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逛镇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5 11:05:01 字数:3489 阅读进度:11/872

高氏听到这样的解释,缓缓的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轻叹口气说:

“那也不行,孩子太小了,他今年要是七岁嘛,往返镇上还能放心一些,这才五毛岁,不行,路程太远。”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都说听人劝、吃饱饭,佟雪莹也不再坚持送孩子去念书的事儿了。

“这样啊……那就再等等吧。哦,对了伯娘,我还想问您一下,从咱们村儿去镇上得走多久啊?我想明儿去镇上买点儿东西,这分家了,家里啥啥都得置办。”

“是要去买油盐酱醋吗?”

高氏问着,见她点头,又继续说,“要是只买这些,村头跟王家屯的交界处那里,就有个杂货铺,基本上咱们村儿平日里都去那儿买这些东西。”

“要是还想买点别的,那就只能去镇上了,咱们村里的二喜家,有个牛车。每逢镇上有集的时候他就去。今儿十七。哟,明儿是集,明天辰时二刻出发,未时末回来,两个铜板一位,你到时候多穿点儿,冷。”

佟雪莹听了点头,随后又闲话家常起来。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村里来聊得,这一次聊天,倒是让她更深一步的了解了日后要生活的地方。

现在她所在的朝代还真的是明朝,不过这当今圣上,却不是她熟悉的什么朱元璋、朱允炆。可以说她看的五代史上,根本就没有这位皇帝。这倒是挺让她想不透的,难道她穿的地方虽然是明朝,可实际上是二次元的明朝?

好吧,有些搞笑了。

这个村叫刘家庄,基本家家都是姓刘的,不过也有一部分不是,就像佟大生、佟雪莹他们这些外来的。

村里民风不错,人也淳朴,遵循着春耕秋收的定论。

聊了一会儿,外面的天儿就要黑了,佟雪莹赶忙起身告辞。没办法,家里还有一个孩子呢。

被高氏送出他们家,两个人又客气的道了别,佟雪莹这才推门进院。刚进院,就看见小七无助的站在院子里,眼睛通红,手足无措。

一看她回来,“哇——”的大哭起来,然后直接扑进她的怀里。高氏就在隔壁,听到小七这般哭,诧异的问怎么了。

佟雪莹也是无奈,说了句“没事儿”,便心疼的把小七抱在怀里。隔壁传来了落锁的声音,她也费劲的把大门拴好,转身快步回了屋。

灶膛里点了火,一看就知道是这孩子做的,抱着他的手,不禁又紧了又紧。

“呜呜……娘……呜呜呜……”

小七抽抽搭搭的哭着,佟雪莹没有说话,就那么抱着。好一会儿,小七才平复了自己心神,趴在母亲的肩头一动也不动。佟雪莹坐在炕上,一只手点燃蜡烛。

这蜡还是人家高氏给的,明儿还得买点儿这个。蜡烛点燃,屋里亮堂了不少,小七像只猫咪似的,窝在她的怀里。

佟雪莹倒了杯温水,小心翼翼的喂着他。小家伙也真是渴了,咕咚咕咚喝了好多。

“儿子,你哭什么呢?是不是担心娘亲不要你了?”

佟雪莹声音温柔,试探性的问着。说话的时候,还不停地摩挲着他的后背。这个动作,以前经常看她助理哄儿子的时候做。没想到今日,竟然她也做了这个。

小七没有说话,但是却在她怀里点了头。佟雪莹察觉的怀里的动作,轻捏他的鼻头,说:

“灶台上的碗不见了,想也知道娘去送碗了啊。娘不是答应过你,不会丢下你的吗?”

“可是娘亲都丢下小七好几次了,呜呜……”

小家伙终于开口了,不过却特别的委屈。让人听了,心揪的不行。没办法,谁让她的前任,不顾一切、总想回京城,就把这个孩子扔在了那佟大生的家中。

孩子尚小,害怕也是情理之中。

佟雪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那么紧紧地抱着,这也是她现在能给的、最好的安全感。就连晚饭,佟雪莹都是那么抱着小七做的。

家里啥都没有,油盐酱醋一概没有,分家的时候倒是分了,不过姚氏没有给,大家忙活粮食、柴禾啥的,也就忘了。

为了点儿油盐酱醋,实在不值当过去讨骂,拿了几个土豆,在灶里烤熟了吃,对付的把晚饭解决。

明儿去镇上,再好好买点儿东西,补一补。想烧水洗洗,毕竟这一天折腾的,浑身又是汗、又是灰。可连个大盆都没有,还是作罢。

娘俩躺回被窝,小七仍旧像个无尾熊一般的赖着,佟雪莹无奈,轻拍他的后背说:

“小七,从今天开始你要记得,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儿,娘都不会丢下你,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明白吗?”

“可是以前……”

“以前的那个娘,你就忘了吧,现在这个才是你亲娘。”

佟雪莹说的这话让小七很是不理解,什么那个娘又亲娘的,不都是娘吗?可借着烛光看着娘亲的面色,赶忙点头。娘亲生气了,脸色好难看!

“睡吧,明天一早还得早起呢,娘带你去镇上买东西,到时候在镇上好好吃点儿。”

小七一听也带他,幸福的“嗯”了一声。佟雪莹起身,把蜡烛吹灭,小家伙又窝在她的怀里。这是她们娘俩在一起的第二个夜晚,也是分家之后的第一个夜晚。

佟雪莹轻拍着小七,嘴里哼着以前爱唱的流行歌曲,没一会儿,怀里的小家伙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可她却有点儿睡不着了,脑子里不停地想着未来要过的生活。

是回京城探得究竟,还是就在这边……过她安稳的日子?

安稳的日子显然不可能,因为她不是那样寻求安逸的人。玩设计的,大都喜欢冒险。既然不想安稳,短期内又不能回京城……

哎,可以继续做老本行啊!

佟雪莹突然来了兴致,刚要起身画设计图,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真是傻到家了,纸笔都没有,画毛线啊,睡觉!

……

翌日,佟雪莹母子早早地起来,还是吃的烤土豆,然后穿戴好之后,去到村头坐牛车。小七穿的跟个包子似的,没办法,佟雪莹怕他感冒,能穿的全都给他招呼上了。

这大冷的天儿,又要坐牛车,万一孩子感冒了,连个医生都没有。哦,在这个地方,应该叫郎中。走到村头,就看见了那辆牛车,还有三三两两的村里人。

佟雪莹不认识他们,这些人倒是都认识她,一个两个的都问着病好了没有,分家之后打算做啥。这分家还是昨天的事情,没想到今天一早,大家就都知道了。

不得不佩服这传播的速度。

佟雪莹也算是个好脾气,不管谁问什么,多尖锐的问题,她都一一作答。好不容易挤出人群上车,故意找了最靠里面的位置,可还是被这些人问的没完没了。

佟雪莹无奈,最后选择沉默,将两个铜板交到赶车二喜大哥的手上,把小七抱在怀里,只看儿子不瞅旁人。她这样的举动,自然让有些歘尖儿的媳妇儿不愿意了,你一句、我一句的挖苦着。

就这么听了一路,佟雪莹都觉得自己挺牛掰的。按照以前的脾气,哪能忍受那么指桑骂槐的话?早就一嘴巴抽过去了,反正不能委屈了她。

可此一时彼一时,这会儿是个龙得盘着,是只虎得趴着。

好不容易到地方了,天儿也大亮了,太阳也升起来了。那些妇人们有的挎着筐,去集市上卖鸡蛋;有的则是去买东西,好像刚才谁也没说过啥似的。

佟雪莹先下了车,然后把小七抱了下来。刘二喜看着他们娘俩,憨厚的说:

“狗儿她娘,那个……”

“二喜舅舅,我不叫狗儿,我叫小七。”小七不喜欢狗儿这个名字,赶忙纠正着。

刘二喜被说的有些愣,佟雪莹见了笑了一下,说:“给他改名字了,以后叫小七,不叫狗儿了。”

“哦哦,小七,这名儿挺好听得。”刘二喜挠挠后脑勺,傻乎乎的笑着说,“小七他娘,你别在意那些人说的,他们就是喜欢东家长西家短,谁家有个热闹,都能说上好几天。”

佟雪莹听了摆摆手,将小七抱在怀里,无所谓的说:“没事儿,爱说说呗,又不能少块肉。二喜哥,问你个事儿,我要买点东西,这杂货铺怎么走?”

“哦,你屡着这条路一直走,把头就能看见一个庞记杂货铺,他们家东西虽然价格不便宜,但是不克称。”

哟呵,敢情现代缺斤少两,就是老祖宗留下去的规矩啊!

佟雪莹抿唇一笑,冲刘二喜挥手再见,抱着小七开始逛街溜达。赶集,不管现代、古代,她都是第一次,看着街道两旁,有秩序摆摊的商贩,买啥的都有:

胭脂水粉,头绳花绳,糖人、糖葫芦……

小七瞅着那糖人儿,情不自禁的砸吧着嘴。佟雪莹察觉到儿子的举动,来到捏糖人儿的摊前,问:

“大爷,这个怎么卖啊?”

老头正捏着呢,听有人喊他抬起头,看是对娘俩,笑眯眯的说:“大的五个铜板,小的三个铜板。”

“哦,谢谢啊。”佟雪莹道谢之后,抱着小七继续往前走。不过倒是低头跟他解释着,“娘坐车的两个铜板,还是跟常山姥姥借的,手里都是银子,一会儿咱们买完东西,换了铜板,就给小七买糖人儿,行不?”

小家伙听了忙不迭的摇头,说:“不用的娘,我不要,我就看看。”

懂事的样子让人心疼,佟雪莹在他的脸颊亲了一口,没有在说啥。来到刘二喜指的那个杂货铺门口停下,买东西的人还不少,佟雪莹走上前,礼貌的问着:

“请问买东西多了,管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