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长平公主的驸马

小说: 偷香高手 作者: 偷香高手 更新时间:2015-03-06 23:38:31 字数:8177 阅读进度:81/1817

第七十九章长平公主的驸马

这也不怪宋青书装逼,非要跟三国演义一样整个什么上中下三策来。

前世宋青书在mba课堂上听过一堂课名为“建议的艺术”,里面提到了就算你觉得你的点子好到爆,也不要直接向对方灌输,而是婉转一点,混合几个渣到爆的选项交给对方选择。

不要小看这一步,由于人性的弱点,这样就会让对方产生一种错觉,认为最终决策是他选的,他就会非常乐意地来实行,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选择其实是被你左右的。

果然司徒伯雷听了宋青书的下策过后,注意力还是回到了那个中策上。

“老英雄,其实你现在担心的两点都有办法解决。”宋青书见他喃喃自语在考虑得失,不由得开口说到。

“请指教。”司徒伯雷眼神不禁一亮。

“明晚山下满清军营之中必定守卫松懈,你可选十几个武功高强心腹之人,绕过清军外围防线,直奔统帅主帐而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宋青书眼神中闪过一丝莫名光芒。

“你怎么知道明天清军守卫会松懈?”司徒伯雷也不傻,不禁怀疑对方是清军派来的奸细,其实是想诱使自己倾巢出动,将大家一网打尽。

“你可以不相信我,只是错过了明天的机会,你们恐怕只有死守王屋山了。”宋青书淡淡一笑,看着对方怀疑的目光,不由得嗤笑道:“你也不必猜测什么,我要真是心怀不轨何必这么麻烦?我要杀你易如反掌,到时候王屋派群龙无首,一团散沙之下,恐怕会轻而易举被山下骁骑营全歼。”

司徒伯雷脸色一沉,却也知道对方说得是实话,这样一来,他的确没有骗自己的道理……

“不过老夫听闻此次清军帐下除了三千骁骑营,还有大内侍卫以及两个绝顶高手,我们孤军深入,恐怕是送羊入虎口啊。”想到另一桩事情,司徒伯雷不由得愁眉不展。

“不错,你们肯定会失手被擒。”宋青书诡异地笑道。

“什么!”一直默不作声的曾柔一下子就生气了,“你是来耍我们的么?”司徒伯雷也疑惑地盯着他。

“这还不是为了保全你们王屋派的面子,”宋青书苦笑道,“不然你们狼狈逃窜,传到江湖上也不好听。”

“面子有了,我们的脑袋却保不住了。”司徒伯雷冷哼一声。

“两位莫急,听我慢慢道来,”宋青书连忙解释道,“你们行动的时候只要带上一两个贪生怕死之徒,一番有惊无险过后,清军的统帅自然会放了你们。行动之前,记得吩咐王屋派弟子化整为零,趁夜色离开王屋第七十九章长平公主的驸马

山,清军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抓了我们会放?”司徒伯雷一万个不信。

“我自有办法让他放了你们。”宋青书语气中有一股莫名的自信。

“吹牛皮。”曾柔皱了皱鼻子,转头拉着司徒伯雷,“师父啊,千万别听这个坏蛋的话,他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鬼鬼祟祟的,肯定不安好心。”

司徒伯雷点点头,看着宋青书问道:“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帮我王屋派,如果不说清楚,恕老夫不会按照阁下建议行事。”

“我带面具只是怕被你门下弟子看见我的样貌,明天露出破绽而已,”宋青书伸手取下面罩,扔在一边,“对两位倒不需要隐瞒什么。”

曾柔一直以为他是个长相凶神恶煞的坏人,哪知道面具之下居然这么好看,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不由得一红,低下头看自己双脚发呆。

“明天?”司徒伯雷一怔,“你莫非是清军中人。”

“在下宋青书,正是两位刚才口中所说的那两个清廷高手之一。”宋青书耸耸肩,苦笑道。

曾柔惊讶得抬起头,心中寻思:他居然就是那两个让数省武林门派闻风丧胆的武林高手之一,可是他明明这么年轻,比我也大不了多少……

“宋少侠为何要帮助我们王屋派?”司徒伯雷更是疑惑不已。

“在下素闻司徒老英雄忠于明朝,当年不惜放弃荣华富贵,离开平西王,归隐山林。很巧的是,在下与前明长平公主是……”宋青书故意顿了一顿,脸色装出一幅扭捏的神色,“是至交好友。看见你们陷入危难,宋某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听他语气暧昧,司徒伯雷心中一惊:“莫非他与公主是恋人?可武林中明明传言公主喜欢金蛇王的啊。”不过想到少男少女的心思多变,也就露出一副理解的神情:“原来宋公子与公主还有这层渊源,刚才老夫多有得罪,还望宋公子不要计较。”

听到宋青书所言曾柔心中一呆,却又突然生出一丝恼怒:既然他是驸马爷,为什么刚才还那样对我。

“司徒将军客气了,”宋青书改为用明朝的官职称呼他,听得司徒伯雷极为受用,“宋某如今忍辱负重,屈身与清廷,就是想趁机保存一下大明的残余力量。你们尽管放心,明天宋某自有办法让你们安然无恙。”

宋青书之所以这么有底气,是因为他知道韦小宝是天地会的香主,肯定会想方设法放了王屋派一行人,再加上自己在一旁相助,遵循原著剧情问题不大。

而且韦小宝没法跟这群人言明他天第七十九章长平公主的驸马

地会的身份,所以在司徒伯雷等人看来,避过这次大难的功劳多亏了宋青书。

宋青书从来都不满足混迹在一个小小的满清朝廷,而是有吞吐天下的豪气,这种施恩卖好,收买人心的事情,他当然是乐此不疲的。

不过借鸡下蛋也需要有自己的嫡系,王屋山的势力因此进入了宋青书计划之中。

“好,宋少侠既然是公主好友,相信不会害我们,老夫就赌这一次。”司徒伯雷思考半晌,终于下了决定。

宋青书大喜,连忙跟他商量起了明日行动的一些细节。

第二天,韦小宝召集各个军官商讨对付王屋派一事,骁骑营不乏能征善战之士,商量出了一大堆攻山之法,只是可惜全被韦小宝以骁骑营会损伤惨重给否决了。

宋青书明白韦小宝的心思,他哪会看着这群人真打上山去,不由得会心一笑:“宋某倒是有个办法,不需要损兵折将就可以拿下王屋派。”

“宋大哥快说。”韦小宝心中却寻思:希望别真是什么赛过诸葛之亮的妙计,不然自己可就难办了。第八十章有了桂公公,生活就是很轻松

“既然我们攻上去比较困难,那何不将他们引下来?”宋青书说道,“韦大人好赌的名声天下皆知,到时候假装在帐中聚众赌博,放松戒备,让王屋派众人以为有机可乘,必会生起擒贼先擒王的念头,忍不住从山上下来的。”

“好!”众将官纷纷称妙,韦小宝心里直骂娘,却也只能同意。

当晚众人就在中军帐中开了赌局,韦小宝摸出一叠银票,往桌上一放,足足有五六千两,说道:“哪个有本事的就来赢去。”心中却是不停祈祷着王屋山那群人千万别下来。

众军官纷纷下注,有吃有赔。赌了一会,大家兴起,赌注渐大,挤在后面的军士也递上银子来下注。

本来明明假装赌博,暗自防备的,哪知到了后来,各个都杀红了眼,甚至有些输光了的还跑回营去找不赌的同袍借钱来翻本。

中军帐中,但闻一片呼幺喝六、吃上赔下之声,宛然便是个真正的大赌场。

韦小宝暗自得意:“嘿嘿,你们赌得越投入,等会儿就算王屋派的人下来你们恐怕也捉不住。”

忽然一人朗声说道:“押天门!”将一件西瓜般的东西押在天门。众人一看,登时惊得呆了。赌台上赫然是一颗血肉模糊的首级。那首级头戴官帽,正是在帐外巡逻的御前侍卫。

众人惊恍抬头,发现帐口多了十几个身穿蓝衫之人,纷纷手执长刀利剑。

众军士正准备拿刀反击,哪知道刚才赌得兴起,身上的刀早已被扔到了一旁,此时对方虎视眈眈,要捡起来恐怕立即成为对方攻击对象,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异动。

“哼,满清鞑子果然气数已尽,竟然差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领兵,居然还在军营中聚众赌博。”司徒伯雷一扫场中情况,心中如明镜一般。

“那也未必。”一声长笑,鸠摩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到鸠摩智身旁的宋青书,曾柔不由得脸色一红,心想果然不出他所料。

司徒伯雷眼神一凝,和同手下一中年汉子,一道人纷纷一起攻向鸠摩智。

“剑法不错,可惜杂而不纯。”鸠摩智冷笑一声,双手一上一下结成手印,中间形成以肉眼可见气团,一下子抵住了对方三柄长剑。

司徒伯雷等人鬓角冒汗,发现手中长剑再也不受自己控制,前进一分做不到,想收回长剑也做不到。

“好!大师好武功!”一群军官只觉得鸠摩智神乎其技,纷纷大声为他吆喝。

鸠摩智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运气于手,轻轻一捏,三柄长剑尽数被第八十章有了桂公公,生活就是很轻松

“既然我们攻上去比较困难,那何不将他们引下来?”宋青书说道,“韦大人好赌的名声天下皆知,到时候假装在帐中聚众赌博,放松戒备,让王屋派众人以为有机可乘,必会生起擒贼先擒王的念头,忍不住从山上下来的。”

“好!”众将官纷纷称妙,韦小宝心里直骂娘,却也只能同意。

当晚众人就在中军帐中开了赌局,韦小宝摸出一叠银票,往桌上一放,足足有五六千两,说道:“哪个有本事的就来赢去。”心中却是不停祈祷着王屋山那群人千万别下来。

众军官纷纷下注,有吃有赔。赌了一会,大家兴起,赌注渐大,挤在后面的军士也递上银子来下注。

本来明明假装赌博,暗自防备的,哪知到了后来,各个都杀红了眼,甚至有些输光了的还跑回营去找不赌的同袍借钱来翻本。

中军帐中,但闻一片呼幺喝六、吃上赔下之声,宛然便是个真正的大赌场。

韦小宝暗自得意:“嘿嘿,你们赌得越投入,等会儿就算王屋派的人下来你们恐怕也捉不住。”

忽然一人朗声说道:“押天门!”将一件西瓜般的东西押在天门。众人一看,登时惊得呆了。赌台上赫然是一颗血肉模糊的首级。那首级头戴官帽,正是在帐外巡逻的御前侍卫。

众人惊恍抬头,发现帐口多了十几个身穿蓝衫之人,纷纷手执长刀利剑。

众军士正准备拿刀反击,哪知道刚才赌得兴起,身上的刀早已被扔到了一旁,此时对方虎视眈眈,要捡起来恐怕立即成为对方攻击对象,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异动。

“哼,满清鞑子果然气数已尽,竟然差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领兵,居然还在军营中聚众赌博。”司徒伯雷一扫场中情况,心中如明镜一般。

“那也未必。”一声长笑,鸠摩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到鸠摩智身旁的宋青书,曾柔不由得脸色一红,心想果然不出他所料。

司徒伯雷眼神一凝,和同手下一中年汉子,一道人纷纷一起攻向鸠摩智。

“剑法不错,可惜杂而不纯。”鸠摩智冷笑一声,双手一上一下结成手印,中间形成以肉眼可见气团,一下子抵住了对方三柄长剑。

司徒伯雷等人鬓角冒汗,发现手中长剑再也不受自己控制,前进一分做不到,想收回长剑也做不到。

“好!大师好武功!”一群军官只觉得鸠摩智神乎其技,纷纷大声为他吆喝。

鸠摩智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运气于手,轻轻一捏,三柄长剑尽数被第八十章有了桂公公,生活就是很轻松

“既然我们攻上去比较困难,那何不将他们引下来?”宋青书说道,“韦大人好赌的名声天下皆知,到时候假装在帐中聚众赌博,放松戒备,让王屋派众人以为有机可乘,必会生起擒贼先擒王的念头,忍不住从山上下来的。”

“好!”众将官纷纷称妙,韦小宝心里直骂娘,却也只能同意。

当晚众人就在中军帐中开了赌局,韦小宝摸出一叠银票,往桌上一放,足足有五六千两,说道:“哪个有本事的就来赢去。”心中却是不停祈祷着王屋山那群人千万别下来。

众军官纷纷下注,有吃有赔。赌了一会,大家兴起,赌注渐大,挤在后面的军士也递上银子来下注。

本来明明假装赌博,暗自防备的,哪知到了后来,各个都杀红了眼,甚至有些输光了的还跑回营去找不赌的同袍借钱来翻本。

中军帐中,但闻一片呼幺喝六、吃上赔下之声,宛然便是个真正的大赌场。

韦小宝暗自得意:“嘿嘿,你们赌得越投入,等会儿就算王屋派的人下来你们恐怕也捉不住。”

忽然一人朗声说道:“押天门!”将一件西瓜般的东西押在天门。众人一看,登时惊得呆了。赌台上赫然是一颗血肉模糊的首级。那首级头戴官帽,正是在帐外巡逻的御前侍卫。

众人惊恍抬头,发现帐口多了十几个身穿蓝衫之人,纷纷手执长刀利剑。

众军士正准备拿刀反击,哪知道刚才赌得兴起,身上的刀早已被扔到了一旁,此时对方虎视眈眈,要捡起来恐怕立即成为对方攻击对象,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异动。

“哼,满清鞑子果然气数已尽,竟然差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领兵,居然还在军营中聚众赌博。”司徒伯雷一扫场中情况,心中如明镜一般。

“那也未必。”一声长笑,鸠摩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到鸠摩智身旁的宋青书,曾柔不由得脸色一红,心想果然不出他所料。

司徒伯雷眼神一凝,和同手下一中年汉子,一道人纷纷一起攻向鸠摩智。

“剑法不错,可惜杂而不纯。”鸠摩智冷笑一声,双手一上一下结成手印,中间形成以肉眼可见气团,一下子抵住了对方三柄长剑。

司徒伯雷等人鬓角冒汗,发现手中长剑再也不受自己控制,前进一分做不到,想收回长剑也做不到。

“好!大师好武功!”一群军官只觉得鸠摩智神乎其技,纷纷大声为他吆喝。

鸠摩智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运气于手,轻轻一捏,三柄长剑尽数被第八十章有了桂公公,生活就是很轻松

“既然我们攻上去比较困难,那何不将他们引下来?”宋青书说道,“韦大人好赌的名声天下皆知,到时候假装在帐中聚众赌博,放松戒备,让王屋派众人以为有机可乘,必会生起擒贼先擒王的念头,忍不住从山上下来的。”

“好!”众将官纷纷称妙,韦小宝心里直骂娘,却也只能同意。

当晚众人就在中军帐中开了赌局,韦小宝摸出一叠银票,往桌上一放,足足有五六千两,说道:“哪个有本事的就来赢去。”心中却是不停祈祷着王屋山那群人千万别下来。

众军官纷纷下注,有吃有赔。赌了一会,大家兴起,赌注渐大,挤在后面的军士也递上银子来下注。

本来明明假装赌博,暗自防备的,哪知到了后来,各个都杀红了眼,甚至有些输光了的还跑回营去找不赌的同袍借钱来翻本。

中军帐中,但闻一片呼幺喝六、吃上赔下之声,宛然便是个真正的大赌场。

韦小宝暗自得意:“嘿嘿,你们赌得越投入,等会儿就算王屋派的人下来你们恐怕也捉不住。”

忽然一人朗声说道:“押天门!”将一件西瓜般的东西押在天门。众人一看,登时惊得呆了。赌台上赫然是一颗血肉模糊的首级。那首级头戴官帽,正是在帐外巡逻的御前侍卫。

众人惊恍抬头,发现帐口多了十几个身穿蓝衫之人,纷纷手执长刀利剑。

众军士正准备拿刀反击,哪知道刚才赌得兴起,身上的刀早已被扔到了一旁,此时对方虎视眈眈,要捡起来恐怕立即成为对方攻击对象,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异动。

“哼,满清鞑子果然气数已尽,竟然差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领兵,居然还在军营中聚众赌博。”司徒伯雷一扫场中情况,心中如明镜一般。

“那也未必。”一声长笑,鸠摩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到鸠摩智身旁的宋青书,曾柔不由得脸色一红,心想果然不出他所料。

司徒伯雷眼神一凝,和同手下一中年汉子,一道人纷纷一起攻向鸠摩智。

“剑法不错,可惜杂而不纯。”鸠摩智冷笑一声,双手一上一下结成手印,中间形成以肉眼可见气团,一下子抵住了对方三柄长剑。

司徒伯雷等人鬓角冒汗,发现手中长剑再也不受自己控制,前进一分做不到,想收回长剑也做不到。

“好!大师好武功!”一群军官只觉得鸠摩智神乎其技,纷纷大声为他吆喝。

鸠摩智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运气于手,轻轻一捏,三柄长剑尽数被第八十章有了桂公公,生活就是很轻松

“既然我们攻上去比较困难,那何不将他们引下来?”宋青书说道,“韦大人好赌的名声天下皆知,到时候假装在帐中聚众赌博,放松戒备,让王屋派众人以为有机可乘,必会生起擒贼先擒王的念头,忍不住从山上下来的。”

“好!”众将官纷纷称妙,韦小宝心里直骂娘,却也只能同意。

当晚众人就在中军帐中开了赌局,韦小宝摸出一叠银票,往桌上一放,足足有五六千两,说道:“哪个有本事的就来赢去。”心中却是不停祈祷着王屋山那群人千万别下来。

众军官纷纷下注,有吃有赔。赌了一会,大家兴起,赌注渐大,挤在后面的军士也递上银子来下注。

本来明明假装赌博,暗自防备的,哪知到了后来,各个都杀红了眼,甚至有些输光了的还跑回营去找不赌的同袍借钱来翻本。

中军帐中,但闻一片呼幺喝六、吃上赔下之声,宛然便是个真正的大赌场。

韦小宝暗自得意:“嘿嘿,你们赌得越投入,等会儿就算王屋派的人下来你们恐怕也捉不住。”

忽然一人朗声说道:“押天门!”将一件西瓜般的东西押在天门。众人一看,登时惊得呆了。赌台上赫然是一颗血肉模糊的首级。那首级头戴官帽,正是在帐外巡逻的御前侍卫。

众人惊恍抬头,发现帐口多了十几个身穿蓝衫之人,纷纷手执长刀利剑。

众军士正准备拿刀反击,哪知道刚才赌得兴起,身上的刀早已被扔到了一旁,此时对方虎视眈眈,要捡起来恐怕立即成为对方攻击对象,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异动。

“哼,满清鞑子果然气数已尽,竟然差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领兵,居然还在军营中聚众赌博。”司徒伯雷一扫场中情况,心中如明镜一般。

“那也未必。”一声长笑,鸠摩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到鸠摩智身旁的宋青书,曾柔不由得脸色一红,心想果然不出他所料。

司徒伯雷眼神一凝,和同手下一中年汉子,一道人纷纷一起攻向鸠摩智。

“剑法不错,可惜杂而不纯。”鸠摩智冷笑一声,双手一上一下结成手印,中间形成以肉眼可见气团,一下子抵住了对方三柄长剑。

司徒伯雷等人鬓角冒汗,发现手中长剑再也不受自己控制,前进一分做不到,想收回长剑也做不到。

“好!大师好武功!”一群军官只觉得鸠摩智神乎其技,纷纷大声为他吆喝。

鸠摩智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运气于手,轻轻一捏,三柄长剑尽数被第八十章有了桂公公,生活就是很轻松

“既然我们攻上去比较困难,那何不将他们引下来?”宋青书说道,“韦大人好赌的名声天下皆知,到时候假装在帐中聚众赌博,放松戒备,让王屋派众人以为有机可乘,必会生起擒贼先擒王的念头,忍不住从山上下来的。”

“好!”众将官纷纷称妙,韦小宝心里直骂娘,却也只能同意。

当晚众人就在中军帐中开了赌局,韦小宝摸出一叠银票,往桌上一放,足足有五六千两,说道:“哪个有本事的就来赢去。”心中却是不停祈祷着王屋山那群人千万别下来。

众军官纷纷下注,有吃有赔。赌了一会,大家兴起,赌注渐大,挤在后面的军士也递上银子来下注。

本来明明假装赌博,暗自防备的,哪知到了后来,各个都杀红了眼,甚至有些输光了的还跑回营去找不赌的同袍借钱来翻本。

中军帐中,但闻一片呼幺喝六、吃上赔下之声,宛然便是个真正的大赌场。

韦小宝暗自得意:“嘿嘿,你们赌得越投入,等会儿就算王屋派的人下来你们恐怕也捉不住。”

忽然一人朗声说道:“押天门!”将一件西瓜般的东西押在天门。众人一看,登时惊得呆了。赌台上赫然是一颗血肉模糊的首级。那首级头戴官帽,正是在帐外巡逻的御前侍卫。

众人惊恍抬头,发现帐口多了十几个身穿蓝衫之人,纷纷手执长刀利剑。

众军士正准备拿刀反击,哪知道刚才赌得兴起,身上的刀早已被扔到了一旁,此时对方虎视眈眈,要捡起来恐怕立即成为对方攻击对象,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异动。

“哼,满清鞑子果然气数已尽,竟然差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领兵,居然还在军营中聚众赌博。”司徒伯雷一扫场中情况,心中如明镜一般。

“那也未必。”一声长笑,鸠摩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到鸠摩智身旁的宋青书,曾柔不由得脸色一红,心想果然不出他所料。

司徒伯雷眼神一凝,和同手下一中年汉子,一道人纷纷一起攻向鸠摩智。

“剑法不错,可惜杂而不纯。”鸠摩智冷笑一声,双手一上一下结成手印,中间形成以肉眼可见气团,一下子抵住了对方三柄长剑。

司徒伯雷等人鬓角冒汗,发现手中长剑再也不受自己控制,前进一分做不到,想收回长剑也做不到。

“好!大师好武功!”一群军官只觉得鸠摩智神乎其技,纷纷大声为他吆喝。

鸠摩智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运气于手,轻轻一捏,三柄长剑尽数被 ( 偷香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