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 回京

小说: 嗣子荣华路 作者: 九天飞流 更新时间:2021-01-14 02:21:06 字数:2228 阅读进度:833/852

“回太太,已经收拾地差不多了,院儿里的花草全数被换过。屋子里除去少爷喜爱的物件儿,其他都换成了新的。”惜秋高兴地回道。

钱氏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合该如此!缺了什么,只管去库房里挑。听说这次去檀溪府,那是九死一生。还好菩萨保佑,能逢凶化吉。这些个旧物件儿都不要了,换上新的,日后必当顺顺利利。”

“是!有您给少爷祈福,少爷必将一生顺遂!”惜春连忙接着顺了句好话儿,虽心中觉得那都是少爷自己的本事,但太太能去庙里给少爷祈福,那好歹也将少爷放在了心上。

“等他回来之后,得挑个吉日,与他一道去寺里还愿。”钱氏跟着两个丫头进屋瞧了瞧,对屋子里的摆设很是满意。只是稍作指点,便放开了手。

这两个丫头是跟着澜哥儿的老人,自然对澜哥儿的喜好十分了解。

钱氏指着那香炉让惜春换了个喜庆点的,她转头看着忙忙碌碌却又浑身透着喜悦的惜秋,突然问道:“惜春今年十八了吧?是个大姑娘了!”

惜春嘴角的笑顿时僵住了,她定了定心神,才道:“是!奴婢今年正好十八!”

钱氏笑着道:“你和惜秋都是水灵的丫头,这几年照顾澜哥儿尽心尽力,也多亏了你们,我都省心了不少。”

惜春和惜秋顿时惶恐万分,连忙道:“奴婢不敢,这都是奴婢的分内之事。”

钱氏顿了顿才道:“瞧把你们给吓的,我就是突然有感而发。好了,澜哥儿他们若是快的话,今晚就能到京城。晚一些,明早也该到了。还得派人去城门口等着,见着人才能放心。”

钱氏说罢,便转身离开了屋子。剩下相顾无言的惜春二人,原本喜悦的心情到底冲淡了一些。

“惜春,你说太太她会不会......”惜秋皱起了眉头,她觉得太太的态度有些微妙。

“莫要胡思乱想,少爷是个有主意的,太太管不到少爷屋里的事儿。好了,收拾好了将书拿出去晒晒,今日阳光正好!”惜春撑起笑脸安慰道。

她担心的不是太太,而是少爷。少爷决定的事,无人能左右,就连太太和老爷也是如此。

然而,真正让她心慌的是少爷似乎对她们一直都保持距离,并未有男女之情。日后如何,她心中甚是茫然。

......

晨雾还未散去,清晰的马蹄声就在城门外响起。守城的士兵冷得缩了缩脖子,原本的睡意被冷冽的空气给驱走,只剩下了不耐。

看着排成长队京城的百姓,吆五喝六地让卸下背篓和担子,开始仔细检查起来。

一名守城的小将看了一眼停在城门边的马车,不禁立刻打起精神来。这里头的人来头不小,他们惹不起。

凌乱的马蹄声渐渐向城门靠近,士兵伸长了脖子,看向那一队人马,不禁瞪圆了双眼。

“这应该是了吧?”士兵朝着对面的同僚问道。

那同僚也正看着,闻言不确定地摇了摇头,“那些马背上的人,一看就是练家子,我觉得像,不过还是再等等。将才那镖局护送一名商贾进城,咱们险些认错,还好没禀报,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士兵将白菜扔进了一名老婆子的背篓中,“那就再等等,等对方出示令牌之时,也不算晚。”

万煜铭撩开车窗帘子,探出头去,见着前方排起了长龙,便皱起了眉头。

“怎么一大早就这么多人了?”他不耐道。

“一日之计在于晨,百姓清早就要开始忙于生计,这会儿也不算早了。”杜尘澜笑了笑,也将车窗帘子掀开,看向了车外。

“咦?这不是洗月管事吗?是少爷回来了吧?”一名小厮高兴地喊道。

守月眯着眼看了一眼坐在高头大马上的人,确定这是洗月,这家伙化成灰他认得。

“不错!正是洗月,你快回府报信,就说少爷回来了!”守月一脸喜色,指着身旁的一名小厮吩咐道。

他们从昨日下晌就守在这里,谁想等城门关闭之后,也没见到少爷的踪影。今日一大早,城门还未开,他们便又来等着,心中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事耽误了。

“咦?那骑着马的不是云镜姑娘吗?是世子爷回来了!”王府的下人揉了揉眼睛,高兴地大声呼喊起来。

守着城门的士兵见状不禁大吃一惊,原来两家的下人也正在等着,他们这会儿已经能确定这两辆马车是昭和世子与杜大人了。

小将连忙整理了一番铠甲,迈开步子往另外一边的马车走去。

“卑职见过四喜大人,您看,您等的人已经来了!”小将弓着身子,朝马车行礼道。

“嗯?到了?”马车内传出一道雌雄莫辨的声音,接着便有人撩开车帘,露出了一张略微清秀的脸。

“可当不得小将军如此吩咐,咱家就是皇上身边伺候的内侍,此话可莫叫人听了去,当咱家不知天高地厚了,以后就叫副统管吧!”

内侍扬高了声音,看似拒绝,然而小将却从语气中听出对方心情不错。

“这您也太抬举卑职了,卑职只不过是刚调来京城的百户而已,可当不得将军的称呼。您若不嫌弃,就叫卑职的名儿,卑职名为梁惠。”

小将笑得一脸腼腆,也不敢抬头看四喜,眼神只望着近前的青石板。

“梁惠?咱家记住了,可是京城良祎巷梁家之人?”

四喜想起京城除了罪臣梁万涛族中,还有一家姓梁的,不过这户梁家就不显了,祖上早已没落,这小将能世袭个百户,也是最后的世袭之位了。

“是!您竟然能记得咱们梁家。”梁惠有些黯然,其实他们这一支与罪臣梁万涛那一脉属同宗。只是早就出了五服,都不知到了哪一支了,算都算不清了。

因此,此次那显赫梁氏被诛九族,与他们无关。

四喜深深看了一眼梁惠,“昭和世子与杜大人到了,不如梁百户与咱家同去吧!”

梁惠心中一喜,他也不嫌弃这四喜是个阉人,毕竟是皇上身边伺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