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剑灵之身

小说: 岐凤鸣 作者: 码梓饥 更新时间:2020-11-08 23:17:35 字数:3784 阅读进度:11/13

韩仕缓缓伸出右手,一缕缕紫气萦绕于掌剑,起初还是淡紫色的真气,慢慢变得暗紫,逐渐形成一柄通体紫黑色长剑。

韩仕手持紫黑色长剑,指向陈熙峰平淡说道:

“一剑断树为入剑。”

“一剑断石为通剑。”

“一剑开山为透剑。”

“一剑断江为凝剑。”

“一剑平海为化虹。”

说罢便是轻描淡写一挥手中紫黑剑,一阵剧烈轰隆声响起,韩仕剑身所指远处群山皆是拦腰而断,一片乌压压的飞禽腾空惊鸣而起。

“啧啧啧……”

“这可不是断一山啊!”

“是一片山啊!”

“光是这一剑……”

“怕是够我们师兄弟练一辈子了吧。”

“别说他是一剑断江的入凝境界,说他是一剑可平海的化虹境界我都信啊!”

“要早知道韩家这小子这么牛,宗主就是把我脑袋拧下来当尿壶,老子也是绝对不会来!”

名为范洪涛的魁梧剑士摇头咋舌道。

贾恒听闻师弟的言语,摇了摇头,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这人啊,得了便宜还卖乖。”

“虽说我们此行是为了了结他的性命,可是他却一直没有对我们下死手。”

“每一次交手,总是使出刚好能接下我们招式的实力。”

“其实啊,就是他惜才。”

“任由我们将他作为修炼之路的磨刀石,助我等境界更上一层楼。”

“没有这趟北荒之行,你的境界也就永远只能停留在一剑开山的参透境界。”

“就刚才那轻描淡写的一剑,领会其中剑意一二分,对我等就是莫大的福缘。”

除去昏迷不醒的二人,其余几人皆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便是将目光再度转向空中的韩仕与陈熙峰。

贾恒神色略带担忧,喃喃自语道:“熙峰师兄啊,老身是真的舍不得你死啊。”

“十位师兄弟中,数你年纪最小,天赋却是最高。”

“才二十五,便已成为当代剑魁。”

“你这一陨落,剑道又得多少年才能出一个像你这样惊艳绝伦的天之骄子啊。”

“以你这般聪慧,你难道看不出那韩仕现如今是仙人附于体吗?”

“这得是修为多深的老怪物啊。”

“你习剑才多久?你年纪又才多大?”

“何苦为了心中那份傲气而断送了自己的天资?”

“以你的天份,修他个三五十年,未必就不能成就一代剑仙啊!”

“我在你这个年纪,就是耍个剑招都不够流畅。”

“我这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来,不是也成了名动天下的剑道宗师了吗?”

“我啊,就是从来都不会像你这样逞能,才一步一步到达现如今的境界。”

陈熙峰缓缓睁眼,望向不远处的韩仕,平静说道:“化虹一剑,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先前我不断提炼体内气机,却总是不得其玄妙,难以突破瓶颈。”

“直至你那入虹一剑递出,我顺着你的剑势而去,不知跟随那一抹磅剑意走了多久,待我回神之时,却已突破瓶颈。”

“化虹以至,且看我当下出虹一剑!”

韩仕爽朗一笑,喜悦神色浮于脸颊,丝毫不加掩饰此刻心中欢喜,目光柔和看向陈熙峰,缓缓凌空走到陈熙峰身前,玩闹似的拍了拍陈熙峰肩膀,开心地说道:“咋的?没有老夫的一江春水,你能得近水楼台?”

“连声道谢都不知道说了?”

“当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啊。”

“咦,你这天赋……”

“你这狗日的就是命好,次次投胎都他娘的是上上胎!”

“哪像我啊!这一世又他娘的是个废物。”

“我都看了好多世了!”

“每一世,我都他娘的废。”

“就你这孙子,每回都天赋异禀。”

“要么就是金榜题名的状元郎,要么就是修仙修道的绝顶天才,还让不让人活了你?”

陈熙峰无可奈何摇了摇头,轻声问道:“庄钰也是吗?”

韩仕瞳孔猛缩!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向陈熙峰,颤声道:“老庄?怎么可能……”

陈熙峰摆摆手,这位向来目无表情的剑士此刻脸上竟是浮现一抹难得的笑意。

“我不是什么庄钰,所以那份他乡遇故知的感动可以收敛下去了。”陈熙峰看着韩仕那一脸激动的神情,忍俊不禁打趣道。

“只不过不同于你的出窍神游观后世,我为御剑而去探前生。”

“所以明白了你先前初见我之时的奇怪举止。”

“如果你为当世之人,我们一定会成为惺惺相惜的至交好友。”

“只惜神游万里观沧海,大能神通有尽时。”

“我也就没有了想要与你相识后相知的心思。”

“一剑已绝当世剑,遂提剑锋问古巅!”

陈熙峰说罢便是单手一伸,再一抓,先前被韩仕尽数吸纳而去的八柄名剑此刻悉数向着陈熙峰欢快飞掠而去。

韩仕看着手中长剑一柄一柄离去,也不做阻挠,自顾自叹息道:“这小子,竟是个天生的剑灵之身,今世剑道当兴。”

所谓剑灵之身,就是先天对剑有着超然感知力,就算普通铁剑经由此人持剑使剑,也能慢慢成为具有灵气的名剑。

八柄名剑欢快的萦绕于陈熙峰身侧,犹如稚气未脱的孩童在父母身前撒娇一般。

陈熙峰轻声吐出一字:“归。”

八柄欢乐飞奔的名剑一一悬浮在陈熙峰身后。

“出虹。”

陈熙峰话音刚落,八柄飞剑便化作八道金光大作的长虹呈飞雁阵冲着韩仕刺去。

紫黑色长剑骤然而起,一道漆黑剑光猛的朝着八柄飞剑方向飞刺而去!

黑虹与金虹猛烈冲击于一点,没有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也没有高人各显神通时的天地异动。

犹如两堵巨大墙壁猛烈撞到一起,撞击之处的空间如同平湖落石,一阵阵透明涟漪扩散而开。

金虹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变小,再变小,最后仅剩一丝金线。

刹那间,那一缕金线从黑虹之中穿体而过,紫黑色长剑寸寸迸裂,化作一缕缕紫气消散。

韩仕见状,脚尖一点,朝着上空闪身躲避。

望着那身下飞掠而至的细小金虹,瞳孔骤然放大!

那一缕细小如丝的金虹先前所强行压制成为金丝的磅礴剑气,骤然炸开。

韩仕双掌猛烈朝着要将他身体贯穿的金色剑气拍下,大喝一声:“给我破!”

剑气不减反增,如江水滔滔不绝,猛烈地冲击着韩仕的双掌。

韩仕双掌猛撑,身躯骤然跃起,身躯往后一仰如月牙,双手合十为拳,以极其野蛮的方式直接砸向那令韩仕大为恼火的剑气!

一声大喝:“我让你给我破!”

“砰,”随即一阵“啪啪”声响起。金色剑气如同一面镜子,砰然炸裂!金色剑气碎落如雨!

“咦!”

“真是个粗人!”

“这么华丽的一剑,你直接一拳给我捶个稀烂。”

“出手就不能有点高手风范吗!”

陈熙峰看着韩仕,脸上挂满了鄙视,不悦说道!

韩仕苦笑着摇摇头,打趣说道:“境界更上一层楼之后,你这人倒是变得有趣了很多。”

“咋的?就这么对待昔日好友的?”

“我就想随便出个两三分力比划比划就得了,你一上来就出杀招,啥意思?”

“至于吗?”

“我都说了这小子的命,我保了。”

“念着咱俩以往的交情,这点面子都不给了?”

贾恒原本还为陈熙峰这位剑道千载难逢的决定天才陨落于此而感伤,听闻两人打情骂俏似的对决,实在是哭笑不得,不过内心却是由衷的高兴。

一来是知晓二人过往交情颇深,陈熙峰性命无忧。

二来是感知到陈熙峰再上一层高楼,宗门当兴,剑道当兴。

晕厥过去的王霖骁与姚青山此时也是缓缓睁开双眼,见到几位师兄正急切的看着自己,心生感激。

“师兄,怪我实力不济,拖累大家了。”

“你们都还好吗?”

王霖骁满脸愧色,低头问道。

“我等倒是无恙。”

“只是陈师兄,还在与韩仕厮杀。”

“一个出招,一个拆招。”

“陈师兄倒是没落下风。”

“我也看不出个究竟。”

姜凡平淡回答道。

贾恒闻声转头,看了看王霖骁与姚青山,一言未发,知晓二人无恙后便是回头再次看向上空二人。

陈熙峰看着嬉皮笑脸的韩仕,没有与其闹的心思,收敛起先前笑意,冷哼道:“南宫辕,我只问剑!”

“你若再这般儿戏,我真会送你去见庄钰。”

“你既屹立剑道之巅,自然知道我现如今一剑,可杀生,亦可灭魄!”

前一刻还是嬉皮笑脸的韩仕,先是一愣,随即释然一笑。自嘲道:“我啊,总是不自觉的就把你当成了庄钰。”

“尤其是你喜笑颜开的模样,像极了他。”

“庄钰真是比你有趣多了。”

韩仕说罢便是面色一凛,骇然杀意充斥着双眸!

只见韩仕双手呈勾爪状,往身前空中狠狠一抓,厉喝一声:“搬山!”

顷刻间地动山摇!

只见陈熙峰身后一座百余丈大山竟然是拔地而起,不见停势。

大山已经远远看去已只有黄豆大小。

“你要问剑?”

“我要问人。”

“天赋异禀又如何?”

“我霸道惯了,最是见不得那清高之人!”

“我不答剑道,我断你剑根!”

韩仕说完便是纵身一跃向着上空大山而去!

陈熙峰冷冷看着那立于山峰之巅的韩式,低声道:“泰山压顶有何惧?正合我意!”

紫黑色气机喷涌而出,将韩仕身形裹于其中,随即整座大山都变得紫黑。

随着一声“坠!”

巨大的山峰以压顶之势急坠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