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打狗还要看主人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9 01:51:38 字数:3343 阅读进度:456/872

四爷看她的样子,轻叹口气摇摇头,说“跟你想的不一样。他不是反水,也不可能反水。”话音刚落,朱厚雄明显感觉到她松气的动作。

松气?那接下来就真是……

嘴角上扬,冷笑的说道:“不过跟他做的跟反水差不多,见死不救,袖手旁观。”

什么?!

佟雪莹“猛”地抬头看他,满脸的不敢相信。可他不会撒谎,更加不可能骗她。抿唇一下,不解的开口问道:“为什么?他跟曦阳就算不是朋友关系,可……可也知道他是你我的人啊。”

说句不好听的,打狗还要看主人。桑墓桖明知他们看重冷曦阳,怎么就能……就能做到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呢?!坐直身子,满脸沉思,半天都没有说话。

朱四爷起身,靠坐在炕头,把人安置在自己的膝上又道:“有什么不可能的。那小子的手下桑安说了,只要不危及生命,他都不会出手。”

啥?!

佟雪莹火了,咬着后槽牙冷哼的问:“为什么?他疯了?!”

“桑安说因为曦阳的女人得罪了他主子,所以他才会只在关键时刻出手,其他时候不会管。”

轰——

佟雪莹听到这话,顿时气的就要起身,不过被他用手制止了动作。无奈之下,只能愤恨的开口说:“这特么能一样吗?伤的那么重,他就能忍心看下去?”

“所以我说啊,那小子来家里过年,你不用给他好脸儿。”四爷说完,曲起一条腿,手自然地搭在上面,眸子闪出一丝寒光。

佟雪莹躺在他的腿上,自然是不知道他的表情,不过心里也很生气。气桑墓桖的见死不救。她见过桑安,那小子人还不错,如果不是桑墓桖下命令,他不可能不出手救人。

该死的桑墓桖,怎么就这么缺德,不知道事分轻重缓急、有时有晌?!曦阳的女人得罪了他?红霞得罪桑墓桖?什么时候?

哦,是了。

确实有这么回事儿。子毅那会儿被传九月初二大婚时,他来过家里,还问她要不要跟他去京城。就是那个时候,红霞逾越的直接反驳他。

没想到这货居然会这么记仇,而且还如此过分。

朱厚雄整理一下思绪,缓缓的开口跟她说起了从府城见到佟大生到北冥冷妍出嫁的事情。这事儿拖了这么久,她的确有权知道的。

佟大生不知道怎么搭上了逍遥散人。而且双方均被第三方势力所用。如此一来,朱厚雄就不得不担心刘家庄这边,还有他的女人、儿子。

所以派人去查,打算找出来永绝后患。冬月十八北冥冷妍从刘家庄出发,可在冬月十六那天,桑墓桖跟慕容枫就得到了慕容云飞的那批火药。

暗门的人,连夜在丰阳县与平阳县的一处林荫路上设了埋伏。那里也恰好就是逍遥窟的大本营。南宫家迎亲队伍的行程,比预计提前了许多,这自然是南宫遥的功劳。

只不过让大家都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把爹娘、庶弟等南宫家一百多口人全部喊上了。这样的迎亲队伍的确很庞大,更加显示对北冥冷妍的尊重。

佟雪莹听到这儿,嘴角狠狠抽了一下。朱厚雄见她这般,伸手轻摸她的发顶,继续说着。后果是什么可想而知,整个林间全部毁了,就连逍遥窟所在的那个山洞,直接崩平。

现场很混乱,也很血腥。当然,也足够残忍。其实火药这个安排,朱四爷跟慕容枫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四爷比慕容枫得知的还要晚。他这点的时候,已经是尘埃落定了。

佟雪莹原本是怨朱厚雄的。怨他没有阻止这次的荒唐行动。不管怎么说,一百多条人命,外加逍遥窟里的人。伏法就好,没必要赶尽杀绝。

可当她得知朱厚雄竟然是事后才知道,不禁懵了。这……慕容枫知道应该跟他说啊,为何连他也满了?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想到这儿,终于忍不住起身打断他,问:

“子毅,他们当时做的时候,没有跟你说吗?定计划的时候,也没跟你露一个字吗?”

朱厚雄摇摇头,轻叹口气。对于这件事儿,他也心存疑惑,总觉得不应该是这么个走向。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让他想问,都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伸手捏了下她的小脸儿,说道:

“当时我没有在场,更加不知道慕容老爷子居然藏了那么多的火药。事后我问过阿罪,毕竟当初埋火药的时候,是他派人过去跟泉风一起。只不过……他并不知道他们要埋火药,只是说去帮泉风一些事情。”

呃……

泉风?

她听过这人。北冥冷妍说过,当初子毅怕南宫遥有事儿,特意把身边的泉风派过去保护。难道说……泉风故意知情不报,蒙了阿罪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帮忙埋火药的人,应该也会说啊。转念一想,苦笑的扯了下嘴角。那些人自然不会说的,因为他们会认为阿罪是知情的。

“这事儿到现在就是个迷。爷儿也特么的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儿。”朱厚雄咬着后槽牙,气得不行。他相信慕容枫,也相信慕容云飞。

那匹火药把逍遥窟捣毁,的确他跟桑墓桖都有收益。可是南宫家那么多人,不至于都跟着陪葬。况且,南宫遥还折在了里面。泉风也是了,如今死无对证,他就算想知道都很难,很难。

“南宫遥死了,派过去保护的人中,有几个暗门的人在暗处。多多少少也受了伤,被殃及。我找北冥冷妍谈过,奇怪的是她……居然知道这次火药的安排。”

朱厚雄说到这儿,明显感觉到眼前的女人晃神了。估计她没想到北冥冷妍连她也瞒着了吧。疼惜的把人纳入怀里,亲了一口她的面颊,继续说着那件事儿……

……

杀年猪,自然要吃杀猪菜。

冷逸阳回屋陪佳人,冷岳阳则没什么事儿,颠颠的去厨房瞅瞅。站在门口,闻着烀出来的肉香,不禁挑了下眉。三口大灶,就绿蕊一个人看着。

小丫头倒也麻利,灶下的火添的很足。等她起身要看锅里的汤时,余光发现了冷岳阳。轻笑一下,说:

“岳阳大哥,你没事儿?”

“啊,我过来看看。”冷岳阳说完,大大方方的走进厨房,看着三口冒着热气的大锅,好奇的问道,“这锅里煮的什么?好香啊。”

绿蕊拿着抹布垫上,然后看着他提醒道:“岳阳大哥离远点儿,我看看锅里的汤。”

“哦。”冷岳阳点头,往后退了几步。

大锅盖掀开,顿时一股热气冒出。绿蕊用锅盖挡在自己面前,所以热气并没有伤到她。等热气散了之后,绿蕊把锅盖放在一旁。冷岳阳也凑到跟前,终于看见了锅里是什么。

一个大大的猪头,还龇牙咧嘴,要不是眼睛闭上,还真的有些恐怖。肉汤是乳白色的,翻开的烫花还能偶尔看到烀肉的纱布袋。微蹙了下眉头,好奇地问道:

“那个纱布袋是做什么的?放在汤锅里有什么作用吗?”

绿蕊盖上锅盖,掀开另一个说:“是烀肉的料袋,东家想出来的。里面有大料、花椒、桂皮还有香叶等物。这样烀出来的东西好吃,大家都特别喜欢。一会儿岳阳大哥尝尝就知道了,下酒最好。”

冷岳阳听了抿唇点头,多多少少都是期待的。跟在主子身边这么多年,以往过三十儿都是找个梨园,进去听曲儿、喝酒,然后舒缓一下生理需求。

来农家是第一次,跟这么多人一起过年也是第一次,今儿的杀猪更是第一次。在厨房陪着绿蕊,文这一切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煮的差不多了,绿蕊用筷子扎着那些东西,没有再冒血水,用刀割了一块下来。分成两块,顺手给冷岳阳一个,自己吃了一个。

熟了,咸淡正好,撤火。

冷岳阳看着手里的那块肉,瞅了许久,终于送进了嘴里。咀嚼几下,立马挑了眉头。味道真的不一样,有点儿像外面买的烧鸡的味道,但跟那个又有些不同。

绿蕊把猪头拿出来放在盆里,其他的东西也一一拿出来,然后赶紧出去喊雷扬。雷扬从外面走进来时,手里拿了一把匕首。看到冷岳阳愣了一下,随后来到猪头跟前,熟练的开始拆骨、剃肉。

一个猪头差不多剔出来五斤肉。再加上猪蹄、猪尾巴、猪心、猪肝等物,足够他们这些人喝酒的人吃了。雷扬把猪巧舌割了一小块出来,然后递给冷岳阳,说:

“尝尝,这个是猪的上颚,叫巧舌。很好吃的东西,也是稀罕物。”

能不稀罕嘛,一头猪就这么一个猪巧。

冷岳阳听他这么说,伸手接过直接送进了嘴里。有前面绿蕊给他肉的经验,自然知道这些东西不会难吃。上扬嘴角看着他,不住地点头说:

“果然不一样。为何外面就没有卖这个东西的呢?”

“估计都用来祭祖了吧,谁能吃这个。”雷扬说完,把匕首擦干净,然后揣在怀里,又道,“走吧,血豆腐应该出锅了,带你去看看。”

冷岳阳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颠颠跟着出去。对于他来说,这农家的过年,的确是新鲜,让他觉得哪哪儿都奇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