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我了个天,发财了!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6 20:18:10 字数:3396 阅读进度:148/872

第148章我了个天,发财了!

“不早了,你不困吗?”

佟雪莹耸耸肩,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还行,挺精神的。”

往常这会儿,基本都得是睡的二道儿岭在哪儿都不知道了。估计今儿是除夕的缘故,所以她这么兴奋。朱厚雄听她这么说,脑子琢磨一下,转移话题的道:

“对了,一直忘了问你,太傅给你那俩伺候的下人,真的被小七撵走了?”

“嗯。”佟菇凉点头,砸吧了下嘴继续说,“就是咱们受伤那会儿。为这儿,我还欠了村头杂货铺王老板人情,哪天还得过去瞅一眼。”

朱厚雄由衷地赞叹道:“真没想到小七居然有这魄力,他才四岁吧。”

“嗯,当时是四岁,不过现在五岁了。”说完,盯盯的看着他,眨巴这眼睛不再说话。

又来了!

朱厚雄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抻哆着教训她说:“有事儿就说,别总盯着人看,什么毛病。”

乐意。

冲他大大的做了个鬼脸,没等说话呢,脑门直接挨了一锅帖。

“过一年涨一岁,你涨哪儿去了?”四爷说完,不爽的叹口气。这丫头,哪像个当娘的,一点稳重都没有。

佟雪莹没当回事儿,摸着脑门傻乎乎的冲他笑着。那模样,多少还有些惊悚。四爷被她吓一个激灵,拧着眉盯她,警惕的后退好几步。

她可不是那种吃亏的主儿,拍她一下不仅不发火,还冲他傻笑。琢磨什么呢?

佟菇凉倒是跟没事儿人一般,伸手够着红灯笼下面的穗子,瞅着里面剩下蜡头儿,说:

“哎,你帮我换下蜡吧。剩下的估计点不到天亮。”

朱四爷扭头,去西厢房取红烛。在这儿住了些时日,他们家东西放在哪儿,几乎都能找得到。佟雪莹看着他的背影,半天都没有任何动作。

四个灯笼全部换完,朱厚雄吸了吸鼻子,在外面呆的时间太久,鼻水都冻出来了。佟雪莹站在一盘看他,忽然想起那件事,伸手拽了他衣袖一下说:

“对了,有件事儿你得帮我查一下。”

四爷挑眉:“什么”

“年前我去过县里,在东方念他们家酒楼的时候碰到了姚氏。”看着他迷茫的样子,不禁又加了一句解释,“就是两个下人的其中一个,那个女的。”

恍然大悟,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当我看见她的时候,她是在酒楼偷东西,那个姘头也没有跟着她。后来被我救下之后,董老爹给她检查了一下。舌头被割了,然后还中了毒。”

佟菇凉这话说完,朱厚雄惊讶的看着她,满脸的不敢相信。那俩人被村里赶走,首先就是要找个地方安身立命。上次跟佟太傅吃饭,提到了这些年给乡下这边东西一事。

中秋、过年,一年两次,年年不落。银子、东西,更是备的富裕。被赶走应该是中秋那会儿的事儿,短短三个多月,就沦落到乞讨的地步?

不可能!

“那后来呢?董老爷子没说中了什么毒?”

“没有。”佟雪莹老实的摇头,踱步几下叹口气又说,“本来打算把姚氏带回村里,好好安顿的。可没想到吃完饭她就不辞而别,如今活没活着都两说了。”

话音一落,院子里陷入了安静。二人皆为心思细腻、缜密之人,不可能意识不到这其中的猫腻。姚氏跟佟大生来到这儿四年,搭伙过日子也过了四年。

如今姚氏这般,佟大生只能有两个结果。一,他做的,把人撇下之后走了。二,他死了,不然不可能不陪在姚氏的身边。

如果可以,他们都希望是第二种。第一种,就相当于埋了个雷,日后什么样子谁也猜不到。

反正不会是好事儿罢了。

时辰差不多了,佟雪莹打了个哈欠,冲他摆摆手,说:“不早了,我回去睡觉了。这事儿你当个事儿办,别给我怠慢了。还有就是桑墓桖来这儿两次,第一次你知道,第二次就是腊月的时候。”

“我把他打发了,估计应该能有记性吧。至于日后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了。我承认,那事儿是我不对,不该看他。以后就看你们这些熟人,走了。”

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佟菇凉后面的话说的有些调皮,不过他相信她有了记性,日后不会随便乱看的。至于看熟人……

随她吧!

管也没有用,说也不能听。

桑墓桖三番两次的过来找她,说是叙旧谁能信。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

转天大年初一,佟家人起的都挺晚。简单梳洗、吃过饺子、大门打开。没一会儿,便有好几户人家都过来拜年。迎来送往,十分忙叨。

朱四爷吃过早饭便躲进了西厢房。董老爹带着小七回家烧火,吴氏忙着烧水、泡茶,陪闺女一同招呼客人,无声的告诉他们,她在这个家的地位。

刘全利、刘全和、刘葫芦、王宁……

村里能叫上名字的都来了,外村有几个平日里见面打招呼的也来了。大家闲话家常,嘘寒问暖,很是得体。

茶水、攒盒,样样不落,十分周到。

在作坊库房做工的几个人,都给了小七压岁钱,估计是他们商量好的。小妮子没有客气,全部都收了。有几个外村的来拜年,虽然没有给孩子压岁钱,不过也都拿了东西。

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让家里的媳妇儿或者闺女,来作坊这边上工。佟菇凉只是说需要经过考试,并没有满口答应他们。

这会儿她倒是庆幸,庆幸没有其他中那些极品亲戚,不然还不知道得有多少水蛭过来打秋风、占便宜呢。话说的很清楚,那些人也都看穿了她的态度,没有再说什么。

大年初二,是女方回娘家拜年的日子。一大早就看见不少夫妻,带儿带女、手拎东西,欢天喜地的朝家走。尤其是在作坊上工的媳妇儿,各个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离开已久的慕容老爷子,选择在这天回来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慕容枫。二人看见蓝脸的四爷,谁都没有意外。直到这时,佟雪莹才对自己无语。

连着问他好几次,关于解释的事情,好像一次都没有得到详细的解答。这货果然是个狐狸,狡猾的很。察觉到肩头被人轻拍一下,小妮子扭头看到慕容枫手里拿的东西,递给她说:

“拿着吧,这是今年宫里赏的夜明珠。”

夜明珠?!

真的假的啊?

我了个天,发财了,发财了。

稀罕的伸手接过来,乐的嘴角恨不得咧到耳根子那里,眨巴着眼睛,食指虚点着他说:

“还是你懂事儿,比那家伙好多了。哈哈……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笑声,让一旁站着的朱四爷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两位老爷子见状,都好笑的看热闹、没吱声。

慕容老爷子怀里抱着小七,不停地亲着。几日不见,真的超想这孩子。儿子没有成亲,孙子也没个着落,所以对小七的感情,就尤为浓烈。

四爷走到慕容枫身边,纳闷地问道:“你没去宫里过年,这赏赐怎么来的?”

因为他们今年折腾辽东首饰坊,所以圣上那边特别恩准慕容家不用去宫里过年。慕容枫看着捧着夜明珠的女人,耸了下肩头,说:

“年前宫里送来的。据说今年砗磲国要来进贡,所以圣上那边特意让人早早把东西送过来。”

朱厚雄听到这话,给他一个眼神,二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屋子。吴氏坐在炕上,跟闺女一起关上夜明珠。盒子里一共五颗,每个差不多有鸡蛋那么大。

现在是白天,并不知道它能有多亮。只等晚上好好看看,见识一番才行。小妮子拿了一颗在手,是温的。董老爹正说着那日泉柳庄的事情,扭头一看她手里的东西,砸吧下嘴,道:

“哎哟,这珠子不错啊。”

“可不是,纯白的少见吧。”慕容老爷子有些得意的说着。

两个人的对话,让佟菇凉有些纳闷,抬头看着他们,眨巴了下眼,问:

“这珠子不是白色的吗?”

电视上演过夜明珠,纯白、圆形、特别大。手里这个虽然不大,不过却也是白色的,不应该有啥稀奇啊。

董老爹走到炕边坐下,伸手拿了一个,看着她说:“这玩意大多都是黄绿、浅蓝、玫红等颜色。纯白的少见,云老二啊,你儿子不错啊,宫里居然能给他这宝贝。”

“嘁,你以为白给的啊。”抱着小七坐在炕上的慕容老爷子,有些不爽的翻了个白眼。“三台化金炉,我儿子给他们后补了三台化金炉,银子全都是庄子出,他不给点玩意补偿一下,对得起谁啊。”

佟雪莹闻言,微微蹙了下眉头。看着眼前的几颗珠子,隐约察觉这其中应该有事儿。虽然舍不得,不过也不能那么没身沉,可还没等她说话呢,慕容老爷子又说:

“丫头啊,这东西你就留着吧。那小子年后该忙了,我又在这边住着,东西不放这儿没地方。四爷的暗组,在辽东发现金矿了。圣上那边下了旨,今年冬天务必要出成品……”

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董老爹看着他,轻笑着说:

“云老二,一个年过得不错啊,跟儿子关系好很多嘛。”大家周末愉快,么么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