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悄悄话

小说: 岂能长少年 作者: 适囝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10 字数:2400 阅读进度:16/30

庄文澈下来的时候,陆青临已经在楼下等他了,旁边还站着陆爸爸。

“叔叔好。”

“走吧,今天叔叔送你们。”

学校在三中,距离住的地方有足足一个小时的路程,两人自然都成了全宿,不过去学校的时候,偶然还可以蹭蹭陆叔叔的车。

“一会先回宿舍收拾床?”陆青临低头看了看面前放着的两个书包,想着后备箱里面的那个行李箱,又想了想自己五楼的宿舍,瞬间感觉人都不好了。

“八点半到,应该来的及,可以。”

陆青临收拾的东西多,庄文澈收拾的也不少,两个人都看着自己的行李陷入了沉默,一直到站在宿舍楼下的时候。

陆青临“虽然我是男的,我也不怎么想搬。”

庄文澈“不,我就纯粹感觉我是个较弱的小女子,更不适合搬。”

“你俩说什么呢?”突然冲出来的贺阳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他今天也是想着开学,大清早早早就过来了。

贺阳家住的近,来时就只背了一个轻轻的书包,陆青临和庄文澈两人相视一番,萌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免费劳动力!

“贺阳!你知道嘛!”陆青临放在地上的书包也不管了,转身搂了搂贺阳,然后又按着贺阳的肩膀。

“知道不,我不知道”这下算是把贺阳搞糊涂了,“我不知道什么?”

陆青临也没有管贺阳是什么反应,只是声情并茂的继续说着他的,“你发达了,刚刚有个特别漂亮的小学妹,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

贺阳“”

庄文澈此时心中感觉有海浪倾泻,捂着脸摇了摇头,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大写的服气,恨不得立刻找个洞钻进去,远离这里。

还能想个更蠢的主意嘛!

可是事已至此,陆青临抛来的眼前他也不能装作不等,硬着头皮继续说“只要你帮我们把东西搬上去,我就告诉你那个小学的名字!”

贺阳“”

为了防止被拒绝,他们怎么可能会给贺阳留拒绝自己的机会呢?

各自抱着拿的动的东西,留了两个书包,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宿舍楼,此时的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不久之前在宿舍楼下说不想动的那一刻了,只留下有=贺阳一个人站在原地,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他的心中还有一片的茫然。

“你说我为什么会有你们这样的‘好朋友’呢?”

陆青临和庄文澈不住在一个宿舍,但也不妨碍贺阳将骂他们的话再重复一遍。

他们三人都选择了文,贺阳是因为理科不好被迫的,剩下两人就纯粹决定选择文科,因而没有听过理化生。

“文科班真的会全是女生吗?”贺阳靠着宿舍里面架子床的楼梯,看着正在收拾床铺的庄文澈,突然有点莫名的期待传说中全是女生的文科班会是什么样子。

“作为三中交际花,我上学期就打听好文科班都有谁了,要是不出意外,咱班三十四个女生,八个男生。”

庄文澈收拾好被褥,下了两步接着直接跳了下来,拍了拍贺阳的肩膀,说到“走吧,找陆青临走,一会到班里就知道了。”

看到贺阳刚刚除了宿舍门,正等着他们两个,三人面面相觑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什么。

只见庄文澈一个加速朝着宿舍楼跑了出去,贺阳和陆青临两人紧随其后。

那是他们上学期期末的一个约定,看看是谁和女生坐在一起的那个,就要请吃饭。

庄文澈以为自己是最快的那个,却忘记了自己暑假“车祸”的伤还没有好,还没等跑出宿舍楼,被自行车压过的肚子便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看着另外两个人一脸开心与得意的跑到他的前面去,心中的怒火都可以把自己烧掉了。

没有意外,他是最后一个到的,两个板凳最终没有他落屁股的地方。

“老庄好吃的啊!”

庄文澈一脸不乐意的转到了一边。

他的同桌正戴着耳机听歌,对于他们方才抢凳子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几乎没有做任何反应。

“你好,我叫庄文澈。”

那女孩没有说话,或许因为戴耳机的缘故,庄文澈又重复了一遍。

这次应该是听到了些声音的,少女的头微微偏了些,不过还是不太确定这声音是否是对自己说的,又转了过去。

少女扎着高高的马尾,太阳照过来,留下了一个格外清晰的轮廓。

为了不让空气继续如此的尴尬下去,庄文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那女生,没反应后,有加重了些力气,女生这才取下耳机,看着他。

“抱歉,我刚刚没有听到。”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庄文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叫庄文澈,你呢?”

“何似。”

“啊?”

“怎么了?”

“你是开学转来文科班的吗?上学期文科班上没有你这个名字。”

庄文澈为了防止自己的记忆错乱,专门努力的回想了一遍自己当时记着的所有人,可还是对何似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印象。

“嗯,理转文的。”何似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一个字。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啊。”

话说到这里,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任由尴尬的气息在周围蔓延着。

直到陶云走上讲台,这尴尬的气氛才逐渐缓解一些。

“大家安静一下,我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叫陶云,之后两年内都会是你们都班主任,我给你们教历史。”

这开学和上学期预测的有些不一样啊。

庄文澈心里想着,上学期他早已打听好的文科班同学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就连已经确定原本要继续带他们的数学老师都变成了新的老师。

“她高一的时候给你们带过课吗?”

虽然距离刚刚尴尬的氛围还没有过去多久,但庄文澈已经彻底当做过去式了,对于高冷的新同学,此时已经不觉尴尬。

“不是,好像带的是上届高三。”

何似声音小小的,低着头,也不看他。

“我很害怕嘛,你为什么都不看我呢?”

“后面那两个,再说话出去!”陶云一个粉笔头正中庄文澈的脑门个,打的他有些懵,不过还是抱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幻想,对着陶云笑了笑。

“你怎么还好意思笑?被批评有那么光荣!你们两个都出去站着!”

庄文澈“……”

何似“……”

何似先起身,起来时还是用很小的声音靠近庄文澈说了句“你知不知道你上课说悄悄话的声音就跟戴了扩音器一样,我这不看你可都被连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