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蒙在鼓里的公主

小说: 偷香高手 作者: 偷香高手 更新时间:2015-03-06 23:39:58 字数:8114 阅读进度:140/1873

第一百三十七章蒙在鼓里的公主

“一定要牺牲公主么?”毕竟跟自己有过肌肤之亲,韦小宝下意识有些舍不得建宁被其他男人碰触。『推荐百度/UPU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建宁公主已非完璧之身,如果不让福康安得逞,替你背起这口黑锅,你怎么向吴三桂父子解释?”宋青书的话一下子打破了韦小宝的幻想,“你要舍不得公主也行,就等着被恼羞成怒的吴三桂千刀万剐吧。”

男人的占有欲还是让韦小宝尽着最后的努力:“我们大可以营造一个错觉就好了,不一定真要让建宁被那个福康安占到便宜啊。”

“我也想过这个办法,”宋青书皱了皱眉头,迟疑地说道,“不过吴三桂和宝亲王那边的关系出乎意料地紧密,若是事后福康安向吴三桂言明一切,我们恐怕就完了。”

韦小宝也是聪明人,很快就醒悟过来,除非是福康安真的做了对不起吴三桂父子的事情,才会没法向他们解释,否则他和宋青书设计再多也是白搭。

“韦兄弟,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难以抉择的,最后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吧。哪怕你最后选择和吴三桂翻脸,我都会和你共同进退。”宋青书拍了拍韦小宝的肩膀,安慰道。

韦小宝都感动地快哭了,没想到宋青书居然这么为自己着想。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做着急剧的斗争。

突然韦小宝想起了京城里双儿还在家中等着自己回去,自己的命总比那个变态公主的贞洁重要点,更何况反正建宁是吴应熊老婆,绿帽子也带不到老子头上……

“可是让公主就范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沉默良久,韦小宝抬头看着宋青书。

知道他心中已有了决断,宋青书微微一笑:“所以说不能让公主知道真相,你可以如此这般骗她说……”拉过韦小宝,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韦小宝听完过后,表情既是佩服,又是忌惮,心中寻思:没想到这死小白脸居然这么心狠,老子以后可得小心点,不然什么时候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注意到韦小宝忌惮的神色,宋青书仿佛没看见一般,继续和他商量起来具体的细节。

当韦小宝依计行事,刚支开侍卫溜进公主房间的时候,一只枕头劈头盖脸砸了过来,“死小桂子臭小桂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建宁一边用东西砸着,一边哭道。

这段时间韦小宝和宋青书要应付吴三桂,将公主一直安置在安阜园中不闻不问,建宁一方面愤怒不已,一方面又因为婚期临近,心中充满了惶恐不安。

“给老子坐好!”韦小宝不胜其烦,直接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建宁捂着自己的脸第一百三十七章蒙在鼓里的公主

颊,不仅没生气,反而过来轻轻拉着韦小宝衣袖,柔声说道:“桂贝勒,不要生气嘛,奴才只是担心你忘了人家,眼看着吴应熊那龟蛋就要迎娶我过门了,你想到办法没有啊。”

韦小宝心中本来就憋屈得很,此时见她一副娇怯怯的模样,只觉小腹一股热气上涌,“你怎么能这么下贱?”

“奴家就是下贱嘛,桂贝勒随便蹂躏我吧。”注意到韦小宝那种熟悉的眼光,建宁咬着红唇诱惑道。

韦小宝再也忍不住,直接就扑了上去。

云销雨霁过后,韦小宝看着怀中一身香汗的女人,心中果然有些舍不得:“建宁这**简直是个极品,越打越浪,越骂越骚,想到要便宜福康安那龟蛋,老子还真有些舍不得。”

见韦小宝陷入沉思,建宁伸出手指在他胸膛画着圈,腻声说道:“桂贝勒,是不是在想着怎么杀了吴应熊那个龟蛋啊?”

若是平时被她这样追问,韦小宝早就大怒,狠狠骂她一顿,如今心存愧疚,却难道和颜悦色地说道:“是啊。”

“真的?”建宁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惊喜地看着他。

“你一个女人也不怕走光,”韦小宝拉过被子盖在建宁身前,顺手在她胸脯摸了一圈,“自然是真的,我已经在侍卫中选好了死士,骗他们说杀吴应熊是皇上的意思,为了让吴三桂绝后,断了他当皇帝的念想,他们没有人怀疑,只是托付我回京后照看他们的家人。”

“那还等什么,快叫他们下手啊。”建宁焦急地催促道,心中并不在意几个奴才的性命,在她心中,这些奴才为自己牺牲,不过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是现在有个问题……”韦小宝见建宁完全不把那些侍卫的性命放在心上,不由得暗自厌恶:你爷爷的,大家都是爹妈生的,凭什么皇室的人员性命就要尊贵点?更何况你娘是毛东珠,你爹是瘦头陀,也不过是一个孽种,真论起出身,说不定还比不上这些出自八旗子弟的大内侍卫呢。

“什么?”建宁公主一怔。

“大婚在即,时间太过仓促,”韦小宝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而且在吴三桂的地盘杀了他儿子,恐怕吴三桂震怒之下,我们没法活着离开山海关。”

“哼,你是不是怕了?”建宁又恢复了平日里的野蛮,怒骂道,“你个没良心的,骗了老娘的身子,现在却来推三阻四,你不敢下手,就让老娘来。”

“老子什么时候骗你的身子?明明是你故意勾引老子的!”韦小宝嘴皮抽动几下,还是压下了心中的不满,换了另外一幅嘴脸:“哎,你误第一百三十七章蒙在鼓里的公主

会了,我只是想寻找一个完美的方案。杀吴应熊不难,关键是不能让吴三桂怀疑到我们头上,这样以后我们才能双宿双栖。”

建宁这才转怒为喜,连忙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了。”

“办法是倒有一个,只是担心你不肯配合。”韦小宝故意激将般地看了她一眼。

建宁果然大怒:“老娘都准备亲自出手了,还怕什么,只管说来听听。”

韦小宝这才将他和宋青书商量的计划一一道来:“现在整个山海关里最好的背锅人选莫过于宝亲王世子福康安了,只要到时候你用皇室的身份将福康安请过来,色诱他一番,我们再安排吴应熊闯进来,撞破你们的好事,福康安心虚之下必定逃走,我再趁机派人出来杀了吴应熊,到时候整个山海关都会以为是福康安奸情败露,恼羞成怒之下便杀了吴应熊,就没人会怀疑我俩了。”第一百三十八章风雨前夕

“奸情奸情,奸你妈的情啊,你居然让我去陪其他男人……”建宁一听过后,不由得大怒,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往韦小宝身上砸去。她平素里缺乏管束,一骂起来尽是如此粗鄙不堪。

“又不是让你真的和福康安做出什么事情,”韦小宝一边躲闪一边解释道,“只用装得让吴应熊误会就行了,我会在关键时刻带人闯进来的,你不会真的被占便宜。”

“真的?”建宁停止了动作,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

“嗯,骗你是乌龟王八蛋。”韦小宝心虚地发誓道,他平日里不管发什么誓都会各种投机取巧,所以金书体系中的铁律——誓言必然会应验——从来没有报应到他身上。这次心中有鬼,恍惚间竟然忘了在誓言中作假,导致了日后这句誓言真的应验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好吧,暂且相信你,”建宁舒了一口气,突然又恶狠狠盯了韦小宝一眼:“若是你骗我,我一定会会让你后悔终生。”

“哪能呢,”韦小宝不自然地笑了笑,穿好衣服后往外走去,“我得去好好安排一下,先走了啊。”

“去吧,死鬼。”建宁斜躺在床上,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第二天,阿珂一张脸羞得通红,当着一群人选定了福康安过后,就羞涩地往内堂跑了进去。

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韦小宝心中暗暗发狠:“为了你老子连公主都不要了,你只可能是我韦小宝的女人。”

一旁的福康安志得意满地走了过来,不屑地看了韦小宝一眼:“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公……”突然想到公子的另一层含义,连忙改口道,“也配和本部院抢女人?”

韦小宝气得浑身发抖,正欲发作,吴应熊却插了进来:“两位远来是客,王府早已备好酒席,还请入座。”

福康安却摇了摇头:“多谢世子,不过本部院还要先回去准备迎娶阿珂郡主的事宜,贵府的酒还是拿来给某人借酒消愁吧,哈哈哈~”仰天长笑,扬长而去。

吴应熊面露尴尬,心中却是乐翻了天,同为王爷世子,他自然跟福康安更亲近,更何况之前在韦小宝手下吃了不少亏,这次见福康安大大羞辱了韦小宝一番,好似自己报仇了一般,只觉得分外痛快。

宋青书悄悄示意了角落里一个侍卫,对方轻轻点点头,随即尾随福康安而去。

“韦兄弟,大丈夫何患无妻,来,我们和小王爷亲近亲近。”宋青书来到韦小宝身边,悄悄拍了拍韦小宝肩膀,让他从震怒中清醒过来。

得到宋青书的暗示,知道一切都第一百三十八章风雨前夕

“奸情奸情,奸你妈的情啊,你居然让我去陪其他男人……”建宁一听过后,不由得大怒,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往韦小宝身上砸去。她平素里缺乏管束,一骂起来尽是如此粗鄙不堪。

“又不是让你真的和福康安做出什么事情,”韦小宝一边躲闪一边解释道,“只用装得让吴应熊误会就行了,我会在关键时刻带人闯进来的,你不会真的被占便宜。”

“真的?”建宁停止了动作,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

“嗯,骗你是乌龟王八蛋。”韦小宝心虚地发誓道,他平日里不管发什么誓都会各种投机取巧,所以金书体系中的铁律——誓言必然会应验——从来没有报应到他身上。这次心中有鬼,恍惚间竟然忘了在誓言中作假,导致了日后这句誓言真的应验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好吧,暂且相信你,”建宁舒了一口气,突然又恶狠狠盯了韦小宝一眼:“若是你骗我,我一定会会让你后悔终生。”

“哪能呢,”韦小宝不自然地笑了笑,穿好衣服后往外走去,“我得去好好安排一下,先走了啊。”

“去吧,死鬼。”建宁斜躺在床上,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第二天,阿珂一张脸羞得通红,当着一群人选定了福康安过后,就羞涩地往内堂跑了进去。

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韦小宝心中暗暗发狠:“为了你老子连公主都不要了,你只可能是我韦小宝的女人。”

一旁的福康安志得意满地走了过来,不屑地看了韦小宝一眼:“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公……”突然想到公子的另一层含义,连忙改口道,“也配和本部院抢女人?”

韦小宝气得浑身发抖,正欲发作,吴应熊却插了进来:“两位远来是客,王府早已备好酒席,还请入座。”

福康安却摇了摇头:“多谢世子,不过本部院还要先回去准备迎娶阿珂郡主的事宜,贵府的酒还是拿来给某人借酒消愁吧,哈哈哈~”仰天长笑,扬长而去。

吴应熊面露尴尬,心中却是乐翻了天,同为王爷世子,他自然跟福康安更亲近,更何况之前在韦小宝手下吃了不少亏,这次见福康安大大羞辱了韦小宝一番,好似自己报仇了一般,只觉得分外痛快。

宋青书悄悄示意了角落里一个侍卫,对方轻轻点点头,随即尾随福康安而去。

“韦兄弟,大丈夫何患无妻,来,我们和小王爷亲近亲近。”宋青书来到韦小宝身边,悄悄拍了拍韦小宝肩膀,让他从震怒中清醒过来。

得到宋青书的暗示,知道一切都第一百三十八章风雨前夕

“奸情奸情,奸你妈的情啊,你居然让我去陪其他男人……”建宁一听过后,不由得大怒,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往韦小宝身上砸去。她平素里缺乏管束,一骂起来尽是如此粗鄙不堪。

“又不是让你真的和福康安做出什么事情,”韦小宝一边躲闪一边解释道,“只用装得让吴应熊误会就行了,我会在关键时刻带人闯进来的,你不会真的被占便宜。”

“真的?”建宁停止了动作,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

“嗯,骗你是乌龟王八蛋。”韦小宝心虚地发誓道,他平日里不管发什么誓都会各种投机取巧,所以金书体系中的铁律——誓言必然会应验——从来没有报应到他身上。这次心中有鬼,恍惚间竟然忘了在誓言中作假,导致了日后这句誓言真的应验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好吧,暂且相信你,”建宁舒了一口气,突然又恶狠狠盯了韦小宝一眼:“若是你骗我,我一定会会让你后悔终生。”

“哪能呢,”韦小宝不自然地笑了笑,穿好衣服后往外走去,“我得去好好安排一下,先走了啊。”

“去吧,死鬼。”建宁斜躺在床上,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第二天,阿珂一张脸羞得通红,当着一群人选定了福康安过后,就羞涩地往内堂跑了进去。

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韦小宝心中暗暗发狠:“为了你老子连公主都不要了,你只可能是我韦小宝的女人。”

一旁的福康安志得意满地走了过来,不屑地看了韦小宝一眼:“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公……”突然想到公子的另一层含义,连忙改口道,“也配和本部院抢女人?”

韦小宝气得浑身发抖,正欲发作,吴应熊却插了进来:“两位远来是客,王府早已备好酒席,还请入座。”

福康安却摇了摇头:“多谢世子,不过本部院还要先回去准备迎娶阿珂郡主的事宜,贵府的酒还是拿来给某人借酒消愁吧,哈哈哈~”仰天长笑,扬长而去。

吴应熊面露尴尬,心中却是乐翻了天,同为王爷世子,他自然跟福康安更亲近,更何况之前在韦小宝手下吃了不少亏,这次见福康安大大羞辱了韦小宝一番,好似自己报仇了一般,只觉得分外痛快。

宋青书悄悄示意了角落里一个侍卫,对方轻轻点点头,随即尾随福康安而去。

“韦兄弟,大丈夫何患无妻,来,我们和小王爷亲近亲近。”宋青书来到韦小宝身边,悄悄拍了拍韦小宝肩膀,让他从震怒中清醒过来。

得到宋青书的暗示,知道一切都第一百三十八章风雨前夕

“奸情奸情,奸你妈的情啊,你居然让我去陪其他男人……”建宁一听过后,不由得大怒,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往韦小宝身上砸去。她平素里缺乏管束,一骂起来尽是如此粗鄙不堪。

“又不是让你真的和福康安做出什么事情,”韦小宝一边躲闪一边解释道,“只用装得让吴应熊误会就行了,我会在关键时刻带人闯进来的,你不会真的被占便宜。”

“真的?”建宁停止了动作,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

“嗯,骗你是乌龟王八蛋。”韦小宝心虚地发誓道,他平日里不管发什么誓都会各种投机取巧,所以金书体系中的铁律——誓言必然会应验——从来没有报应到他身上。这次心中有鬼,恍惚间竟然忘了在誓言中作假,导致了日后这句誓言真的应验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好吧,暂且相信你,”建宁舒了一口气,突然又恶狠狠盯了韦小宝一眼:“若是你骗我,我一定会会让你后悔终生。”

“哪能呢,”韦小宝不自然地笑了笑,穿好衣服后往外走去,“我得去好好安排一下,先走了啊。”

“去吧,死鬼。”建宁斜躺在床上,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第二天,阿珂一张脸羞得通红,当着一群人选定了福康安过后,就羞涩地往内堂跑了进去。

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韦小宝心中暗暗发狠:“为了你老子连公主都不要了,你只可能是我韦小宝的女人。”

一旁的福康安志得意满地走了过来,不屑地看了韦小宝一眼:“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公……”突然想到公子的另一层含义,连忙改口道,“也配和本部院抢女人?”

韦小宝气得浑身发抖,正欲发作,吴应熊却插了进来:“两位远来是客,王府早已备好酒席,还请入座。”

福康安却摇了摇头:“多谢世子,不过本部院还要先回去准备迎娶阿珂郡主的事宜,贵府的酒还是拿来给某人借酒消愁吧,哈哈哈~”仰天长笑,扬长而去。

吴应熊面露尴尬,心中却是乐翻了天,同为王爷世子,他自然跟福康安更亲近,更何况之前在韦小宝手下吃了不少亏,这次见福康安大大羞辱了韦小宝一番,好似自己报仇了一般,只觉得分外痛快。

宋青书悄悄示意了角落里一个侍卫,对方轻轻点点头,随即尾随福康安而去。

“韦兄弟,大丈夫何患无妻,来,我们和小王爷亲近亲近。”宋青书来到韦小宝身边,悄悄拍了拍韦小宝肩膀,让他从震怒中清醒过来。

得到宋青书的暗示,知道一切都第一百三十八章风雨前夕

“奸情奸情,奸你妈的情啊,你居然让我去陪其他男人……”建宁一听过后,不由得大怒,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往韦小宝身上砸去。她平素里缺乏管束,一骂起来尽是如此粗鄙不堪。

“又不是让你真的和福康安做出什么事情,”韦小宝一边躲闪一边解释道,“只用装得让吴应熊误会就行了,我会在关键时刻带人闯进来的,你不会真的被占便宜。”

“真的?”建宁停止了动作,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

“嗯,骗你是乌龟王八蛋。”韦小宝心虚地发誓道,他平日里不管发什么誓都会各种投机取巧,所以金书体系中的铁律——誓言必然会应验——从来没有报应到他身上。这次心中有鬼,恍惚间竟然忘了在誓言中作假,导致了日后这句誓言真的应验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好吧,暂且相信你,”建宁舒了一口气,突然又恶狠狠盯了韦小宝一眼:“若是你骗我,我一定会会让你后悔终生。”

“哪能呢,”韦小宝不自然地笑了笑,穿好衣服后往外走去,“我得去好好安排一下,先走了啊。”

“去吧,死鬼。”建宁斜躺在床上,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第二天,阿珂一张脸羞得通红,当着一群人选定了福康安过后,就羞涩地往内堂跑了进去。

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韦小宝心中暗暗发狠:“为了你老子连公主都不要了,你只可能是我韦小宝的女人。”

一旁的福康安志得意满地走了过来,不屑地看了韦小宝一眼:“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公……”突然想到公子的另一层含义,连忙改口道,“也配和本部院抢女人?”

韦小宝气得浑身发抖,正欲发作,吴应熊却插了进来:“两位远来是客,王府早已备好酒席,还请入座。”

福康安却摇了摇头:“多谢世子,不过本部院还要先回去准备迎娶阿珂郡主的事宜,贵府的酒还是拿来给某人借酒消愁吧,哈哈哈~”仰天长笑,扬长而去。

吴应熊面露尴尬,心中却是乐翻了天,同为王爷世子,他自然跟福康安更亲近,更何况之前在韦小宝手下吃了不少亏,这次见福康安大大羞辱了韦小宝一番,好似自己报仇了一般,只觉得分外痛快。

宋青书悄悄示意了角落里一个侍卫,对方轻轻点点头,随即尾随福康安而去。

“韦兄弟,大丈夫何患无妻,来,我们和小王爷亲近亲近。”宋青书来到韦小宝身边,悄悄拍了拍韦小宝肩膀,让他从震怒中清醒过来。

得到宋青书的暗示,知道一切都第一百三十八章风雨前夕

“奸情奸情,奸你妈的情啊,你居然让我去陪其他男人……”建宁一听过后,不由得大怒,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往韦小宝身上砸去。她平素里缺乏管束,一骂起来尽是如此粗鄙不堪。

“又不是让你真的和福康安做出什么事情,”韦小宝一边躲闪一边解释道,“只用装得让吴应熊误会就行了,我会在关键时刻带人闯进来的,你不会真的被占便宜。”

“真的?”建宁停止了动作,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

“嗯,骗你是乌龟王八蛋。”韦小宝心虚地发誓道,他平日里不管发什么誓都会各种投机取巧,所以金书体系中的铁律——誓言必然会应验——从来没有报应到他身上。这次心中有鬼,恍惚间竟然忘了在誓言中作假,导致了日后这句誓言真的应验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好吧,暂且相信你,”建宁舒了一口气,突然又恶狠狠盯了韦小宝一眼:“若是你骗我,我一定会会让你后悔终生。”

“哪能呢,”韦小宝不自然地笑了笑,穿好衣服后往外走去,“我得去好好安排一下,先走了啊。”

“去吧,死鬼。”建宁斜躺在床上,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第二天,阿珂一张脸羞得通红,当着一群人选定了福康安过后,就羞涩地往内堂跑了进去。

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韦小宝心中暗暗发狠:“为了你老子连公主都不要了,你只可能是我韦小宝的女人。”

一旁的福康安志得意满地走了过来,不屑地看了韦小宝一眼:“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公……”突然想到公子的另一层含义,连忙改口道,“也配和本部院抢女人?”

韦小宝气得浑身发抖,正欲发作,吴应熊却插了进来:“两位远来是客,王府早已备好酒席,还请入座。”

福康安却摇了摇头:“多谢世子,不过本部院还要先回去准备迎娶阿珂郡主的事宜,贵府的酒还是拿来给某人借酒消愁吧,哈哈哈~”仰天长笑,扬长而去。

吴应熊面露尴尬,心中却是乐翻了天,同为王爷世子,他自然跟福康安更亲近,更何况之前在韦小宝手下吃了不少亏,这次见福康安大大羞辱了韦小宝一番,好似自己报仇了一般,只觉得分外痛快。

宋青书悄悄示意了角落里一个侍卫,对方轻轻点点头,随即尾随福康安而去。

“韦兄弟,大丈夫何患无妻,来,我们和小王爷亲近亲近。”宋青书来到韦小宝身边,悄悄拍了拍韦小宝肩膀,让他从震怒中清醒过来。

得到宋青书的暗示,知道一切都 ( 偷香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