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后院起火

小说: 岐凤鸣 作者: 码梓饥 更新时间:2020-11-08 23:17:41 字数:3501 阅读进度:12/13

第十二章:后院起火

一支凌厉箭矢破空而来,一箭贯穿哨塔之上的赢部青年头颅,倒地青年双目死死瞪着上空,连一声哀嚎都没能发出,就已当场死绝。

随后便是震耳欲聋的巨兽全速前行脚步声。

“不得停留!直接杀进去!但凡有反抗者,杀无赦!”为首之人大声命令道。

赢部青壮尽出,剩下妇孺老幼难以抵抗,虽偶有不输男儿英勇的女子将入侵者击杀,但终是杯水车薪,难以抵挡如洪水般肆虐的屠瑞部勇士。

“玖儿,你快走!”中年女子奋力将少女推入密道口,满脸焦急说道。

“娘亲,你跟我一起走。”少女泪眼婆娑,双手死死撑住密道入口,带着哭腔恳求。

“不是娘不想走,是娘不能走啊。”

“你爹不在族内,族内就是娘当家。”

“要是我走了,我们的族人,就会遭遇灭顶之灾了。”

“他们还需要用娘来挟持你爹就范。”

“你快走,将屠瑞部反叛的消息传递给你爹。”

“你爹爹会想办法营救我和族人的。”

“如果你爹爹没有得知消息,贸然返回,那我们一家人的性命就真的保不住了。”

“快走,娘和族人的性命,都交给你了。”

中年女子急切说着,一边奋力将少女往密道内推。

少女仍是难忍心中悲切,不住的叫着“娘亲,娘亲……”

“走!”中年女子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将少女推入密道,随即将密道门一拉,双手死死抓住门栓,直至门后没有传来敲击声,才松开双手,将书柜搬到密道口堵住。

做完这一切之后,中年女子情绪终于是崩溃了。这一别,死生难料。想到心心念念的夫君,再想到天真单纯的女儿,两行眼泪不住顺着沧桑脸颊留下,放声痛哭。

“赢部已被我部拿下,赢部所有人都已被我们控制。”

“赢部的旗帜已经换成了我们屠瑞部的屠字旗。”一名青年士兵向屠瑞部首领谢邑蛮禀报到。

谢邑蛮摸了摸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朗声大笑道:“好!”

“留一队人手把守!”

“就等着卫栩老儿回来!”

一行赢部女子被屠瑞部士兵用绳子捆住双手牵行着。

那名禀报的士兵看着那一行正直花季的女子,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液。

谢邑蛮打趣问道:“你小子,该不会还是个童子**?”

“咋的?没见过娘们儿啥样?”

士兵羞红了脸,低下头也不说话。

“哈哈哈,瞅瞅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告诉兄弟们,开荤!”

士兵两眼泛着淫光,禀了声:“是。”便是一溜烟跑没了影。

片刻之后便是传来众女子尖叫声,呼救声。

“你就是卫夫人吧?”榭邑蛮坐在卫栩常坐的族长之位上,趾高气昂看着被两名士兵押送进来的中年女子,不屑问道。

女子脸色平静,两眼直直望着谢邑蛮,一言不发。

谢邑蛮见女子不搭理自己,也不恼怒。

随即是脸色一变,陪着笑脸殷勤说道:“哈哈哈,卫夫人,我下属多有得罪,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你们两个蠢货,还不快给夫人松绑。”

两名士兵麻利解下捆绑着中年女子双手的绳子,退至一旁。

榭邑蛮满脸堆满笑意,亲自给中年女子搬来凳子,柔声道:“卫夫人,请坐。”

“夫人您不要害怕,我们这次前来,不是为了自相残杀的。”

“我们只想我们八部团结一心,重现大周荣光。”

女子不去理会眼前人的殷勤,不屑说道:“在我自己家里,还需要他人请我坐?”

“谢族长,您这反客为主之人,倒是自然得很呐?”

谢邑蛮嘿嘿一笑,说道:“瞧夫人您这话说的。”

“咱们不本来就是自己人嘛,都是大周的子民。”

“不分你我,不分你我,嘿嘿。”

中年女子面无表情,自顾自朝着卫栩的族长之位走了过去,缓缓坐下,单手托腮,斜坐在族长椅上,一副自家椅凳,当自得舒适安逸,不再理会谢邑蛮。

榭邑蛮面色一沉,当即就想发作,心道:“你个娘们儿!”

“死到临头了还神气个什么劲儿?”

“家都被我一锅端了,装啥呢装?”

“老子一声令下,你门这儿这帮老弱病残就全他娘的得去西天给佛请安!”

“奶奶的,看老子一会儿把你全给剥光,看你还神气!”

但是想到临行前秦裕的嘱咐,硬生生压下心头怒火。

世间千言万语劝诫,也抵不过枕边一席轻风。

如若由卫栩妻子劝说其归降伐韩,自然是事半功倍。

“嘿嘿,卫夫人啊,刚才我所说的联合伐韩,您意下如何啊?”谢邑蛮摩挲着双手,殷勤笑意更盛。中年女子面无表情,平淡说道:“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与我一介女流有什么可谈的?”

“我不在乎什么家国大义。”

“只要我的男人在寒冬里有着厚厚的袄子加身,我的孩子不用忍受饥寒,便是无所求。”

谢邑蛮缓缓坐下,壮硕的身躯就这样坐在一张小巧的凳子上,颇为滑稽。

随即笑嘻嘻说道:“卫夫人,咱是个粗人,讲不来文绉绉的大道理。”

“我就直说了吧。”

“我屠瑞部,离凤部,以及掠岐部,已经受够了被人圈养,所以三部结盟,要与韩家绝一生死。”

“但是仅仅是我们三部的势力,还不足以抗衡韩家雄甲铁骑,所以希望能得到其余五部的支持,这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我们已经拒火翎信,没有退路了。”

“但是我们八部的很多族人,都更愿意固守眼下的这份安稳。”

“所以只能趁着五部青壮都离开的时候进犯,以此来用五部族内留守妇孺要挟他们与我三部一起共抗韩家。”

“而卫栩大哥身为八部的老大,只要他愿站在我们这边,剩下几个部族自然是愿意追随的。”

“所以希望夫人您能劝劝卫栩大哥。”

中年女子冷笑一声轻哼道:“一来便是对自己族人喊打喊杀,这就是你们共谋大业的方式?”

“你一口一个八部同为大周子民,应该互帮护持坦诚以待,为何辱我部女子贞洁?”

“你的一番说辞让我作呕。”

“大周气数已尽,就凭你们这一群只会在窝里横的家伙,就要重现大周荣光?”

“大周为何会昙花一现?”

“不就是因为当权者个个都如你们这样不休仁德所至?”

“当初被韩家打得血性全无,一个个抱头鼠窜至此地,好了伤疤忘了疼?”

“拿下了韩家所在的岐州,就要鲸吞天下了?”

“凭八部族这么几号人?”

“凭大周复兴的口号?

“当今天下虽然分裂为十个国家,但真会有哪国君主思念着我们的统治?”

“怀念那只北来的游牧民族再次提起手中的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你等何德何能令群雄来朝?”

“就算复辟事成,也无非是令天下再起兵戈。”

“大周一脉本就所剩无几,亡国尚不足痛,真要做灭种的罪人?”

“中州之人早已对大周恨之入骨。”

“此处与世隔绝,外界早已认为大周一脉断绝。”

“在韩家的庇护下我等才得以残存苟且于此。”

“不念其恩德为不义,违背所立之约是为不忠。”

“不忠不义之师,何谈复大周荣光?”

谢邑蛮坐在凳子上,头深深埋着,如稚童玩心大起,身躯前后摇晃着小凳子。

女子话音刚落,谢邑蛮便缓缓起身。

只见其面色铁青,额头根根青筋暴起,双目死死盯着上座中年女子,似乎要用眼神将女子千刀万剐,冷冷沉声问道:“说完了?”

“哈哈哈哈!”

爽朗一笑之后便是伸手指着中年女子,厉声呵斥道:“好话说尽,你却还是想做条韩家的狗!”

“那我就不再与你废话!”

“卫栩首领之座的滋味如何?”

中年女子轻蔑一笑,讽刺说道:“我族首领座位的滋味如何,与你这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有何关系?”

“本本分分的做条狗也好过某些心怀叵测的人啊。”

“不知感恩戴德的狗,不知忠义伦常的狗,不是连狗都不如吗?”

谢邑蛮抬脚一踩,身侧木凳瞬间碎裂,随即便是大步向着中年女人而去,恶狠狠说道:“好,好得不能再好!”

“既然你说我是一条不知伦常的狗。”

“那今日我就尝尝卫栩这八部族之首所夜夜欢愉的女人是何滋味!”

“一会儿老子剥光了你,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牙尖嘴利!”

中年女子就这样看着壮硕的谢邑蛮一步一步逼近。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生响起,女子发簪应声而坠落,一头乌丝凌乱撒下,鲜血顺着女子嘴角流下。

女子面色静如湖,看待谢邑蛮如同看待牲畜一般不屑,不避亦不惧。

又是两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其后便是女子衣物被胡乱撕扯扔向地面。

两名侍从对视一眼后,心照不宣,识趣的缓缓转身,退出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