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还算智商在线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6 17:50:35 字数:4273 阅读进度:130/872

第130章还算智商在线

真特么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这家伙是专门过来搞笑的吗?

佟雪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平复自己激动地心情。可这……这……

咋特么忍!

人家话里话外那意思,就是在说她没规矩!还他哥知道男女有别,原主不知道呗?!原来的同学与啥样她确实不知晓,可……可就那软弱无能的样子,能做出如此离经叛道的事儿?

骗鬼吧?!

手在面前挥舞,企图扇写风出来,让自己冷静冷静。

终于,速扬算是反应过来了,“猛”的站起身,单膝跪地诚挚的道歉说:

“佟娘子息怒,属下没有这个意思,属下是个粗人,说话不过脑子,还请佟娘子恕罪。属下……属下绝对不是那个意思”

大爷的,还算智商在线。

佟雪莹翻了个白眼,瞅着他负荆请罪的样子,能说啥?这闷亏,注定她是吃了。轻咬着下唇,摆摆手说:

“起来吧。以后再说话过过脑子,别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想啥说啥。你哥有规矩,我没规矩吗?当初怎么回事,那不能一语断定。”

“还有,我是问你,我跟速风那事儿是不是真的,你只管回答我们俩的事儿就行,你说什么暗组什么名啊。跟我问的有关系吗?”

呃……

速扬无语,瞅着还在恼火中的佟雪莹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她刚才有问吧,问他们家是不是大户人家。

如今咋说?

难道顶嘴吗?

想想还是算了。眨巴了几下眼睛,摇摇头,道

“实不相瞒佟娘子,您跟我哥的事情,我是真的不清楚。当时我在北境出任务,并不在京城。等我回来时,你们俩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而且……而且外面也盛传您……自杀了!”

“那你哥呢?怎么死的?”佟雪莹追问道。他说的模棱两可,可见这件事儿不是那么简单。

速扬站起身,撩袍再次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叹口气,说:

“当年,这件事儿发生之后,据说您当天晚上就上吊自缢了。佟家报丧,我爹气急,动用家法把我哥打了个半死,罚跪祠堂。”

“佟家大老爷原本已经不追究了,可没想到佟家二老爷突然回来。不仅不罢休、还闹上了朝堂。当着圣上的面,指责我爹教子无方,说什么都要圣上替他做主。”

话说到这里,速扬手握紧成拳,一直克制着自己。

佟雪莹见他这般,心知陈年旧事重提,他肯定是承受不住,心里多少还有些理亏。可有一事她搞不明白,为何亲爹已经不追究了,这个二老爷竟然又追究上了。

那日姚嬷嬷过来,也提了一嘴这个二老爷,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轻敲两下桌面,看着他问道:

“你口中的佟家二老爷,是不是就是我二叔?”

“嗯,是。”速扬点点头,捧着茶杯暖和了下手又道,“其实别看佟太傅是太傅,可佟家还是那个佟当家。佟老太爷当年活着的时候,是先皇帝师,佟家一直都算是京城名门大户。”

“大老爷是庶出身份、而那个则是嫡出。不过大老爷比较争气,年少成名考取状元。嫡出的完犊子,屡战屡败,后来家里给他捐了个闲官,才算作罢。”

“我说,你又跑题了。”佟雪莹忍不住开口提醒。她问的是他哥怎么没的,咋又说到了那二位的出身了。

速扬听了也是一愣,随后尴尬的摇摇头,有些羞赧的说:

“佟娘子,您快饶了我吧。说事情这个……我是真的不在行。要不您问,我答,行不?”

“行,这样也行。”佟雪莹点点头,答应了。她不想听本家的恩恩怨怨,大户人家、嫡庶身份,本就存在着宅斗。知道了能怎么的,无非就是添堵罢了。

“你哥是怎么死的?”

轰——

这话问完,她明显看到了速扬身体一哆嗦。想来也是,如此苍白的问法,确实让他会难以接受。但是拐弯抹角,这货肯定又会跑题,真是难为死她了。

速扬咬了下嘴唇,眼睛冒火,半天都没有吱声。佟雪莹也不着急,就那么等着。终于,只听他咬牙切齿的愤恨道:

“是佟家!佟不依不饶。那事过去之后,他就处心积虑,终于被他找到机会,给我爹安了个莫须有的罪名,然后我们家被抄了,女眷流放、男丁死刑。”

“当初若不是四爷把我派到北境,不让我回来,估计我也不能幸免于难。闪舞小说网www原本还想救我哥跟我爹的,可谁曾想道他竟然亲自监管,四爷无从下手。再加上晴倩姑娘去世,所以……”

呃……

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佟雪莹看他满脸忧伤的样子,自责的说了句“对不起”。

没想到速风是这么死的。

她相信速扬说的,也相信闫家上下是被佟诬陷的。没有理由,就是相信。轻叹口气,转移话题的道:

“既然你不知道我跟你哥哥的事情,那你为何对这事儿如此笃定?”

“那是因为我相信我哥哥,当然,我也相信佟娘子。”后面的话,明显是他加上去的。不过这会儿不是纠结这个的问题。速扬轻咬着下唇琢磨了一下又道,

“我哥跟在四爷身边做事儿,您以前跟晴倩姑娘又最为要好。因为这个,您跟我哥见过好几次面呢。”

“如果你们打算在一起,机会有的是,不可能如此离经叛道。况且,曾经我爹有去府上提亲,是二老爷替您拒绝的。还说……您年纪尚小,没做打算。实则……实则……”

他吞吐的样子,让佟雪莹心里“咯噔”一下,实则啥?不会是想……

“我二叔的意思……不会是想把我送进宫吧。”

如此大胆的猜测,速扬竟然点头了,小妮子一脸懵逼,后槽牙差点没咬碎了。这个该死的佟,怪不得当得知原主跟速风苟且,他那么激动、生气呢。

京城第一才女。

这个称号,怕也是他特意为之的吧。

但这也不能说明他们没在一起啊,纳闷的看着他,又问

“可这不代表我跟你哥哥不可能啊!那只是佟拒绝,不是我拒绝啊。”

这话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速扬抬起头,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喃喃地说:

“进宫、嫁给圣上做娘娘,自然要比嫁给我哥好啊。您又不傻,怎么可能……”

“噗——”

话没等说完,佟雪莹一口热茶直接喷了出去。

好家伙,居然这货是这么断定她跟速风的。

真有脑子!

重重的叹口气,佟雪莹不打算问了,因为问来问去问不出个所以然来。除了让她更加迷茫之外,根本没有任何进展。唯一算是知晓的,就是原主曾经跟四爷的旧爱是姐妹。

既然如此,朱四爷就不可能没见过她。

甚至可以说,他们之间很熟识。怪不得第一次在钱庄,她那么没规矩的说话,他也全都忍了。

可为何他不提及呢?

摆摆手,自嘲的摇了摇头,说:

“人家都说习武之人是莽夫,今算是见识到了。也怪我,非要拉着你问东问西。我与你哥哥怎么回事儿……到此为止,日后我不会再问。”

“至于小七……你认为他是你侄子就是吧。逢年过节多给他弄点儿东西,尤其是外面其他孩子玩的新鲜玩意儿,多淘弄点儿,我不怕多。”

“还有,你入冬时给小七拿来的大氅还有棉鞋,都挺不错的。继续保持、接着送吧。”说着站起身,把布包收了一下,方方的抱在怀里,很是仗义。

速扬看她这般,突然也发现了他的矛盾。既然不相信哥哥会那么做,又怎么能断定小七是他侄子呢!

尴尬的咳嗽几声,暗骂自己的愚蠢。

看着眼前的佟雪莹,眨巴了几下眼睛,试探性的问道:“佟娘子,恕属下直言,小七……会不会不是您的儿子啊?”

砰——

佟雪莹直接拍了桌子,立着眼睛看他,从牙缝中:

“滚——”

速扬心知说错了话,赶紧起身、抱拳行礼离开。佟雪莹瞅着门口,半天都没有啥反应。

如果说以前没有怀疑,可是如今速扬提及,她就不得不怀疑。如果真的原主没有跟速风苟且,那小七哪儿来的?

小七真不是原主的孩子?

可能吗?

如果原主真的跟速风没什么,那为何会被送到这里,本家对外又声称已经自缢。若是这样,本家不该给她送东西啊。

太多太多的谜团,就像个烂麻团似的。想找头,却无从下手,弄的人素手无策。

不过,不管事情是什么样子,日后小七就是她的儿子。那孩子对她的感情不是假的,他们来到这儿四年,也就是说小七出生就过来了。

那么,原主怀孕的时候,又在哪儿呢?

……

两天后的凌晨,佟雪莹跟吴氏吃过早饭,便收拾好后出门。马车是昨天铁柱帮忙订的,挺准时,这就在门口等着了。

娘俩锁好大门,拢了拢身上的大氅,乐颠颠的上了马车。别说,这会儿还真冷,风呼呼地,打在脸上生疼。

速扬来的事情,她没有跟吴氏说,提都没提。至于他给的那些玩意儿,随便说是铁柱送的,也就搪塞过去。

马车内,炭炉早早烧好,不冷、很暖和。马车“吱哟……吱哟……”的走,娘俩围着炭炉烤火。吴氏打量着马车内的摆设,有些心疼的道:

“这一趟得不少银子吧,咱坐牛车就行,太破费了。”

“看娘说的,咋就能破费呢。您可不年轻,再说我也不抗冻。”佟雪莹不同意的说着。

吴氏闻言,心里十分暖和。握着她的手,幸福的说:“娘虽然不年轻,可身子骨好。”

“好也不行。”佟雪莹没有商量的说。把带来的茶壶放在炉子上煨着,也打量着马车里面的装饰。伸手摸着车厢,竟然是那种绒布。

怪不得去趟县里要三钱银子呢,就冲这装饰,还有炭火,再有这座椅,都很值这个价钱。从刘家庄到镇上没多远,可从镇上到县里,据说要一个多时辰。

所有的路程算在一起,加吧加吧估计得四个小时,也就是两个时辰。若是坐的马车不舒服,颠吧颠吧,还不把骨头架子给颠吧散了。

这钱不能省,绝对得花。

两天没见到小七了,这心里还真挺惦记的。惦记他有没有冷着,惦记他有没有饿着。

虽然跟董老爹出去不会委屈到他,可是这心里还是难免的惦记一下。

到底是做了娘,心态都不一样了……

今天周四啦,在坚持明天一天,又休大礼拜咯,加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