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连块遮羞布都没有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5 11:05:05 字数:3547 阅读进度:20/872

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佟大生。苦逼的把外屋地给人家收拾好之后,夫妻二人灰溜溜的离开了。刘生他们三个也没有多加逗留,嘱咐了几句也走了。

一场闹剧折腾下来,佟雪莹感到十分疲惫。原本以为分了家,跟那对狗男女就没有了瓜葛,从此就能顺风顺水的过日子,可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

不光屋子被折腾的乱七八糟,就连小七都得跟着受惊吓。更重要的是,这点糟烂事儿,还被村里的三个大拿知晓了。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她现在……

连块遮羞布都没有了哦!

将屋子收拾妥当之后,佟雪莹回到炕上,把小七搂在怀里,眉头紧锁沉思。一有事儿就找人来帮忙,这事儿肯定不行,可如果今日小七没有找,还真不知道后来能发生什么。

好在刘族长说了,他们若是再来找事儿,就把他们撵出去。想到这儿,她伸手摸了摸小七的脸颊,说:

“儿子,以后再有这个事儿,就不要去找刘生姥爷他们了,知道吗?”

突如其来的要求,让小家伙很是诧异,仰头问着:

“为啥啊,娘?”

“唉!”佟雪莹叹了口气,搂着儿子躺在炕上,然后喃喃地说,“家丑不可外扬,不管你那姥姥、姥爷有多不是物,终究在这农家,算是咱们的亲人。”

“况且现在咱们已经分家,如果娘不能把这个家撑起来,有事儿就找里正姥爷他们,你觉得以后咱们母子,在这个村里,还怎么立足?”

小七似懂非懂的听着,看着母亲的表情,重重的点了点头,轻声地说:“娘亲,小七知道了。”

“乖!”佟雪莹轻摸着儿子的发顶,娘俩就那么躺在炕上,谁都没有在说话。

不久之后,传来了小七均匀的呼吸声,这孩子连午饭都没有吃,就这么睡下了。心疼的摸着小家伙的脸颊,佟雪莹缓缓地坐直了身子,帮他把被子盖上。

外面弄回来的小根蒜,得赶紧用盐洒出来,这样拌的时候才能更加入味。要想活的有志气,首先就要靠自己。

轻手轻脚的出了屋、来到厨房,把那小根蒜冲洗干净。一层小根蒜,一层盐巴,错落有致的码好,用盖子盖上。

这一大盆,是她未来生钱的道儿,可得精心伺候着。日后能不能有钱花,全看初八的这次大集了。

农民靠土地养活,她自知不是种地的料,早就跟隔壁刘常山家说好了,将那十一亩的中等田,全都佃给他们家种,等到秋收的时候,每亩地给二成的粮食,作为租子。

这租子,在农家算是相当便宜了。

两家是邻居,再加上住的房子也没拿钱就过户到她的名下了,更是没有多要租子的道理。

将小根蒜的盆挪到缸边,开始忙活做午饭,脑子里不停的回忆前世吃的那个辣白菜,辣椒面啥的她都会调,就是不知道在这个地方,还能不能调出朝族的味道。

家里现在暂时没有花销的地方,小七还小,大家都劝不要那么早送去学堂。每天晚上,都是由她教孩子启蒙,小家伙聪明、认学,现在认了不少字了。

鸡蛋不用买,家里的那四只母鸡,每天都会下一个。佟雪莹也没打算把这鸡蛋,拿去集市上换钱,全都给小七煮了补身子。

孩子这几年跟着原主,吃喝都供不上,已经严重的营养不良。每天晚上给小家伙洗澡时,看瘦的那个样子,心疼的不行。

打了四个鸡蛋,放入调料跟油,又添上一些水,锅热之后放进去。午饭,娘俩就吃鸡蛋羹了。这玩意儿在农村,可算是个硬菜了。

小七醒来时,已时未时二刻,佟雪莹把早就做好了的鸡蛋羹,还有大米饭端到屋里。小家伙乖乖的放上桌子,娘俩坐在炕上吃饭。

小家伙自知睡过了头,有些怯弱的看着母亲,说:

“娘亲,对不起,小七睡迟了。”

佟雪莹看着他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伸手轻摸他的脸颊,说:

“傻孩子,娘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是娘的儿子,娘不会不要你的,以后不用总道歉,知道吗?我们是母子,是亲人,可别弄生分了。”

每每看小七这般,她心里都特别的酸楚。许是原主把他扔怕了,所以这小家伙每次自认做错事时,都会先道歉,就怕被嫌弃了,然后再被遗弃。

轻叹口气,拍了拍他的脸蛋,道:“快吃吧,吃完了帮娘做点事。”

“嗯!”小七重重的点头,笑嘻嘻的吃着午饭。

……

小根蒜用盐把水份撒出,将打蔫了的小根蒜装在纱布里,用石头压着。石头上放个垫子,将小七抱上去坐好。苹果、梨子将皮削掉,果皮直接给了小七当零嘴。

这要是在现代,吃果肉都吃不过来,谁能吃果皮。佟雪莹看着那雪白的梨子,不禁咽了下口水。以前有水果懒得吃,现在是想吃水果没得吃。

看来这人啊,还真是要惜福才行!

小小感慨一番,将苹果跟梨切成小块,果核都没舍得扔,全都切碎留着拌咸菜用。正做着呢,眼前突然乱入了一个小手,手里是一段苹果皮。

“娘,吃!”小七仰头,满眼期待。佟雪莹心头一暖,微眯着眼睛张嘴,将他手里的苹果皮小小的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点头道:

“真好吃啊,还是小七知道心疼娘。快去坐着,不是要给娘帮忙吗?”

“嗯。”小家伙重重的点头,蹦蹦跳跳的回到石头上重新坐好。

明儿是平阳镇的大集,今儿得赶快把咸菜的配料拌出来,这样明天拿集市上去卖,也能试试水,看下好不好卖。辣椒面是买现成的,磨得很细的那种,倒入盆里留备用。

大锅添水,灶下添火,水温下白糖。用勺子不停的搅合,白糖水熬好之后,直接倒入盆里,跟辣椒面混合,下手和均匀。

这道工序,是她前世自己琢磨出来的。当然,那会儿还是做小学徒的。

唉!想想都觉得苦逼,空有一身的艺术细菌,在这么个地方,居然不能大显身手,屈才啊?!要是能做几个戒指、手链啥的,卖个好价钱,多美的事儿!

辣椒面和好,把切成沫的苹果跟梨,全都放了进去,继续搅合。期间放盐,分三次放,全都弄好之后,尝了尝咸淡,味道刚刚好。

小妮子满意的点点头,盖上盖子,留明天早起再拌。现吃现拌,味道才好。

洗手的过程,让佟雪莹有些难捱,就算家里有香胰子、黄胰子,可这辣椒的味道,不经过几次清洗,是根本洗不下去的。小七再旁看着,心疼的一个劲儿的咧嘴。

……

转天一早,佟雪莹早早起床,先将屋里的灶添水、烧上,然后套上衣服就去了厨房。

经过一晚上的控水,小根蒜已经达到入味的最佳时机。清洗了下手,看着拿盆结有冰碴的辣椒面,小妮子咬了咬牙,开始用手拌咸菜。

这滋味,跟捞酸菜有的一拼,太凉了!

别看已经立春了,可白天的气温还可以,到了晚上,照样还是冷的。

拌了满满上尖的一大盆,目测应该有五十斤左右,一斤咸菜卖三个铜钱,应该还是有人要的。本钱差不多有六十文左右,这样算来还能赚九十文。

当然,这是理想化的价格。

具体怎么样,还是要等去了之后才知道。拿了双筷子,叉在盆里,留着卖菜的时候用。

折返回屋,大锅里烧的水已经热了,简单的洗漱一番,开始做早饭。煮鸡蛋、白米粥、拌咸菜,还有三和面的馒头。

清淡、营养。

进屋打算叫醒小七,可没想到这孩子已经醒了,正在那里乖巧的穿衣服。

原本打算这次去镇上不带他的,毕竟站在外面吹风,而且春天本来风就大,对孩子的健康不好。

可把他放在家里,又怕他自己在家不安全,况且这孩子又敏感,万一胡思乱想,那就裹乱了。

娘俩吃过早饭,佟雪莹再次把小七穿成了小包子。宁可热着,也不能冷着。小家伙穿的有些多,不禁开口抗.议了。

但是她并没有理他,这事儿……可由不得他。

收拾妥当之后,娘俩出发。这一次佟雪莹是没法抱他了,只让孩子拽住了她的衣角。说来也怪,那盆五十来斤的咸菜,佟菇凉一咬牙就端了起来。

把大门锁好,娘俩去到村头坐牛车。因为来的比较早,牛车上就他们母子俩,大盆上又盖的盖子,倒也不至于落灰。赶车的刘二喜,看着那个大盆,不禁好奇的问道:

“小七她娘啊,你那盆里是啥玩意儿啊。”

“哦,是我拌的一些小根蒜。”佟雪莹笑呵呵的说着,掀开盖子,用筷子夹了一根给他尝尝。早上她吃的时候,觉得味道不错,小七也说好吃。不过多一个人品尝,她心里有底。

刘二喜倒也没有客气,伸手接过那根小根蒜,放进嘴里嚼了两下,然后挑眉看着她,说:

“这咋弄的啊,这么好吃呢?这可比俺家那口子腌的咸菜疙瘩,要好吃多了啊。”

佟雪莹听到这话,心里再次增加了几分信心,笑呵呵的说道:“二喜哥要是喜欢吃,等我去镇上卖完,剩下了就给您家送去。”

“哎哟,那多不好意思,不用不用,你这玩意多少钱一斤啊,我买一斤算了。”刘二喜说完,又想起什么一般,道,“你这买东西可有称吗?还有那油皮纸你准备了吗?”

佟雪莹听到这话,赶忙摇了摇头。称她是不认识,至于油皮纸,应该是杂货铺包糖的那种东西吧。

刘二喜见她这样,从牛车下面抽出一杆秤,递给她说:

“给,先借你用了,不过你最好自己准备一个,我这个……埋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