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夜话

小说: 网游之野望 作者: 太极阴阳鱼 更新时间:2017-06-20 04:46:38 字数:3620 阅读进度:1149/1334

晚,江华峰提议去玩一玩,秦胄没有答应,他要回家陪老婆孩子。()

“好好当家庭妇男吧。”江华峰哈哈一笑,“我们去玩了,但是客要你请!”

“老沈帮我招待!”秦胄叮嘱道。

“秦总放心。”沈家祥不敢怠慢。

回到家,秦胄才发现家里多了不少礼物,金银手镯、铃铛、长命锁、玉佩等等,都是小件的,一眼能看出是给小孩子的。此外,还有不少补品,海参、人参、虫草之类的,倒是没有人傻到送不老营养液。

秦胄接过保姆提过来的拖鞋穿,走进客厅,柳轻烟在沙发看电视,表情慵懒。不禁问道:“都谁送来的?”

“反正我一个是不认识,静静处理的。”柳轻烟看了他一眼,“还以为你要晚一点才回来呢。”

“什么时候看见我出去鬼混了吗?”秦胄懒懒地坐在沙发,玻璃案几有一本笔记本,顺手拿起来翻开,原来记载的是送礼物的人的名字。

“你不鬼混,小七哪里来的?”柳轻烟白了他一眼。

从到下,足足十几页,两百多个名字,秦胄微微吃惊,这才多少工夫啊,白天不来,偏偏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过来,这是打游击吗?一半是京城的企业家,基本和秦王集团有业务联系的人,一半是秦王集团的下属,少部分是朋友,估计也是知道秦胄不缺钱,礼物倒是没多少贵重的,但是很有心意,也有几件好东西,如百年人参,这玩意可多见。

“那不是鬼混,那是有预谋的诱惑。”秦胄抬起头看着她,很认真道。

“你这脸皮,希望小七以后不要学你。”柳轻烟嗔怪道。

“小七呢?”秦胄才发现没看见小家伙,“睡着了?”

“吵闹了一阵,刚刚喝完奶睡着了,还不到五分钟呢。”柳轻烟道。

“你呢,怎么还不睡,等我?”秦胄笑眯眯道。

“才不是!”柳轻烟可怜兮兮道,“我想洗澡,可不可以?昨天出了一身的汗,随便抹了一下,现在都还有一股臭味。”

“这可别问我,问妈。”秦胄道。

“妈说不可以。”柳轻烟委屈道。

“那听话了,老人家的经验,得听!”秦胄安慰道:“再说,烟儿是香的,怎么会臭呢?”

“贫嘴。”

……

睡到半夜,秦胄后悔和柳轻烟一起睡了,秦音这个小家伙,食量大,差不多两个小时要醒来一次,喂奶之后也不马睡觉,而是要哭一阵,吵得他根本睡不着,如果不是话说出去了不好反悔,差点要回到自己房间睡了。

“你回去睡吧!”柳轻烟歉意道,抱着秦音在怀,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小胸脯。

“不要紧,一个晚而已。”秦胄干脆从床坐起来,“你说,请一个奶妈怎么样?”

“我还是想自己哺**,这样更亲。”柳轻烟语气很轻,但是很坚决。

“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怕你不耐烦。”秦胄道。

“我看是你不耐烦吧。”柳轻烟轻轻哼了一声,“对了,舒通海舒老晚叫人把字送来了,别忘了和舒说一声谢谢,舒老的字可是不容易求到,你这面值可不小。”

秦胄嘿嘿一笑,想起那次郭果让他去参加舒通海的生日,他不想去,郭果为此还闹了脾气,如今看来,这个秘书还是很称职,如果不是那次认识了舒通海,估计还真像柳轻烟说的那样,求一幅字,不容易。

“还有,你要多关心一下妈。”柳轻烟提醒道。

“妈怎么了?”秦胄一惊。

“妈在这里住的不习惯,你没发现吗?你天天在游戏里面,什么都不管,小可也和你一样,妈在这里谁都不认识,最近几天,我老看着她一个人发呆。”柳轻烟轻声道。

“我们是游戏里有事,不是还有——”秦胄突然想起了一事,这个‘你’字说不下去了。

倒不是说柳轻烟是一个孕妇不能陪着老人出去走动一下,相反,孕妇经常走动一下反而是好事,关键的问题在于身份。

南宫小可是他名义的要娶的媳妇,要陪秦母,只有她才有资格,其她人都名不正言不顺,柳轻烟因为是孕妇,有特权,但是也只是早和傍晚在门口溜达一圈,对于秦母来说,没多少用处。

秦母从出生生活在农村,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县城,更加不用说来到千里之外的京城,在这里,不管是风俗习惯、人环境,都不同,秦胄有没多少时间陪着她,其她的人更是忙碌,诺大的别墅里面,除了柳轻烟,剩下保姆了,偏偏保姆因为她是秦胄妈妈的身份,对她毕恭毕敬,她可不喜欢这样,她淳朴的心里还是喜欢平等那一套,但是她越是平等,保姆等人越是不安,这让她十分不适应。

秦胄也不是笨蛋,柳轻烟稍微一提,他想起,母亲的最近的一些行为异常,确实在这里住的不习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秦母过不惯,只是因为柳轻烟要生了,她才不好把这些不习惯表现出来。免得柳轻烟以为她有意见。

“谢谢你,轻烟,我这个做儿子的,对这些东西,都忽略了。”秦胄由衷感激,很是惭愧。

“我们之间,还用说谢吗?”柳轻烟微微一笑,看着小家伙慢慢闭眼睛,眼全是慈爱。

“以后你在家里,这些事情你多看着点,我很多时间——”秦胄忽然心一动,忍不住问道:“你这不会也是在说自己吧?”

柳轻烟睫毛颤抖了几下,没有抬头。

秦胄见状,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道:“做完月子,我再买一套别墅,到时候,你住那边,我只要有时间,过去。”

“真的?”柳轻烟抬起头,眼闪着惊喜。

“不信算了。”秦胄哼了一声。

“信,我当然信了。”柳轻烟露出轻松的笑容,“到时候我叫兰雅来陪我,这样的话,她不用租房子了,我也有伴。”

“这样也好。”秦胄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给兰雅买一套房子,她一个人下班那么远,多危险。”柳轻烟不满道。

“她不愿意,我有什么办法?”秦胄无奈道。

“你会没办法?”柳轻烟轻轻哼了一声,“也对,名不正言不顺,如果我不是怀孕了,我也不会要。”

“我的错,都怪我招惹你们。”秦胄无奈道。

“不说怪你招惹,而是招惹了要负责。”柳轻烟邹了邹鼻子,“还有,虽然我不是正宫,有些话不该我来说,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以后,尽量少招惹女人。”

“我已经一天到晚躲在游戏里面不出来了。”秦胄很委屈。

柳轻烟张了张嘴,发现好像如此,从生活习惯来讲,秦胄还真算得是好男人,不抽烟,偶尔喝酒,除非必要,基本不出门,不嫖,不赌,人也没有太多的花花肠子,也不是那种油腔滑调的人,想了好久,才道:“以后招女下属,不要招那么漂亮的,哦不对,尽量不要招女下属。”

“听你的。”秦胄没有任何意见。

“还有,小可,你应该提醒她一下,家里的事情要多操心一下,不能总是在游戏里面,否则,有些事,不好办。”柳轻烟把小家伙轻轻放在婴儿床,又轻轻晃动了一分钟,才微微松了一口,半躺床,继续道:“如今天晚,那些送礼的人,我一个坐月子的人,自然不能出来接待,王柔不在家,妈妈又不懂这些,还好那些人较识趣,放下东西走人,如果来一个较熟悉的,或者有身份的人,难道让静静去招待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秦胄托着下巴想了一下,忽然道:“我怎么发现我们家怎么好像没客人来?”

“你人缘差呗。”柳轻烟不客气道。

“不可能,应该是他们没有来的借口。”秦胄嘿嘿一笑,“不过,是他们来了,我也没时间见。”

“其他人,我不管,不过兰雅你不能辜负她。”柳轻烟忽然道。

“放心吧,她的身边一直有两个保镖跟着,只是没告诉她而已。”秦胄不想在这个话题聊下去,沉吟了一下,“我打算,这几天,白天陪着妈好好玩几天,然后送她回家,你没意见吧?”

“妈开心好,我没有任何意见。”柳轻烟善解人意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其它的想法,我知道你叫妈来京城的目的是为了照顾我,但是如果因为照顾我而让妈过的不顺心,那失去了初衷了,这里有保姆还有你,其实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三生有幸啊,能够娶到这么好的老婆。”秦胄称赞道。

“贫!”柳轻烟道:“我是这么想的,反正现在交通方便,你跟妈说,想孙女了,派飞机接她过来,想家了,回去看看,反正一来一回,也用不了多少时间,这样一来,妈也过的开心,我们也不用看的着急,你说是不是?”

“心有灵犀啊,跟我想的一样。”秦胄拍了一下巴掌,不过,马想起在睡觉的秦音,赶紧收起了力道。

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家庭琐事,秦胄已经有了几分睡意,却发现柳轻烟表情有些古怪,不禁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可能是奶*水多了,有些胀的不舒服!”柳轻烟扭扭捏捏道。

“这好办啊。”秦胄眼睛一亮,笑的很邪恶,柳轻烟的脸一下子红了。(83中文网)</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