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家门不幸啊!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7 19:18:06 字数:3261 阅读进度:287/872

第287章家门不幸啊!

“哦,那就好,那就好。”柳守成说完,搬了把凳子坐在炕边,瞅着刘春雨又说,“这会儿咋样?朝哥儿没闹你吧,累不累?”

“不累。”刘春雨甜蜜的摇头。满脸幸福溢于言表。好男人的评判标准,就看他心里有没有老婆、孩子就成。

显然,柳守成做的不错。

“对了雨儿,爹刚才答应分家了。等他们吃完饭、收拾完,就要找里正跟族长过来了。”柳守成说着事情的进展,脸上多了些许期许。

“啊?爹答应了?”刘春雨诧异,不敢相信的看着当家。见其又点点头,不禁喃喃的道,“好好的正月都没过完就……就闹哄着分家,唉!爹跟娘身子还那么硬朗,怎么能……”

“没法子,二嫂一个劲儿的要求,还说不分家就带着孩子回娘家。”柳守成说完,耸了下肩膀。

看得出来,这柳守成是真想分家了。估计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刘春雨生产那事儿,吓坏了他。这样也好,以后小两口守着那几亩地过日子,不是农忙季节,他再去作坊帮忙,也是笔收入。

想到这儿,佟雪莹不禁关心的问着:“那……你们这个家打算怎么分呢?”

“哦,是这样的。房子就各住各的,至于其他的东西跟田地应该是平均分成四股。”

“应该?”佟雪莹疑惑。

柳守成见她这般,抱拳一下,又说:“田地肯定分成四股,至于银钱……就不知道了。”

“守成哥,银钱不分咱也别要。那是咱爹娘攒下的,人家老两口应该是要留着过河,这银子不能要,知道吗?”刘春雨赶紧出声提醒着。

过河,意思就是说不要把自己所有的家底都拿出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北方的土话,现代有的老一辈还沿用。

柳守成见媳妇儿这么大度,欣慰的笑着点头又说,“分成四股,我们哥仨还有爹娘一人占一股。爹娘他们决定跟大哥一股过,所以以后我们俩要自做自吃。”

“不过雪莹姐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春雨的,我保证。我都想好了,等来年开春种完地,我就去你那边的作坊帮工,等农忙的时候再回来收地,猫冬就更过去帮忙。”

打算的很好,是个有主意的。刘春雨刚刚那席话说的也很漂亮,家底儿不发家,的确该靠自己。佟雪莹满意的点点头,放心的说:

“行,既然你有这心,我自然也不能亏了你。等你去村里的时候,就直接跟你两个大舅哥一起在酒坊,自己人好办事儿。”

“哎,妹夫我就不客气了,多谢雪莹姐。”柳守成说完,冲着佟雪莹抱拳行礼。

没说几句话,外面又来喊了,柳守成再次起身,看了看熟睡的孩子,冲佟雪莹点点头,便迈步出去了。这次出去再回来,他们就要自立门户了。

刘春雨听到关门声,脸上有些惆怅的说:“没想到最后,还是分家了。估计我公公这次,肯定得病倒了,不死也得扒成皮,蛮可怜的。”

红霞坐在一旁,见屋里没有外人,不禁看着刘春雨,提建议的说:“姑奶奶,这要是分家了,要不你们一家三口回刘家庄安家?我觉得……”

话没说完,刘春雨便开始摇头,又拿了两块饴糖给小七之后,开口解释道:

“既然已经嫁到了柳家,哪怕分家也得在这儿泉柳庄落户。我娘教我的,没有大事儿,不可往娘家跑。况且我跟大嫂处的还行,我婆婆虽然……不过日后应该没事儿了。”

“谢谢你红霞,我可以的。雪莹姐,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把我们这个小家,过得有声有色的。”说完坚定的看着佟雪莹,好像就怕她拍板钉钉,带他们一家三口回刘家庄。

佟菇凉虽然很赞同红霞说的,不过人家既然决定了,她自然不能多说啥。搂着小七看着她,说:

“分家挺好,以后自己做自己吃,想怎么都可以。晨昏省定这礼数你要遵守,不然会戳大伯跟伯娘的脊梁骨,知道吗?”

“嗯!”刘春雨点头,满心欢喜。

因为他们要分家,所以佟雪莹没着急走。就怕分家不公,这小两口再吃了亏。柳守成好说话,刘春雨又不争,这两口子凑得,还真是完美啊!

中午他们是个铁定是要在这儿吃饭了,所以冷曦阳赶马车,带着红霞回家拿了些东西。虽然刘春雨一个劲儿的说不用,但也不能那么做。

回去之后,便也就知道三位老爷子回来了。只不过慕容老爷子……

折返回泉柳庄,红霞开始忙着做饭。肉、鱼、鸡、蛋,拿了那叫一个多。既然要分家了,这些东西多拿一些不是什么坏事儿。吃不了给小两口留下,佟雪莹也是这个意思。

冷曦阳进屋,跟他们母子提了一嘴老爷子回来的事情。但只字未提慕容老爷子的事儿。佟雪莹没多想,听说回来了,也就点点头了事儿。

冷曦阳出去,帮着红霞做饭。院子里就传来了七吵烂嚷的声音。自然,能说能喊的是二房媳妇儿。听话里的意思好像再说分的不公平啥啥的。

“守旺媳妇儿,你别胡搅蛮缠,怎么就不公平了?咳咳……咳咳咳……”柳疙瘩虽然中气十足,但呵斥完竟也咳嗽了起来。

柳守旺家的听他这么说,不禁扬起了手,很不愿意的说:“既然要分家,就要把三个房里的东西全部都拿出来,然后平分才行。凭啥各房的东西归各房,那三房藏了多少私,爹你偏心眼儿。”

“你……好啊!原来你是惦记三房的东西啊!”柳疙瘩言语中有些许失望。族长跟里正听到这话,都觉得很无奈。各房的东西那都是人女方的嫁妆,你咋能拿出来?

“我怎么惦记三房东西了?那本来就是公中的。刘家庄的小寡妇没少送东西,守成他们拿到上房了吗?不都给他媳妇儿炖了吃?怎么到我这儿就惦记东西了,你们还讲不讲道理”

柳守旺家的毫无顾忌,什么话都往外招呼,管你愿意不愿意。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佟雪莹今日就这么巧,正在三房串门。

红霞做饭不能出来,佟雪莹穿上大氅从院子出来,亲自下场开撕。瞅着刘守旺媳妇儿那张牙舞爪的样子,走到跟前,话都不说,直接就是一巴掌——

“啪——”

“你——”柳守旺家的没想到她在,被打的有些懵,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柳三金等人见到佟雪莹,也全都有些诧异。柳疙瘩老脸挂不住,这人算是丢到刘家庄去了。愤恨的扬起袖子看着二儿子柳守旺,说:

“二小,我不管你今儿你愿意不愿意。分家是你们折腾出来的,今儿这家就这么分了。房子、地,都是你们的,其他的东西啥都没有,就这么分了。”

“我跟你娘辛苦半辈子,那些银钱得留着过河。说句不中听的,万一都给你们分了,我跟你没了那天,你们能拿钱下葬吗还不得人脑袋打成狗脑袋?滚,爱要不要,不要就给我光身子出去。”

轰——

这话说的有气魄,佟雪莹听了也很赞许。当然,她不相信老头有这觉悟,估计是顾及面子说的。

此刻,大家的视线全部聚焦到了柳守旺的身上。当柳守旺从柳疙瘩的手里,接过田契、房契之后,他媳妇儿瞬间崩溃堆坐在了地上。

愤恨的指着柳守旺,咬牙切齿的说:“你个杀千刀的,你让我们娘几个怎么活,就那么点子东西,你……你……我不活了——”

说着起身,奋力的就往上房的墙壁冲。柳疙瘩的媳妇儿见状,气的不行,推开众人,说:

“死,让她死。这个家有今日,都被她给搅合的,死啊,早死早利索。”

讲道理大正月的说“死”、“死”有些不吉利,可守旺媳妇儿做的太明显了。她原本在院中,若真想自杀,朝大门口奔去最合理。

因为那边没人,即便撞墙也不会有人拦。可上房这边呢?柳疙瘩夫妇、柳守信两口子外加一个柳守成。柳三金跟族长也在,这不是明显做戏吗?

柳守旺家的往前冲,见众人都躲开了,一屁股堆坐在地上,哭天抢地起来。那场面叫一个热闹,生生的解释了一个词——

偷鸡不成蚀把米!

佟雪莹见没啥事儿了,转身又进屋了刘春雨的屋子。

院子里,柳守旺家的仍在闹腾,不过木已成舟,再闹也不会改变结果。柳疙瘩冲里正跟族长抱拳一下,羞愧的道:

“大过年的麻烦二位,实在是我的不对。还请您们帮着圆一下,别太让他们哥仨难堪才好。”

柳三金跟族长听了,自然是点头答应。不过这怎么圆?门口为了一筒子的街坊,你再圆也圆不到哪儿去。无非就是客气一下罢了。

送走了族长跟里正,柳疙瘩就当没看见门外的人,回到上房,看着仍在地上哭闹着的二儿媳,无奈的摇摇头,说:

“家门不幸啊!”大家中秋快乐,么么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