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急公好义’

小说: 农家内掌柜 作者: 秋味 更新时间:2017-09-13 23:14:50 字数:2539 阅读进度:969/970

转过年,就到了九二年,春暖花开。

对毛熊来说,寒冬依然漫长,倒下只是开始,美洲鹰的刀刀割的它血流成河。最可怕的是,尸横遍野、大伤元气、国破家亡却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此时甘良生登门,“姐夫真是稀客啊?”萧楚北惊讶地看着他道。

“我才好奇,你这个工作狂竟然在家。”甘良生诧异道。

“我刚下连队回来。”萧楚北说着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新的棉拖放在他的眼前道。

“你和国庆约好了。”萧楚北自言自语道。

“国庆也在吗?”甘良生惊讶道,趿拉着鞋进了客厅。

“姐夫。”华珺瑶跟华国庆站起来道。

“国庆你咋来了。”甘良生走过来道。

“你为什么来,我就为什么来。”华国庆神秘兮兮地一笑道。

“毛熊。”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在边境做边贸,做的好好的,来这儿干什么?”华珺瑶好奇地问道。

“我来采买。”华国笑着道,“路过,顺便来看看瑶瑶和妹夫。”

“你海外随便采买,干嘛非来国内。”甘良生看着他道,“捞过界了啊!”

“国内的便宜。”华国庆嘿嘿一笑道,“帮助咱们的企业捞外块,一举两得。”

这年头,对于前毛熊现在的大毛来说。温饱是个大问题,革命是身体的本钱,人总要吃饱肚子。所以边境异常的火爆,不管是大毛还是更多地国人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做起了进出口贸易,生意一度十分兴隆,拉上一车皮货送往大毛后,开回一架大飞机是那个年代特有的传奇故事。前毛熊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和畸形发展的工业体系,让轻工业业品极为短缺,这正是有利可图的行业,许多人在这里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我听说大毛现在很惨?”萧楚北问道。

“是啊!相当的惨。”华国庆点头道,“据说莫斯科大学的教授也不得不兼职做出租车司机。”

“有些将军,不得不把自己的军功章拿出来变卖,只为获得一个面包。”甘良生唏嘘道,“那是视若生命的勋章,在生存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次准备采购什么啊?”华珺瑶问道。

“几列火车皮的货,运过去就能赚一大笔钱。”甘良生说道。

“小气,太小气了。”华国庆摇头道,“哎!那个姐夫,我不跟你争,你走陆路,我走水路的,”脸上笑吟吟地说道,“我找了个万吨级的货轮,从鹏城直接发货,直接去远东。”得意洋洋地说道,“怎么样?小弟的生意做的大吧!”

“那得多少钱啊?”萧楚北张大了嘴巴道,“大毛能消化得了吗?”

“能!”华国庆和甘良生异口同声地说道。

“大毛消化不了,还有二毛、三毛呢!”华国庆唏嘘道,“毛熊一下子分裂了大小毛头十几个,都嗷嗷待哺呢!多装点纺织品、日用品,能装多少就装多少,这都是挣钱的买卖!”

“哎!姐夫没兴趣开辟大毛市场,你得产品销过去,指定卖脱销的。”华国庆鼓动道。

“怎么你想分杯羹。”甘良生瞅着他道。

“你可别想歪了,我就搞我的金融,做我的国际倒爷。”华国庆赶紧声明道,“只是觉得机会难得。”

“大毛政局不稳,我们不好涉足,别到时候把我们给‘共产’了。”甘良生担心道。

华国庆闻言贼笑道,“这还不简单,找个当地人做代理人呗!”

“你倒是提醒了我。”甘良生认真考虑道,不过心里琢磨着还掺杂的政治因素。

华国庆挠挠下巴道,“我听说,这两年大毛的知识分子移民不少,家庭生活太过艰难,姐夫你可是高级知识分子,不想帮帮苦难的大毛的知识分子。”

“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登门拜访,总不能空着手吧!”甘良生笑道。

萧楚北闻言,“姐夫别忘了军事领域。”

“那能少了,主要就是军事领域。”甘良生点头道。

“黑,你们比我还黑!”华国庆朝他们竖起大拇指道。

“我喜欢!”华珺瑶出声道。

华国庆闻言也笑了,“喂!你们挖人家的老本,大毛能同意了。那可是国之重器!”

“我这是在挽救人才,难道让他们倒向美洲鹰。”甘良生说的大义凛然道,“我的待遇可以参考美洲鹰的中上等标准,很优厚的。”

甘良生就像是干起了贩卖人口的买卖.不过这表情还是一副急公好义的味道。

“哎!小堂哥,我给你说的大买卖,有眉目了吗?”华珺瑶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问道。

“什么买卖啊?你看你俩的眼睛都放光了。”萧楚北好奇地看着他们堂兄妹两个道。

“有眉目了。”华国庆笑眯眯地说道。

“是石油,西伯利亚的油田。”华珺瑶笑的如小狐狸似的,乐不可支道。

“啊……”萧楚北目瞪口呆,“这生意你们都敢做”

“这有什么不敢做的。”华珺瑶微微扬起下巴道,看向华国庆道,“对方的人如何?信得过吗?”

“我开出的条件他无从拒绝。”华国庆手指比划了个数钱的姿势。

“你们太嚣张了吧!居然给人家回扣。”萧楚北指着他们俩道,“你们这是违法乱纪。”

“咳咳……”华国庆看向萧楚北道,“现在在大毛,只要你出的起价钱,他们连核武器都敢向外卖,懂吗?”

“这么恐怖。”萧楚北震惊的无以复加道。

“国庆没有夸张。”甘良生点头道。

华珺瑶继续说道,“在大毛美金就是硬通货,堪比黄金,我们用美元交易,价码不太低,不要趁火打劫将价格压的太低了,而且手段合理,还有小堂哥,如果交易真的成了,那么必须是联邦政府、内阁、国家议会,地方首脑和议会也要给我们背书。哪怕多出些钱,也要手续合理明白吗?“

“这人家恨不得把价格压的,你这么做是不是多此一举。”华国庆看着华珺瑶不赞成道。

“小堂哥,买油田,可不是你做国际倒爷,一锤子买卖,搞短平快,走了就没事了。开发油田时间长,等政局稳定了,这样安全。”华珺瑶挑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