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何事?你瞎吗!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6 17:50:24 字数:3855 阅读进度:118/872

第118章何事?你瞎吗!

看着那些躺下的人,佟雪莹心知他们安全了、得救了,长长的舒了口气。接着一股熟悉的味道传来,就听见——

“丫头,怎么样?没事儿吧!伤哪儿了?给老爹看看。”

是董老爹,董老爹过来了。石头跪蹲在她的面前,更加让她确认了想法。

听到如此关切的话,另她鼻头一酸,很是难受。刚刚那些人呼到她身上的时候,有几个很明显不怀好意。

幸好,幸好老爹来了,她得救了。

“这都是在干什么?春源,你在柳贵家做什么呢?!还有你们,大冬天的没活儿干,就来跟着大少爷胡来吗?”

正直、严肃、干练的声音。

想来应该是柳举人了。

还算了解他儿子,知道带着这些人是瞎胡闹的。

佟雪莹寻着声音看去,见是一位五十左右的老者。

五官端正,黑白相间的发丝,梳的一丝不苟;虽然脸有皱纹,不过满脸正气,倒是有种帅大叔的感觉;身上的衣服一个褶子都没有,很注重细节。

既然主角来了,接下来就得看她的了。

缓缓地挣扎起身,石头跟董老爹都要搀扶,却被她给甩开了。凌厉的眼神盯着柳举人父子,咬牙切齿,模样实在是有些骇人。

柳举人见了心里一凛,冲她抱拳一下,说道:“敢问这位小娘子,你是哪个村儿的?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何事?你瞎吗?!”佟雪莹冷哼着道,并没有再多言。瞅着身后,又看了看柳举人父子。突然,朝着大门框上,飞奔过去——

十分明显的自杀动作。

很突然,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董老爹见状,都没来得及惊讶,急忙提气飞身,直接将人救下。

柳举人吓得脸都白了,瞅着木讷的大儿子,再看那女子身上的衣服,隐约察觉是怎么回事了。www想都不想,直接伸手拿起铁锹,照着他的后背就拍。边打还边说:

“你个败家的逆子,留你在世还有何用?我打死你,打死你——”

六子等人见状,全都不敢上前。一个、两个“噗通”、“噗通”跪在地上,满脸的担忧。

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

更何况老爷脾气是真不好。

别看平日里很和善,待谁都谦和。可一旦发起火来,全府上下、只要是个喘气儿的,就都得老实眯着,就连老爷的亲娘都一样。

如今被人家抓个正着,估计他们也不会好过。

佟雪莹放声痛哭的窝在董老爹的怀里,嘴里一个劲儿的嚷嚷着“活不起了,不能活了”之类的话。

她是故意的,可董老爹却不知情。

见怀里的丫头这般情况,衣服扣子崩开、头发又特别凌乱。还有就是……她刚才自杀的动作。董老爹轻拍着她的后背,愤恨的大声说道:

“丫头放心,今日就是豁出老头子我这条命,也要为你讨回公道。姓柳的,老夫念你是读书人,便用道理来解决此事。”

“你该庆幸你的出身,不然……老夫一定把你这个败类儿子,瞬间捏死!你也不必在这儿装模作样,回家等着县太爷的传唤吧!”

轰——

院子里的人听到这话,全都愣住了。

董老爷子中气十足,说话运用内功,即便再吵,也都能听见。尤其是那个“瞬间捏死”,那可是咬牙切齿挤出来的。

可想而知,他此刻有多愤怒。

柳举人见他这般的架势,心里“咯噔”一下。眼前的这个老哥哥虽然没见过,不过无论是身形还是言谈举止,他都不会是泛泛之辈。

再加上刚才的拦人,又是个会功夫的练家子,肯定是见过世面的人物。闪舞小说网www

大儿子平日里为非作歹,他不是不知道。不过都是小打小闹,从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难道真的都是儿子的错?

一个巴掌拍不响。

更何况,这是他的亲儿子,好赖不计也得护着他一些。真要是经官,什么结果两说。就是这人……也丢不起!

想到这儿,柳举人把手里的铁锹扔到一旁,重重的叹口气,上前走几步,冲着佟雪莹抱拳行礼说:

“这位小娘子,是老头子我教子无方,让小娘子受委屈了。小娘子有什么要求只管提,老头子一定尽力办到。至于这些人……您放心,老头子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自嘲“老头子”,还尊称佟雪莹“您”,跟刚才的态度相比更是好很多。只不过,这些在董老爹眼里,全都是一文不值。这个举人老爷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又岂能猜不到。

冷哼一声,白了一眼柳举人,看着刘二喜跟刘金波道:“这么多人打你们两个,是吗?”

突然的问话,让二人都愣住了。其实不用回答,脸上的伤、还有这些人,就是最好的答案。

董老爹扭过头,看着柳举人冷笑一下,道:“举人老爷,很大的官嘛!你们家的这个随从说我们‘没有王法’、‘没有规矩’。您举人老爷家的规矩大啊,就这么大打出手,多有规矩啊!”

这几句话说完,柳举人的脸臊的不行。他自诩读书人,凡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绝对不会胡来、蛮干。从来都是他给人家讲道理,没想到今日竟然……

柳春源看着父亲挨怼、心有不甘,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

“那是因为你们先跟我要一百两银子的诊疗费,所以六子才会这么说的。你们是谁啊?哪个村儿的?来我们泉柳庄闹什么事儿?”

柳举人看着不知悔改的大儿子,气呼呼的走上前,伸脚就踹。看得出来,真挺用劲儿的,直接把柳春源踹倒在地。气喘吁吁的指着他,说:

“逆子……逆子啊?!咳咳……咳咳咳……”

佟雪莹看着柳举人这般,心里还是挺佩服他。不管怎么说,那是他儿子,人家就算明摆着护犊子也毛病。

如今不仅不护着,还当着这些人的面教训,别管是不是做戏,就冲这点,她也决定不去栽赃了。

本来还想着冤枉一下柳春源,让他好好尝尝苦果。但这柳举人气的直咳嗽,要真是把人给气出个好歹,貌似她也不忍心,更何况还是欺骗。

也罢,就事论事吧,别弄些乱七八糟的了。

想到这儿,佟雪莹吸了吸鼻子,整理下衣服。抬头看了眼董老爹,冲他眨了下眼睛,然后起身朝柳举人走去。董老爹见她这般,心里好笑的不行。

这个丫头啊,真是……

唉!吓死他了。

真要是被欺负了,怎么面对小七跟吴妹子,还有就是云老二。估计那个火爆脾气,肯定能把这村儿都给掀翻了。看着石头,冲他笑了一下,说:

“没事儿了,别担心。”、

小家伙听了点点头,靠着董老爹没有走。

佟雪莹来到柳举人跟前,轻叹口气,侧身行礼一下,说:

“小妇人娘家姓佟,给举人老爷请安了。”

“不敢当,不敢当。”柳举人连忙摇头,伸手将她扶起之后又说,“是老头子我教子无方,佟娘子只管报官,老头子绝对不会插手这事儿,绝对不会。”

他话音刚落,柳春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爹,你疯了?!我……”

“你闭嘴——咳咳……咳咳咳……”

佟雪莹心中有愧,走上前轻拍他后背几下。又看那柳春源瞪她,直接上脚就踹,正中他胸口,理直气壮的说:

“瞪什么瞪,老娘也是你能瞪的?!”

“你——”

柳春源想还手,可看到父亲那警告的眼神,便又忍住了。佟雪莹翻了个白眼,故意冲他做个鬼脸,然后扭头看着柳举人,满脸正常的说道:

“举人老爷大义灭亲,小妇人很是佩服。这事儿……本就不用惊动官府,咱们自己解决就好。再有就是……还请柳举人赎罪,小妇人不得已出此下策,把您给引了过来。”

柳举人瞅着眼前阴晴不定的小娘子,心里一阵又一阵的哀叹。

这丫头,梳着妇人头,一副村妇装扮,可明显就不是。跟普通的村妇不一样,这丫头说话干脆利落、眼里有货。

不是本村的人,怎么儿子还能招惹上了呢?!

虽然疑惑,不过却没有开口追问,只是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佟雪莹伸手,把石头叫过来,手搭在他的肩头上又道:

“想必柳举人应该认识这个孩子吧。他是柳二嫂的长子,至于当天的事情,他是当事人,亲眼见了整个过程,让他来说比较合适。至于其他的……等他说完,我再说。”

柳春源见东窗要事发,爬着爬着就要起身,不过被董老爹一颗石子过去,“噗通”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知子莫若父。

柳举人见他这般,倒背着手,重重的叹口气,清冷的说到:

“春源,老实呆在那里。从现在起多说一句话,就罚你跪一个月的祠堂。老夫说到做到,不信你就试试。”

“……”柳春源吃瘪,耷拉着脑袋认命不吱声了。

石头在没人阻碍的环境下,一五一十的将那日的事情说了一遍。佟雪莹看的很清楚,柳举人的脸从红到黑,再到现在的紫。

估计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养的儿子,居然能这么不是物。不仅打女人,还逼迫寡妇借钱,把人家的灶、炉子都给砸了,人现在还躺在炕上没有醒过来。

“……事情就是这样,俺娘被打之后,俺去找六秧叔给娘看病。可六秧叔告诉俺,柳大少爷说了,不让他给俺娘看病,所以他不敢过来。要不是……”

“要不是今跟我娘闲来无事,过来看看柳二嫂子,估计那人就废了,就得躺在炕上一辈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