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猫鼠游戏,棋手

小说: 我能用匕首屠神 作者: 空山一游 更新时间:2020-10-19 04:57:05 字数:3345 阅读进度:3/13

在这高大的针叶林中,林一已在里面步行了许久。

为了避免突发状况,他需要在真的出现危机之前保存体力,之所以出校门跑那么快就是为了让他们计算错误自身的范围半径。

而且他也在走出不远后之间换到了路对面的树林中,这使得兰德斯的搜寻更加困难。

林一边走边将自己与手表的指针间的夹角记住,再在脑子中利用现在太阳的大致位置估算就可以得到自己的平面直角坐标路线图。

用着固定的频率行走用五分钟作为单位时间,这样就拥有了单位长度,再结合指针的的坐标估算就可以得到返回的路线,那么即使没被找到他也可以自行返回学院。

“这可真的是难以下咽啊。”

看着四周那裸露的土地,林一从嘴里吐出一团绿色的咀嚼残渣。

这是一个北境佣兵告诉自己的一种解渴方式,通过咀嚼青苔来暂时的缓解渴觉。

只不过这种本应该在寒带运用的知识却在这炎热的地方被林一运用了上来。即使口感就像是一团纤维泥土口香糖,林一还是在裤兜里准备了一把,以备不时之需。

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可兰德斯真的是一点点动机都没有,即使是努力控制了自己的呼吸和肌肉受力分布,他却也被这天气弄得汗流浃背了,他一屁股坐到一块石头上茫然的盯着远方试图安抚自己内心的焦躁不安,他不知道国王会何时杀掉这个前排上的士兵。

林一又抬头看了看天空,明明表盘上才不到三点,可这针叶林中却看起来如同清晨一般只有些许的光源,这让他的时间观有一些误差。

不过按照他的视野范围可以看见往前走差不多应该可以重新看见光源了。

朝着前方的光亮,林一迈着脚步跑去。在确认了四周无人后从灌木丛中钻出走到了柏油路上。

可这与林一想象的有很大出入,他本以为可以看见通向乡镇的小径或者是原住民开拓的空地。

站在柏油路的林一向远方望去只有连绵不断的针树林和空气中扭曲的柏油路,那两旁的树林就像是巨人一般嘲笑着林一的渺小和无能。

“已经58分钟了吗?”林一坐在柏油马路上看着自己的手表。

这仲夏的炎热让他的水分流失很快。口干舌燥的他不得已再次将苔藓送入嘴中。林一知道自己在这场与兰德斯的持久战中拖的越久越吃亏,还不如趁早的暴露自己。

他并不认为兰德斯这个充满了特殊存在的学院仅仅只是用这种消耗战的手段来对付所谓的离开学生,他们的底牌还没出完呢。

所以林一选择自己在有阴影的路边休息,装出力竭的样子希望对方上钩。

在校长室里,林一的一举一动都被一台悬挂式显示屏所实况转播着。而银幕下方的洛尘正拿着一瓶红酒站在贺娟的一旁,贺娟则是颇有兴致的看着林一的动向。

“要是这小子知道他被我们看光了的话,估计要气死。”

贺娟抿了一口红酒,用她那专有的冷淡腔调说出了一个双关的冷笑话。

“确实,那小子比起被人掌握更喜欢掌握他人。”罗德在旁笑着答道。

“王漠出发了吗?怎么没看见动静?”

“校长你也知道,他是一个慢性子。但是每次都没让人失望过,估摸着王漠也差不多该收网了,这小子可要难受了。”

“洛尘,那可不一定,这小子如果和王漠同时间入校的话,估计现在也和他在原来联邦的时候一样了吧,成为了一个风云人物。”

洛尘依旧保持着那皮面上的微笑看着银幕上的少年,手上却精准的给贺娟和罗德续上了红酒。

画面回到林一这边。林一咀嚼着自己嘴里的苔藓在柏油路上慢慢前行着,身上的汗从皮肤上滴落到地上,一边蒸发,一边呻吟。虽然他的身体机能并没有到脱水的地步,可是干燥的嘴唇和舌头都说明了大脑此时对水源滋润的渴望。

刺眼的阳光让他下意识抬起了左手。

可在他抬手的瞬间意识到。

这光线的方向压根不是太阳!

他向光源望去,那是一个与林一年纪相仿的白发青年正悬浮在空中。他的四周有一圈用并凝结出来的透明屏障,以及他身旁时不时飘落的冰花在和那冰障一起在阳光下闪烁着,看起就像是一颗悬浮的冰流星一样。

“原来你在这里。”少年的眼神也如同冰晶一般冷酷和漠然,就和电影中的机器人如出一辙。

“所以说你就是那个派来抓我的?”

林一看似轻松的说着,实际精神紧绷着,他不清楚附近会不会有伏兵。

“我只是来确认你的位置,并不需要一定将你抓回去。”

白发男将右手举起与头齐平,摆出了一个类似于挥手打招呼的姿势,再接着将手腕向前一挥。

随着气流在林一耳旁一阵呼啸。林一看着他身旁那根细长的冰锥正在阳光下泛着多种色光。他感觉到脸上有一种灼伤感,同时还有一股液体流淌而下。

“靠,你玩真的?”

看着手上的一抹艳红,而估计自己伤口处的灼伤感应该是冻伤了。

天空之上,那白发青年背后的持续法阵在不断的拆卸和重组。

那法阵上的古希腊文字也充分的说明了他魔力的来源——希腊神话中的冰雪女神典伊。

危机感让林一的大脑和器官在多种激素和中枢神经的协调下飞速的运转着。

“回学校?”

不行,那是自投罗网。

“去公路求救?”

可四周之前完全没看见人类居住的痕迹。

“去树林!”

一个成型的想法立刻浮现于脑中。

林一顾不上脸上的疼痛,激发的肾上腺素让他得以飞快的跑入树林之中。接着又是一道冰锥在林一身边落下,炸起了许多的泥土和冰晶。

树林内部的地形更加的复杂,而且有大量的树木作为掩护。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个漂浮着的白发青年究竟有什么能力,但是至少冰锥的命中率在这树林中会大打折扣。这是林一在那一瞬间能想出来的最优解了。

他不会在乎其他的事情,只要以自己活着为前提——哪怕是自己幸存的代价是多数人的死亡。

风在呼啸,心跳在回响,脚底的传来的沙石脆响,血液在动脉中的涌动以及自己急促的呼吸,林一此时都听的一清二楚。

而他只能试着去保持节奏在这片针树林中进行着障碍越野,因为他身后正有一位白发青年踩在一块悬浮的冰上追杀他。

既然现在小命还在,那怎么要想办法去对付一下这个家伙了,林一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因为在他逃跑的途中,他身后的那只雪猫就已经成为了他这个反戈之鼠的棋子了。

林一猛的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速度又逼快了几分,他正跟着之前回来的路径行走,那脑子的坐标图正在时刻提醒着自己身处的位置。

“砰。”一颗小冰锥扎进了林一身旁的一棵树中几十厘米深。

林一并没有去仔细打量,他必须保持着不断的变向才能勉强的规避身后的攻击,而且这种躲避还是建立在敌人目前那轻敌般的散漫态度上。

虽然不知道兰德斯的目的究竟是不是要对自己人道毁灭,但是现在敌人这种不温不火的追击方式也已经让林一疲于应对了。

那白发青年就慢慢的飘在林一的后方,不断的向林一发射着冰锥。

又是一颗冰锥爆开在林一身旁,这次打在了地上溅起来许多尘土让林一被迫进行了额外的变向。

对方的攻击方式发生了明显的切换,在进入树林以后就选择了用多发的小型冰锥进行密集式进攻,这样子的多发式弹幕攻击让林一有一些吃不消,现在的他只恨当年东方没通关。

快了,就在这附近了。

林一又抬起手表,在当作后视镜确定敌方位置的同时也再次校准了自己的位置。

现在林一需要一个契机来让这场猫鼠游戏进行一次大反转。

机械的催动着自己的双腿跑向一片林中空地,林一现在完全是靠着意志和肾上腺素在支撑,他一直在控制着每一块肌肉进行着有效发力,不要去浪费他仅剩不多的体力了。

“时间差不多了,”林一咬紧了牙关,“就在这里。”

他无视了身后可能射来的冰锥整个人以左脚为圆心右脚后撤快速转身。与此同时,一根冰锥划破了他的左胸部——从他的腋下擦过插在了他身后的地上。

耳边呼啸的声响也提醒着他,他只是险而又险的被一根冰锥命中罢了。

“喂,我不跑了,我现在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同学。至少兰德斯要杀我之前让我死的明白一点吧。”

看着地上那气喘吁吁的青年,王漠也将蓄势待发的冰锥悬浮在了空中。

“我叫王漠。”

白发青年语气依旧是和冰一样冷淡,完全没想多说的样子。

见对方也如预想的那样停下来了,林一至少可以确定对方确实是没在认真对付自己。

林一又一次看了看右手上的手表,在透过手表的视线也顺便落在了自己的裤子口袋上。

东西都还在。

时间也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