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假冒皇帝暴露

小说: 偷香高手 作者: 偷香高手 更新时间:2017-10-21 08:15:20 字数:3467 阅读进度:1494/1873

嘤咛一声,歌璧扑到了怀中,宋青书只觉得佳人柔软无比,不过表情却有些古怪:“你可不可以等换了装再这般抱,不然我总觉得抱着一个大胡子男人,有些奇怪。”

“呀~讨厌”歌璧也反应了过来,抬起头来妩媚地白了他一眼,不过落在外人眼中却是一个虬髯大汉在撒娇,简直恶寒无比。

“让我想到了前世魔术师的儿子ej酱……”想到那个奇葩宋青书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不远处忽然传来茶杯摔碎的声音,原来府上的侍女见客人走了便端了一点茶水点心给主人,谁知道刚来便看到了这么劲爆的一幕。

歌璧仿佛被烫到了一般,瞬间就推开宋青书重新站好,一张小脸早已红透,幸好戴着面具,倒也看不出什么。

那侍女这时忽然回过味来,自己撞见这种场景会不会被灭口啊?这个念头一升起来她就吓得小脸煞白,想求情却发现整个人害怕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你下去吧。”歌璧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来慌张的心情,对那侍女挥了挥手。

“是~”那侍女如蒙大赦,逃也似地小跑离开了,同时心中腹诽不已,心想主人外表看着那么威武雄壮一个大汉,妻子又是金国第一美女,谁知道居然有这种爱好,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哎,可怜了歌璧夫人一个人摊上这种丈夫,在外人面前装出琴瑟和鸣的姿态,实际上却要独守空房……

看着侍女离去的背影,欧阳锋皱眉道:“就这样放她离去,不应当灭口么?”

歌璧解释道:“这些侍女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忠心没有问题,而且好男风这种事情在贵族圈里也很常见,她不会出去乱说的。”

“妇人之仁。”欧阳锋哼了一声,却没有再坚持。

宋青书笑着说道:“果然还是那个温柔善良的歌璧。”

歌璧此时已经取下了面具,闻言甜甜一笑,当真是让百花失去了颜色,一旁的欧阳锋忍不住感慨道:“老夫若是再年轻五十岁说不定会和你抢一抢这个女人。”

宋青书得意一笑:“你一定抢不过我。”

欧阳锋黑着脸:“为什么?”

“你没我帅,”宋青书说完看到欧阳锋一脸黑线,急忙补充了一句,“更何况你素来不好女色,真要年轻五十岁多半也会沉迷武学了。”

欧阳锋点点头,脸上多了一丝笑意:“这倒是,不过你这小子天天沉迷女色,武功却练得这般逆天,实在让我很不爽。”

宋青书嘿嘿笑了几声,未免再刺激到他,于是转而向歌璧问道:“你既然坐镇这里,那皇宫里是黛绮丝么?”

歌璧点了点头:“不错,没想到当年风靡大兴府的桃花夫人居然是明教的紫衫龙王,不过更没想到你能收服她。”语气中戏谑之余也有一些异样的意味。

宋青书尴尬一笑,急忙正色说道:“黛绮丝虽然艳若桃李,但却心狠手辣得很,哪有你让人放心。你让她坐镇皇宫,就不担心她趁机利用权力做出一些什么不利的事情么?”

歌璧浅浅一笑:“皇宫那边还有妹妹呢,她如今执掌浣衣院,整个大兴府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更何况裘千仞如今被任命为殿前司副点检,暗暗控制了皇宫里的部分禁军,她就算有什么心思也翻不起大浪的。”

“哦,”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你还这么擅长制衡之术。”

歌璧幽幽一叹:“我毕竟出身皇家,耳濡目染之下或多或少也懂一些,可是我宁愿一辈子都用不上这些本领。”

宋青书急忙安慰了她几句,然后问道:“为何让裘千仞当殿前司副点检,不让欧阳先生当呢?”

歌璧还没回答,欧阳锋却抢先说道:“我对功名利禄向来没那么看重,而裘千仞热衷此道,正好各取所需。”

“原来如此。”宋青书这才恍然,正要说什么,忽然心有所感望向门口方向。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侍卫在门口禀告道:“元帅,大事不好了!”刚刚因为歌璧取下了面具,所以如今书房的门是关着的,这才没有被人看见。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歌璧一边重新戴上面具,一边问道。

“蒲察将军领着一干大臣,带着嫡系部队往皇宫方向闯过去了。”那侍卫快速禀告道。

“什么!”屋中三人齐齐一惊,对方口中的蒲察将军就是蒲察阿虎特,蒲察家族的族长,之前的殿前左副都点检。

金国三大家族,徒单、蒲察、唐括,海陵之乱导致徒单世家衰落,唐括家取而代之,不过蒲察家当时也是忠于皇室,后来还带兵回京,在平定完颜亮叛乱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所以事后蒲察家也水涨床高,虽然得到的好处比不上唐括家,但也差不了太多。

金国的权力,原本由皇帝、太祖一系宗室、太宗一系宗室、赵王完颜洪烈一系以及三大家族共同执掌,如今皇帝被李代桃僵,太祖、太宗两脉的实权人物被完颜亮政变时除得七七八八、赵王完颜洪烈一系早已衰败,徒单家族被完颜亮牵连,如今可以算得上蒲察家与唐括家共同执掌金国权柄。

只有彻底清洗掉这一脉,宋青书才算得上完全掌控金国,可是蒲察家根深蒂固,实力强大,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如今没想到对方居然抢先发难。

蒲察阿虎特因为之前海陵王叛乱中平叛有功,被升为殿前司都点检,再加上蒲察家族在军中的地位,他一发难瞬间就能引起朝廷动荡。

宋青书三人急忙调集亲军往皇宫方向赶去,一路上歌璧向宋青书解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原来她们姐妹和黛绮丝一起,采取明升暗降的形式渐渐瓦解蒲察家族手中的兵权,比如蒲察阿虎特被升为都点检,但皇宫中的禁军却多半掌握在以裘千仞为首的唐括家族一系将领手中,一直以来他们倒也没什么反应,谁知道一有反应就这么大。

“别自责了,等会儿看情况再说,这次虽然是危机,却未必不是机会。”歌璧总觉得是自己搞砸了,宋青书一路上不停地安慰她。

歌璧苦涩一笑,她又如何不知道这是安慰的话,毕竟蒲察阿虎特这种老狐狸,不动则以,一动必然是有了必胜的把握,等会儿估计很难善了。

一行人一路飞奔,很快就进入了皇宫,发现蒲察阿虎特伙同一群朝廷官员正带着兵堵在内廷前面。另一边则是裘千仞带着亲信部队挡着他们,双方剑拔弩张,仿佛随时都会展开厮杀。

“阿虎特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带兵冲撞皇宫,是打算起兵造反么!”歌璧此时恢复了唐括辩的容貌,仿佛瞬间恢复了唐括辩的性子,上前严厉喝道。

宋青书此时不宜露面,是以改变了一下容貌,偷偷躲在一旁伺机而动。

听到歌璧的叱责,蒲察阿虎特嘴角泛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仿佛一直在这里与裘千仞僵持而没有下令进攻,就是为了等他来一般:“造反?如果宫中这个真是皇上,那我自然算是造反,可如果宫里的这个皇帝是假的呢!”

此言一出,石破天惊,场中顿时一片哗然,不管是蒲察阿虎特手下那些官员,还是唐括辩这一脉的官员,纷纷炸开了锅。

“阿虎特,你放什么狗屁!”唐括家族一个官员怒骂道,金国毕竟入主中原时间尚短,汉化也不是那么完全,很多时候言语风格还保留了一开始的粗鲁,不过此时却没人在意他的语气,纷纷惊骇地望着蒲察阿虎特,连他们那一派的人也不例外。

场中所有人都下意识以为他疯了,唯独宋青书、歌璧等人例外,纷纷骇然地对视一眼,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被对方发现了破绽。

看着“唐括辩”惊骇欲绝的样子,蒲察阿虎特仿佛更胸有成竹了,趁机说道:“唐括辩,你敢不敢回答我几个问题!”

歌璧强自镇定下来:“什么问题?”

“自从海陵政变过后,皇上为何深居简出,平日里很少露面,连裴曼皇后听说也被打入了冷宫?”蒲察阿虎特此言一出,的确引起了不少大臣的深思,这段时间以来,见到皇帝的时候少得可怜,裴曼皇后都没几个人再见过,之前有人虽然怀疑但没往其他地方想,如今被这般一引导,瞬间觉得皇帝真有可能被软禁了。

“上次海陵逆贼作乱,皇上身受重伤一事不少大臣都是知道的,这段时间主要是在静养调养身子,深居简出再正常不过。”歌璧倒是挺镇定地解释道,“至于裴曼皇后,她曾与海陵逆贼安通款曲,牵扯到了谋反之中,所以被打入冷宫,之前是为了皇家颜面没有刻意公布而已。”

这番言论合情合理,倒是让不少人打消了疑虑,谁知道蒲察阿虎特早有准备,不慌不忙进行下一个问题:“那为何近一年的起居注皇上都没有宠幸嫔妃的记录?要知道一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一年不碰女人?更何况我们皇上素来无女不欢!”

暗处的宋青书暗暗皱眉,歌璧、黛绮丝毕竟不如东方暮雪那般能将这些细节考虑得面面俱到以致给人留下把柄,本来自己有机会提醒她们的,只可惜没过多久就在扬州那里中了金波旬花之毒,惶惶如丧家之犬,自然没功夫管这边的事情。(偷香高手..6363144)-- ( 偷香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