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下山

小说: 青岑倾城 作者: 拾荒的叶某人 更新时间:2020-11-08 08:28:51 字数:2505 阅读进度:2/15

大师兄辰东!

在青岑的印象中,大师兄是一位宽厚稳重的大哥哥。

剑道天赋奇高,仅仅弱冠之年剑心便趋近圆满。

为了寻求剑心之道大圆满,于三年前下山历练。

历时两年,归山之时却性情大变。

变得沉默寡言,整个人锋芒不再,此后便隐居后山少有露面。

“我们去请大师兄出山吧!”青岑建议道。

“可是大师兄自从一年前回来之后便不爱说话,变得好生陌生…”

姐姐妙仪有些伤感,以往大师兄可是最疼爱小师妹的。

姐妹俩将希弈的目光扫到辰南脸上,希望二师兄能拿个主意。

辰南摸了摸下巴作神秘状,开口道:

“据知情人士爆料…大师兄当年下山后,结识了一位红颜知己!

名曰--炎姬,当时正值狐妖霍乱人间,专吸食人精气。

大师兄寻着踪迹直追到那狐妖老巢,就在大师兄欲剿灭狐妖窝巢之时。

那红颜知己幻出真身,原来那炎姬竟是一只修成人形的火狐!

炎姬为保族群毅然横加阻拦,大师兄失手之下误杀了炎姬…”

嘶…还有这般秘闻…

“二师兄二师兄,那炎姬生的美丽吗?狐妖变成人是个什么样呢?若是大师兄与那炎姬结合将来生下的宝宝会是一只小狐狸吗?”

青岑的八卦之火被点燃,好奇的打听起来。

妙仪在一旁看得直扶额,无语的看着妹妹。

“嗖…”

一支青色令符自空中极速飞来,悬在三人头顶。

“是师尊的令符,师尊令我等真传弟子立即前往议事堂!”

师尊有令,三人不再多语,纷纷唤出剑器掐起剑诀拔地而起赶往议事厅。

待青岑三人赶到议事厅,只见除她三人外,其余三位真传师兄早已候在厅中。

大师兄辰东居然也在!

“师妹见过众位师兄!”

……………

“咳”

一声轻咳打断了师兄妹的问候,门主俞君言走进议事厅,目光在六位弟子身上一一扫过。

最后停留在为首的大弟子辰东身上。

“很好,此次你能主动请缨下山参加历练行动本座十分欣慰,身为我青华山首座大弟子,当自强不息!”

闻言,辰东出列抱拳作揖掷声回道:

“谢师尊关爱,弟子定不负师尊嘱望!”

“好,好,好!”

“此次下山,你等六人需携本座文书前往锦州坤山派,灵州皓月宗,邀请两派共行除妖卫道计划。出门在外,切不可掉以轻心。”

“妙仪,青岑,本座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俩,特别是青岑!途中万不可任性胡闹,给师兄们添乱,好好跟着长长见识,多多锻炼。”

“弟子谨记!”

“女儿谨记!”

-----

次日清晨

青岑师兄妹六人迎着朝阳踏出山门,兵分两路御剑而去。

大师兄与三师兄四师兄一起前往更为遥远的灵州皓月宗,青岑妙仪辰南三人则结伴前往锦州,目标坤山派。

御剑凌空飞过一座又一座或大或小的城镇,沿途风景绚丽。

三人皆是头一次出山历练,兴奋之意不言于表。

“二师兄,坤山派还有多远呀?”

疾风呼啸,青岑生怕二师兄听不清自己声音,双手张开合在脸前大声问道。

接连半日飞行,体力法力皆是消耗不小,初下山时的兴奋劲也被折腾得疲乏起来。

“青岑~来!”

俞妙仪此时也已累的不轻,生生坚持着。

此时见妹妹倦态不堪,为之心疼。

灵机一动,捉住青岑小手纵身一跃,二人携手双双跳到辰南飞剑之上,竟是要搭便车。

辰南御着飞剑猛的一沉,剑诀掐得飞快,转瞬间便又平稳飞行起来。

突如其来的一颠让青岑险些摔倒,紧紧捉住姐姐衣袖晃了又晃。

立在辰南与青岑中间的妙仪被妹妹这一晃推得往前一扑,整个身子一下就趴在了辰南身上。

感受到后背那贴的紧紧的娇躯,温热的触感直入心迹,辰南如遭雷击,瞬间僵直。

妙仪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眼前这羞人的姿势,连忙弹开。

羞恼得在辰南腰间轻轻一掐,嗔道:

“死南子,你这御剑术也忒差了!害我出丑!”

辰南知晓妙仪此刻羞怯难当。只是嘿嘿一笑,不敢接话。

后面的青岑并没有发现姐姐与二师兄的小动作,不用自己御剑轻松许多,精神也好了不少。

“姐姐,二师兄,到了坤山派地界咱们先游玩一番明日再前往坤山派拜访好不好~”

“好~师兄今日带你们吃大餐逛集市!”

虽然一人驾着飞剑拖着三人,但辰南的精神却出奇的好,连连答应道。

“哼,累不死你!”

妙仪嘴中如此说着,一边运转法力加持脚下飞剑,悄悄替辰南分摊负重。

一个时辰后,三人终于赶到坤山派所处的坤山城,进入城中寻了一处环境不错的客栈放好行李便满城游玩起来。

街头的杂耍,甜甜的糖人,吊人胃口的说书先生。

一样又一样的新鲜事物只让得三个少年男女稀奇不已。

…………

青岑表示很迷茫,她好像…走丢了…

刚刚路过集市,琳琅满目的精美货物让三人看花了眼,青岑把玩着新买的发饰不觉间跟丢了…

“姐姐与二师兄寻不到我定然会回客栈等我,晚点自己回客栈与她们汇合便好!”

青岑如是想,当下便放下心来,瞧见前方街道不远处围拢了许多人,似乎有什么情况。

“哎,这王泼皮惯会欺负老实人,仗着自己兄长在坤山派修行便胆大妄为。”

“谁说不是呢,那小哥不过是摆售些草药…”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青岑纤细的小手力气却不小,扒拉着人群挤进包围圈。

只见路边一张凌乱的兽皮上摆着一些草药灵植,路边还散落着一些,显然被人踢过。

“小子,在这块摆摊可曾问过我王老虎的同意!赶快给大爷把份例缴咯,否则!桀桀桀…”

王泼皮咧着一张黄牙大嘴,恶狠狠的威胁道。

看着王泼皮凶狠的模样,少年轻轻的捡拾起被踢得乱七八糟的草药,动作轻缓平静。

“你要多少。”

少年声音有些低沉,听不出情绪。

“十两!”

王泼皮见少年没有反抗的意思,得意的开价道。

“不能给他!”

青岑忍不住出声制止,说罢跳了出来,双臂展开拦在少年与那泼皮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