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我甘之如饴啊!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8 00:19:17 字数:3257 阅读进度:346/872

第346章我甘之如饴啊!

“因为你有伤啊!”佟雪莹理所当然的说着。耸了耸肩膀,继续又道,“鱼是发物,对你的伤口不利,喝点儿鱼汤解解馋也就那么地了。赶紧吃吧,哪儿那么多废话。”

桑墓桖听她这话,不怒反笑。这样的氛围,好像一直都是他期待的。当然,也是他没有经历过的。从小生活在狼堆,那种滋味又有谁能知道。

看着她吃饭的样子,他也开始拿着筷子吃东西。味道真的很不错,那个土豆特别的面,而且味道特别的鲜。没有一点肉,可就是觉得好吃。

桑墓桖也是真听话,一口鱼都没有吃,连汤都没有喝。鸡蛋也没吃,只是吃了荠荠菜炖土豆跟炒豆芽。黄云就在一旁伺候,一刻都没有离开。

好不容易一顿饭吃完,佟雪莹起身要走,桑墓桖开口道:

“哎,留会儿吧,咱俩闲聊会儿,我还不想睡。”

呃……

佟菇凉扭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黄云,心里盘算一下点点头。坐回炕上,不打算走了。瞧着一直都没有动的黄云,抿了下唇,说:

“把桌子捡了,然后泡两杯茶过来伺候。”

“是。”黄云屈膝行礼,拿着托盘把空碗盘捡下去。

屋子里剩下他们俩,佟雪莹没有客气,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我说桑大狱主,你咋还阴沟里翻船了?我可听说过,你打小就在狼堆里练出来的,谁能伤了你?”

略开玩笑的话,让桑墓桖有些面沉,跟刚才的他一点都不像。佟菇凉蹙眉,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也蹙了下眉头。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

不应该吧!

她也没说啥啊,只不过就调侃一下罢了。这么大的男人,应该不止于心眼那么小才对。桑墓桖看着她警惕的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慢慢地趴在炕上,然后缓缓的说:

“我的事儿……朱老四告诉你的?”

“嗯。”小妮子点头,很实诚的点头。当然,这事儿想隐瞒也不可能。毕竟也就只有朱厚雄能跟她说,其他人……根本在她面前,提都不会提。

家里这几个人,谁有胆子提他啊!被那醋坛子听到,还不直接翻脸。佟雪莹起身,把炕桌拿到一旁,瞅着他背后的伤,抿唇没有说话。

很快,黄云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了茶具,就在屋里泡茶。桑墓桖也没说话,就那么看着她泡茶的动作,等两盏茶放在炕上之后,这才开口道:

“你下去吧,我跟她说点儿事,你不方便在屋里听。”

“这……”黄云蹙眉,不知所措的看着佟雪莹,实在是不想离开。这会儿红霞不在,冷曦阳也出去办事儿了,若是她再出去,那东家……

佟雪莹琢磨了一下,冲她点点头,示意她先出去。这货如今受伤,再加上又是在她自己的地盘,肯定不担心他。黄云之所以不出去,无非也就担心他会做些出格的事情。不过……

此刻的桑墓桖除了养伤,其他的貌似都不可能。

给了黄云一个“你且安心”的眼神,小丫头无奈,只得屈膝行礼,不情不愿的出去了。桑墓桖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之后,轻笑一下摇摇头,道:

“这朱老四是把你当犯人了啊!弄了这么多的眼线在这儿,你也受得了?”

“我甘之如饴啊!”佟雪莹挑眉,理所当然的说着。对于他的挑拨,完全不放在心上。拿着茶杯喝了一口,随后看着他,又说,

“哎,想聊天咱们就好好聊。你别老在我面前说他坏话。我这人护犊子,尤其那家伙还是我男人。你当着我的面说我男人不好,你不想混了?”

桑墓桖听她如此大言不惭的话,不禁重重的叹了口气。真是生不逢时啊!如果当初是他先遇到的她,或许她现在这么维护的对象就是他自己了。

把玩着茶杯,也不知道是心不在焉还是不知道茶杯很烫,竟然就烫到了手指。下意识的收回手,看着上面的红,咧嘴苦笑的摇摇头,说:

“佟雪莹,如果当初是我先遇到的你,又或者我跟你先提出来……你会不会跟我在一起?”

又来了!佟小妞儿无语望棚。

“不会。”再一次斩钉截铁。背对着他坐着,看着南边的窗户,想了一下又补充的说,“当初我在霆阳县看你,只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其实……我这人有个毛病,只要长得好看、帅气,我基本都会多看几眼。当初对慕容枫、东方念我都那么明目张胆的看了。可对子毅……说实话,我不敢那么看他,怕他捏死我。”

桑墓桖听她这么说说,挑了下眉头,问道:“哦?这话怎么说?”朱老四脾气不好,但从来都不会打女人,顶多用掌风把人推开罢了。

佟雪莹扭头看他,侧身坐着苦笑一下,摇摇头,道:“不知道,那会儿就特别的怕他。后来交集挺多,可我都尽可能的避着。直到那年腊月,他昏倒在我家院里。”

“我救了他,他留在我家过年。就那会儿,我对他还没有什么感觉。每天我们俩就是各种怼,你怼我、我怼你,从来都不好好说话。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每天去作坊接我……”

桑墓桖听着她的感情史,无奈的重重叹了口气。其实说到底,对于她来说,他跟东方念、慕容枫他们差不多,只是因为长得不错,而她喜欢看而已。可是对于朱老四,她从始至终都是特别的。

或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错过吧。不是后来的错过,而是从一开始就错过了。桑墓桖趴着有些累,想翻身平躺,不过被佟雪莹摇头制止了。

“喂,不想后背的伤好不了,你就平躺。不过你平躺之后,我肯定让家里的姑娘们把你扔后山喂狼。”

“骗谁家孩子呢。”桑墓桖好笑的摆摆手。不过倒也真的配合,就那么老老实实的趴着,不再折腾。“那个后山你都重新收拾过,除了些家养鸡鸭之外,连个野鸡都没有,哪来的狼。”

“那你也得尊重下曦阳的劳动果实吧。人家那么辛苦的给你治伤,你总得差不多点儿。”佟雪莹说完,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还挺精,还知道后山没狼。

“你叫冷曦阳名字,不怕你们家朱老四吃醋?”桑墓桖真的无奈了。这个丫头唤朱老四为“子毅”,唤冷曦阳为“曦阳”,怎么就偏偏到他这儿,不是“桑红毛”就是“桑墓桖”全名。

为什么就不能特殊一点呢?!

佟雪莹低头看他,轻叹口气没有接他这个话茬。闲扯的差不多了,是该说下正事儿了。拍了他肩头一下,巧妙的避开了伤口,然后道:

“你是怎么受伤的?我听子毅说你可是出了名的机警,狼堆里你都能存活下来,怎么就被着了道?”

“那能怪谁,怪你们家朱老四呗。”说完翻了个白眼,然后重重的叹口气。

佟雪莹见他这样,不禁心里“咯噔”一下。他这会儿受伤如果怪子毅,那是不是说明……

“你们家子毅没事儿,别瞎想。”桑墓桖皱眉,不愿意的说着。见她放松了表情之后,又道,“他如果按照原计划出发,我也就没这事儿了。”

“那些人冒充他,我以为是你们家朱老四,所以也就没有设防。等察觉到不对劲儿时,我便已经着道了。能活命,也是多亏了桑安他们。你的人去县里了?那估计是白去了,县里的人都撤了,现在联系不上。”

话音一落,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佟雪莹没有说话,盯盯的看着他,脑子里不停地琢磨他刚才的话。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救了子毅一命。

那天如果她真的把子毅放走,那么现在受伤的……估计就是子毅了。可这也不对劲儿啊,子毅的行踪那么隐秘,怎么可能会被别人知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

“你提醒下你们家的朱老四吧,他暗门里应该有内奸了。”

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外面的黄云听到。佟雪莹起身,在窗户框子那里敲了两下之后,回到刚才坐着的位置。黄云没走,一直都在窗外。

小丫头也不算偷听,就那么光明正大,这会儿估计是去通知人了。扭头看着桑墓桖,幽幽的说:

“那天……原本他是要走的,不过我没让,所以……”

“所以受伤的是我。哎,我说你能地道点儿不?我知道你们俩很幸福,可不至于这么在我面前刺激我吧。我现在可是伤员,行不”

桑墓桖说完,自己都笑出了声。果然孤家寡人最凄凉,知冷知热的人没有,反而还得被迫看着她在面前提及情敌,而且还是那种庆幸又……

真是够伤人的。

不过倒也还好,至少那小子没事儿,他虽然损失了辽东一个联络点,但也不至于全没有赚头。最起码这女人,现在把他当朋友了。

不剑拔弩张,没事儿说说话,貌似也可以的。有时候退而求其次,倒显得自己洒脱一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