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无愧于家国,独愧你

小说: 岐凤鸣 作者: 码梓饥 更新时间:2020-11-08 23:17:28 字数:3638 阅读进度:9/13

雪原之上,一年轻身影双手负背缓缓飘落至丹屏十剑上空。

年轻人冷漠看着下空御剑而行的十人,喃喃自语:“来得太晚了。”

“早来一天,你们就可以安然返回领功了。”

“尔等鼠辈运气不济,遇上了碰巧乘兴而来的我。”

年轻人目光转向十剑之首的陈熙峰,冷漠眼眸里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

“咦……”

“是你?”

随即想起这是六百年后人,脸上惊讶神色才缓缓散去。

“不必前行了,你们要找的人,来了!”

十人听闻此言,当即停下。

除陈熙峰外,另外九人皆是满脸恐慌,呆立当场,豆大汗珠从额头不停滑落。

当下九人哪里还有什么高人风采。

自从在剑道一途登堂入室以来,境界与感知力与日俱增,能闻周遭万物吐息。

如今背后突兀出现之人,竟是未有半分察觉,身后之人境界必然深不可测。

陈熙峰缓缓转身,看向身后上空之人。

而其余九人,看到转身后安然无恙的陈熙峰,这才小心翼翼调转身影,看向上空那年轻人。

九人面面相觑,没有人开口去做出头鸟。

明明所追杀之人就在眼前,却是毫无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喜悦感。

陈熙峰心中有一种直觉告诉自己,只要眼前之人动了杀机,眨眼间师兄弟十人就会命毙当场。

“此刻该叫你韩仕还是?”

“虽然有点套近乎的嫌疑,但有句话,我还是得说。”

“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并未感受到陌生。”

“我仔细回想着自己所见为数不多的人,可其中却是没有你的脸孔。”

“我们见过?”

九人心里听闻陈熙峰此言,对这个大师兄难免心生几分轻视。

说来你陈熙峰好歹也是当代一等一的高手,平日里在众师兄弟面前孤傲清高成啥样了?

怎么一遇到硬茬儿就这么没有高手气节?

你堂堂丹屏十剑之首,跟人套近乎以求己身安稳,算个什么剑魁?

大丈夫何惧死?

韩仕立于上空神情落寞,平淡道:“见过。”

丝毫不去掩饰脸上的悲伤神色,思绪早已因那句“我们见过?”而神游万里。

青衣中年儒士立于城头,抬头望向北方,任由寒风肆虐拍打着清瘦身板。

“今内乱以安,外患已止。”

“往后的路,就只能由你自己走下去了。”

“你无需心中觉得有愧于我。”

儒士身后中年男子不忍去看那单薄的身影,望向南方大地,难忍心中悲愤,轻声叹息道:“当年我曾对你许诺,天下是你我二人的天下。”

“如今大事已成。”

“再想想年少时所说的幼稚言语,难免觉得荒诞。”

“一山且不可容二虎,一国如何容二君?”

“以往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到了最后才发现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太多的无可奈何留人叹息。”

中年男子转头看向儒士,瞧得一眼之后便是转头闭上双眼,再次叹息问道:“非死不可吗?”

儒士未做思索,径直答道:“非死不可!”

“正如你所言,人活一世,有着太多的无可奈何。”

“我且问你,你我双方势力竭力厮杀,你可有必胜把握?”

中年男子神情复杂,沉默不语。

“谁输谁赢,其实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我们所图的太平盛世,便不复存在了。”

“我族势力现如今如日中天,深深扎根于朝野军武。”

“山头两立之势已逐渐成型。”

“谋天下,我足矣。治天下,则是差之千里。”

“从始至终,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坐上龙椅成为九五之尊。”

“但容不得我不想。”

“我族不弱于你方分毫,为何南宫氏贵为皇族,而庄氏却只能作为陪衬?”

“我不做皇帝,我族会有千千万万个庄钰与你争夺帝位。”

“平定天下之初,我为我不争而自喜,自认无愧于天下。”

“现在才明白,不争,才是争。”

中年儒士叹息一声,继续说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这个无数先辈用血总结出来的道理,你我交情至深,自然是不以为意。”

“而你我身后氏族之人,却是深谙此理。”

“双方自然是处处提防,皆欲除之而后快。”

“现如今天下大统,百废待兴。”

“我若不死,硝烟不日便会再起。”

“天下百姓盼了不知多少辈人的安稳,转眼消弭。”

“事到至此,切莫妇人之仁。”

“我死后,你必须将我族之人尽数屠戮殆尽。”

“宁错死一千,不可漏放一人。”

......

随着一声令下,刽子手扬起手中马鞭,奋力抽向身前战马。

五匹战马吃痛,朝着五个不同的方向飞奔而去。

随后几名宦官手托白布,向着地上血肉模糊的五处尸身缓缓走去。

几名宦官将尸身包裹完毕后,径直向着早已冒起青烟的油锅走去。宦官们托着血肉模糊的尸身一次站于油锅前,等候命令。

“烹头颅!”排于首位的宦官,将白布连同血淋淋的头颅缓缓放落油锅。

头颅入油锅,嗤一声响起,锅内滚烫的油一瞬间便是将头颅上的皮肤炸至漆黑,一股难闻的糊臭味扑面而来,为首宦官连忙抬手捂住口鼻。

“烹手!”两名宦官将手中所托血肉连同白布缓缓放落至油锅中。一名宦官难以忍受这股恶臭,蹲坐在地呕吐不止。

“烹足!”……

“行刑完毕!”

“捞出罪人身躯,放狗!”……

一群被饿了三天的壮硕凶悍敖犬从狗笼中争先恐后跑向香味所来之处,疯狂啃食着地上的美味佳肴。

片刻之后,地上便是一干二净。

“行刑完毕,回宫复旨。”大太监面无表情,平淡说道。

除夕夜晚,家家门前都点起了红红的灯笼,贴上了喜庆的春联。

“新年新气象,除夕迎瑞祥。”老者望着被各家大红封烛染得喜庆祥和的天空喃喃自语道。

“娘亲,我肚子饿了,爹爹什么时候才回来啊?”稚**童望着满桌丰盛的饭菜,直咽口水。

“就你嘴馋,爹爹都还没回来呢,得等爹爹回来了才可以吃,这叫团圆饭,要一家人一起吃。”一名七八岁模样的男孩嘟着嘴说道。说罢便是看了一眼满桌的饭菜,咽了咽口水。

女童一脸委屈,泪眼汪汪的说了个:“哦。我知道了。”

“荀儿,不要整天对妹妹凶巴巴的。”

“婉儿乖啊,爹爹一会儿就从皇帝伯伯那儿回来了。”女子抚摸着女童稚嫩的脸颊,柔声说道。

“嗒嗒嗒,”一阵急促整齐的脚步声自院外传来。

随后一行持戟佩刀甲士涌入房内,分两列站开。

大太监手捧圣旨,紧随其后大步踏入房内。

“庄氏接旨!”大太监手捧圣旨,神情冷漠看着屋内母子三人。

女子伸手拉过自己的两个孩子,齐齐跪伏在地,轻声道:“庄氏领旨。”

女童抬头歪着小脑袋,看着趾高气昂的大太监,满脸疑惑,用稚嫩的声音问道:“伯伯,我爹爹呢?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你是从皇帝伯伯那儿来的吗?”

“我爹爹是不是还在皇帝伯伯那儿啊?”

“你等会儿回去的时候帮我催一下我爹爹吧。”

“你就说婉儿肚子好饿,在等他回来吃饭呢。”

大太监冷漠看了一眼那名稚嫩的女童,讥讽说道:“乖,你一会儿就可以去你爹那儿了。”

女童听闻可以见到爹爹,自然是欣喜万分,连忙再度确认说道:“伯伯,是真的吗?我马上就可以看到爹爹了?马上就可以吃好吃的了吗?”

“是真的,伯伯不骗你。”大太监眯眼笑盈盈说道。

女子闻言,释然叹息一声道:“终归是来了。”

随即将两个孩子紧紧抱在怀里,亲吻着两个孩子的额头,低声道:“不怕,娘亲在呢。”

大太监收敛起戏耍孩童的心思,缓缓打开手中,正色咳嗽一声道:“庄钰狼子野心,意图谋反,现已认罪伏法。”

“然其罪一人之死难以抵消,按律诛庄氏九族!”

......

除夕夜喜庆的灯烛红光将夜空也染上了喜庆之色,红红的夜空让人着看着心里倍感舒适安稳。

震耳欲聋的炮竹声响彻帝都每个角落,以至于那惨绝人寰的屠戮声,痛彻骨髓的惨叫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皆被掩盖。

随着拂晓第一缕阳光洒下,原本寂静的街道,恢复了白日的繁杂喧闹。

小贩卖力的叫卖自己的商品,小二堆出满脸笑意迎接着过往客人,青年男子左顾右盼打量着过往姑娘,女子娇羞挑选着心仪首饰脂粉,每日照旧的街道,每日来而复返又或是来而不返的人,一样,又不太一样。

偌大的庄氏一族就这样在除夕夜里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无人知晓更无人问津。对于老百姓来说,不用再想着明日如何果腹,就是天大的幸事了。至于其他的,不去想,也不敢想,更不愿想。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一己之念,九族皆诛。”

“吾留功德芳万世,尔传恶名臭千秋。”

“值得吗?”

“值得。”

“这是天下苍生的回答,也是你的回答。”

“不值得,这是我的回答。”名为南宫辕的中年男子泪流满脸,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