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火锅

小说: 岂能长少年 作者: 适囝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4:03 字数:3645 阅读进度:7/30

“这你弟弟?”何似看着眼前一米七多的小伙子,虽刚上初一,这个头却比何似多好多,“我看着怎么那么不像呢?”

那小伙子书包扔在旁边的凳子上,自己靠着凳子,一只脚架在桌上,一只脚踩着凳子,手里抱着手机打着游戏,不时对着看不见的队友对骂上几句,不得不说,的确是一个高难度动作。

“他叫庄文宇。你要能管下他,之后就不用打工了,来我家专门给他当家教,我妈绝对感激死你。”

“任务艰巨啊,我什么时候帮店里忙?”

何似给庄文宇补习的地方也在他们舅舅的火锅店,现在是早上,店里的确还没有什么人。

“嗯你早上八点到十二点给他补习,你想补什么就补什么,反正他目前接触到的七门没一样可以,中午你休息会,或者你自己学习,下午就一直干到晚上吧。管吃,一个月两千多还可以吧。”

“感激不尽,庄大恩人。”

何似看了看表,现在是七点四十五,庄文澈今天有舞蹈课,就先走了。

在以前的时候,对何似这种仿佛用命在学习的人来说,高中课程那么紧张,还可以周末上个兴趣班简直就不是人,直到遇到庄文澈,才发现真的不是人。

每周末两个多小时的舞蹈课对庄文澈来说是最大的放松,庄文澈是何似见过唯一不玩游戏的男生,舞蹈就是他唯一的爱好了。

元旦的时候,庄文澈没有跳成舞蹈,估计让庄文澈能难过好一阵子了。加上庄文澈的身体还没有好完全,如今上舞蹈课也只能强行跳一会,大都是劝他先休息一个月人,不过庄文澈的性子谁劝都没有用,非要去。

何似摇了摇头,回头有机会一定要把这么大的人情还回去,她心想。

“怎么了?”庄文宇关了手机,看何似一脸没什么兴致的样子,“不想补课吗?其实我补不补都行。”

“没有没有,想到了一些事而已。”何似拉开凳子坐在庄文宇的对面,以前也总给别人讲题,但如今第一次当老师,正儿八经的上一课,其实她自己也特别紧张。

“那你还不上课?”

“还有十五分钟。”

庄文宇“”

庄文宇感觉这一定会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不积极上课的老师了。

“那我先问问你,你觉得你现在成绩如何?”

“我自认为良好,年级三百多,也没有太靠后”说着说着庄文宇也有些心虚了,看了眼何似,将腿从桌子上放下了,稍微调整了些坐姿,坐的还算端正。

“你们年级一共多少人啊?”

“五百多。”

“那也不能说太差,就稍微中等靠下一点。”

“五百一十七个人,我三百九十八名”

何似“嗯可能再靠下一点。”

庄文宇虽然爱玩游戏,算不上不听家长话,何似只是感觉他就是喜欢和父母对着干,他的学习态度还不算太坏,只是总是听不进去,脑子里面好像永远装着别的事,专注不了很长时间。

原本注意力无法集中在何似看来是一个比较难解决的问题,不过强行带着庄文宇一遍遍捋思路,还是有作用的,只是何似多少有些费脑子和精力,还需要很大的耐心,四个小时的课简直比何似端了一天盘子还要贵。

中午稍微休息会,她就和庄文澈在店里随便找张桌子开始自习,庄文澈比何似想象中的复习预习速度还要快,庄文澈一天完成的事情何似几乎需要两天。

庄文澈在几乎两周左右的时间里面,便过完了政史地所有学过的书,再用了一周多的时间大致过了政史地接下来要学习的内容。

这就意味着,下学期的时候,庄文澈便可以开始刷高考题了,属于他的进度条几乎比所有人都快了整整一学期。

也是因为庄文澈,何似才是真的理解了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完全不碰手机,庄文澈的手机在寒假几乎三天左右才会充一次电。

寒假过了一半的时候,庄文澈兑现了他的承诺,叫来了陆青临他们吃饭。

“何似,你也在这里啊?”火锅几乎是陆青临的最爱了,他第一个就到了。

看着何似穿着工作服,手里拿着盆和抹布,陆青临原本的欣喜突然转为了不可思议“你这是干嘛呢?”

“勤工俭学啊,打打工什么的,这不刚好老庄在这啊,就走了个后面。”何似笑了笑,到现在为止她渐渐也不会去刻意隐瞒着什么了。

她知道她可能和别人不一样,可她也愿意欣然接受这个现实,所以也要努力向上生长着。

陆青临站在原地愣了愣,突然抢过手里的抹布和盆,说道“这种活怎么能让小仙女干呢?以前我没来,既然今天我来了,你就休息一天,你陆哥帮你了!”

“这么好啊?”庄文澈突然从店里走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溜到陆青临后面去了,拍了拍陆青临的肩膀,把陆青临吓了个半死。

“吓死我了你!”陆青临手里的抹布差一点就要从手里飞出去了。

“那你就把这个桌子擦干净了,就坐这吃了。”

这桌子已经快擦干净了,陆青临跑去把抹布重新洗了一遍,收了个未。

“谢谢陆哥啊!大好人!你就快去坐着吧,我可是拿钱了的啊,你们要是有什么事就随时叫我就好,我会去不时的蹭两口饭的。”

吃饭的时候,来的竟都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些,柯处安对于可以逃离补课班的魔爪,激动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没放假前还计划着要问问庄文澈究竟干嘛去了,竟然成了这个样子,不过到了今天,看着没有放笔的桌子,只记得要好好吃一顿,把放假以来的所有难过都丢一边。

这中间,只有贺阳是翘了课冒着生命危险跑出来的,即恨为什么选在这个时间,又开心这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也害怕着回去的一顿骂。

可少年还是少年,再多的烦恼都可以再明天过后烟消云散。

整个寒假顺顺利利的过去了,何似自认为庄文宇的成绩是有提升的,初一第一学期的全部复习了一遍,下学期的全都预习了一遍,只要下学期还在认真学不出意外,何似有信心他可以进年级前一百了。

“想不到你还挺有办法治他的啊?”

“不是,庄文宇本来也聪明,也愿意学,可能就是刚上初中有些叛逆,就是莫名其妙喜欢喝父母老师对着干,不过同样是学生的我他不是很排斥罢了,更何况我还是女生,青春期的小男生多少会在异性面前注意注意形象。”

“原来我和你是差在了性别上面。”

“得了,你那是没耐心,我估计你弟都是学的你初中那会,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会呢。”

寒假过去就迎来了开学,何似在她的小出租屋里数着钱,一共攒下来了一千八百三十一,然后她又该为下学期的伙食操心了。

三快一慢有节奏的敲门声打破了出租屋里的宁静,何似笑了笑起身去给庄文澈开门。

庄文澈穿着件蓝色的羽绒服,羽绒服非常大,庄文澈一米八几的个子都拖到了膝盖处,他带着白色的帽子,从白色的围巾中探出头来,眨着眼睛朝何似笑。

外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雪,庄文澈的身上落着几片雪花。

“你怎么来啦?”何似将地上堆得东西向一旁踢了踢,方便庄文澈走进来,给庄文澈倒了杯热水。

“我不想喝。”

“暖手的。”

庄文澈这才将插在兜里的手伸了出来,通红的手贴着发烫的杯子,那股暖流顺着手似乎一瞬间温暖了庄文澈整个身子,看着都精神了许多。

“还在为工作犯愁呢?”何似床边堆着这的钱还有记账的小本本,庄文澈刚进来就看到了,“我可以看一下吗?”

“可以。”

何似同意后,他才拿起本子一字一字的看着,“你这一种才一千八百多,一千五就用去书费了,你这房子不租了吗?还有你吃什么啊?”

“可是书费都一千多了,我只留了三百多买教辅,真的不能再少了,不然我学习怎么办。”

“你有没有上上届学长或者学姐的联系方法?”

“嗯?没有啊。”

“课外的教辅你可以买以前学长学姐的,虽然他们用过不过还可以再用一遍,便宜的估计可以按斤批发,虽然大咱们两届,但学得知识不会有太大变动的。”

“老庄啊老庄,你可真是我的救星,我觉得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完了。”

“我也不是无所不能的,我以为你会比较排斥我帮你呢,感觉你挺骄傲一人。”

“高考会因为我骄傲给我通过嘛,生活会因为我骄傲不为难我嘛,所以有时候接受别人的帮助不一定不好,也许会欠下人情,可眼下一切都该为我的高考让道。”

“也对,那工作的事情呢?”

“还没底呢?”

“要不要做个家教,我感觉你给我弟交的就挺好的,一周一次也不会很累,还会有更多时间学习了。”

“我一个文科生,教什么啊,也就是你相信我,才让我给你弟弟补课的。现在都是学理的学生,学文的还好大一部分都是理学不懂的,一直想学文的学得也不会太差,而且估计也会报些网课,你能相信我,其他家长就可以吗?而且我也不敢保证可以教好。

“那你先找份其他的工作,平时留意留意那些需要家教的,万一可以呢?总之先不要放弃一丝希望嘛,不然每天都打工的话身体可能会真吃不消,你也看了下学期学得东西也不少。”

“嗯嗯,记住了。”

“要不要我问问庄文宇,他还要不要你补,可以的话你还是给他补。”

“没事没事,你帮我的真的太多了。工作的事情我会想想办法的,实在不行我就来找你,你可是我最后一个杀手锏,不能随便拿出来。”

“好。”

“我想这一定是我过的最幸福的一个假期了。”

“你之后每一个假期都会很幸福的。”

“谢你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