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师飞

小说: 万维 作者: 皇尘 更新时间:2020-11-22 18:25:12 字数:3335 阅读进度:949/966

就在皇宇辰忽然冲上前的同时,庄乐贤也快速动作,大量黑色雾气从他身体中快速喷涌而出,直接将大帐之内其余几位将领悉数困住。

而外面,在皇宇辰的命令下,二十个身穿士兵铠甲的饲生者,已将整个大帐牢牢控制住,外面巡逻的军士瞬间被打昏。

自然,这样的动静肯定引起了周围军士的主意,这可是军营之中,前面正在打仗,所有的军士几乎都是精神紧绷。

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之后,外面的军士迅速集结,里三层外三层的将整个大帐团团围住。

但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且这些人控制住了大帐,外面的将领担心伤到师飞,并没有下令直接进攻。

“你们是什么人!”外面的几个将领站在前面,看着将大帐围拢的二十个饲生者。

虽是这寒冷天气滴水成冰,但在这些饲生者面前,这几个将领感觉到了一股更加彻骨的寒意,这些人好似都不是活人,而是僵尸一样。

大帐之内,皇宇辰和庄乐贤几乎在一瞬间控制了大帐之内的所有人。

所有被黑色雾气入体之人,都感觉自己全身的气力迅速消失,纷纷倒在地上,他们虽然能听到看到,但却无法说出一句话,只能这么干看着。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包括师飞在内。

他只感觉寒冷彻骨的利刃架在自己的脖颈之上,而手持这利刃的,是一个面容青涩的少年,这少年,居然还穿着他的军士的衣物。

“你是……你是何人?”师飞心中还算镇定,皇宇辰上前,没有立刻杀他,肯定有他的目的。

师飞的脑中快速转动,他怎么看眼前这年轻人,怎么觉得眼熟。

但他的脑子好似卡住了,死活都想不起来这年轻人到底在哪见过。

皇宇辰微微一笑,伸手入怀,从自己怀中拿出圣旨,一把打开,放在师飞面前,轻声道:“奉陛下旨意,扫清祈天,你说,我是谁?”

师飞看到自己面前的这圣旨,清晰的看清了上面的每一个字,尤其是最后那好似散着红光的朱砂大印,这是祈天玉玺的印记。

“你是……你是……皇宇辰!”师飞终于想起来了,他眼前这个手持利刃将他径直劫持的年轻人,居然就是他心中那个乳臭未干,什么都不懂的亲王,皇宇辰!

十七岁的亲王……但皇宇辰在这瞬间表现出的果决和能力,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师飞的想象。

“哦?你认识我?”皇宇辰笑了笑,将圣旨收回,道:“既然知道我是谁,你还要反抗吗?”

师飞脑中开始快速转动,他很快就弄明白了皇宇辰的意图。

他的意图十分明显,在关键时刻拿下师飞,目的并不是他师飞本人,而是他手下的三万军士和诸多将领,更有他手中的明远城。

“亲王大人,有话好说,您有什么事直接召我便是,为何要用这样招数?”师飞脑中一转,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知道皇宇

辰不会杀他。

“我用这样招数?我不用这样招数怕是见不到你明远城的城主大人!”皇宇辰轻蔑一笑,手中透明剑再次用力,沉声道:“让你下边的士兵都退了,你想造反吗?”

师飞闻言,立刻冲外面大喊:“都退下!我没事!”

“城主大人,这些人来历不明,他们是不是将你劫持了!”外面的将领有些不相信师飞的话,高声开口问道。

“劫持个屁!现在帝国亲王大人在我帐中!你们速速退去,前方战事要紧!战事有任何异样,立刻来报!我和亲王大人说些话!”

师飞立刻高声回应,说完之后,他看看皇宇辰,脸上露出笑意。他看看皇宇辰,又看看皇宇辰手中利剑,那意思是,能不能将这剑拿开再说。

师飞的表现还算上道,但皇宇辰轻轻一笑,道:“怎么,这样让你很不舒服?”

此刻皇宇辰正坐在师飞的台案之上,单手持剑架在师飞的脖颈上,师飞因为坐在比较结实的银子之中,没有办法向左右躲闪,皇宇辰用兵刃一架,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之中。

“没有,亲王大人说笑了,只是以您的身份,坐在这不太合适,您应该做我的位置。”师飞看看皇宇辰,脸上的笑容一直不减。

他心中却是十分紧张的,虽然已经弄清了皇宇辰的意图,但他对这个亲王却不甚了解,看起来,这亲王看似只有十七岁,却明显比同龄人果决的多。

尤其是皇宇辰身上散出的那种气势,几乎在一瞬间将其压倒,这是他师飞万万做不到的事。

“很好,你的位置我很喜欢。”皇宇辰也是微微一笑,他知道师飞是一个聪明人,到了这样的情况,自己又表明了身份,师飞如果反抗,就和反叛无疑。

但皇宇辰却不可能完全放松,现在师飞的人马就在外面,而他皇宇辰却还没有这些人的指挥权。

“亲王大人,你看……你这是……”师飞面色有些尴尬,他看向皇宇辰,想询问皇宇辰的具体意图。

对于这件事现在两人都是心知肚明,但师飞的想法却和皇宇辰截然不同。

他还抱有之前的幻象,让皇宇辰进入他的阵营,然后他就可以顶着为帝国平叛的名义明目张胆的扩充地盘了。

师飞在想,一个十七岁的少年郎,勇猛有余便肯定计谋不足,在他这个年龄的大多数少年还没有脱离家族的庇佑,能够在一方面有建树,已是不可多得了。

而观皇宇辰,他定然有修为在身,且这修为肯定不低。

众所周知,修炼斗气是时分耗费时间的,皇宇辰既然有这么高的修为,就不可能有时间去做其他事。

在师飞看来,皇宇辰八成是一个靠武力解决一切的愣头青,这样的娃娃,在师飞眼里,是十分好对付的。

皇宇辰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狐狸,他的尾巴已经露出来了,皇宇辰心中暗笑。

他只一眼,就看清了师飞心中所想,师飞

的心计和城府不可为不深,但和皇宇辰见到的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比,简直和孩子没什么区别。

要知道,皇宇辰现在身边就跟了一个老妖怪,虽然平日里两人以朋友相待,但耳濡目染,皇宇辰也学会了很多江湖之事。

尤其是经过春湖永城的历练之后,他和春湖永城的副城主苍浩波几次交锋,虽然最后落败,但在这个过程中,皇宇辰得到了极多何人玩心计的经验。

这个师飞,和苍浩波比起来,还不如一个孩子。

“我这是?”皇宇辰微微一笑,道:“我之前和你讲了,怎么,你听不懂吗?”

“嗨,亲王大人,您刚才说的是真的?真要明远城?”师飞听皇宇辰说话,立刻松了口气,道:“您早说啊,明远城本来就是祈天城池,我师飞也是帝国的城主,您有什么要不要的?”

“哦?这么说,你还认为自己是帝国城主了?”皇宇辰较有兴趣的看着师飞,脸上笑意不减。

“那时自然啊!”师飞立刻一脸正气,道:“帝国风起云涌,在陛下登基之后,无数人图谋不轨,我师飞身为帝国城主,自要承担责任。”

“故此我厉兵秣马,扫平周边乱党,这才有了赤虹山附近的太平之日。”

“正当我想进京面圣,说明情况的时候,却没想到又碰上西王府卷土重来,为了帝国社稷,师飞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故此微臣集结手下兵力,和西王府开战,并取得胜利。”

“这次出征,就是为了收复更多的帝国失地,也对得起帝国对我师飞的恩德!”

师飞说这些话的时候,正气凌然,如果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师飞是祈天帝国的栋梁呢。

但皇宇辰听了,却冷笑一声,道:“好一个对得起帝国恩德。”

“我问问你,赤虹山中村落乡镇,十室九空,百姓无不遭遇抢夺洗劫,更有甚者全家死绝,这就是你说的太平之日?”

“还有,你明远城师飞攻城略地,吞吐赤虹山附近所有村镇,中饱私囊,随意扩张军备,四处掠夺,这就是你说的收复帝国失地?”

“师飞,你有几个脑袋够我砍的?”

皇宇辰眯着眼睛看着师飞,眼中爆出一丝杀气。

师飞闻言,脸上立刻一愣,看向皇宇辰,道:“亲王大人,你这都是听谁说的?我师飞所作只事,天地可鉴!”

“我从未让军士抢夺周围村镇,更没有中饱私囊,这一定是有人在亲王耳边谣言蛊惑,毁我师飞的名声!”

师飞还是义正辞严,整个人也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看着皇宇辰,眼中没有一丝躲闪。

“呵,还真是小看了你。”皇宇辰呵呵一笑,手中长剑再紧,锋利的利刃立刻在师飞的脖颈上化出一道血痕,鲜血立刻流下。

“师飞,我一路行来,这都是我亲眼所见,你身为明远城城主,赤虹山附近所有事,你都脱不开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