠。

“本月我们班级只有两点学分,所以按照积分的发放规定,我们班每人只能消耗所有学分,来发放2000dp补充了。”

班内一片唉声叹气,毕竟区区的2000dp可只能在学院中勉强的温饱。

“吵什么吵,只知道怨天尤人,下周你们的体能训练加倍。没获得五次以上竞技场胜利的人给我再翻一倍。”在烈焰女王的怒火下,同学们都停止的抱怨转而看向眼前的世界超凡史。

虽然说各种各样的理论知识也让林一昏昏欲睡,但是他明白一个人在未知环境下信息的重要性,于是他又开始看起了桌上蓝色的触屏终端。

林一算是收获不小,他知道了大部分异人的身体素质之所以高于常人是因为他们包含异能的基因序列中都会再夹着一段特殊的通用序列。

这意味着一旦异人觉醒了,他的转录和翻译中那额外的多出异能基因序列还会额外的翻译出一段强化自身身体机能的蛋白质和酶。

只不过貌似林一属于那少部分异人,他的体能没被强化过,甚至比常人还弱一些。

而且他也记载了几个比较通用的魔法手势和咒语,打算回到寝室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谁还不想当个近战法师啊。

“林一,下课后来找我。”

秦兰扫了一圈教室最后视线落在了林一身上便离开了教室。

进入办公室,这里比想象中要整洁蛮多,本以为叶秋兰这种火爆性格的人会十分随性。桌面上整齐的档案,背后那写满思路或是思维导图的白板以及那桌上那株盛开的杜鹃花都体现着主人的做事的调理。

并且杜鹃花的花语是节制的**和爱的喜悦,这也正印衬了目前林一眼中的秦兰的样子。

坐在办公桌上的秦兰转动办公椅,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男孩。

“这所学院实行的是议会制度,由学生会,教师,班级代表——也就是所谓的班长三方构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学生其实掌握着更加多的实权,甚至高于老师?”

光是议会中学生就拥有两个大位置就不难想到,而且当学生的实权高于老师,这背后或许还有许多的操作空间可以利用,他并没有说出来。

“不错,”秦兰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班长虽然这个职权是由老师授权给班级的,但是授权后班级的学分都由班长管理,班级也是。”

“可是d2班因为不够支付两点学分进行授权,所以一直没有班长。”

烟雾后的秦兰就像是某种邪教仪式召唤出来的深红魔女,正用着诱惑性的话语试图让林一签下一份契约。

“不过我从自己的工资里扣了两点学分,而你则当这个班长。不过,这个期末你要到b级阶梯去。”

在兰德斯中班长可以决定每个月初消耗多少的学分来兑换班级的dp点数(最低自动兑换2点)而学分的总量影响着班级的排名,而班级的升降则是一个学期结算一次的。

可是值得一提的是,dp点是可以做到让个人转班的,每前进一个就需要支付所在层数x*10000,每向上一个阶梯还额外需要支付所前往阶梯数x*20000的dp(d1→c2=1*100002*20000)

“你也应该发现了吧,不同阶梯上的权限不同,而实体图书馆中的对应的区域也不同,这会使两极化差异更加的明显。”

“所以说啊,我只需要在毕业前完成校长的要求就好了。我完全可以不遵从你的要求。”

林一摸了摸鼻梁,用校长的话顶了一句,看着面前这个于烟雾中召唤出来的深红魔女等待着她最后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