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爱一条柴

小说: 偷香高手 作者: 偷香高手 更新时间:2015-03-06 23:42:31 字数:3359 阅读进度:250/1814

“这两个丫鬟真水灵……”一个猥琐的声音传了出来,伴随着女人的呜咽声。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过过手瘾就行了,别太过分了,他们可是少爷抓来的。”另一个人劝道。

“嘿嘿,少爷看上的是韦府的夫人,她这两个丫鬟虽然长得不错,但佟府中这等姿色的丫鬟也不少,还不至于入得了少爷的眼。少爷把他们抓来不过是为了引诱韦府夫人前来相救,如今既然已经捉到了她,这两个丫鬟自然没什么用处了,最后还不是便宜我们?”猥琐的声音继续响起。

“少爷真是神机妙算,知道韦家夫人以前是江湖女侠,仗着自己会武功,遇到这种事情肯定会潜入佟府相救,可她又哪里知道佟府早就埋伏了大量高手等着她自投罗网呢。”另一人有感而发。

宋青书透过窗户看见桃红柳绿蜷缩在角落,双手被绑,嘴也被封住了,看着两个男人渐渐靠近,眼神中充满着惶恐。

知道继续听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了,宋青书推开窗门直接扑了进去,两个护院刚有反应,来还来得及,一下子便被制住了穴道。

“你们刚才所说那个被抓到的韦府少夫人,现在何处?”宋青书看着两人沉声问道。

两个护院倒也硬气,没有一个有开口的意思。宋青书早料到这个情况,随手点了其中一人的昏睡穴,剩下刚才那个声音猥琐的男人。

“你……你对他做了什么?”对方声音中充满惊慌。

“只是让他昏过去罢了,”宋青书笑了笑,继续说道,“这样一来他就听不到我们的对话。(平南文学网)你告诉我韦夫人现在在哪儿,我便放了你们。”见对方脸上浮现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宋青书冷笑一声,“你不说也没关系,我杀了你再问他,他总会说的。”

“万一他也不说,你岂不是没了线索。”护院心中惶恐,他倒不是天生硬汉,只是明白今天泄密后,以佟家的权势,自己的下场未必就比死好到哪里去了。

“当昔日熟悉的伙伴死在自己面前,我想他跟我合作的可能性会比较大。”说完宋青书便掐住对方的脖子,一点一点加大着力量。

“快放手,我说,我说。”脖子间传来的剧痛让护院浑身颤抖起来,连忙求饶道。

“你就这样说,什么时候说完,我便什么时候放手。”宋青书之所以先盘问他,很大程度就是因为刚才看出他比较好色,好色之徒一般都比较爱惜自己性命,这一番恐吓之下,对方果然就范。不过宋青书并没有松手的意思,他清楚这种人最是天性狡猾,若是有了喘息之机,难保不会起什么坏心思,唯有生死一线间说出的话,才最为可信。

“她被带到了少爷房中。”护院觉得自己都快??都快呼吸不过来了,不停地咳嗽着,哪还敢怠慢,快速说道。

“你们少爷房间在哪里?”宋青书心中担心双儿,手上力气又加大了几分。

“东……东北面倚翠园。”护院涨红着脸,脖子上的青筋都鼓了出来,舌头伸的老长老长。

“倚翠园?”宋青书心中记下这个名字,一掌将对方打晕过去。

替桃红柳绿解掉束缚,宋青书想将她们扶起来,哪知道两个小丫鬟被他刚才的表现吓坏了,下意识地往后一缩。

“是我。”宋青书把蒙面巾扯了下来,看着两女说道。

“宋大人,是你?”两个丫鬟看到熟悉的人,不由喜极而泣。

“现在时间紧迫,就不拉家常了。我先救你们出去,再去找你们家夫人。”宋青书快速说道。

“宋大人,你先去救我们家夫人吧,她更危险。”两个丫鬟异口同声说道。

“你们留在这里太危险,万一有人来了,你们跑都没法跑。别争了,我先把你们送出去再说。”宋青书摇了摇头,不待两人分辩,直接一手一个,搂着两个丫鬟往佟府外飞去。

宋青书急着救双儿,所以一路上是运足了踏沙无痕,两个丫鬟只觉得耳边呼呼作响,待反应过来,人已经在佟府外的大街上了。

“你们先回子爵府,我现在去救你们夫人。”宋青书刚说完便消失在原地,往佟府飞去。

两个丫鬟同时陷入了沉默,在她们的观念中,下人就应该有牺牲自己救主人的觉悟,所以在佟府中两人都异口同声让宋青书去救她们夫人,哪知道宋青书来自现代,脑中平等观念作祟,并不愿意就那样把两个丫鬟当做弃子放在那里。

“宋大人跟其他人比起来,有点……有点不一样。(平南文学网)”桃红感叹道。

“是啊~”柳绿双目也有些失神,“希望宋大人将夫人平安救出来。”

……

如今宋青书运用起踏沙无痕可谓得心易手,在佟府上空划过,有如一只无声无息滑行的夜枭,一路上碰到了不少家丁护院,但是没人注意到头顶上的闯入者。

身在空中,整个佟府的布局一览无遗,宋青书很快便找到了位于东北角的倚翠园,注意到门口警惕地四处张望的侍卫,宋青书眉头一皱,不愿意打草惊蛇,悄悄从屋顶上摸了进去。

根据脚下屋子传来的声音,宋青书终于找到了鄂伦岱的卧室,揭开屋顶上一片瓦,宋青书俯身往你看去。

“小娘子,你还挺能忍的啊,中了我的毒这么久,居然还能保持灵台清明。”听到鄂伦岱的声音,宋青书一惊,双儿中了毒?

“我和你们佟家无冤无仇,为何你三番四次要针对我?”一个发颤的女声传来,宋青书移动目光,只见床边坐着一个美丽少女,满脸潮红,额头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双手紧紧握着床头的柱子,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过于发白,不是双儿又是谁?

“无冤无仇?”鄂伦岱冷笑一声,“双儿姑娘当然和我们佟家没什么仇怨,可是你那个死鬼丈夫却不同了。”

“小宝?”双儿有片刻的失神,疑惑地问道,“他哪里得罪佟家了?”

“当初韦小宝那个无赖刚帮皇上铲除了鳌拜,可谓是炙手可热,不把我们佟家放在眼里,居然拿我爷爷和父亲的名字开玩笑!”鄂伦岱快速地将昔日的恩怨说了一番,“我爷爷和父亲大人有大量,可以不和那种暴发户计较,不过我年少气盛,可没那么好的涵养。可惜韦小宝已经一命呜呼了,我想报仇也报不了,只好把目标放在他的几位夫人身上了。”

“小宝这个人有时候说话的确没什么讲究,不过他肯定不是成心的,冒犯到佟家的地方,我替他向你们道歉。”双儿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冷静地说道。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这个世上咋还有这么多打官司的?”鄂伦岱不屑地摆了摆手,“晚了!韦小宝做的孽,既然他自己还不了,就让他的夫人还好了。”

“分明是小宝生前你们佟家不敢寻仇,现在却在这里说大话,简直是可笑。”双儿很快打断了对方的话,冷声说道。

“随便夫人怎么说,”鄂伦岱并不介意,反而看着双儿说道,“夫人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发软发热,那里是不是仿佛冲毁了堤坝的洪水,喷涌而出?”说着神情猥亵地打量了双儿两腿之间某处。

“无耻!”双儿怒斥一声,只可惜因为药力作用,骂出来的声音仿佛娇嗔一般,“你究竟给我下了什么药?”

“这药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我爱一条柴’,除了天下第一淫药‘奇淫合欢散’之外,‘我爱一条柴’实在可以称霸欲林。这个东西不要说碰了,闻一下都受不了,更何况夫人刚才吃了那么多……”鄂伦岱放声大笑,“夫人知不知道我这药是哪里来的?”

双儿红着脸呸了一口:“这种下流的玩意儿,我怎么知道。”

“这是你的好老公送给我的。”鄂伦岱笑得十分得意。

“什么?”双儿心中一凉,立马摇头说道,“不可能,你骗我。”

“夫人刚才有句话倒是说对了,韦小宝生前的时候是皇上跟前第一红人,莫说八大姓里的索家、纳兰家当代家主索额图,纳兰明珠,就是康亲王杰书对他,也是毕恭毕敬。那个时候我的确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刻意和他结交为酒肉朋友,看能不能找到他身上什么破绽。”鄂伦岱回忆起往昔种种,脸色有些不好看,“这药便是我们某天一起去逛青楼的时候他送我的,他还跟我说,这个领域最好的药莫过于扬州丽春院的迷春酒,我爱一条柴效果过于霸道了,实在不适合经常用……”

听他提起丽春院,双儿知道恐怕真是小宝送他的,不由得手足冰凉。

“想起来还真是讽刺,”鄂伦岱站了起来,步步逼近床边的双儿,“我把韦小宝给我的药,全部用在了他自己夫人身上……他若泉下有知,肯定死不瞑目,痛快,痛快!”

鄂伦岱放声大笑,看到双儿渐渐迷离的眼神,更是得意:“可惜,可惜,实在是可惜,让那个姓方的却跑掉了。本来我是打算将韦小宝两个老婆都抓来,好来个一龙二凤的游戏。待我好好调教一下他的两个老婆,方才能解得了昔日之气啊。” ( 偷香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