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传送阵危机

小说: 青岑倾城 作者: 拾荒的叶某人 更新时间:2020-11-08 08:29:22 字数:3164 阅读进度:10/15

“林兄弟,等等!”

辰南喊道,御剑上前,一把搭在林兴肩头。

“下面情况不明,我们先观察一下。”

林兴不疑有他,点点头。

“应当如此!”

就在这时,辰南手中力道大增。

宁无忧乘此机会上前并指在林兴几处关要穴道连点,封住“林兴”气海。

“说,你到底是谁?引诱我等来此有何目的!”

见“林兴”已被宁无忧封住气海,辰南不再与他废话,直接质问道。

“先下去,在上面目标太明显。”

青岑三人还没从眼前的突变反应过来,见辰南押着“林兴”向地面降去。

“这林兴有问题,故意引诱我们来此。我们先下去再说,青岑,你跟着我。”

宁无忧匆匆向三女解释一番便带着青岑三人跟着辰南降了下去。

到得山谷一侧山头,四周探查了一番并无异状。

辰南将佩剑架在“林兴”肩上,剑锋直逼脖颈。

林兴尚在狡辩:

“宁师弟,辰兄,你们这是何意?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还敢狡辩!你看这是什么?”

辰南懒得与这“林兴”多废口舌,取出大师兄信笺当众打开。

“这…他是假的!”

妙仪她们也反应过来,青岑气鼓鼓的指着“林兴”。

“快说,你骗我们来这里想干什么?你要是敢撒谎无忧与二师兄定不饶你!”

紫月此时也是一阵后怕,幸好宁无忧他们事先发现了异常,才没有落入“林兴”的圈套。

见自己已经被识破,“林兴”也不再狡辩。

撤掉伪装渐渐显出真身,竟然是一只化形的鹿妖,头上还有两只鹿角。

“啧啧啧,想不到竟然如此轻易便被你们识破。

不怕告诉你们,那三个愚蠢的坤山派弟子已经被敖厂将军抓去圣殿做人奴了。

还有你们那个大师兄,居然敢尾随熬广将军进入幽州我圣庭腹地,此时想必也已经被拿下了吧。”

“什么!”

“妖孽,休要得意!大师兄实力强大,定会安然无恙!”

青岑见这鹿妖被捉住还如此得意,说完还不忘上前踢上一脚。

宁无忧担心这鹿妖留有什么后手伤到青岑,将青岑挡到身后。

冷声威胁道:

“你若是不想被我们烤成鹿肉吃掉便老实点,我们问什么答什么。

只要你老实配合,便留你性命,用你交换人质。”

鹿妖心思急转,脑海中想着龟丞相交代的命令。

须要将这些仙门弟子留下,不能让他们将圣庭传送阵的消息传出去。

妖皇尊上复生在即,出不得半点差错!

得想办法将他们骗入传送阵,只要到了幽州,量他们也翻不出什么风浪。

五百年前婉华仙子与妖皇一战将幽州边境打的千疮百孔,煞气弥漫。

如今幽州边境已经成了一片死地,不仅妖族过不去,人族也难以进来。

“你说真的?只要我配合你们你们就会放了我?”

“没错,只要你老实听话,便留你性命又何妨。”

“我知道那三个坤山派弟子关押在哪里,我可以带你们去。但是你们得答应我救了人就放了我。”

辰南宁无忧相视一眼,点点头。

“行”

青岑一行人跟着鹿妖一路下到山谷,一座十丈见宽的阵台映入眼帘。

阵台由巨石砌成,铭刻着密密麻麻的玄奥阵纹。阵台中央,一根墨青色圆柱直立而起。

只见那鹿妖径直走上阵台,众人快步跟上。

鹿妖伸出手掌印在圆柱之上,传送阵启动,霎时青光大作将整个传送阵包裹其中。

“不好!不是封住了它的气海吗,它怎么还有法力!”

宁无忧惊觉过来,就要捉住那鹿妖。可惜此时传送阵阵法启动,众人只觉得一阵恍惚。

第一次乘坐传送阵,众人皆有些有些不适。待大家恢复过来,那鹿妖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就是幽州了么?”

“南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也不知道这样的传送阵还有多少个,若是让妖族大举进入人族领地…”

辰南担忧道:

“我们合力将这传送阵毁掉吧,然后再去找大师兄他们,伺机寻找妖族其他传送阵与使用这传送阵之法。”

众人合计后表示赞同,传送阵阵眼便是那中心圆柱,只消毁掉那圆柱便能破坏阵法。

“青岑,你们站远一点,我先试试。”

宁无忧说完纵身一跃来到阵台之上,双手掐起法诀,法力至丹田蜂拥而出灌聚双手。

待法力球聚集到极限之后,宁无忧双手先前一推,径直轰向那阵眼圆柱。

就在那法力球轰在阵眼圆柱上之时,传送阵开始剧烈晃动。

青岑等人见状后侧几步退出传送阵边界,待晃动停止后。众人发现那阵眼居然依旧完好无损!

宁无忧双眼一凝,就要再次准备更猛烈攻击之时,阵台光华大作,以阵台边缘为界升起一圈光幕。

“真是不知死活!这传送阵乃是龟丞相亲自铭刻,阵眼由三大妖王合力所造,竟然妄图破坏!”

远处山崖上,逃走的鹿妖躲在岩石后见得此幕不由得冷笑连连。

“不好!传送阵防御阵法启动将无忧困在里面了!”

辰南见光幕升起,宁无忧被困在其中,顿时大急。

“无忧!”

“宁大哥!”

青岑惊呼道,青岑奔向传送阵,抽出佩剑就要向那光幕劈去。

“青岑,等等!我们一起合力攻击一处,打破光幕!”

妙仪出声叫住青岑,这传送阵防御阵法威力不明,她怕妹妹贸然犯险。

此时传送阵内,数道惊雷凭空而落,向着宁无忧轰击而下。

宁无忧不敢硬抗,速度提升到极致,腾挪躲闪。

阵外青岑几人已是找准一处作为突破口运起法力奋力一击。

嘭!

又是一声巨响,光幕微微荡起一丝涟漪,依旧不为所动。

反震力道传来,攻击的几人皆被这股巨力震得倒飞而出。

落在地上,只觉得五脏六腑钻心的疼痛,一口鲜血抑制不住的喷出。

“这…”

“不要!这传送阵防御阵法非同小可,你们不要再攻击了!青岑你怎么样了!”

阵中,宁无忧见青岑几人为搭救自己被阵法所伤尤为难受。

见青岑一口鲜血喷出,玉脂般的脸上升起一些苍白。

鲜红的血液将衣袖染红,宁无忧心疼万分,一颗心颤抖已。

“青岑…”

就在宁无忧恍神间,一道惊雷径直落在肩头。

躯体遭受雷击,喉中血气上涌,宁无忧用力将血气咽了回去。

下一刻,一口更多的淤血喷涌而出,宁无忧再也压制不住,淤血至口中喷洒而出。

凡躯又怎能与雷霆相抗,宁无忧只觉浑身如刀割般疼痛难忍。

丹田内法力溢散,无论宁无忧如何催动也聚不起一丝法力。

“无忧!”

青岑见宁无忧被那惊雷轰得狼狈不已,那阵中惊雷不消,第二道惊雷就要再度落下。

此时青岑再也顾不得许多,强自凝聚起所剩无几的零星法力,提起长剑就奔了过去。

青岑也不管那光幕如何坚硬,举剑就劈!

“放开无忧!”

那传送阵防御阵法似乎被众人三番五次的不自量力所激怒,青岑的攻击引得阵法再度加强了几分。

光幕上一道光束延伸而出,将青岑纤细的身子缚在半空。

“放开我…不要伤害无忧…”

青岑感觉到那光束正在疯狂的汲取自己的法力,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小…

“青岑!不要…”

“跟它拼了!”

---------

此时,遥远的青华山禁地中。

尘封数百年的神兵-龙渊剑似乎被莫名力量所牵引,开始躁动起来。

禁地的异变惊醒了青华山高层,弟子们看着突然之间光华万丈的禁地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了什么。

“快,去禁地!”

门主俞君言说完,带着诸位长老直奔禁地。

就在门主与几位长老赶到禁地之时,那神剑龙渊竟然自主冲破封印带着无尽威压破空而去!

只留下一众不知所云的青华山众人面面相觑,众人只见那龙渊剑破开虚空转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