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细雨婆娑的夜

小说: 破产千金逆风翻盘 作者: 烟水漪 更新时间:2021-01-14 02:36:03 字数:2620 阅读进度:110/134

肉骨头已吃完,雪狮满意地舔着鼻子,摇头晃脑地朝着雪千黛跑来,冲着门口“嗷呜”叫。

“它这是要你陪着去遛弯了。”霍云潮一边解释。

雪千黛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伸懒腰,“好,妈妈带你去消食,免得你变成胖狗子。”

雪狮又“嗷呜”叫,对胖狗子这个称谓表示极大的抗议,见过这么英武的、堪比雄狮的胖狗子吗?妈妈语文学的太差了。

霍云潮换上了一双舒适的运动鞋,自然而然地挽过雪千黛的纤腰,“一家人一起。”

雪千黛定定看看她的霍美人,自从父亲入狱,家族衰落,她就失去了家。“家”这个词,对她而言是最奢侈的字眼。“再说一遍,好不好?”

霍云潮拉着她的指尖,轻轻摩挲,像是承诺一般,“我说,雪狮、我和你,是一家人。”

美色当头,雪千黛咧开嘴,笑的恣意明媚,“你和我,还有雪狮,是一家人。”

把美人放在第一位,雪狮靠后。

地位下降的雪狮冲出了房间,让它冷静一会,消化一下从此不再享受独宠的事实。

琨御湾是高层社区,是霍云潮毕业时购置的,主要好处是离清大近,园区公共绿化做的不错,但毕竟不抵别墅,独门独院有天有地。

雪狮熟门熟路地在前面撒欢,一对恋人尾随在后,十指紧扣。园区的路灯,将他们的身影拖的很长,交缠在一起。

“美人,以你现在身价,不考虑买一套别墅吗?资产配置哦。”雪千黛笑着建议。

哈,李星也这么说。但霍云潮太忙了,难得挤出来的时间都给了雪千黛。他附在黛黛耳旁,“请女朋友帮我参谋可以吗?可以和你做邻居哦。”

雪千黛自然想和美人比邻而居,可是不行啊。“美人,我那别墅只是过渡的工作室,增值空间有限。我将来也是要换的。再说,你身边还有个别墅投资资深顾问呢。”

霍云潮笑而不语,转移了话题,“你的男款秋装设计的怎么样了?”

雪千黛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扒拉下耳朵,“美人,求赐予我灵感吧。”

这可难坏了霍云潮。“我不懂设计。”

雪千黛灵机一动,眉目灵动,“可你是天生的衣架子啊。”

乌云渐渐遮住了星子,夜风吹来,去了暑气和燥热。

忽然雨点落了下来。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雪狮!”霍云潮高喊一声,以手臂遮挡着雪千黛的头,拥着他朝家的方向奔去。

————————

夜晚十点半后,帝都下了一场小雨。喧嚣褪去,给这座城市增添了一丝清凉和惬意。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巷口,这里是朝阳、顺义和通州的边界,并不如何繁华,但未来规划很好,要建大型商业配套,还会开通地铁。只不过,还没有兑现。

这里,也是郁雪的住所。

一个女孩子,以毕业三年的收入,就买了自己的独立居所,从这一点上来说,她已经碾压了很多帝都北漂的青年。况且,她还贷款买了一辆代步车。

因为限号,今天郁雪没有开车。

高跟鞋踩在深深浅浅的小水洼,溅起了一些泥点子。她以包挡着头防雨,懊恼地提起了长裙摆。

而巷口,因为路灯坏了,竟还有些黑暗。

走出去几步,她听到了身后的汽车驰鸣之声,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辆车速度飞快。

蓦然转身,车灯亮起的光明晃晃地,闪了眼睛。她下意识抬起手臂,车子在视野里急遽变大。

“砰!”

车子朝她撞去,郁雪变成了一支断线风筝,飞出去七八米。

血汩汩流淌,从她的身下,和雨水连成一起。

思维变得涣散,眼睛也越发模糊,她依稀看到,开走的那辆车子,尾号有个“49”。

她注定要命丧四九城吗?

————————

一家三口,包括一条狗,已经回到了家。

雪狮抖动毛发,落了满地的水珠。

“雪狮!”妈妈很恼火。

雪狮躲进了自己的狗窝,把自己变成一只安静的鹌鹑,满满的求生欲。

霍云潮贤惠地去卫生间,打开了淋浴。“黛黛,去冲个澡,小心着凉。”

“哦”了一声,雪千黛换上拖鞋,进了卫生间,正待关门,霍云潮伸进了一只手臂,“上一次,你说,”他的话语很慢,故意逗弄她,“要,鸳,鸯,浴。现在还作数吗?”

雪千黛的耳朵,腾地红了。

她的淑女形象全毁了。出乎意料地推了下他的手臂,她风一样关上了门。她靠在门上,拍胸脯,长出一口气。“雪千黛啊雪千黛,这不正是你期盼的吗?怎么临门一脚又怂了?”

她怯怯地开了门,只露出一线,令人沮丧的是,美人不在门口。

“哼”了一声,雪千黛重重地关上门,独自去美人浴了。

搓地很用力,洗的时间也很久,身上的皮肤都开始透红了。

等到洗完时,她裹着浴巾,堂而皇之走了出来。洁白的浴巾,愣是被她穿出了晚礼的风格。抱着换洗衣物、头发犹在滴水的霍云潮,怔怔看了三秒,喉结滚动了一下。

“你的睡衣睡裙。”

雪千黛的关注点不在睡衣,“你什么时候洗的澡?”

“哦,刚刚。”

她忘记了,霍云潮家里两个卫生间。

啊啊啊,她整个感觉都不好了。

“有素描纸和笔吗?”雪千黛捧着睡裙放在沙发上,盯着他胸前的表情包。是的,霍云潮的表情包文化衫早已收到,今晚他穿的是雾霾蓝款,搭配一件同色系的短裤。

“我给你找。”

专业的素描纸没有,霍云潮找出了平时打印文件用的A3纸和2B铅笔。“有灵感了?要画什么?”

雪千黛推着霍云潮站到了客厅中央,自己则坐回了餐桌旁。“美人,开始你的走秀时间。”

好嘛,雪千黛欠霍云潮的私人秀还没兑现,却要他给她做模特了。

但霍美人很宠女朋友,他不太自然地在餐客一体的厅堂里走来走去。

雪千黛拾起笔,在笔上涂涂画画,“美人,自然一点”。时而抬眸,捕捉他瞬间的表情。

她画的认真,有一点碎刘海挡在眉目间,为她增添了婉柔的气质。霍云潮索性不走了,静静地看她。

雪千黛从坐位上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停下。“ESMOD一位老师说,时装,是最高级的人体工程学,需要宠分考虑肌肉组织、骨骼机构、各部位体表以及人体静态和动态时的特征……”

声音幽幽,吐气如兰,雪千黛眼神澄澈而单纯,掀开了他的表情包文化衫,露出了腹肌和人鱼线。“所以美人,我要真实感受一下这些特征,以及时尚如何在你的身体里流淌。”

她的手指覆上了他的腹肌。

然而下一刻,她倒在了宽阔的怀抱里,霍云潮将她抱到了沙发上,压了过来,他的呼吸有些浓重,“黛黛,你是在考验我的定力吗?”

雪千黛沉默,沉默地邀请,愿君多采撷。

霍云潮低头,覆在了她的含珠上。

手机铃声适时响起。

HolyShit!

霍云潮停下,手伸向身后的茶几,拿起了手机,居然是郑放。

他摁下接听键。

“霍先生,你能来一趟朝阳医院吗?郁雪出车祸了,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