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解毒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7 19:18:08 字数:3217 阅读进度:290/872

第290章解毒

跟着一起过来的还有北冥冷妍跟徐英杰。董老爹看着他们俩,简单的解释着说:

“丫头,现在云老二危在旦夕,中的毒解药更是难配。你们俩身体里有阴阳蛊,那蛊又是我师弟找来的蛊王,能解百毒。如今需要你们二人的心头血,这个……”

“取!”

佟雪莹没等他说完话,直接出声打断。别说心头血了,就是要半条命都行。

徐英杰见状,忙不迭的点头,比划着大拇指,说:“丫头这股子魄力,确不是常人能及。北冥丫头,那就麻烦你动手了。”

“前辈客气了。”

北冥冷妍抱拳一下,像男人那般行礼。拉着佟雪莹去到角落,让她背对着他们。小妮子也没有那么多事儿,直接就要解开衣带。北冥冷妍见状,赶紧伸手握住她的手,示意她等等。

这时董老爹走过来,把手里的碗交给她们。北冥冷妍从腰间拔出匕首,看着佟雪莹,略微有些担忧的说:

“取心头血会很痛,你有点儿心理准备。等那边动完手我们就开始,你先……”

佟雪莹一听这话,赶紧出声说道:“老爹,先取我的。”

“丫头,你这……”

那边都要的动手了,可听她这么说,顿时停了下来,不明白为何这般。

佟雪莹转头,看着他们仨苦笑一下解释道:“若是子毅那边先动手,我怕到时候我就退怯了。还是我先来吧,权当打样儿了。”

北冥冷妍听到这话,哭笑不得。这事儿还需要人打样儿?是不是扯了点儿。

董老爹看了眼朱厚雄,见其对自己点头,便把东西全部都拿起,二人一前一后的过来了。徐英杰等在那里没有动,接下一幕比较血腥,当然也很凶险。

心头血,顾名思义就是心房那里的血。普通人若是取了,自然就当场丧命。但是他们二人不一样,身体里有阴阳蛊,只要去的时候快、准,然后护理得到,基本不会有大事儿。

医术方面董老爹自然是佼佼者。输入内力这活儿,也少不了徐英杰。二人幽冥鬼手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为了一叶血参片在佟雪莹的嘴里,北冥冷妍握紧手里的匕首,老爷子这边说了句“取”。接着——

“呃……”

佟雪莹连叫都没来得及,直接疼晕了过去。徐英杰没敢耽误,早在师兄那声“取”时,就走了过来。见人晕厥,直接输入内力。董老爹也没闲着,赶紧拿止血散、凝血丹、紫金补气丹……

反正只要有用,全部都塞进了佟雪莹的嘴里。好在她面色不错,并没有任何异常。好一番折腾,终于算是告一段落。北冥冷妍直接把人拦腰抱起,放在了西屋的火炕上。

接着,便是朱四爷的心头血。北冥冷妍自诩江湖中人,所以并没有避嫌、离开。而是大大方方的看着,偶尔还递个绷带啥的。

习武之人体魄异于常人。朱厚雄倒还好,并没有晕厥过去。不过那疼,也足够四爷喝一壶。董老爹拿着两碗心头血,一刻都没敢耽误的去了东屋。北冥冷妍跟徐英杰留在这儿,时刻关注他们二人的动静。

四爷疼的浑身是汗,可仍是淡定的坐在那,一言不发。徐英杰见他没事儿,便一直给佟雪莹渡真气。北冥冷妍拿着血参跟幽若等药材,去到外面熬煮补汤。

东屋内,两碗并一碗的心头血已经喂进了慕容老爷子的嘴里。慕容枫盘腿坐在炕上,双手抵着他的后背,运送真气,促使血在体内快速流动。

差不多一刻钟左右,慕容老爷子的面色转了过来,不过人仍旧在昏迷。大家见他脸色转过来,纷纷松了口气。董老爹看着炕上的慕容枫,疲惫的说:

“枫小子啊,可以了。你爹没事儿了,死不了了。”

慕容枫闻言收回手,慢慢的把人扶着躺在炕上,见面色正常,“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感激地说:

“多谢三伯几日的周旋,多谢冯叔儿的仗义出手,如果不是您们,我爹断不能坚持到刘家庄,就更加不会……”

“傻孩子,说那客气话干啥。”董老爹伸手,把人扶起来之后,又说,“枫小子啊,你爹这是命大,也是他有福气。四小子跟那丫头赶巧年前中了蛊,不然他这条老命,就真的交代了。”

慕容枫听到这话,立刻起身,朝西屋走去。北冥冷妍正熬汤呢,感觉到一阵风过去,随后便听到——

“四爷的大恩大德,致远没齿难忘。从今而后的一切事情,致远全都把您跟佟娘子放在第一位,决不食言。”

朱厚雄已经疼的很难过了,可他这般说,就不得不睁开眼睛,咬着牙关,道:

“致远,你我是从小情谊,切莫说这些……说这些客套话了。”

慕容枫摇头,辩解的开口又说:“四爷莫要这么说,致远愧不敢当。此生有您……”

“你快拉倒吧,你没看见王爷疼的不行了啊!”北冥冷妍端着一碗补汤进屋,看着仍旧喋喋不休的慕容枫,不禁吐槽着说,“那些感激的话语留在心里,日后慢慢还就是了,你快别招王爷了。”

经过她这么一提醒,慕容枫顿时察觉到了刚才的失态。赶紧站起身,抱拳一下,从她手里接过碗,吹了吹才舀一勺喂着。

此时的佟雪莹,仍旧在昏迷当中。徐英杰一刻不敢松懈,不停的往她体内疏真气。董老爹从东屋过来,搬了把椅子坐在炕头,时刻把着脉……

……

晚上戌时,佟雪莹悠悠转醒,不过胸口的疼痛感,让她不敢喘气。可又不能不喘。总之,特别的备受煎熬。北冥冷妍一直守着她,见她醒了,赶紧小心的在她身下垫了个枕头。

炕上除了她还有朱厚雄,只不过那货已经熟睡。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北冥冷妍,张嘴要说话,可是胸口的疼,让她秀眉微蹙,不敢造次。

北冥冷妍虽然没吃过这苦,但是心头那里被剜了一刀,想也能想象。伸手轻拍她肩头,摇摇头,说:

“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惑要问,不过这会儿还是算了,不要出声。这七天肯定是你最难熬的时候,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可好?”

佟雪莹听到这话,缓缓地点点头,不敢再有说话的冲动。没法子,实在是太疼了。动作幅度稍微大一些,都让人喘不过气来。

北冥冷妍起身,从炉子上把一直煨着的砂锅拿过来,里面是董老爹熬得清粥。粥里自然放了一些补身子的药材,舀出一碗,轻轻地用勺子搅合,然后缓缓的开口道:

“慕容老爷子原本是要回山庄的,后来得到消息,苦得大师……哦,不,是苦得和尚,那秃驴在平阳县……”

原来,那日慕容老爷子回走,在平阳县吃饭的时候,看到了苦得和尚的踪迹。一路狂追,正好赶上朱厚雄暗门的人也在,双方夹击之下,将人给逮住了。

老爷子怕和尚跑了,直接带去了慕容山庄,严加看管。就在年三十儿那天,老爷子照例在祠堂陪老伴儿的令牌,说到情动之处,自然就喝了酒。那就在那个时候遭人暗算,被带走了。

暗门的人赶紧撒网找人。也赶巧了,北冥冷妍初二动身,从京城回来。在安阳县的时候,发现了他们的踪迹,直接发出消息,通知了暗门的人。

北冥冷妍不敢贸然行动,所以一直都在等援手。没想到徐英杰带着暗门的人赶到了,几个人把慕容老爷子救出来的时候,他的左臂已经没有了,还身中剧毒。

如果不是因为徐英杰给他运气逼毒,老爷子根本等不到董老爹跟冯晟他们赶到。等董老爹赶到的时候,接手治疗,才发现慕容老爷子被下的是七日夺命散。

七日夺命散,用九九八十一种毒虫萃取汁液,再加入七七四十九道毒草。加入的顺序还不能忘,因为解药就是逆向过程。所以董老爹空有一身本事,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慕容枫去是初三赶回来的,沿途发现了暗门的暗号。朱厚雄发现之后,也没有再进京,而是沿途找寻踪迹。就这么大家碰到一起,无奈的看着这一切。

本来他们都要放弃了,毕竟解药根本拿不到,即便是有,也不敢贸然给吃。好在徐英杰提醒,四爷跟佟雪莹的心头血能解百毒,这才赶紧回村儿。

佟雪莹听到北冥冷妍这般说辞,长长的舒口气。随后胸前的疼痛,让她再次蹙眉。北冥冷妍舀了一勺粥,喂到她嘴边轻声地说:

“喝点儿吧。肯定会疼,但是你得忍忍,不然没有体力,好的就慢了。”

佟雪莹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张嘴欲吃时,终于体会到了。苦笑的忍着,喝进口后,不禁感叹起人生来。好在一切都来得及,就像冥冥之中安排好了似的。

如果他们没有中蛊,那今日老爷子就铁定没命了……明儿见,么么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