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暴雨前夕

小说: 岐凤鸣 作者: 码梓饥 更新时间:2020-11-08 23:17:28 字数:5263 阅读进度:8/13

“侯爷,探子来报,两天前十余人御剑自边塞入北荒。”

“此十人身份自然不做思量便知。”

“必定是王平川所指使,入北荒,刺杀公子的。”

“王平川表面上碍于侯爷您负荆请罪,不敢做过界之举。”

“这颗老葱,背地里却是一刻也没闲着啊。”

“明着不行,就使歪门邪道来恶心韩家。”

“既是御剑飞行的,当是剑道上登堂入室的一流高手。”

“侯爷虽派遣高人暗地里护公子周全,可老身仍是心有不安啊。”

一白衣老者忧心忡忡说道。

“仲伯,没有比北荒更安全的地方了。”

“仕儿身边我安插了军中数十名顶尖死士以及五名江湖顶尖武人。”

“那御剑而行的十人,如果不出所料,定是丹屏宗内当代十剑。”

“丹屏宗在我封候入岐州之时,就使人前来示好,我看不上这些本应修心却修世的鼠辈,便厉斥了前来之人,驱赶出境了。”

“其后又是依仗其江湖顶尖宗门身份,陆续拜访了其余三州王侯,皆是吃了闭门羹”

“这些个江湖宗门,哪一个不希望仗着官家之势扶摇而上。”

“庙堂与江湖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庙堂之人自然是瞧不上那些所谓的名门宗派或是绿林好汉,不屑与之为伍。”

“而江湖人在庙堂里没有几丝香火情谊,就只能恪守本分,不敢有丝毫过界之举。”

“此番御剑过境入北荒,身后没有一个足够大的靠山,是万万不敢的。”

“这身后的靠山,自然便是蓟州王家了。”

韩林神情平静,淡然说道。

看着韩林平静的模样,似乎一点也没有担忧韩仕的安危,老人心里悬着的那颗心,此刻终于是落地了。

被韩林唤作仲伯的老者面色归于平静,淡然道:“十剑一去不复返。”

“江湖顶尖宗门里,以后便没有丹屏宗这个称呼了。”

“只是北荒八部,不知道这次出动的是哪个部族?”

韩林缓缓说道:“北荒八部,全员尽出!”

老者错愕说道:“仅是丹屏十剑,需要八部族尽数出动吗?”

老者转头看向韩林,只见其面色阴沉,眼神中流露着一抹多年未见的杀意。

后者沉默片刻,冷漠说道:“当年驱逐大周残部入驻北荒,与其定下盟约“我韩家护其大周血脉延续,他们需要唯我韩家是用!””

“近日碟子传来密信,北荒内暗流涌动。”

“多部欲联手一举攻下岐州,以此为跳板鲸吞落凤。”

“安生的日子太舒坦,让他们忘了谁才是主子。”

“那么就该适时施以家法,让野性难驯的蛮子知道主子永远是主子!”

...

丹屏宗山腰,一瘦弱中年男人与一白衣老者徐徐缓步而行。

老者望着没有尽头的阶梯,有感而发附以韵律轻唱道:“长长的登山道兮,路人行断腿。巍峨的丹屏山兮,仙人居于顶。缥缈的山间云海兮,隔人间烟火。雄伟的丹屏宗兮,由我除汝名!”

“今日是十剑出宗第五日了吧,先生。”说话之人之人正是蓟州侯王平川。

“嗯,是第五日了。”

“离约定之期还有五日。”说话老者便是王家军师张巨。

王平川平淡道:“还有五日,真是漫长啊。”

“从我儿西去之日,我每日都处于无尽煎熬之中。”

“十剑行事能再快一些就好了,我儿在天之灵也好早些安宁。”

王平川仰头看着天空,面如平湖,轻声自顾自说道:“良儿啊,平日里你喜欢舞刀弄枪,最羡慕仗剑鸣不平,御剑九万里的剑仙。”

“当爹的在你生前总是万般阻拦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所以啊,你就总是跟爹怄气。”

“爹想你做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少候,你就总是整日欺男霸鱼肉乡邻。”

“爹让你读书习礼,教书先生来一个你就放狗咬死一个。”

“到最后啊,这蓟州的先生听到你的名字便是噤若寒蝉。”

“任我重金相迎,死活不愿入我王家门做你老师。”

“我也只得作罢。”

“担忧你的安危,不让你出蓟州以外。”

“你就偏偏要跑去民风彪悍的岐州做风流韵事。”

“被你欺压之人太多,爹担心你的安危,让顶尖武人随行,时刻护你周全。”

“你就把别人灌得伶仃大醉,自己偷摸跑出去。”

“咱爷俩啊,从我不让你舞刀练棒那时开始,就一直不对付。”

“今你遭此恶劫,都源于我这个做爹的总是想让你按着我给你铺的路去走。”

“约莫是爹那时那句最是无用数武夫,生死离别不由己。文人提笔三尺墨,定国安邦大风流将你心中所向往的江湖贬得太过一文不值。”

“所以啊,从此以后你心里就是一百个不待见我这个做爹的。”

“事事皆是要逆我意而行。”

“你故意气爹,爹何尝不知呢。”

“只是咱爷俩啊,都是死要面子的主儿,都不愿意先妥协。”

“爹啊,现在向你妥协了。”

“你不是最羡慕御剑而行九万里的剑仙吗?”

“爹爹将这一众剑仙和韩家小儿都送过去陪你。”

“你在那边练剑练的累了,就拿韩家的小儿当茶余饭后的消遣。”

王平川说完,看了看露屋顶尖角的宗门一舍,又看了看身后山脚下严阵以待的王家军,继续与白衣老者缓缓朝山顶而去。

...

“族长,鱼梭部,伏荧部,赤鎏部,守安部人马已集结于我部挽岚峰脚,只待族长您一声令下,就动身前往落日坪。”一名穿甲佩刀的赢部游猎手单膝跪地恭敬禀报道。

帐内卫栩正龇牙咧嘴忍痛包扎着额头上深可见骨的伤口。

“他奶奶的,我刚从野人谷回来,连伤口都没来得及包扎。”

“该死的火翎信,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老子浑身还疼呢。”

“想休息几天养伤都不行!”

“这几个老家伙动作倒是挺快。”

“我族人员集结完了没?”卫栩埋首自顾自包扎着伤口,平淡问道。

“回禀族长,已集结完毕。”游猎手回答道。

“鱼梭部,伏荧部,赤鎏部,守安部。”

“还有离凤部,掠岐部,屠瑞部呢?”

“这三部的人马还没赶过来?”卫栩问道。

“回禀族长,还未到来。”游猎手回答道。

“这三部离岐州最近,按理来说昨日就应该收到了火翎信,怎么还没有前来。”

“算了,不等了,不等了。”

“事态紧急。”

“传令下去,全速赶往落日坪。”卫栩说罢便是起身疾步走出帐外,骑马携赢部精锐出谷。

两骑百余人骑队先后驶入离凤部。

一顶挂着巨大貔貅图腾帘布的营帐在清一色由茅草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尤为显目。这貔貅图腾本是大周国的图腾,大周国灭,天下便没了貔貅,而此时象征大周的图腾竟是再度挂在了离凤部。

营帐内九人分别为离凤部族长与两名长老,掠岐部族长与两名长老,屠瑞部族长与两名长老。

离凤族三人居上座,掠岐族三人居左侧而坐,屠瑞族三人居右侧而坐。

账内九人面色凝重,眼神飘忽不定,悄然打量着在座他人,气氛压抑至极。

沉默许久之后,一名屠瑞部长老耐不住性子,一掌拍于桌面,桌面怦然碎裂,打破了沉默。

纵身而起指着离凤部族长不耐烦说道:“李炬,你他娘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把我们屠瑞和掠岐叫过来了又一个屁不放。”

“老子年纪大了,坐久了**子疼。”

“黄土都埋到老子眉毛了,没什么事就别浪费老子时间!”

李炬起身笑盈盈曲身抱拳以礼。随即收敛神色眼神坚毅说道:“既然今日我我三部落相聚于此,想必皆是拒接了火翎信。”

“咱们就放下心中那份猜疑,不要再继续打着心中的小算盘了。”

“我等本是大周皇室后裔,想当年我大周战马铁蹄所过之地,圆月弯刀所指之处,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如今却被驱逐至此,犹如丧家野犬任人宰割。”

“这份屈辱每日都深深刺痛着我,令我夜不能寝,昼不能安!”

一粗犷中年男子起身,伸手打断了李炬的慷慨陈词。

“行了,行了。”

“你炬,你这老小子,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变得跟南方那群娘们儿一样了?”

“说事就说事,整这些虚头巴脑的废话干啥?”

“是为了煽情?”

“那不好意思,我是是个粗人,听不懂。”

“我三族为何聚集在此,大家心里清楚的很。”

粗犷汉子说罢转身看着对面所坐的掠岐部三人,指着三人中间的掠岐部族长,鄙夷说道:“老秦头,你个老不死的,干瞅着干啥?”

“自己为啥来这里,心里没数?”

“装啥呢装?”

“老子把话挑明了吧。”

“我们草原男儿祖祖辈辈就没他娘的受过这等窝囊气。”

“从来都是我们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被人骑在头上拉屎拉尿过?”

“这二十多年,我们成了啥样?”

“祖辈的脸都给我们丢尽了。”

“这样活着,老子死了都不敢去见老祖宗!”

“咱们八部中,也就咱们三部族还有点大周后裔的血性。”

“入北荒内的韩家谍子,死在你们两部手下的不在少数。”

“比起其余五部的那群胆小如鼠的家伙,你俩算得上爷们。”

“要死,咱也得站着死。”

“这个,老子也想不起来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粗矿汉子急得直跺脚,骂道:“他奶奶的,昨晚袁先生跟我讲的作战计划一句都想不起来了。”

“反正袁先生的意思就是说先把这五部给统一了,然后就干韩家,再干落凤的皇帝老儿。”

粗矿汉子说完后就呆站着,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似乎以这样的方式拍打自己的脑袋,就能把袁先生所述计谋回想起来。

在座众人看着这名性子急躁的屠瑞部族长,一时苦笑不得。

汉子对面一个干瘦身影的中年男子起身,哈哈大笑道:“我的傻蛮儿,你还是坐下吧。”

“别把你的脑袋给拍坏了。”

“本来就不好使,再拍几下,还得了?”

名为谢邑蛮的粗矿汉子听闻此言,当即面色一沉。

谢邑蛮看着发声是秦裕,才收敛脸上怒意。不悦说道:“秦老头,我敬重你。”

“咱们这八部族长中,就你他娘的读书多。”

“你说这话,我不揍你。”

“要是你身旁那两个老头敢这么说我,哼!”

说罢便是恶狠狠看着秦裕身旁两位老者,两只握拳,指间骨节啪啪作响。

两位老者不去理会这痴人,一脸无畏神色。

“好蛮儿,坐下吧。”

“你啊,就能吓一吓你们部落里的三岁小孩。”

“不要再继续出丑了。”

谢邑蛮懊恼的挠了挠头,骂骂咧咧一屁股坐了下去。

秦裕看了看坐在地上正赌气把头转向一边的谢邑蛮,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就发表一下我自己的看法吧。”

“要成大事,仅凭我三个部落的势力,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二位刚才所说的宁折不屈,我是很赞同的。”

“我们这二十几年来,确实是活的窝囊。”

“草原男儿,骨子里没有屈从与苟且。”

“要么站着生,要么站着死。”

“可是我族八部,有的人跪久了,习惯了一跪而来的安稳,再也不想站起来了。”

“而要成事,这跪着的五部势力,又是必不可少的。”

“不得不说,当年韩家的这一手化整为零实在是太过狠辣。”

“使我大周旧部离心离德。”

“就算我等再起反心,韩家也是可以拢此击彼,轻松化解。”

“此次火翎信一出,韩家对我三部近年所作所为容忍不了了。”

“就算我三部接了火翎信,依然是无法更改韩家要将我等除之而后快的决心。”

“接火翎信,便是自己前往断头台,伸出脑袋任人宰割。”

“不去便是在自家地盘上乖乖等着韩家铁蹄践踏而亡。”

“当下我等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这既是我们的生路,也是韩家为我等准备的死路。”

“成,则晚死或不死。”

“败,则血溅三尺,北荒八部往后只有北荒五部。”

“如今五部精锐尽出,我三部只需竭力一举拿下三部,以其部落内妇孺幼小作为要挟,便是可以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将其势力收入麾下。”

“届时另外两部对韩家而言已失去了压制他部的作用,自然成为了弃子。”

“八部势力到时便是可以重新回归为一体。”

“我族男儿各个骁勇善战,女子也是骑马皆可战。”

“韩家一直未曾让外界知晓北荒内尚有大周遗民。”

“到时我等竭全族之力,与韩家一绝生死。”

“如胜,则吞岐州而望西北,复国指日可待。”

“如败,我等也许就成了亲手扯断大周最后血脉的罪人了。”

李炬单手托腮,一副天塌奈我何的闲淡神色,平淡说道:“不惧死,惧辱。”

“你我三族之中,我族战力居顶。”

“谢族长,你拿下赢部,可有难处?”

谢邑蛮抱拳轻哼道:“一群老弱病残,不在话下。”

秦裕随即抱拳以礼说道:“那较赢部战力稍次的赤鎏部就交给我吧。”

“剩余三部就有李族长您费神了。”

李矩点了点头,面色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