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大变活人?惊喜吗?!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8 00:18:24 字数:3357 阅读进度:320/872

第320章大变活人?惊喜吗?!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院,就看刘金波他们兄妹几个挨个的去打招呼。什么表哥啊、表妹啊、老姨夫啊……农家亲戚是真多啊,老太太去世那么多年,他们依旧走动频繁,这可比现代要强得多。

前世,一爷公孙都未必能走的像他们这么亲兴。当然,你要混得好自然就不一样了。毕竟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佟雪莹站在院子一个角落,跟杨氏、高氏、刘芳他们正聊天呢,突然发现那个刘金波的表弟媳妇儿,越看越眼熟。那侧脸可像一个人了。这个……

貌似应该不可能。毕竟人家是老远过来的人,怎么能……等她给一个正脸之后,佟雪莹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我了个擦,那不是白玫吗?!

她怎么又变成了刘金波的表弟王成的媳妇儿。这……这算是什么?

大变活人?

惊喜吗?!

显然,她没有认错人,那个白玫正瞪她呢,而且还是那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佟雪莹微微蹙眉,暂时按兵不动。她还算了解白玫,反正这个女人不会看她如此好过的。当初是她给下了噬情蛊,估计这会儿见人活蹦乱跳,心里肯定气的要死。

小妮子得意的看着她,故意冲其做个鬼脸,杨氏见她这般,纳闷的扒拉她一下,摇摇头问道:

“干啥呢?”

“没啥,就是眼睛抽风了。”佟雪莹随口说着。

高氏带着刘芳去屋里继续帮忙,佟雪莹见没她没啥事儿,便挽着杨氏的胳膊。二人出了刘金波家的院子。院里人那么多,还是少在那的好,给人家让让地方,省的看着挤得慌。

站在门口那里看着田地。春雨已经下好了,等刘文昌出殡以后,大家就又该忙着种地了。今年这地算是正经耽误了些日子,不过大家辛勤,应该都能抢回来。

杨氏轻叹口气,看着这些地便想着自己家的地,有些犯难了。弟弟那边就有十亩地,自家还有十五亩,光靠他们两口子加三个孩子怎么种。

自从刘文昌出事儿,村里人都不敢让老子爹下地了,这要是有个意外,谁也受不了。可老爷子出殡,作坊就要上工了,家里的地也就种完了七亩半,都落到他们爷几个的身上,唉!

大川要是回来还好,可得月底才能回来,啥都不赶趟了啊!佟雪莹听到了她的唉声,看着许多未种地的人家,想了一下,说:

“嫂子,要不这样吧,咱们农忙假就再顺眼三天。村里没了族长,这个是大事儿,你说呢?”

“可……可以吗?”杨氏有些诧异,当然心里是期待的。如果真的可以这么做,那就太好了,至少她能在家帮着他们爷几个种三天,三天能抢出不少。

因为老爷子的死,原本应该上工的作坊,已经又休了好几日,这要是再歇三天,还真是……

“嗯。”佟雪莹点点头,蹲下,捡起一个土坷垃朝远处一丢,然后又说,“你们家的地我看了,也就种了七亩多。明儿我让雷扬跟蓝裳过去帮你家三天。你管他们俩午饭,行不?”

本来这工饭都不打算让他们家管,就怕杨氏不同意,所以才这么说的。

这……

杨氏心里高兴,可又觉得不是很妥当。那是人家的下人,蓝裳那丫头每天穿的、戴的,就跟富家小姐似的,真要替她干活儿……想到这儿摇摇头,忍痛拒绝的说:

“妹子的好意嫂子心领了。不过……还是算了吧。我跟你二喜哥还有我那三个半大孩子能种。蓝裳跟雷扬都是伺候你们的,怎么好就……”

佟菇凉听到这儿,心里明白了她的顾虑,摆摆手、打了一记响指说:“就这么说定了。明儿老爷子上午出殡,下午就让他们过去帮你们种地。”

“嫂子,你现在就去跟作坊的人说下,咱们农忙假顺延三天,让大家放心忙活族长的事情。再有三天,估计剩也剩不了多少,到时候家里人也就能种了。”

“嗯,足够了。那我现在就去说。妹子,谢谢你啊。你放心,帮工饭我一定管,而且给他们做好的。”杨氏说完,乐颠颠的去通知了。

如果没有弟弟的十亩地,就剩下那些,她根本不用愁。佟雪莹看着她的背影,轻笑一下站起身,刚要回院,就看见朝她这边走的白玫。

得!消停等着吧。

在这儿说,总比回院子里要强得多。那么多的人,想说点事情得有所顾忌。想到这儿,佟雪莹又往前走了走,离刘金波家有点距离之后、停下。

她现在是一点都不怕白玫起幺蛾子了。红霞虽然没现身,但她知道,那丫头肯定在暗处观察这边呢。更何况她体内有阴阳蛊,一般的毒,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倒背着手,笑看着她越走越近,等人走进之后,这才说道:“哟,来了。咋,按耐不住了?”

“你怎么没有死?!”白玫直接开门见山,没跟她胡扯六拉。当来到刘文昌家,见她活蹦乱跳的站在那里,一身白衣穿的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儿时,心里就如同被火烧了一般的煎熬。

给她下的可是噬情蛊啊!她不是生过孩子吗?没有施蛊人,除了死、别无他法,为何她会如此活蹦乱跳,而且还啥事儿没有。

佟雪莹玩味的看着她面上复杂的变化,嘚瑟的耸耸肩,摇头晃脑的冲她做了个大大的鬼脸,说:

“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祸害遗千年!阎王爷怕我呗,怎么可能会收我。”

“你——”白玫没想到她会如此厚颜无耻。那话不是什么好话,这女人竟然就那么自然的用在自己身上。该笑她无知吗?好像应该笑,可她肯定不会在乎的。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要脸。跟人私定终身,还能活的如此潇洒。带了个拖油瓶,也能被他们如此青睐。凭什么,她凭什么?!

咬牙切齿!

“啧啧啧……”佟菇凉作死的咂舌,然后双手在伸手交握,身子前倾,拉近距离的看着她。只一个动作,白玫立马下意识的往后退——

“哈哈……哈哈哈……”

佟雪莹笑了,肆无忌惮的笑了。

没法子,这货也太好玩了,都是女人,拉近距离瞅一眼能怎么的。瞧瞧那个德行,好像她能轻薄她似的。不过心里也觉得惋惜,毕竟当初的白玫是什么样子,她可比谁都知道。

再看现在的白玫,明显屋子妇人的视角,弄得她一点劲头都提不起来。笑过之后,鄙视的白了一眼,说:

“你特么怕啥。你身上有的东西我也有。咱们俩是同性,我就看看你,能把你怎么的?!我说大姐,你能别这么事儿多不?看你一眼又不能死,有没吃亏,至于得嘛!”

“你——”白玫气的不行,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愤恨的咬着后槽牙,恼怒地说,“你无耻——”

“你瞎啊,我牙在这儿呢!”佟菇凉说着,龇着大白牙看她。

这下可真是把白玫气疯了,她说的就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想都不想,直接伸出食指,凭空虚点着她,气的浑身直哆嗦的说:

“你……你个不要脸的村妇。没品、没学问,没妇德,没修养,厚颜无耻,不守妇道,不……”

“我说小妞儿,你能骂点儿有新意的不?”佟雪莹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被她那个样子给逗乐了。这还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白玫吗?那个喝茶水都矫情的用什么露水泡,看账簿都得点个什么什么香。

还记得那会让因为生气,直接骗她坐马车,心狠的打算把她送到远地方,让她自己走回刘家庄。那个白玫去哪儿了?丢了啊!

无语的摇摇头,看着这样毫无战斗力的白玫,失望的摆摆手,说:“行了,咱俩没啥可说的。你骂这些话我根本不在乎。说到底不守妇道怎么了?我过得比你滋润。”

“告诉你,名声那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有个屁用。再说了,我自认名声比你强吧。你看看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苗疆跑出来的,不过现在既然嫁了农户,就老老实实的做村妇。”

“我好心,不去揭发你,但你也要自己掌握分寸,别做那些过格的事情,懂吗?就这样吧,懒得跟你说话了。简直就是个农村媳妇儿,一点都不好玩。”

“佟雪莹,如果你也经历过我那些的事情,你就不会在这儿说这么多的风凉话。”白玫神伤的说着。那个矫情的样子,是真让人讨厌。

“那又怎么样,脚上泡自己走的,活该!”佟小妞儿狠狠白了她一眼,压根不理会。

“你——”白玫气呼呼的捂着胸口,瞅着眼前的女人,咬着嘴唇,说道:“你好过不了多久,我会……”

“你会怎么样都无所谓,我对你已经没兴趣了。以前那个心狠手辣的白玫没了,你对我……构不成威胁。”说着迈步欲走,白玫直接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胳膊。可下一秒就——

“嘎巴——”

“啊——”

红霞适时出现,直接把她的手腕儿给捏断了。再看白玫,额头渗汗,满脸疼痛的表情。

哎呀呀,真可怜我来了,小爱一会儿要出去,先把章节放出来,么么哒,爱你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