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无影神偷

小说: 网游之野望 作者: 太极阴阳鱼 更新时间:2015-12-06 17:13:29 字数:2917 阅读进度:361/1334

‘七伤拳’:崆峒镇山绝技,一拳之**有七股不同劲力,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敌人抵挡了一股劲抵挡不住第二股劲,七般拳劲各不相同敌手委实难防难挡。内功练到气走诸穴、收发自如的境界练此拳才无害。口诀:五行之气调阴阳,损心伤肺摧肝肠,藏离精*失意恍惚,三焦齐逆兮魂魄飞扬总纲:“人体内有阴阳二气,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属火、肺属金、肾属水、脾属土、肝属木,一练七伤,七者皆伤。这拳功每深一层,自身内脏便多受一层损害,所谓七伤实则是先伤己再伤敌。

狼王显然没有练到收发自如的境界,这一点,从他脸色表情的变化就可以看出来。

嗤——

蓝色的箭矢在虚空中留下一条长长的尾巴,射中了母旱魃的左眼,母旱魃显然没有丈夫的功力,眼珠子当场破碎。

“它快不行了。”

吴三哥惊喜地叫道,双眼红芒闪耀,射向母旱魃,‘迷惑’出击,却被母旱魃闪开了。母旱魃要比丈夫狡猾,之前的旱魃出手攻击向来是大开大阔,不闪不避的,从来是正面对抗,霸气十足,她则不然,专门挑软柿子捏。

嗖——

狼眼衣袂飘飞,一股强悍的气息爆发出来,眼中精芒大盛,黑色的长枪突然消失,下一刻,突然从狼眼的背后蹿出,宛如一条出水的恶蟒,射向母旱魃,一排一排的螺旋劲气朝外面扩散,整个空间簌簌晃动。

回马枪!

非枪道高手不能使出,威力极大。

母旱魃敏锐地察觉到这一枪对它的威胁,放弃了追击吴三哥,表情凝重,似爪非爪的手上乏起一阵乌黑的金属光泽,缓缓举起,速度很慢,仿佛托着一座山岳,它的慢和黑色长枪的快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偏偏准确地撞上了。

同样是黑色,长枪的黑给人一种厚重之感,母旱魃的给,带给人更多的是一种妖异,诡异的力量。

轰隆——

两者相撞,竟然响起了惊雷一般的巨响,空谷回应,嗡嗡作响,墙壁上沉积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灰尘簌簌落下。

黑色长枪寸寸碎裂,狼眼闷哼一声,飞了出去,撞在五米之外的墙壁上,一双手颤颤发抖。

母旱魃仅仅退了一步,秦胄眼睛锐利,看见它掌心处多了一个小小的口子,突然心中一动,向斜后方向悄悄退出三步。打斗中也没人在意。

一只四米多高由岩石组成的巨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母旱魃的身边,这是土系法师召唤出来的,岩石巨人。有手有脚,有脑袋,但是没有五官,拳头只是一个锤锤,还没有长出手指来,高大的身躯一出现就给人无比的震撼,脑袋几乎城都撑到洞顶了,动作敏捷,一拳砸向母旱魃,拳风如山。

母旱魃刚刚和狼眼硬拼了一击,力气还没有回过来,仓促迎战,饶是旱魃一族,天生神力,也被这种没有智商只有力量的低级物种给砸飞了,摔出七八米,而路线刚刚好经过秦胄身边。

没有人注意,就在母旱魃和秦胄擦身而过的时候,秦胄的手突然动了一下,仿佛是一个正常的动作突然加速了千百倍,动作已经完成,却给人一直没有动的感觉。空荡荡的手中突然多了一件东西,温热滑腻,殷红如血,秦胄一喜,手指再动,东西悄无声息进入了乾坤世界,整个动作没有一个人察觉。

太乙神雷射出,和母旱魃一同落地,电光闪耀,轰然一声炸了开来。然后便看见母旱魃发出一声既惊慌又愤怒的异啸,声音穿透山体,远远地传了出去,刺耳无比。跳了起来,发狂似的开始攻击,不在闪避,完全是不顾生死的架势。

闪电组的人哪里想到母旱魃突然发狂,母旱魃一头把岩石巨人顶偏,双手一分,躲在后面的土系法师被撕裂成了两半。等其他人回援的时候,那个断了一条手臂的战士,也就是那个释放种子的猎人被一巴掌拍成了肉饼,缠在母旱魃脚上的种子也自动消失,他是队伍里面唯一一个双职业者,闪电组的人只剩下狼王、狼眼、弓箭手和吴三哥了。

四人又惊又怒,都以为母旱魃是被太乙神雷炸的受惊了才发狂的,倒是没有想到其他的原因,主要是秦胄动作太隐秘,没有一个人发现。

有一句话叫做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在秦胄眼中,闪电组无疑是这种级别的存在,虽然一直以来,闪电组都表现出极大的善意,秦胄却始终对他们十分忌惮,因为这种心理,打交道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准备一点底牌。

秦胄以前得到过一本盗贼系的秘籍《无影神偷》,又获得过一张职业卡,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时间练习,这次因为和闪电组打交道,鬼使神差就把职业卡使用了,空出了一个职业来,然后把盗贼系的《无影神偷》给学习了。

之前闪电组采集旱魃内丹的时候给了秦胄很大的触动,闪电组花费那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取得这样一个内丹,甚至不惜欠下自己一个人情,不用说也知道内丹是了不得的东西,但是内丹是闪电组指定的东西,他不敢染指,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有第二次旱魃的出现,这就让秦胄沉寂的心再次复活起来了。

他不敢保证杀死母旱魃之后,闪电组因为有了一个内丹而主动分给他一颗,所以他就想到了另一个办法,那就是偷。当然这是抱着试试的想法。但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不知是自己的幸运值太高,还是《无影神偷》的鬼神莫测,一次就成功了,从母旱魃的身上硬生生把内丹给偷出来了。内丹是母旱魃最宝贵的东西,最宝贵的东西突然失去了,母旱魃不发狂才怪。

秦胄料到母旱魃会有发狂,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厉害,一下子干掉了两人,心中愧疚,也不在藏私,攻击手段频频祭出,一下子把母旱魃给压制住了。第一只旱魃是因为要取内丹,顾忌自爆,所以秦胄一直都是用‘虚弱’魔法,现在全力攻击,母旱魃立刻节节后退。

内丹失去后,母旱魃显得十分暴躁,拼命攻击,黑色的火焰和眼中的神光不要命般使出,但是秦胄恍若未觉,全部挡了回去。

“迷惑”

吴三哥再次祭出这个可怕的技能,就在这时,蓝色的箭矢射中了母旱魃的眼睛,第二只眼睛废掉。母旱魃发出一声刺耳的异啸,身体一晃,躲开了秦胄的攻击,扑在了吴三哥身上,黑色的火焰冒了起来,瞬间把吴三哥笼罩。

“三哥——”

“三哥——”

狼眼和中年枪客同时厉呼,迎接他们的是吴三哥的惨叫,痛苦无比。狼王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扑了上去,刀芒一闪,母旱魃的左臂掉了下来,切口处光滑如镜。弓箭手的箭矢和狼眼的攻击同时落在了母旱魃身上,母旱魃的生命立刻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的程度。

金光一闪而逝,母旱魃连带吴三哥飞了出去,撞在七八米外的墙壁上才缓缓落地,一缕灰色的光芒升起,母旱魃落地之后,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死翘翘了。边上还有一堆灰烬,那是吴三哥。

狼王看了一眼缓缓收掌的秦胄,红着的眼睛慢慢恢复正常。轻声道了一声谢谢。秦胄摇了摇头,有点失望,没有升级。

母旱魃足足爆出了6件物品,比丈夫足足多了一倍。但是,狼王一件都没有要,全部给了秦胄,他只要了母旱魃的尸体。

秦胄没有说话,他知道和狼王讲道理是没有用的,想给你的,自然会给你,不想给你的,你想也没有用。默默地捡着物品。

“怎么没有内丹?”

几分钟之后,把母旱魃的尸体采集烂了也没有获得内丹,狼王、狼眼和弓箭手相视一眼,都是莫名其妙,但是也没有过多纠缠这件事。毕竟旱魃这玩意不能以常理来推断,出现了第二只旱魃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没有修炼出内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几人收拾了一下,继续朝谷内深处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