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元旦

小说: 岂能长少年 作者: 适囝 更新时间:2020-10-19 03:12:29 字数:3591 阅读进度:4/30

“庄大少爷不是不爱关心这些事情嘛?”

“好奇不行啊,不说拉倒,我才不稀罕。”

“啧啧啧。”陆青临虽然身体转过去了,不过八卦的心还是系在后面两位身上的。

“与你有什么关系,转过去。”庄文澈从桌子底下踹了陆青临一脚,转过头趴在桌子上不说话了。

“魏白,高一一个班的同学。”何似在纸上写好递给庄文澈,戳了庄文澈好几遍,庄文澈才“一脸不情愿”的打开看。

“那你就直接说嘛,为什么还写纸条?”庄文澈将纸条揉成团扔到了垃圾桶,一发击中。

“我不喜欢他,我也不会答应他,所以即使他喜欢我,我也不能拿着这件事招摇过市,给谁都说,我就悄悄告诉你一个人,你也不许给别人说。”何似往庄文澈那边凑了凑,声音尽量压得很小。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

“我愿意不行啊。”

“切。”

庄文澈以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可万万没有想到,魏白写的可能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封表白信,估计上面还说要追何似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魏白早早等在文科一班门口,等着何似,庄文澈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门口今天突然多了些人,听听旁边女生的八卦便知道这位来者不善。

“长得也没我帅嘛,有什么看的,真想不明白这些女生,肤浅。”庄文澈小声嘀咕着。

看到庄文澈过来了,何似取下耳机,她刚刚一直带着耳机听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庄文澈一脸“挖苦”的说道“你的白马王子魏白门口等您着呢。”

何似被他这个样子深深逗笑了“滚蛋,好好说话,什么我的白马王子,我和他没关系。”

“跟我说什么,与我也没关系。”

“也是啊。”

“你怎么说也是同桌同桌是吧”

“对对对,我今天下午有点事,就先走啦。”

看着何似出去的身影,庄文澈真希望自己也是走读生,他回到宿舍,将怒气全部撒在了可怜的熊本熊身上。

“怎么了,不下去接水,这么大火气,谁惹你了?”柯处安提着水壶推开门就看到庄文澈发泄着怒火。

“急什么!小屁孩你懂个屁!”

柯处安难得见女生口中庄文澈这高冷男神这个样子,爬上床去翻手机,想要留个证据。

“我要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给我们班那些每天被理化生折磨的小女生放松放松。”

庄文澈突然想到了什么,扔下熊本熊,跳下床,爬到柯处安的床上,拉着柯处安,“对啊,你学理,我怎么把你给忘了。”

“果然,我就是个工具人。说吧,怎么了,有求与我?”

“你知不知道一个叫魏白的人?”

“知道啊,理科学霸,数理化特厉害,就是英语,语文还有生物不行,不然怎么着也不会进不了年级前十。问他干嘛?”

“你知不知道他在几班?”

“理科十班。”

“你觉得他长得怎么样?是不是女生喜欢的那种类型?”

“长得还行,喜欢他的女生也有,而且我班女生一天一老公我怎么知道她们喜欢什么类型,我感觉她们是个类型都可。”

“那你觉得我帅嘛。”

“能不能别恶心我了。”

“滚。”

庄文澈从床上下去,拿着镜子端详了很久,知道柯处安实在看不下去了,“帅帅帅,别看了,全校公认的男神,不过就是太高冷,也没见过你和哪个女生说过话。”

“又不熟哪有那么多话。”

柯处安从背后给庄文澈一个大大的白眼,庄文澈就是典型的帅不自知,也可能是一直好看看的也就没了感觉。

写完作业后的庄文澈还在纠结着今天下午的那封信,晚自习人在心不在的庄文澈成功吸引住了陆青临的注意力。

陆青临随便拿了本书转过来,一副准备请教问题的架势,说着别的八卦“老庄,你是不是喜欢何似啊?”

“问题问,不问题转过去。”

“晚自习上我见到柯处安了,他给我说你今天特别不对劲,回去对着镜子就是一顿臭美。”

“你天天好好和柯处安狼狈为奸吧,我晚上回去卸他头。”

“那我换个更劲爆的,今天下午有人看到何似和另一个男生一块回去的,那个男生好像是下午站在咋班门口的那个呦。”

“转过去!”

“我又没跟你抢,你跟我凶什么凶,果然恋爱中的小男生就是这样情绪不稳定啊,醋坛子啊。”

这不足几分钟的对话,却让庄文澈不开心了好几个小时,直到第二天何似进教室。

“今天有点不一样啊。”何似拍了拍庄文澈的肩膀。

他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黑色的运动裤,白色的运动鞋,右手的手腕的竟然也戴上了表,庄文澈平时是不大爱代表的,他总觉得表隔得人手疼。

虽然庄文澈平时也是这种普通的打扮,可今天看着却意外的好看,像是精心打扮过的,过于吸引别人的注意。

何似视线朝着后门看去,果然有别的班的小女生过来围观。

何似在地上看了一圈,值日生卫生打扫的真的是一尘不染,何似找了好久在桌子腿旁边发现了一张指甲盖大的废纸,捡起来扔到了后门垃圾桶,顺手关上了后门。

“这卫生打扫的不怎么彻底啊。”何似说着挠了挠头,“怎么了你今天?”

庄文澈保持着自己难得的沉默,没有看何似,背着他的课文。

没有办法,何似拍了拍前面两位,“怎么了他?”

陆青临“你昨天下午回家”

陆青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庄文澈打断了,“早读课能不能别说话,学校是来学习的还是让你跑来说话的!你三角形会解了嘛你,看你书!”

“我的错我的错。”

庄文澈不再理会前面那小子,谁知道陆青临杀了个回马枪,“老庄他吃醋了。”

“陆青临!”庄文澈又是给了陆青临一脚,不过这次没有踢中。

这让陆青临得意了起来“干嘛呢,早读课不知道学习啊,安静点行不行!”

“我不给你说我不喜欢他了嘛,我昨天下午是跟他说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很认真的拒绝了他。”何似侧过身子,给旁边的庄文澈解释着。

庄文澈眼里一瞬间闪过一丝光,不过没多久有恢复了方才高冷的模样,“就一句话的事,能说一路。”

“真的啦。”

“切。”

十二月末的雪花不知不觉间就落到了地上,三个月枯燥的学习后,即将迎来的是期末考试,期末考虽会令人头疼,不过期末考前的元旦晚会就是治疗伤口的一味良药。

庄文澈“你要报什么节目吗?”

何似“还不知道,你呢?”

“要不报个吧,高中都最后一次在一起过元旦的机会了。你呢?要不要也报一个。”

“也好,就吉他吧。”

“那我去班长那里报名了啊,我舞蹈你吉他,什么歌?”

“还没想好,你先报吧,到时候决定好了我就跟班长说。”

“好的。”

“看你愁眉苦脸的兴致不高啊。”

庄文澈从兜里掏出自己屏都碎了的手机,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何似,“我手机昨晚从床上掉下去了,今早我就只看到了它的尸体。”

“节哀。”

“算了,先去报名了。”

以庄文澈的风格,报个名也不好好报,在班长那里卖了半天关子,班长“心平气和”的问出了他和何似要报的节目后,毫不犹豫的将这次布置教室的重要任务交给了他们。

何似“”

在何似看来,又是要忙一中午了,晚上要上一晚上的班,中午的午休自是必不可少,不过庄文澈却不那么认为,这简直又是给了他一次大显身手的机会。

在各种威逼利诱下,何似只能选择放弃自己的午休,还好元旦晚会的第二天是放假的。

这次的元旦在所有同学眼中都很重要,林兰和赵羽佟她们专门请了两节晚自习的假去排练节目,说是要为自己学生时代的元旦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而最奇迹的是陶云这个一向难说话的班班竟然同意了。

“你不请个假?”何似看着前面赵羽佟已经开始说着排练的计划,看了看一旁还看着地图的庄文澈,“每天表演都不紧张?”

“我家太远了,回去就来不了了,只要你脸皮厚就没什么紧张的。”

“牛!”

最后一节自习课,庄文澈拿着纸想了一节课要如何布置教室,要买什么,快下课的时候就去向班长要了班费,让何似明天早上来的时候买好东西。

“走啦,吃饭去。”陆青临敲了敲庄文澈的桌子,“你都想了一节自习了快。”

“你懂什么,这可是高中生涯中最后一个元旦晚会了,高三可什么活动都没有了,我第一次做这个,不得认真完成。”

“给你点个赞,可是先吃饭走吧。”

“嗯好,我饭卡没钱了,借一下你的啊。”庄文澈说着起身,胳膊肘不小心碰到了何似桌上的书,“这丫头走这么急,也不把书放好。”

庄文澈一本本整理着掉下来的书,最后从数学课本里掉下来了庄文澈交给何似的班费。

“何似回去不会没有拿钱吧。”

“哎呀,没事,没拿她会拿自己钱先买的,明天再拿班费就好了,别担心了。”

“可我给她列的要买的东西的清单还和钱在一起啊。”庄文澈突然想到刚开学在食堂看到何似的时候,何似把饭卡放在打卡机上时屏幕显示这最后的一块五。

他起初以为何似只是忘记充饭卡了,可后来发现她似乎是真的没有钱,去食堂永远吃最便宜的饭,每天饿了都在拿水充饥。

所以后来庄文澈才想出了买何似笔记的办法,这才看见何似好好的吃了一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