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炽火团主(二)

小说: 全职附魔师 作者: 冬月霜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9:07 字数:4439 阅读进度:230/236

房间就剩下白羽襄君御楼南宫灵三人,南宫灵挥手,设下空间结界。

“我与我大哥在历练时偶然遇见黑影人,他与艾达正在说对付炽火的事情,什么‘都十年了还灭不了炽火,组织对你意见很大’,‘帝君不想再见到炽火’,‘若是还找不到天赋好的,你就等着成为血族的食物’之类的。”君御楼坐在南宫灵身边说道。

“这些话是什么意思?组织?什么组织?帝君?蓝法帝君?血族又是什么东西?炽火怎么会招惹这么多敌人?”白羽襄满脑子问号,却一点也不怀疑君御楼的话。

“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你为何在听到帝君之后下意识认为是蓝法帝君?”君御楼反问道。

“我爷爷是蓝法帝君的兄弟,蓝法帝国长老本来是想让他接任帝君之位,可爷爷喜欢冒险,自逐皇室,创立了炽火,并且迅速成为大陆第一佣兵团。”白羽襄说这些时一脸骄傲,看得出很崇拜白文炎。

“啊!我知道了!白文磊!一定是白文磊。”

“他怕爷爷借着炽火夺了他的帝君之位,联合什么组织和血族对我爷爷下手,而艾达只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给了点好处就忘恩负义的人渣。”白羽襄的思路一下清晰起来。

“你能够想清楚真是太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南宫灵十分满意,白羽襄还没有彻底傻掉。

“什么事情?”白羽襄还在想着组织和血族的事情,被南宫灵一打断,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对付艾达以及他背后组织的计划了!”南宫灵挑着眉毛说道,“想必现在你不光想要对付艾达吧?蓝法帝君和组织才是你真正的仇人。”

“哎!我现在连艾达都对付不了,更何况一个神秘的组织和一个帝国。”白羽襄泄气的说。

“这个简单!”南宫灵一脸自信的说。

白羽襄一脸怀疑的看着她,南宫灵接着说,“你带着炽火的兄弟对付艾达,而我们对付蓝法!”

“你们怎么对付?”白羽襄来了兴趣。

“争霸赛!”南宫灵说,“蓝法帝君已经定下明年年初传位了,今年的争霸赛若蓝法取得第一,那就是白文磊在位第五个第一了,可以说是光荣退位,蓝法那些相信你爷爷的人也不得不对他改观,再让他的支持者说些话,你爷爷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可若是傲玉取得第一呢?蓝法已经连续四年第二了,今年只要不得第一,对白文磊来说就是巨大打击,要是再得个第二,你说他会不会被气死?”

南宫灵好似想到了白文磊被气到的画面,眼睛笑的弯成了月牙。

“他如此重视别人的看法,一定会受不了,除掉我爷爷坐稳了帝君之位,可依旧没有带给蓝法荣耀,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就是巨大的打击。”

“抢不了他的帝君之位,让他遗憾退场我也可以接受,只是我对付艾达,那组织怎么办?”白羽襄也知道蓝法帝君不好对付,不强求要白文磊血债血偿。

君御楼说,“艾达和组织关系密切,不解决组织你很难让炽火洗刷冤屈,只要让大陆知道艾达和吸血者有关,那解决艾达轻而易举。”

“艾达和组织合作,当初那个吸血者应该就是组织里面的,可如何让众人知道艾达和组织的关系?”白羽襄皱眉思考着。

艾达十多年没有露出破绽,最近才被君御楼发现,足见他的小心翼翼了。

南宫灵说,“所以需要你耐心!艾达估计只是组织的一个合作对象,不,他连合作都谈不上,海川有今天的地位,都是组织帮忙的结果。”

“艾达在组织里地位很低,会被组织安排各种打杂的活,你还愁抓不到艾达的狐狸尾巴吗?”

“不过说这些还太早,你要先确保炽火不会被艾达灭掉。”南宫灵突然话题一转。

“你现在要韬光养晦,佣兵公会的任务至少一半都会针对炽火,那就趁着这段时间休养一下,或者……另起炉灶!”

“另起炉灶?再创立一个佣兵团?”白羽襄脑子也不慢,“对,艾达一直针对炽火,我们招不到新人,若是让一个艾达不知道的炽火佣兵另组建一个佣兵团,很多事情都会方便起来。”

“对!作为我们成为炽火客卿的礼物,这个送你了!”南宫灵拿出一枚玉牌给了白羽襄,“这是风月佣兵团的团主令牌,有需要可以让他们帮你。”

“这……这太贵重了,你……”白羽襄没想到南宫灵直接送给了她一个佣兵团。

风月佣兵团是最近新崛起的,五个团长就有君王级的实力,可团主一直很神秘,没想到是南宫灵这么个小丫头。

“没什么贵重不贵重的,就是个令牌,能不能让他们服气你,还要看你本事,而我!会一直是他们的团主,没有令牌也依然是!”南宫灵十分霸气的说道。

白羽襄紧握令牌,“在最绝望的时候遇到你们,真是我毕生之福,在我报仇之后,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

“这个不用,我和他迟早会离开星罗,等炽火重新登上大陆第一佣兵团时,不要忘记风月的兄弟就好,你们直接合并我也没有意见。”南宫灵十分大方的说。

“好,这件事你就不要纠结了,我们先说说现在要做的事情……”

看着白羽襄拿出来的刻着风月的令牌,楼星夜忍不住摇头,能将一个佣兵团送出去的,也就她娘能做出来了,她送丹药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只是……血族?听到这个名字,楼星夜立刻想到中华的吸血鬼,不知道是不是很像。

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族群会不会是造成鸿蒙大陆分裂的大战的主角?

从南宫英那里得知,星罗大陆分裂是由于大战,鸿蒙大陆空白的一百年就是大战爆发的时间,因为太过惨烈,战后的休养,四大家族都不想让这段时间的事情传下去。

但南宫英身为四大一品家族的人,对大战了解一些,引起大战的人并没有全部消灭,而是被封印起来。

只要没有死就有可能再次出现,所以楼星夜才会有此猜测。

“因为有了你父母的帮助,我才能够坚持到现在,只可惜,当初你父母出事的时候,我带着兄弟正在死亡之沼监视艾达,得知消息已经太晚了。”白羽襄说到这里满脸愧疚。

“白团主不用自责,我父母没有事,就是不知被困在什么地方,我会找到他们的。”楼星夜对这个结论抱有几分怀疑,可现在只能靠这个支撑自己,她不能先往坏处想。

“这么多年,我们也并非什么东西都没有发现,你在天星城抓住的黑影人的隐匿地应该就在死亡之沼,除了艾达之外,我还发现几个可疑的人,其中就有傲玉学院的两个长老!”白羽襄的话可是惊天之雷。

“谁?”楼星夜一点不惊讶。

她本来就有怀疑的人,现在就是对一下答案。

“他们是双胞胎兄弟,其中一个还是丹师,也有可能是去死亡之沼采药材的。”白羽襄也没有把话说死,毕竟死亡之沼是历练之地,谁出现都不意外。

“我对他们的怀疑度是最低的,只见过三次,因为和你有关我才先说,最让我怀疑的是丹师公会副会长李明轩!”白羽襄又扔出一枚炸弹。

“他出入的太频繁,而且每次都带着人,出来却不见那人的踪影,明显是给组织送人手的。”

“他啊……有人会收拾他的,等他身败名裂后,我会想办法追踪他,让他带我们去黑影人的老巢!”楼星夜阴险的笑道,脑中瞬间想到了一个计划。

“你有办法?那就太好了,我一直在死亡之沼中寻找,可都过去二十年了,依旧没有找到,也不知他们用了什么宝贝?”白羽襄说到这个就一脸气愤。

就差临门一脚,可就是进不去,能不气人吗?

“阵法!”楼星夜想到星隐谷中的阵法,“阵法除了困住人,也可以让别人进不来,他们能够在大陆蛰伏这么久,阵法也一定设置的很巧妙,看来让人带路是必不可少的。”

“那……”

白羽襄话没有说完,结界被击碎,楼星夜和帝天夙同时起身,摆出迎战的姿势。

“你们在说什么呢?还布下精神结界。”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脸悠闲的走进来,无视楼星夜二人的紧张。

白羽襄见怪不怪,“再说你的老对手的事情。”

“老对手?”宫云诺立刻反应过来,“君御楼?怎么想起他了?他回来了?”

“他没有回来,他女儿回来了!”白羽襄指着楼星夜说道。

楼星夜上下打量来人,此人与炽火团主关系不简单啊,大陆上确定她是君御楼女儿的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和南宫灵关系的到有很多,君御楼的对手?和她爹有仇?

“星夜不要误会,他是蓝法帝国将军宫云诺!”白羽襄见楼星夜表情不对,赶紧介绍道,以防楼星夜直接灭口。

楼星夜挑眉,宫云诺,蓝法将军,与傲玉君圣翼,楼琦韩云飞,青宏江浩天,晨夕周苍阳齐名的法圣将军,怎么会在炽火佣兵团驻地待着?

“君御楼的女儿?像!确实很像!”宫云诺找了个位置坐下,打量了下楼星夜说道。

“二十年前的争霸赛,傲玉赢得太漂亮了,帝君都被气的吐血了,连交接帝君之位都没有等到就去了,真是被活活气死的!”

“哦?那可真是有点惨。”楼星夜坐下,一点也不同情的说道,“你来泷泊冰原是为了神火?”

“我是出来找我儿子的,他对什么东西都好奇,神火现世想着他会来凑热闹,就来这里看看。”宫云诺说起儿子脸上带着几分担忧。

楼星夜问道,“那你为什么在炽火驻地?我看到有蓝法的驻地,还有,你儿子什么时候失踪的?”

宫云诺说,“我对神火没有兴趣,也不打算帮他们抢神火,所以就躲在炽火,再说团主也算是蓝法的公主,我在这里也不奇怪。”

“我儿子年初说要出来历练,顺便查查蓝法百姓失踪的事情,半个月前传信给我,要是三天内没有给我消息就代表有危险,我当时就告诉他不要擅自行动,结果……”

宫云诺无奈的耸肩,有个不听话的儿子就是这么不省心。

楼星夜摸着下巴,看宫云诺的天赋,年纪轻轻就和她爷爷齐名,他儿子天赋也不会弱到哪里去,很符合黑影人抓天才的喜好。

幸好在出来历练前又收到了君南黎的传音,他正在大长老的陪同下历练,已经获得两枚雷系君王级兽核,等到收集四枚后就回来。

让楼星夜松了口气,不然这次历练肯定变成寻哥记。

“失踪事件暴露后,黑影人并没有收手,反而愈加猖狂,说不定贵公子发现了什么,若是被黑影人抓走的,你要抓紧时间了。”楼星夜提醒道。

“哎……就知道那小子不让人省心,这下惹到大麻烦了。”宫云诺其实也有这个猜测,来泷泊冰原估计就是抱着试一下的心态。

“时间紧迫,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了,告辞!”宫云诺说风就是雨,起身就要走。

楼星夜起身说道,“将军不妨到死亡之沼看看,我和白团主都怀疑组织的老巢在那里,只是有阵法保护,加上死亡之沼常年沼气弥漫,找起来也不容易,将军要多加小心!”

“多谢!”宫云诺点头致谢,离开炽火驻地。

楼星夜重新坐下,“白团主,冰霜花一般生长在冰洞中,这几天的搜查可是见到冰洞?”

楼星夜转移话题和南宫灵有的一拼,白羽襄愣了一下回道,“星夜,你也太客气了,你娘亲叫我一声姐姐,你就叫我白姨吧!”

“这几日的搜查倒是见到个山洞,刚开始还进去看看,但洞太深了,没有御空飞行的能力下不到底,我们就没有再继续深入,原来冰霜花是在洞穴中吗?”

出来一行人中只有白羽襄到达君王级,能够短暂的御空飞行,所以没有深入调查。

“白姨,既然有冰洞,那我明天去调查一下!”一听有冰洞,楼星夜来了兴趣。

“好,明天一早我陪你一起去,人少好行动,我们不仅要小心魔兽,还要小心其他势力的人,晚上好好休息。”白羽襄交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