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知所云

小说: 岂能长少年 作者: 适囝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11 字数:2484 阅读进度:17/30

早上何似的一番话,让庄文澈纠结了整整一上午,回宿舍了还在练习怎么可以把声音压低。

“行了昂,正常的,别人就随便说说,把你认真的不行。”跟着他走了一路的陆青临实在是受不了了。

如果贺阳不是走读了,或许还可以帮助他减轻一半的痛苦。

“我这个样子说话声音大吗?”庄文澈突然凑过去,在陆青临耳边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吓得陆青临一个健步跳出来一米远。

“你大爷的,要吓死我是吧,能不能正常点!”

看着陆青临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他也就打算放过这个可怜的孩子吧,抢了他的饭卡就冲进去了食堂。

虽然已经距离车祸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不过庄文澈还是不太适应自己到目前为止还不能像一样胡耍了。

没个几步,就被陆青临赶超抢了饭卡。

这次的高一比往年多招了两百人,不大的食堂瞬间被挤满,在其中走过,指不定出来就会变为一个纸片人了。

“嚯,这届高一都没个走读的嘛,怎么这么多人!”

陆青临看着姗姗来迟的庄文澈,又看了看全是人都食堂,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么多人,咱还能吃上饭吗?”

庄文澈说着,环顾了四周,果不其然,穿着校服的高二高三表情全都一个样。

“走,排吧,下午还要搬书呢,在文二班,咱可是稀缺资源。”陆青临排了排他的肩膀,然后拉着他过去排队。

排了将近二十多分钟的队,总算可以看到些希望的火苗了,庄文澈一脸开心的踮着脚看着那些排在队伍最后面的人。

转过身来,眼睛突然落到了三米以外的何似身上。

何似背着书包,那个书包对她来说有些大,一身规规矩矩的校服,扔在人群里,尤其是大家都穿一样校服的学校里,根本不会给人留下什么影响,可这一刻她的出现莫名的显得有些“扎眼”。

他又踮了踮脚尖,试图看清楚何似在干嘛,即使也清清楚楚知道来食堂当然只有吃饭这一个目的。

映入眼帘的只有何似要了一碗两块钱的粥就转身离开了,选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位置坐下来,开始一勺一勺将粥往嘴里送。

“打饭了,看什么呢!”

陆青临戳了戳他,他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他了,可他打饭也不过短短几秒,再回头时,何似已经端着喝完的空碗转身离开了。

筷子已经加了好几趟空气了,他都没有尝到今天食堂的饭菜是什么味道。

“你怎么样突然?被我骂自闭了?”

“滚蛋!”庄文澈送了陆青临一个标准的白眼,“一会去小卖部嘛?”

“小卖部不都吃的嘛,你又不吃零食跑那里去干嘛。”

“我说过我不吃零食了吗?”

“不然呢?”

“你听错了。”

陆青临倒吸一口凉气,“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这是?”

学校小卖部也是一样的人山人海,又是一个世纪的煎熬,买了些薯片,饼干还有牛奶等许多小零食。

“你今天怎么了是,你不是不吃零食嘛。”

庄文澈看了看他,其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了,就想着先买了吧。

下午一去,庄文澈就拿出了他的零食,给周围的人分了。

“你不是不吃……”

贺阳接过零食,话还没说完就被庄文澈打断,“不吃零食,要减肥对吧,我又不胖减什么减是吧。”

“什么玩意儿?你搁这扯什么呢?”

“不够啊,再给你两包辣条把你嘴堵严实了啊。”

说完又顺手在何似桌子上放了些零食。

何似望了桌上的零食一眼,又望了庄文澈一眼。

“吃吧,好多人我都分了。”

何似才拿起桌上的零食打开吃完。

“她看起来很饿的样子。”庄文澈心想,又递了一袋饼干过去。

下午搬书的时候,唯一的的八个男生还有部分女生去地下室搬了书,点书分书搬书,这些弄完花了近一个多小时。

何似就是为数不多被抽到不用下去搬书的女生,她们负责打扫卫生还有其他的工作。

庄文澈回来的时候,看到何似在桌子上趴着睡觉,太阳有些大,他就过去帮忙拉上了窗帘。

不过这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搬书回来后,班里又恢复了“人声鼎沸”的样子,这样吵得环境下,何似没有一分钟就醒了过来。

“书搬回来了?”

“嗯,一会老师来了组织发书。”

整个教室乱糟糟的,他看到何似起来坐好,桌上放着一个崭新的笔记本,右手握着笔,两只手都放在桌子上。

眼睛盯着笔记本,安安静静的坐着,不说话,不受外界的一点干扰,仿佛与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的样子。

一直到发书的时候,何似才起身绕过庄文澈走到前面去。

庄文澈坐在座位上,一遍遍接过递来的书,给他和何似分好,一共四十一本书,他来来回回数了三四遍,又把课本大册和永远都用不到的书分成两摞。

发书的时间用了也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不过庄文澈趴在那里感觉过了一个世纪。

“下午上什么课?”

他抬头看了看走过来的何似。

“我去看看吧。”她说道。

“政治,地理。”

庄文澈闻声又趴了回去,手指在桌上有规律的来回敲着,就像催眠曲一样。

何似还是原路返回,绕过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看着已经分好的书,说了句“谢谢你。”

“哈哈哈哈不谢不谢。我还真挺好奇你为什么学文啊?我上学期专门打听了一遍学文的都有那些人,独独没有你。”

“我有自己的原因啊。”

庄文澈耸了耸肩,今天已经是第二次问了,说实话,如果对方不愿意说,他自然也不好意思再问了。

风扇在头顶吱呀吱呀的转着,许是暑假的雨下的有些多了,九月份的天气依旧显得格外闷热。

庄文澈玩弄着桌上的地球仪,回想着这两天老师讲的内容,偶然记不起来的一些,再拿出书看看。

旁边的何似还是低头刷着自己的数学题,可能转文的缘故,她对这个班有些不适应。

“你快要刷一下午的数学题了,不换换嘛?”庄文澈把地球仪放在身后的空桌子上,又从桌兜掏出政治书放在桌上。

何似正在草稿本上的笔突然停了一下,但还是没有说什么,短暂的停顿之后,又继续了她的计算。

“不背背政治或者其他什么的?不会的我可以给你讲讲啊。”说完何似一时半会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他感觉半侧的身子一阵僵硬,怎么也想不通怎么突然那么积极了。

“不用了。”

等待半晌收到冷冰冰的三个字,自是有些尴尬,不过他还是不受控制的又问了句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