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六方汇合

小说: 岐凤鸣 作者: 码梓饥 更新时间:2020-11-08 23:17:47 字数:3688 阅读进度:13/13

丹屏宗宗门外,两人双手负背站在丹屏宗门前的广场边,饶有兴致的回头观赏着群山风姿。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才到山脚的时候,看着没有尽头的登山步道,便是觉得两腿发软。”

“这双腿已经好多年没有一次性走这么远了。”

“一直都以为我已经老了,所以很多事情也就顺其自然无意理会了。”

“现在的我啊,才算是知道我这双腿,可还厉害着呢。”

“说自己没老吧,可是年纪却是算不得青壮了。”

身形偏瘦的中年男子自顾自嘀咕道。

“成事者古稀之年尚有老骥伏枥志在天下的豪情壮志。”

“侯爷才五十出头,算不得老啊。”

“到了我这个年纪,才真能明白那句岁月不饶人。”

“跟着侯爷您登山,可是苦了我这双老腿哟。”

男子身旁老者低头看了看自己还在打颤的双腿,苦笑着说道。

“哈哈哈,您老可是老当益壮啊。”

“我到了您这个年纪,别说登山了,走路都得两腿发抖。”

“也难怪良儿想要做那御剑一去九千里的剑仙。”

“要是有那神通,哪里犯得着一步步爬上来啊。”

“别说良儿,就连我,登山力乏之时,都想着做一名能御剑遨游九天的剑仙了。”

“真好啊。”

中年男子看向那云雾缭绕深不见底的登山道,面露坚毅神色,继续说道:“看似难为之事,愈行愈简。”

“为人必行之事,更是如此了。”

丹屏宗内一行人匆匆赶来,为首的白须老人正是丹屏宗当代宗主祁云山。

老者身后之人皆是在十步外跪伏在地参拜之礼,唯有祁云山仅是在十步之外微微拱手行待见礼。

“侯爷大驾光临,本宗有失远迎,还望侯爷见谅。”

看着祁云山仅是站着行待见之礼,王平川脸色当即一沉,却也不发作,身旁的张巨倒是一脸平静,丝毫没有因为祁云山的以外之举而感到不悦。

“免礼了。”王平川冷声道。

一行人缓缓起身,站在祁云山身后。

祁云山再次拱手行礼,缓缓说道:“侯爷远道而来,长途跋涉饱受风霜之苦。”

“还请侯爷您先随我等入宗休息。”

“本宗也好略尽地主之谊。”

王平川看了看身旁张巨,见得老者面色平静,这才向着祁云山微微点头,随即在丹屏宗一行人的带领下缓缓进入丹屏宗内。

......

卫栩看着空旷的落日坪,满脸疑惑,随即一声令下,数万人整齐排列在空旷的雪原上。

只见一人骑马飞速赶至卫栩身前,急切的问道:“卫栩老哥,什么情况?”

“火翎信上不是让我们携全族兵马火速赶来落日坪吗?”

“这里怎么连根人毛都没有?”

“韩家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跟我们开玩笑呢?”

“我们马不停蹄的赶过来,马都快给跑死了!”

卫栩缓缓下马,坐在雪地上,摸了摸隐隐作痛的额头,平静说道:“周老弟稍安勿躁。”

“我现在也是蒙在鼓里。”

“但是火翎信是这么交代的。”

“韩家不会轻易递出火翎信,必然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或许是我们来早了。”

“先暂且在此歇息吧。”

说罢便是向着身旁侍从说道:“传令下去,先在此暂做歇息。”

周径摇摇头,满脸怒容,重重叹息一身“唉!”说罢便是坐在卫栩身旁,伸手捏雪球消磨时间。

阵营前二人骑马有说有笑缓缓朝着卫栩于周径所在之处二来。

“听说你媳妇又给你添了个闺女?”

“渍渍渍,不是我说你啊老钱。”

“你这杆枪到底行不行啊?”

“命中率到时挺高的,一年一个,却总也每个带吧的啊!”

说完便是朗声一笑,充满了嘲讽,全然不顾身旁之人铁青的脸色。

钱纬渊当即还以颜色骂道:“放你娘的屁!”

“老的枪好使的很!”

“老子要啥来啥。”

“老子就喜欢闺女,所以胎胎都是闺女!”

“不像你,这一胎又是个儿子,就是他娘的生不出女儿。”

“这些年你老婆肚子一直没闲着。”

“咋的?”

“你是嫌你的儿子还不够?”

“都七八个儿子了,还在生,不就是想要个女儿吗?”

“某些人啊,就是羡慕我命好。”

“女儿多好?”

“又听话又懂事又孝顺。”

“没听说过那句话?”

“女儿就是爹的贴身小棉袄。”

“你以后连个暖心窝子的都没有。”

“将来等你老了,那么多儿子为了你的狗屁组长位置保准儿争得个头破血流。”

“你这老小子啊,就别想着寿终正寝了,保准是被你那七八个儿子给气死的!”

“哼!”

被说中痛处的袁恒气的满脸通红,指着钱纬渊半响说不出话,嘴里结结巴巴恶狠狠说道“你,,你,,你,,”

看着被气得不轻的袁恒,钱纬渊得意笑道:“你什么你?”

“不服啊?”

“不服下马较量一下?”

“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让你连抱媳妇儿的力气都没有!”

坐在地上捏着雪球的周径本就觉得无聊,听着这二人吵着过来了,顿时就来了兴趣,当即起身嘿嘿笑道:“哟?”

“要较量啊?”

“赶紧下马,赶紧下马。”

“谁技不如人谁王八蛋。”

“嘿嘿嘿,卫栩老哥和我来给你们做证。”

本就被对方气得不轻的二人,听到这番调拨言语,当即一跃下马,朝着说风凉话的周径就气急败坏冲了过去。

看着这三人在雪地里滚来滚去,卫栩笑着摇摇了头。

此时一人双手负背站在三人身后,打趣说道:“啥事这么热闹啊?”

“合着这火翎信是让你们仨来这儿掐架的?”

“你三人多大年纪了,还像三岁小孩一样在雪地里打滚。”

“好歹也是一族之长,能不能注意一下身份啊。”

“传出去得笑死人。”

周径率先反应过来,也不顾身上还压着两人,就大声吼道:“谁?”

“哪个孙子又在说风凉话!”

“等爷爷我起来要你好看。”

袁恒与钱纬渊也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看见那人正是鱼梭部郭贺,两人使了使眼色,松开了周径就向着郭贺扑了过去。

卫栩就这样看着嬉闹的四人,感叹道:“上一次一起嬉闹,大家都还穿着开裆裤。”

“这都快过去五十年了,你们几个小子,都成了老头子了,还是老样子,没点正行。”

没过一会儿,四人就累得不行了,一个个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岁月不饶人啊。”

“稍微动一下,就感觉老命都快没了。”

郭贺看着天空,自言自语道。

“谁说不是啊。”

“再年轻几年,我保准儿把你们三个打的叫娘。”

袁恒转头看向身旁一动不动的三人。

“放你的屁呢!”

“是我把你们仨打得叫娘。”

“小时候你们三个哪次不是见着我就跑?”

周径起身趺坐在地得意地说道。

“能不能要点脸?”

“你他娘的七八岁揍三四岁的小孩!”

“也好意思拿出来炫耀?”

“你那时候看见卫栩老哥,不是也像见了鬼一样,扭头就跑?”

钱纬渊没好气的说道。

卫栩缓缓起身走到四人身旁,又缓缓坐下,满脸笑意,缓缓说道:“回不去咯,都是糟老头了。”

“咱们八人,怕是再难聚首了。”

“李矩、秦裕、谢邑蛮三人此次拒接火翎信,而我五部此时兵马尽出,怕是要出大事了。”

“这三个老小子啊,这些年背地里的所作所为,韩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三部族迟迟未来,想必也不会来了。”

“这就相当于拒接了火翎信。”

“违背了当初与韩家的盟约,这次韩家不会手软了。”

周径问道:“卫栩老哥,你是说这三老小子,反了?”

卫栩微微点头。

周径面色一沉,说道:“我族能在此残存,不都是韩家网开一面吗?”

“为何反?”

“他三个部落才多少人?”

“怎么与韩家作对?”

“脑袋被驴踢了?”

郭贺平淡说道:“三部族兵马自然是不够的。”

“再加上我们五部族,来个出其不意,不就有一搏的资本了吗?”

周径、钱纬渊、袁恒三人面面相觑,满脸疑惑。

卫栩哈哈一笑,说道:“让你三人没事多读点书,这下知道脑子不够用了吧。”

“他三人要反,肯定是要联合我族左右势力才能有一线机会。”

“我们五兄弟至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一丝反骨。”

“他三人断然是知晓我五人会拒绝齐力伐韩的主意。”

“既然知道谈不拢,肯定就知道来硬的了。”

“如果不出所料,我们的大本营啊,现在已经易主了。”

“以我五人和我们五部族妻儿老小作为要挟,让我们就范。”

周径、钱纬渊、袁恒三人看了看卫栩,又转头疑惑地看了看郭贺,只见后者微微点头,三人顿时满脸铁青。

“有人来了,想必是韩家的人。”

“别哀怨了,赶紧起身。”卫栩轻声说道。

只见那头的丛林林一行人马缓缓踱步而来,为首的正是岐州侯韩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