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护了一时护不了一世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7 12:56:04 字数:3292 阅读进度:202/872

第202章护了一时护不了一世

厨房内,气氛很凝重。大家不仅要担心小七,还有记挂着屋里的佟雪莹跟吴氏。杨氏把米饭焖上之后,想了一下,说:

“你们先做着,我回去把二喜喊来,先把桌子、凳子都给备好了。估计董老爹应该忘了喊人过来吃饭,我去把人都喊来,别都在家吃了饭,咱们就白做了。”

柳二嫂听了点点头,示意她赶紧去。然后把切好的黄瓜放在盆里,跟着干豆腐一起拌凉菜。耿氏跟刘芳掌勺,高氏过来的有些晚,家里儿子跟儿媳妇都回来了,她得做好饭才能过来。

看着几个人都做的不错,她便没有留在这儿,而是去了正房,看看佟雪莹。推门进屋,进冯晟两口子坐在地上,炕上躺着两个人。

走到炕边,冲他们两口子点了下头,说:“她们娘俩怎么样?没事儿吧。”

“没啥事儿,一会儿就醒了。”冯晟说着站起身,对她一抱拳又说,“常山嫂子先坐吧,我去外面瞅瞅啥情况。”

“哎,忙去吧。”高氏侧身,把路让开之后,屋子里就剩下了他们四个女人。

冯夫人把她让到炕上,将蜡烛点上之后,说:“那会儿不知道哪射来了一支箭,上面绑着小七的衣服,衣服还有点儿血迹,雪莹受不了刺激,昏过去了。”

高氏听到这话,心疼看着躺在外面的佟雪莹,手里确实抓了件品竹色的衣服,紧紧地,不容许别人动的样子。轻叹口气起身,去外屋地拧了把湿帕子进屋,给她擦了擦脸,说:

“这孩子也是苦命的。自打五年前来到这个村儿后,就被她爹娘又打又骂。好不容易前年分了家,如今日子过得还不错,孩子又……”

“小七是她的命啊,这一天都没看见,她怎么受得了。”边说边擦,自己的眼泪也不有自主的掉了下来。冯夫人在旁看着,没有说话,不过却也感同身受。

帮着出去找孩子的村民来了,厢房、西厢房、院子里都放了桌子。冯晟充作家里人,陪着他们吃饭。刘芳他们手还真麻利,六桌的饭菜,只半个时辰就做好了。

都是些家常便饭,无非就是多点儿肉、多点儿油。大家吃的过程中都说吃完饭继续找,怎么都要把孩子给找回来。刘生心里憋闷,差点没都哭出来。

大家都理解,这是想他自己的闺女了。刘春竹自打上次失踪,就一直音信全无。她跟小七还不一样,小七是被掳走的,她是自己走的。

刘二喜吃了口菜,看着刘庆年跟刘金波说:“一会儿咱们把那窗户给修上吧,不然晚上他们没法睡。”

二人听了也全都点头,刘金波吃好之后,就赶紧去后山那边,把废弃的窗户找来,一会好给换上。

吃过饭,柳二嫂等人帮着把碗筷洗干净后,都收拾妥当,这才各回各家。原本高氏打算把刘芳留下来的,不过东方雯樱没有同意。

家里有她跟冯晟夫妻俩足够,好不容易放假了,得让人回家好好休息休息才行。那会儿做饭可不轻松,如果佟雪莹醒了,也不会同意这么做的。

送走了众人,东方雯樱把院门上了锁。仰头看着天,月亮已经很亮的挂在空中。小丫头双手合十,叹口气许愿,希望小七能早点儿回来。

从一件事儿,就能看出这人在农家是什么地位。吴氏昏迷,佟雪莹昏迷,可是找孩子、修葺屋子两样事儿都没耽误。夜半子时,大家还都在外面喊,没有要回家的意思。

东方雯樱睡了一会儿,便起来换冯晟两口子。冯晟心疼媳妇儿,让她躺着歇会儿,自己则继续精神,并没有要睡的意思。

东方雯樱见劝了也没用,便起身烧水,打算泡茶、醒醒脑子。外屋地门打开,冯昊阳从外面走了进来。东方雯樱刚要泡茶,见他进来,赶紧激动地问道:

“怎么样?找到了吗?”

“没有。”冯昊阳摇头,叹了口气朝炕边走。见三个人都睡着,扭头又说,“四爷他们还在找,估计今天晚上够呛能回来了,有吃的吗爹,我饿了。”

没等冯晟说话,东方雯樱忙不迭的点头说:“有、有,你等着啊,我去给你弄些吃的。”说着便放下茶壶,转身朝外面走去。

冯晟上下打量着儿子,起身走到他跟前,想了一下,问:“你去哪儿找了?怎么样,可寻到了蛛丝马迹吗?”

“没有,要是有我也就不能回来了,太饿了。”说着,就要坐在炕边,不过却被冯晟给拉着,来到了箱盖儿处。冯昊阳纳闷,看着他眨巴了几下眼睛说,

“爹你干啊哈,我饿了,你去看看那丫头弄好吃的没,我得赶紧吃,吃完还得去找呢!”

冯晟从怀里摸索一会儿,然后看着眼前的“儿子”微眯着眼,说:

“你是谁?来这儿又想做什么?小七在哪儿?”

轰——

“冯昊阳”听他这么说愣住了,随后尴尬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摊着手,说:

“爹,你这话啥意思?我是你儿子啊,怎么突然……”

“站住!”

冯晟掏出一个盒子,制止住了他要往前走的举动。“冯昊阳”一见他手里的盒子,不禁站在了原地,微眯着眼睛,说:

“想不到董老头还挺聪明,居然把碎阖针留给了你。”

冯晟冷笑,随手扔给他一条绳子,有底气的说:“两条选择,第一、把自己捆上;第二、我按机关,你当场死在这儿。”

“冯昊阳”接过绳子,并没有往身上招呼,而是把玩了一下看着他,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我说老爷子,看我叫了你几声‘爹’的份儿上,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我不是你儿子的?”

冯晟闻言,轻蔑的撇了下嘴角,然后道:

“我儿子不会唤宁亲王为四爷,他只会叫他四王爷,这是其一;其二,他很尊重他娘,即便他娘睡着,也会先给她行礼;其三,我儿子即便再饿,夜半子时都不会吃饭,这是我们冯家的规矩。”

“冯昊阳”听了,仰头“哈哈”大笑两声。正好东方雯樱端着饭菜从外面走进屋,看着他们“父子”这般,纳闷的把饭放在地桌上,说:

“冯叔,您这是干啥呢?爷俩吵架了?”

冯晟看着东方雯樱,刚要说话,没想到那“冯昊阳”直接伸手,把她抓住扣住了脖子。

动作很快,快的让人都难以察觉。冯晟看着他,又看了看被他扣住的东方雯樱,轻蔑的笑了一下,说

“能跟逍遥老家伙学得紫霄遥步的人,世上应该没有几个。你这会儿又能易容,说话声音又年轻……老夫若是猜的没错,你应该是那老家伙的关门弟子,人送外号秃鹫先生薛冰吧。”

一语说中身份,薛冰便也没法继续隐瞒,冷笑一声看着他说:

“到底是董院首带出来的人,眼睛跟他差不多,都是这么的锋利。不过……再锋利似乎也没什么用。如今你有两个选择,一,救我手里这个;二,把炕上那个年轻的女子给我。”

轰——

冯晟听他如此大言不惭的话,冷哼一声,把手里的碎阖针调换了下位置,看着他,说:

“想我选择,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吧。你应该了解我手里这个东西,不想成刺猬,最好把话说清楚,到底是谁想要她。”

果然,他们的目标是那丫头。

抓小七,估计也就是想把丫头逼出去,可是为什么呢?

薛冰瞅着眼前的冯晟,还有近在咫尺的佟雪莹,微眯了眼睛想了一下,趁着冯晟晃神的时候,使劲儿的把手里的东方雯樱往前一推。

冯晟见这种情况,赶紧伸手接住了东方雯樱。这么一会儿的空档,薛冰展开紫霄遥步来到炕边,刚要伸手——

“噗——”

一排银针全部打在了他的后背上。

冯晟出手,打算再补一掌,薛冰忍痛、翻身上炕,扣住冯夫人的脖子,看着他们俩,说:

“都别动,不然我就要了她的命。”

此刻,睡着冯夫人已经醒了,见被扣住了脖子,不禁吓得没敢说话。冯晟瞅着她,又看了看炕上的那对母女,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看着薛冰,说:

“你若是动手,你自己也活不下去。碎阖针的针头上的毒,不用老夫跟你说,你应该也知道怎么回事儿吧。”

此刻的薛冰,青筋暴起,脑门渗汗。不知是疼的、还是毒性发作。看着手里的筹码,又看了看老爷子手上的纸包,权衡利弊之后,点点头道:

“解药给我,我立马走人。今日就当没有来过,如何?”

“江湖这些小辈里,属你薛冰说话算话,老夫信你,拿着吧。”说着,把手里的纸包扔过去。

薛冰伸手接过,直接打开仰头吃了,然后看着那佟雪莹微眯了下眼睛,说:

“冯老爷子,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丫头你们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都被盯上了,人家下手是迟早的事儿……”猜猜,是谁要佟菇凉,晚上继续哦,先盾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