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冰与火的煎熬

小说: 偷香高手 作者: 偷香高手 更新时间:2015-03-06 23:40:45 字数:8260 阅读进度:170/1817

第一百六十七章冰与火的煎熬

“你要是继续这么嘚瑟下去,难保我不会改变主意。”东方暮雪摸了摸脸蛋儿上浅浅的牙印,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你是属狗的么?”

“我还希望自己属猫的呢,”宋青书揉着自己肚子,疼得呲牙咧嘴,“九条命才够花啊。”

“小猫儿快吃鱼吧,我要打坐疗伤了,不许打扰我。”滚烫的鱼肉下肚,东方暮雪只觉得体内多了一团热气,比之前好受多了,连忙盘坐下来,开始慢慢收拢体内四散游走的真气。

宋青书从火堆里扒出黑乎乎的鱼肉,三下五除二便喂到了嘴里,然后也开始调养体内的伤势。

九阴主内伤,神照主外伤,两者配合,宋青书以为很快就能恢复几分,哪知道一段时间过后,惊骇欲绝地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了?”东方暮雪感受到他的异常,睁开眼睛问道。

“没什么,我在疗伤呢。”宋青书勉强笑了笑,又闭上了眼睛。

当清晨的阳光洒在脸上的时候,东方暮雪睁开了眼睛,经过一夜疗伤,只觉得神清气爽,现在虽然离恢复到巅峰时期遥遥无期,但是碰上一般武林高手,自保却是绰绰有余了。抬头打算看看宋青书恢复的如何,却被他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宋青书盘坐的草坪一边凝着一层寒霜,一边却是焦黑一片,此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表情极为痛苦,皮肤之下数道肉眼可见的气流四处乱窜,东方暮雪神色凝重,急忙来到他身边,连点数道大穴,一炷香时间过后,东方暮雪收回了手掌,擦了擦鬓间的细汗,皱眉道:“你怎么搞的?”

宋青书苦笑道:“当初一时贪心,同时修炼了两种性质截然相反的内功,现在终于吃到了苦头了。”

“我察觉到你体内不仅有一股至阴至柔的真气,还有一股至刚至阳的真气,你是真当自己是万中无一武学奇才还是当武林中其他人辛辛苦苦修炼一种真气的是白痴?自己作死怪得了谁……”东方暮雪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生气。

“我当然以为自己是武学天才,到时候左手寒冰,右手烈焰,自创个‘冰与火之歌’,那真是要多拉风有多拉风……”宋青书说起以前心中所想,顿时眉飞色舞。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东方暮雪冷笑道,“以姐姐我这么高的修为,都只敢一心一意练阴柔真气,你那位太师父张三丰,武林中公认的泰山北斗,不仍然心无旁骛地练着他的纯阳无极功,他也顶多敢在外功太极拳里揉入阴柔之力,你让他同时修炼两种性质截然相反的内力试试?”

“莫非武林中就第一百六十七章冰与火的煎熬

没有一个人能同时修炼一阴一阳两种真气的么?”宋青书不信地问道。

“有啊,最后都像你这样,练着练着爆体而亡,”东方暮雪越说越生气,“古往今来,相传只有当年的达摩才能凭借《洗髓经》做到阴阳合一,不过千百年来谁也没见过《洗髓经》是什么样子,武林中人推测《洗髓经》只不过是少林寺那群秃驴为了给自己脸色贴金编出来的一个神话而已。反正我几次潜入少林寺藏经阁,从来都没找到这本书。除了达摩,我还真没听过其他还有谁能……”说着说着东方暮雪突然一愣,仿佛想到了什么。

“本来我用任脉运行神照经,督脉运行九阴真气,相安无事过得好好的,”宋青书脸色黑得吓人,“结果昨天中了张无忌全力一掌,被九阳真气入体,初始还不觉得有什么,后来才发现我体内的九阴真气已经被他至刚至阳的九阳真气侵蚀得七零八落,之前我辛辛苦苦维持的阴阳平衡被彻底打破,现在九阴真气散落到奇经八脉,狂躁的神照真气在体内四处乱窜,再也不受我的控制,反而还时刻都有爆体而亡的可能……呵呵,真是没想到刚潇洒没几天,又成了废人一个。”宋青书自嘲地笑道。

宋青书正说着,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清幽柔和之声,似箫非箫,似琴非琴,犹如被炎炎夏日淋了一场清新细雨,他焦躁不堪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

抬头望去,只见东方暮雪正立于一大树之上,红衣飘飘,青丝飞扬,双手正捏着一片树叶放在唇边。

“那曲子想必就是东方姑娘用树叶吹奏出来的,”宋青书心中一动,闭上眼睛仔细聆听起来。曲声有如游丝随风飘荡,连绵不绝,又宛如一人轻轻叹息,似是朝露暗润花瓣,晓风低拂柳梢。

一曲终了,宋青书顿觉怅然若失,心中烦厌欲呕之感大消,看着东方暮雪从树上悠悠然飞了下来,怔怔问道:“刚才那是什么曲子?”

“此曲名为《清尘雅琴》,中正平和,最适合用来涤荡心中杂念。”东方暮雪看着手中略微有些破损的树叶,神情颇为惋惜。

“可不可以教我?”宋青书心神恍惚之际听闻此曲,只觉得瑶池仙乐,也不过如此。

“你音律上的造诣如何?”东方暮雪深深看了他一眼,过了片刻才回答道。

“八窍通了七窍,犹如高山响鼓,声闻百里。”宋青书赧颜说道。

“不就是一窍不通么,”东方暮雪一张脸拉了下来,“那你可懂用树叶吹奏的手法与变调技巧?呃,看你这表情,估计也是不懂的。”

宋青书脸上一红:“要跟姑娘第一百六十七章冰与火的煎熬

学此高深曲技,实深冒昧,还请恕过小子狂妄。”

“难得你说得这么客气,”东方暮雪察觉到他语气中充满萧索惫懒之意,顿时不悦道:“男子汉大丈夫,一时的挫折又算什么,何必做出一副如此灰心丧气的模样。”

“不是你说的千百年来武林中没有人能做到阴阳合一的么,以姑娘所处的高度,说没有,那就是真没有了……”宋青书怅然说道,前段时间历尽千辛,一直谋划的宏图大业眼看着一步步便要成功了,结果一夜之间化为泡影,又怎能做到波澜不惊?

“也许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治好你……”不知为何,东方暮雪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自然。

“什么办法?”宋青书抬起头来,眼神中重新燃起了一种名叫希望的光芒。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东方暮雪摇了摇头,“你先陪我到云南五毒教一行,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第一百六十八章夺取身心计划

“姑娘可要想清楚了,如今我功力尽失,不仅对姑娘他日重夺黑木崖起不了任何帮助,反而是一个累赘而已,值得姑娘如此帮助么?”若是平时,宋青书早就顺竿爬上,一直以来宋青书都认为自己和东方暮雪是平等相交,没想到如今却功力尽失,反而需要仰仗对方相助,顿时觉得低人一等,各种负面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自毁心理作祟之下,有些夹枪带棒地说道。

“你觉得我东方不败会是那种目光短浅之人么?我在你危难之际施以援手,他日你自会千百倍的还我。你要是还心存疑虑,就当自己是我做的一个政治投资罢了。”东方暮雪淡淡说道,心中却想着:就凭你让我触摸到了天上的云彩,就值得我倾力相助……

“那就好,这样一来我就舒服多了。”宋青书伸了个懒腰,情绪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上次你那个小徒弟不是说五毒教正在叛乱么,你为何准备去那里?”

东方暮雪解释道:“虽然张无忌亲眼目睹你我二人跌入万丈悬崖,知道我们必死无疑,但任我行恐怕还是会悄悄派人查探我的消息,日月神教在中原势力太过庞大,我若藏在中原,难保不会暴露行踪,伤势未愈的我,实在没法应付任我行接下来的手段。五毒教就不一样,地处边陲不毛之地,外人很难探得什么消息,更何况教主蓝凤凰对我向来忠心耿耿,实在是一个安心静养的好地方。”

“既然蓝凤凰对你向来忠心,想必任我行也知道这一点,他就不会派人来查么?”宋青书问道。

“任我行重掌教主之位,想彻底整合教中长老,各个堂主,以及各处的香主教众,至少需要个三年五载,这段时间他腾不出手来做什么大动作,而且五毒教向来都只是名义上归顺黑木崖而已,哪怕任我行明知道我藏在这里,也无能为力。”

东方暮雪暗自庆幸,幸好之前心血来潮,先将曲非烟派到了云南,不然她身为自己心腹,必为任我行所害,至于其他那些平日里忠于自己的长老堂主,不过是些‘识时务’的墙头草而已,他日自己重掌黑木崖,他们自然又会站到自己这边,唯一遗憾的就是童百熊了,他对哥哥可真是忠心耿耿,不比那些墙头草,可惜因为得罪杨莲亭被东方不败给杀了……

“可惜你要十年才能功力恢复如初,到时候说不定天下已定,你还怎么报仇啊。”两人有着共同的敌人,现在差不多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宋青书自然也替她操心起来。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啊。”东方暮雪理所当然道。

“可是我现在武功尽失……”宋青书黯然说道第一百六十八章夺取身心计划

“姑娘可要想清楚了,如今我功力尽失,不仅对姑娘他日重夺黑木崖起不了任何帮助,反而是一个累赘而已,值得姑娘如此帮助么?”若是平时,宋青书早就顺竿爬上,一直以来宋青书都认为自己和东方暮雪是平等相交,没想到如今却功力尽失,反而需要仰仗对方相助,顿时觉得低人一等,各种负面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自毁心理作祟之下,有些夹枪带棒地说道。

“你觉得我东方不败会是那种目光短浅之人么?我在你危难之际施以援手,他日你自会千百倍的还我。你要是还心存疑虑,就当自己是我做的一个政治投资罢了。”东方暮雪淡淡说道,心中却想着:就凭你让我触摸到了天上的云彩,就值得我倾力相助……

“那就好,这样一来我就舒服多了。”宋青书伸了个懒腰,情绪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上次你那个小徒弟不是说五毒教正在叛乱么,你为何准备去那里?”

东方暮雪解释道:“虽然张无忌亲眼目睹你我二人跌入万丈悬崖,知道我们必死无疑,但任我行恐怕还是会悄悄派人查探我的消息,日月神教在中原势力太过庞大,我若藏在中原,难保不会暴露行踪,伤势未愈的我,实在没法应付任我行接下来的手段。五毒教就不一样,地处边陲不毛之地,外人很难探得什么消息,更何况教主蓝凤凰对我向来忠心耿耿,实在是一个安心静养的好地方。”

“既然蓝凤凰对你向来忠心,想必任我行也知道这一点,他就不会派人来查么?”宋青书问道。

“任我行重掌教主之位,想彻底整合教中长老,各个堂主,以及各处的香主教众,至少需要个三年五载,这段时间他腾不出手来做什么大动作,而且五毒教向来都只是名义上归顺黑木崖而已,哪怕任我行明知道我藏在这里,也无能为力。”

东方暮雪暗自庆幸,幸好之前心血来潮,先将曲非烟派到了云南,不然她身为自己心腹,必为任我行所害,至于其他那些平日里忠于自己的长老堂主,不过是些‘识时务’的墙头草而已,他日自己重掌黑木崖,他们自然又会站到自己这边,唯一遗憾的就是童百熊了,他对哥哥可真是忠心耿耿,不比那些墙头草,可惜因为得罪杨莲亭被东方不败给杀了……

“可惜你要十年才能功力恢复如初,到时候说不定天下已定,你还怎么报仇啊。”两人有着共同的敌人,现在差不多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宋青书自然也替她操心起来。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啊。”东方暮雪理所当然道。

“可是我现在武功尽失……”宋青书黯然说道第一百六十八章夺取身心计划

“姑娘可要想清楚了,如今我功力尽失,不仅对姑娘他日重夺黑木崖起不了任何帮助,反而是一个累赘而已,值得姑娘如此帮助么?”若是平时,宋青书早就顺竿爬上,一直以来宋青书都认为自己和东方暮雪是平等相交,没想到如今却功力尽失,反而需要仰仗对方相助,顿时觉得低人一等,各种负面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自毁心理作祟之下,有些夹枪带棒地说道。

“你觉得我东方不败会是那种目光短浅之人么?我在你危难之际施以援手,他日你自会千百倍的还我。你要是还心存疑虑,就当自己是我做的一个政治投资罢了。”东方暮雪淡淡说道,心中却想着:就凭你让我触摸到了天上的云彩,就值得我倾力相助……

“那就好,这样一来我就舒服多了。”宋青书伸了个懒腰,情绪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上次你那个小徒弟不是说五毒教正在叛乱么,你为何准备去那里?”

东方暮雪解释道:“虽然张无忌亲眼目睹你我二人跌入万丈悬崖,知道我们必死无疑,但任我行恐怕还是会悄悄派人查探我的消息,日月神教在中原势力太过庞大,我若藏在中原,难保不会暴露行踪,伤势未愈的我,实在没法应付任我行接下来的手段。五毒教就不一样,地处边陲不毛之地,外人很难探得什么消息,更何况教主蓝凤凰对我向来忠心耿耿,实在是一个安心静养的好地方。”

“既然蓝凤凰对你向来忠心,想必任我行也知道这一点,他就不会派人来查么?”宋青书问道。

“任我行重掌教主之位,想彻底整合教中长老,各个堂主,以及各处的香主教众,至少需要个三年五载,这段时间他腾不出手来做什么大动作,而且五毒教向来都只是名义上归顺黑木崖而已,哪怕任我行明知道我藏在这里,也无能为力。”

东方暮雪暗自庆幸,幸好之前心血来潮,先将曲非烟派到了云南,不然她身为自己心腹,必为任我行所害,至于其他那些平日里忠于自己的长老堂主,不过是些‘识时务’的墙头草而已,他日自己重掌黑木崖,他们自然又会站到自己这边,唯一遗憾的就是童百熊了,他对哥哥可真是忠心耿耿,不比那些墙头草,可惜因为得罪杨莲亭被东方不败给杀了……

“可惜你要十年才能功力恢复如初,到时候说不定天下已定,你还怎么报仇啊。”两人有着共同的敌人,现在差不多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宋青书自然也替她操心起来。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啊。”东方暮雪理所当然道。

“可是我现在武功尽失……”宋青书黯然说道第一百六十八章夺取身心计划

“姑娘可要想清楚了,如今我功力尽失,不仅对姑娘他日重夺黑木崖起不了任何帮助,反而是一个累赘而已,值得姑娘如此帮助么?”若是平时,宋青书早就顺竿爬上,一直以来宋青书都认为自己和东方暮雪是平等相交,没想到如今却功力尽失,反而需要仰仗对方相助,顿时觉得低人一等,各种负面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自毁心理作祟之下,有些夹枪带棒地说道。

“你觉得我东方不败会是那种目光短浅之人么?我在你危难之际施以援手,他日你自会千百倍的还我。你要是还心存疑虑,就当自己是我做的一个政治投资罢了。”东方暮雪淡淡说道,心中却想着:就凭你让我触摸到了天上的云彩,就值得我倾力相助……

“那就好,这样一来我就舒服多了。”宋青书伸了个懒腰,情绪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上次你那个小徒弟不是说五毒教正在叛乱么,你为何准备去那里?”

东方暮雪解释道:“虽然张无忌亲眼目睹你我二人跌入万丈悬崖,知道我们必死无疑,但任我行恐怕还是会悄悄派人查探我的消息,日月神教在中原势力太过庞大,我若藏在中原,难保不会暴露行踪,伤势未愈的我,实在没法应付任我行接下来的手段。五毒教就不一样,地处边陲不毛之地,外人很难探得什么消息,更何况教主蓝凤凰对我向来忠心耿耿,实在是一个安心静养的好地方。”

“既然蓝凤凰对你向来忠心,想必任我行也知道这一点,他就不会派人来查么?”宋青书问道。

“任我行重掌教主之位,想彻底整合教中长老,各个堂主,以及各处的香主教众,至少需要个三年五载,这段时间他腾不出手来做什么大动作,而且五毒教向来都只是名义上归顺黑木崖而已,哪怕任我行明知道我藏在这里,也无能为力。”

东方暮雪暗自庆幸,幸好之前心血来潮,先将曲非烟派到了云南,不然她身为自己心腹,必为任我行所害,至于其他那些平日里忠于自己的长老堂主,不过是些‘识时务’的墙头草而已,他日自己重掌黑木崖,他们自然又会站到自己这边,唯一遗憾的就是童百熊了,他对哥哥可真是忠心耿耿,不比那些墙头草,可惜因为得罪杨莲亭被东方不败给杀了……

“可惜你要十年才能功力恢复如初,到时候说不定天下已定,你还怎么报仇啊。”两人有着共同的敌人,现在差不多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宋青书自然也替她操心起来。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啊。”东方暮雪理所当然道。

“可是我现在武功尽失……”宋青书黯然说道第一百六十八章夺取身心计划

“姑娘可要想清楚了,如今我功力尽失,不仅对姑娘他日重夺黑木崖起不了任何帮助,反而是一个累赘而已,值得姑娘如此帮助么?”若是平时,宋青书早就顺竿爬上,一直以来宋青书都认为自己和东方暮雪是平等相交,没想到如今却功力尽失,反而需要仰仗对方相助,顿时觉得低人一等,各种负面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自毁心理作祟之下,有些夹枪带棒地说道。

“你觉得我东方不败会是那种目光短浅之人么?我在你危难之际施以援手,他日你自会千百倍的还我。你要是还心存疑虑,就当自己是我做的一个政治投资罢了。”东方暮雪淡淡说道,心中却想着:就凭你让我触摸到了天上的云彩,就值得我倾力相助……

“那就好,这样一来我就舒服多了。”宋青书伸了个懒腰,情绪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上次你那个小徒弟不是说五毒教正在叛乱么,你为何准备去那里?”

东方暮雪解释道:“虽然张无忌亲眼目睹你我二人跌入万丈悬崖,知道我们必死无疑,但任我行恐怕还是会悄悄派人查探我的消息,日月神教在中原势力太过庞大,我若藏在中原,难保不会暴露行踪,伤势未愈的我,实在没法应付任我行接下来的手段。五毒教就不一样,地处边陲不毛之地,外人很难探得什么消息,更何况教主蓝凤凰对我向来忠心耿耿,实在是一个安心静养的好地方。”

“既然蓝凤凰对你向来忠心,想必任我行也知道这一点,他就不会派人来查么?”宋青书问道。

“任我行重掌教主之位,想彻底整合教中长老,各个堂主,以及各处的香主教众,至少需要个三年五载,这段时间他腾不出手来做什么大动作,而且五毒教向来都只是名义上归顺黑木崖而已,哪怕任我行明知道我藏在这里,也无能为力。”

东方暮雪暗自庆幸,幸好之前心血来潮,先将曲非烟派到了云南,不然她身为自己心腹,必为任我行所害,至于其他那些平日里忠于自己的长老堂主,不过是些‘识时务’的墙头草而已,他日自己重掌黑木崖,他们自然又会站到自己这边,唯一遗憾的就是童百熊了,他对哥哥可真是忠心耿耿,不比那些墙头草,可惜因为得罪杨莲亭被东方不败给杀了……

“可惜你要十年才能功力恢复如初,到时候说不定天下已定,你还怎么报仇啊。”两人有着共同的敌人,现在差不多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宋青书自然也替她操心起来。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啊。”东方暮雪理所当然道。

“可是我现在武功尽失……”宋青书黯然说道第一百六十八章夺取身心计划

“姑娘可要想清楚了,如今我功力尽失,不仅对姑娘他日重夺黑木崖起不了任何帮助,反而是一个累赘而已,值得姑娘如此帮助么?”若是平时,宋青书早就顺竿爬上,一直以来宋青书都认为自己和东方暮雪是平等相交,没想到如今却功力尽失,反而需要仰仗对方相助,顿时觉得低人一等,各种负面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自毁心理作祟之下,有些夹枪带棒地说道。

“你觉得我东方不败会是那种目光短浅之人么?我在你危难之际施以援手,他日你自会千百倍的还我。你要是还心存疑虑,就当自己是我做的一个政治投资罢了。”东方暮雪淡淡说道,心中却想着:就凭你让我触摸到了天上的云彩,就值得我倾力相助……

“那就好,这样一来我就舒服多了。”宋青书伸了个懒腰,情绪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上次你那个小徒弟不是说五毒教正在叛乱么,你为何准备去那里?”

东方暮雪解释道:“虽然张无忌亲眼目睹你我二人跌入万丈悬崖,知道我们必死无疑,但任我行恐怕还是会悄悄派人查探我的消息,日月神教在中原势力太过庞大,我若藏在中原,难保不会暴露行踪,伤势未愈的我,实在没法应付任我行接下来的手段。五毒教就不一样,地处边陲不毛之地,外人很难探得什么消息,更何况教主蓝凤凰对我向来忠心耿耿,实在是一个安心静养的好地方。”

“既然蓝凤凰对你向来忠心,想必任我行也知道这一点,他就不会派人来查么?”宋青书问道。

“任我行重掌教主之位,想彻底整合教中长老,各个堂主,以及各处的香主教众,至少需要个三年五载,这段时间他腾不出手来做什么大动作,而且五毒教向来都只是名义上归顺黑木崖而已,哪怕任我行明知道我藏在这里,也无能为力。”

东方暮雪暗自庆幸,幸好之前心血来潮,先将曲非烟派到了云南,不然她身为自己心腹,必为任我行所害,至于其他那些平日里忠于自己的长老堂主,不过是些‘识时务’的墙头草而已,他日自己重掌黑木崖,他们自然又会站到自己这边,唯一遗憾的就是童百熊了,他对哥哥可真是忠心耿耿,不比那些墙头草,可惜因为得罪杨莲亭被东方不败给杀了……

“可惜你要十年才能功力恢复如初,到时候说不定天下已定,你还怎么报仇啊。”两人有着共同的敌人,现在差不多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宋青书自然也替她操心起来。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啊。”东方暮雪理所当然道。

“可是我现在武功尽失……”宋青书黯然说道 ( 偷香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