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打嘴巴能把人打晕!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8 20:33:14 字数:3291 阅读进度:405/872

第405章打嘴巴能把人打晕!

“我说于大哥,腊梅姐姐好心好意请咱们大家过来吃饭,您这是做什么啊?这么做……怕是有**份吧。铺子明儿就要开业,人家不注重风水,先给咱们开席,您这样做……好像不太地道。”

柳絮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说着。眨巴着一双眼睛,特别的无辜。不过话里全都是刀子,刀刀穿心。一旁坐着的姜玉阳等人,也都附和的点头,不赞同他的做法。

于庆海本就跟她不对付,这会儿又喝了酒,理智这东西早就被他摒弃于脑后。再加上有人又点头表态,心里更是不爽。恶狠狠地瞪着柳絮,冷“哼”一声,道:

“一边儿呆着去,这有你说话的地儿?别以为你离开了商会,爷儿就拿你没法子。告诉你,若不是你那主子,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还跟我这儿称兄道妹,你也配!”

哟呵,这人明显欠拾掇了啊!

佟雪莹有些恼火,不过还是按捺着性子等。她了解腊梅,那丫头不是能吃亏的性子。砸了她一个杯子,不让其赔些银子,根本就不可能。

如此不给面子的怼一个女子,其他几人都看不过去了。萃羽楼的东家祝亨太拍了一下桌子,看着有些喝多的于庆海,出声提醒说:

“荷田轩的,喝多了就让随从带你回去,别在这儿折腾,失了身份。”

“啊呸——”于庆海这会儿就根只疯狗一般,逮谁咬谁。端着酒杯又仰头喝尽,冷笑着呵斥说,“还特么身份,你跟老子提身份呢?在座的除了这四个骚蹄子,哪一个不是大老粗,装什么装!”

骚蹄子?还四个!

桌上一共坐了四个女人,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其他两个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不过倒也没有失了分寸,腊梅起身,欲开口好好跟他辩驳一番,不想却被柳絮给拽住了。

小丫头还真有这劲儿,硬是憋着没发火。还故作无事的的看着于庆海,打圆场的说:

“腊梅姐姐,几位大哥,于大哥这是喝多了,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于大哥,你快坐下歇歇,醒醒酒。我给你盛点儿汤,啊!”

说着,就真的拿起他手里的碗,给盛汤。

“滚特么犊子,在这儿装你x的装。还大哥、大哥的,你唤我大哥,你跟我睡吗?”于庆海是真的酒精上了头,口不择言到了一定的境界。

直接伸手,从她手里把碗抢过来,狠狠地摔在地上。

先是杯子如今是汤碗,这货是真的不想过了。

另外两个女人,都只是蹙眉,并没有说话。柳景波见状,二话不说,先照他面门,一拳打了过去。然后呵斥着说:

“听别人说你于庆海是胡子出身,今儿还真特么让爷儿开了眼。”

胡子,辽东土话,土匪、强盗的意思。

“哎呀我x,你敢打你爷爷,你看我……”于庆海步履蹒跚,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后,直奔柳景波就招呼过去。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直的摔了个狗吃屎。

四爷见差不多了,拉着佟雪莹从二楼的窗户翻窗出去。腊梅一见主子有所行动,便去拉着于庆海,苦苦哀求的说:

“于大哥,你喝多了,快别打了。我这明儿就要开业了,你这要是打坏了,我怎么开业啊!早知道……早知道我就该入商会,这样也能……也能……”

“你活该!”于庆海一听商会,顿时得意起来。食指指着她的鼻尖,嘚嘚瑟瑟的说道,“现在知道后悔了?早特么干啥去了?”

“实话告诉你,别以为你这铺子的东家是个什么什么县主就能成事儿。我们商会那边的靠山,你可知道是谁?还有那个叫柳絮的,你那个东家贞操都特么没了,还装个屁啊,我这……唔——”

其他几个人中,有一个叫庞成虎的察觉有些不对劲儿。赶紧起身,拉住于庆海,捂住他的嘴,道:“大海,你差不多得了。人家两个妹妹一直对你百般忍让的的。赶紧,跟我回去睡觉、醒酒。”

说完,转头看着腊梅,有些歉意的又说:“腊梅妹子、柳絮妹子,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这人喝几杯猫尿就找不到北。我这就带他回去,啊!”

喝多、撒酒疯的人,最忌讳的便是被人家说。庞成虎如此说他,于庆海自然就不愿意了。使劲儿的抽出胳膊,身子踉跄的差点倒下,就这样都没妨碍他巴巴——

“姓旁的你给我滚边儿呆着去。你那个哥哥就跟这铺子的东家做生意,你当我不知道你想对商会不利啊。告诉你,三爷都已经……”

“啪——啪啪——啪啪啪——”

话没等说完,就被被一名女子直接扇了八个嘴巴。直把人打晕了。

打嘴巴能把人打晕!

腊梅微微蹙眉,心里顿时觉得这女人有猫腻。于庆海刚才说了个“三爷”,而且明显对东家还有东方姑娘不屑,这商会的背后……到底是谁呢?

打人的女子,名唤吕婉姝,在县里做乐坊生意。乐坊,类似窑子的地方,但要比那个高级。乐坊里面唱曲儿的女子只陪酒不陪睡,算是有些操守。

当然,这吕婉姝在商会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就是在县里,她的地位也仅次于上次给伊闪接匾的邢夫人。年过三十,没有成亲,所以大家对她的称呼都很尴尬,不知道该称呼什么好。

吕婉姝把昏了的于庆海交给庞成虎,然后转身对腊梅跟柳絮侧身行礼一下,说:

“二位妹妹对不起了,今儿是这浑人不懂事儿,他日等他酒醒,一定让他登门谢罪。至于打碎的杯子跟汤碗……”吕婉姝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放在桌子上之后,又说,

“这是十两银子,也不知道够不够赔妹妹这杯子。”

腊梅看着荷包,又看了看地上的杯子,轻叹口气,没有说话。柳絮见状,赶紧开口道:

“吕姨有所不知,腊梅姐姐这铺子是淑婕县主开的。县主大人要求很高,一个桌上的杯盘碗碟是一套。这毁了一个杯子,您觉得……”

佟雪莹就站在门口,听着他们“妹妹”、“吕姨”的称呼,差点没笑喷了。饭桌上的四个女人,除了腊梅跟柳絮正当妙龄,其他两个的确是上了岁数。

可那女人都开口唤她们“妹妹”了,这个柳絮竟然还唤人家“吕姨”。

不是故意,那便是成心了。

包间里的吕婉姝,对于柳絮这个称呼,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她最忌讳的就是拿年龄说事儿。咬着后槽牙,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还算有风度的放在桌子上,随后看着她们两个唱双簧的人,说:

“腊梅姑娘,这是五百两银票,可够偿还您那杯子跟汤碗?”

学聪明了,不唤“妹妹”拉关系,直接用尊称。

“嗯。够了。”腊梅点头,见好就收。反正接下来还有好戏等他们,不着急的。

吕婉姝瞅着庞成虎还有于庆海,又瞟了眼柳景波,幽幽地道:“这做生意……就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今日确实是这个浑人不对,可柳二爷你呢?公然抢他布行的生意,你就地道吗?”

柳景波十分坦然的看着她,耸耸肩,说:“吕东家,在下没有抢他的生意,更何况在下也在商行。如果你觉得在下有逾越的地方,不妨下月商会聚首的时候提出来,看看其他人怎么说就是了。”

吕婉姝看着地上的瓷器,又看了看腊梅,再看其他几位保持中立的人,心里顿时明白了。估计今日之事,是这俩丫头串通了柳景波,特意做了扣等他们。

不过还算能控制,至少这个于庆海,并没有多说什么。

“啪啪啪……”

一阵鼓掌的声音传来,朱厚雄一身宝蓝色的锦缎衣物出现在众人面前。跟在他身后的,是一身鹅黄色裙装的佟雪莹。两个人大大方方的从楼梯口上来,直奔这边闹事儿的地方走。

直到这一刻,佟雪莹终于明白为何腊梅非要让她在里面等了。原来这丫头跟朱老四串通好了,至于为何……一会儿就知道了。

腊梅跟柳絮一见到二人,纷纷跪在地上,异口同声的说:

“给宁亲王请安,给淑婕县主请安。”

轰——

一句话,让屋内其他的人都是一惊。随后也全都跪在地上,有人欢喜有人忧。

佟雪莹看着地上的碎瓷,略有愠色的道:“腊梅,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些杯盘碗碟,可都是我亲手挑的,如何被摔得粉粹?”

有点儿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易碎的东西若是不经意的掉在地上,顶多碎成几半,不可能碎的这么彻底。除非,用力摔的。

被点了名的腊梅,恭敬地磕了一个头,然后略微有些发抖的说:“回县主大人的话,这杯子……这杯子……”

磕磕绊绊,欲言又止。

吕婉姝心里懊恼的不行,可这会儿又不得不替于庆海说话。他是商会账房里面的人,真要是被这二位抓住了错处,他再靠不住,可就……

想到这儿,恭敬地磕头一记,随后打断腊梅的话,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