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关于初见

小说: 岂能长少年 作者: 适囝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04 字数:3312 阅读进度:9/30

初春来的时候,雪一点一点的褪去,换做春来宣誓着属于它的主权。

何似坐在单杠上,目光被单杠下一株没冒出来多久的小草吸引了过去。

“顽强的小草,总能给逆境中的人以希望。”这是初一作文本上的一句话,道理没有变,小草却不再是自己窗前的那株了,也不适合再出现在高中的作文纸上了。

小草上还有几颗水珠,许是早晨气温低产的露珠,到现在也没消失。

庄文澈从后面悄悄靠近,将手中的英语报纸卷起来,敲了敲何似的背,问道:“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丢失的素材。”

“说人话。”

“顽强的小草。”

庄文澈被成功逗笑了,也爬上单杠坐在何似旁边,顺着何似的目光看了过去,何似保持沉默,也算是保持着这份美好。

风不断地吹着,有些冷冷的感觉,有种恍惚的感觉,以为还是和白常坐在楼梯口的那个中午,白常说:“是不是青春里的喜欢,被风一吹都会散开。”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白常的生活回到了正轨,可她的喜欢还在继续,贺阳也是。而现在身边的少年也看得那株小草出了神,眼里发着光。

他会想些什么呢,会不会也一样想到初中的作文,也有可能他想到的是英语作文。

“你之后想去哪里呢?”何似的眼睛发着光,又大又亮,仿佛可以装满整个宇宙的样子。

“北京。你呢?”

“北京啊。”

“看来我们还可以一起啊。”

“嗯。”

“好啦,”少年收起了目光,看着何似,神秘兮兮的笑了笑,“该干正事了。”

“什么?”

“李华大礼包,你今天还没帮李华写信呢,信纸我都给你带来了。”

何似:“”

果然。

这次的月考,何似的英语作文,竟然没有写完,成了这次成绩拖后腿的主力军,庄文澈便每天中午拉着她写作文,如今的她,每天满脑子想的都是李华。

替李华写过的信都可以绕地球两圈了。

在三月中旬的时候,各个社的社长也陆续退社,陆青临为了篮球社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刻,他一定是第一个冲出教室的。

而四月初的水考也是让两个文科班都焦头烂额的一件大事,对于原本理科学霸的何似来说,这无非是多写几道题而已,而对于原本理化生就不好的理科渣渣,已经开始选择死记硬背了。

看着一旁连阿是伽罗常数是什么都搞不懂的庄文澈,何似也算是明白为什么高一的成绩榜前面没有见到过他的身影了,因为他理化生加起来也才勉强六十多。

给庄文澈讲着题,这些熟悉的数字竟还待在自己的脑海深处。

在这些背后,何似突然反应过来,竟然已经过去一年了,时间快的令人不可思议,庄文澈和陆青临强凳子的事情仿佛就发生在前一秒,而这一秒,他们已经在为即将到来的高三做着准备。

陆青临在最后一节自习课回来了,看着桌子上堆满的卷子,怀里还抱着篮球,篮球蹭的衣服有些发黑,不过陆青临也没不嫌脏,抱得紧紧的。

“想不到我还没把我社员都记下呢,我这个社长都退休了。”

庄文澈拍了拍陆青临的背,说道:“高三哥硬挤都抽时间陪你继续打。”

“就你那小身板,风过去都会折吧。”陆青临想了想,又说道,“你高三还是好好学习吧。”

在这紧张的气氛之中,也迎来了高中生涯中最后的一次活动,运动会加艺术节。

为了纪念这个高二,庄文澈和陆青临一口气报了五个项目,贺阳也不服输的报了三个,对于贺阳这种平时不爱运动的人来说,这简直是破天荒的。

何似在周围三人的软磨硬泡之下,去林兰那里报了个跳远。

林兰那边也是忙得放不下,不大的表格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体育好的,运动会报项目,体育不好的,艺术节组团也要报个节目。

六月的太阳还没有月的毒,陆青临带着庄文澈和贺阳每天早上、中午和下午在操场上跑着圈,直接导致三人的饭量大增,运动会前各胖了三四斤。

“你看看我这完美的线条肌肉。”庄文澈将校服短袖的袖子又向上扯了扯,一脸自恋的欣赏着自己胳膊上的“肌肉”。

确实是努力跑过的痕迹,不过不是因为“肌肉”,而是因为胳膊上有了一道明显的黑白分界线。

“得了吧,你跑个步肌肉能长胳膊上去。”说着何似伸手捏了捏他的胳膊,打趣道,“都是肥肉好不好。”

“唉,可惜了,不懂欣赏啊。”

何似停下笔,望向庄文澈,一本正经的对着他翻了一个堪称完美的白眼。

“话说你跳远练得怎么样了?”

“能跳出来一个你。”

“一米八六,不错啊。”

“你有那么高吗?”

“看不起谁能你,你写你信。”

这次运动的开幕式是赵羽佟领队。赵羽佟一米七的个子,拥有着堪称完美的身材比例,而开幕式上有了运动短裙的加持,更是让赵羽佟一时成为了整个开幕式最大的焦点,自然也吸引了不少因此而来的少男少女,其中便有柯处安。

“嘿,好兄弟。”柯处安在整个文科一班一眼看到坐在看台上的庄文澈,坐在旁边挽过胳膊便凑到耳边准备说些什么,然后便被无情的推开了。

“你干嘛,我对男生不敢兴趣。”

柯处安一言难尽的望着眼前这个不知廉耻的人,心想:我还看不上你呢!

但为了自己的爱情,这点又算的了什么呢?

“兄弟我的终生幸福便握在你手里了啊!”

“嚯,怎么了这是,我什么时候这么重要了?”

“你班今天开幕式领队的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

“赵羽佟,喜欢啊,放心!”庄文澈一嗅到八卦的气息便来了兴趣,“我帮你喊过来。”

柯处安再反应快也没快的过庄文澈的嘴速,在被捂住嘴前的“赵”字还是喊了出去,面对着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柯处安尴尬的解释着“没事,没事。”

被捂了嘴的人也没消停下来,一遍遍挣扎着,试图说出些什么,不过到了耳朵只剩哼哼唧唧的声音。

“你别乱叫,我就放开。”

庄文澈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柯处安,艰难的点了点头。

“你想杀人灭口啊,下手那么狠!”

“我错了,你别乱喊!”柯处安说着最有气势的话,发着最小的声音,从背后拿出瓶水,拧开递给庄文澈,“喝点,死了我得负全责。”

“没良心。”

“求你了,帮我,自然而然一点,给人家女娃娃留个好印象。”

“你也留不下好印象啊不是?”

“一周早饭。”

“成交。”

庄文澈看着柯处安一脸着急的样子,故意放慢速度,慢悠悠的掏出手机,给何似发了条消息:柯,佟,安排。

“你这发的是个什么玩意,鬼看的懂是个什么东西?”

“你急了,啊你急了,想不到啊!”看到柯处安的焦急,庄文澈非常不怀好意的看着他,“耐心点嘛小朋友。”

看着眼前之人幸灾乐祸的样子,柯处安忍住了心中怒火,笑嘻嘻的说道:“看看何似同学会消息了吗?”

“她说:ok”

“还真能懂,牛!”

何似收起手机,起身坐在了赵羽佟的旁边。赵羽佟坐在那里听着歌,偶尔跟着哼两句,不过大半部分时间还是在盯着手机看小视频。

“小似似,总算有人过来陪陪我了。”赵羽佟说着收起了耳机,满脸开心的望着何似。

“快要比赛了,一起去给男生加加油吧,咱们文科班就那几个男生,偶尔还是要对他们好点的。”

“哈哈哈哈好啊。”

赵羽佟家的确有钱,不过她是被父母保护的最好的,对所有人都十分友好,从来没有什么坏心眼,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不是与美好挂钩的。

有些时候,何似总会觉得她就是美好本身,甚至不敢去触碰这份美好。

“庄文澈,快要比赛了。”何似冲庄文澈和柯处安招了招手,“该去检录了。”

“嗯好。”庄文澈装模作样的起身,走到何似和赵羽佟面前,“惊喜”的说道:“羽佟也来了啊,何似志愿者,我先和她过去了啊。”

“啊?那我”

“哦对,柯处安陪你吧,反正他也挺闲的,顺便交个朋友了?”

柯处安从庄文澈的身后缓缓冒出头来,赵羽佟对柯处安的第一个印象便是这个男生的脸好红啊,鼓着腮帮子,好像要说些什么,却没开口。

而那红扑扑的脸蛋,看着好像捏一捏。

在之后的很多年里,每当赵羽佟想起柯处安的时候,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还是想要去伸手捏捏那个红扑扑的脸蛋。

“你好,我叫柯处安。”

“赵羽佟。”

“很高兴认识你,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

“当然。”

也许年少的心动,从一句“你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