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40 字数:3065 阅读进度:638/640

这时,火龙已经飞到了蓬莱岛船队的上空,呼啸着往下落,在船上蓬莱岛的惊叫声中稍顿了顿,然后“突!突!突!突!突!“从长筒中吐出一连串火箭,共计数十枚,没头没脑地钉在桅帆上、高耸的箭楼上,甚至是仰面惊呼的蓬莱岛嘴中、脸上、胸上。顿时浓烟滚滚,火焰四起。

“不好了,怪物吐火了!”

蓬莱岛士兵乱纷纷地向后逃去,“火龙”吐完火箭后,钻入海中不见了踪影。

“将军,后帆着火,已经蔓延开了!”

一个奇门弟子冲箭楼上高声喊着。

“快带将军换乘小船离开这里!”

几个亲兵不由分说,七手八脚地架起杜时捷,拥到船边放下了舢板。

“列圆阵,迫近敌军,放炮轰击。”

南宫雪衣笑着下令,“这玩艺还真好使,一下子烧着了不少船。”

几十艘战舰立刻将包括南宫雪衣,石玉棠的旗舰在内的五艘船围在中间,开始绕着大圈向蓬莱岛船队缓缓迫近,每艘舰船转到合适位置的时候,船舷的火炮便是一轮齐射,弹雨不停地向蓬莱岛战船倾泄而去,中间的五艘船则时不时地发射“火龙出水”点燃敌船,用火光给其它的战舰指示着轰击目标。

轰、轰、轰…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中,无数水柱此起彼伏地升起,夹杂着纷飞的木片,横飞的血肉碎片。蓬莱岛的水战观念还停留在“远斗弓箭,近拼船,帮帮相贴再斗人。”

的阶段,通常船队中的船只先一字排开,船头保持一条直线向对手冲过去,在五百步距离左右发射石块和点燃了的油蛋。二百步左右距离用弓箭和火箭杀伤水手,破坏船帆。距离再近时,则想方设法用船头撞击对方船腹部并用拍杆互砸。两船碰撞在一起时,则水手在弓箭的掩护下,跳到对方船上硬拼。

而宋军的海军凭借着火炮,火龙出水等远程武器,把攻击距离提高到了两万步,把海战模式整整提高了两个朝代还多,以先进对落后,高级对低级,热兵器对冷兵器,一下子便把蓬莱岛打得措手不及,狼狈不堪。海面上弹雨如织,喊杀声此起彼伏,宋军海军步步逼近,蓬莱岛拦截舰队则火光冲天,纷纷败退。

六郎所率舰队的加入,再一次给了蓬莱岛沉重的打击,宋军不仅船坚炮利,连士兵都是生力军,三面攻击之下,蓬莱岛舰队再一次混乱起来。“所有重炮装填燃烧弹,向蓬莱岛旗舰开火。”

在望远镜中看见蓬莱岛本阵中的旗舰频频发出指挥的灯火信号,六郎大声命令道。

所谓的燃烧弹就是在爆炸弹内又加装了一些火油,爆炸时火油四溅,一烧一大片。而且重炮不仅坚固,发射药也改成了新式火药,射程超过四里地,也是现在宋军中射程最远的武器了,六郎的大船上也只装了四门,别的船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大家伙发射时的震动。

“轰,轰,轰…”

接连四声巨响,四枚硕大的炮弹带着啸音飞向蓬莱岛船队,在蓬莱岛本阵中间的船上凌空爆炸,化成了无数团火球,四处飞舞,沾到哪,哪便是一片火光。

护卫司徒明枫旗舰的蓬莱岛船只一阵混乱,纷纷躲避这突如其来的地狱之火,有那身上着火的蓬莱岛士兵,情急之中狂叫着跳入大海。

“旗舰前移,再给我打,一定要把蓬莱岛的指挥中心摧毁。”

六郎见蓬莱岛旗舰受此攻击,开始慢慢地向后退,不由得跺了跺脚,急道。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用现代的话来讲,就是“斩首”战术,只要蓬莱岛的指挥系统被打瘫,没有了统一指挥,士气军心必然一落万丈,蓬莱岛船只虽多,也只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各自为战的话,根本无法对宋军舰队构成威胁。

旁边的娇妻明歌郡主上前劝道:“将军,您是一军主将,不可贸然前行啊。”

“我们的目的是全歼蓬莱岛,这是一场决定生死的较量,蓬莱岛想打我的船,他们有这个力量吗?服从命令。”

六郎摆了摆手,正色说道。

宋军的三支舰队都保持着严整的队形,这样既能充分发挥火炮威力,又不会与敌军混乱在一起,以免因为怕误伤而影响到其它战舰的火炮发射。而且宋军还有着相对完备的夜战联系手段,有信号火箭、灯光信号,而蓬莱岛虽然也打过海战,但层次不高,在夜战中的指挥便远不如宋军灵活机变。

司徒明枫全身披挂,神色凛然地站在箭楼之上,指着远处挂着醒目大灯笼的船,“杨六郎,那定是杨六郎的座舰,传令下去,所部舰队两翼包抄,本阵向前压进。只要击沉六郎的旗舰,咱们今日才有胜利的希望。”

“师叔,黑夜中各军看不清旗号,若是挂灯,只有前进后退等几种表示,两翼包抄这可…”

旁边的奇门传令兵为难地说道。

“可恶啊!”

司徒明枫气得大骂。

“轰、轰、轰。”

几声爆炸,头顶又是一阵火蛇飞舞。

“小心啊!师叔。”

一个亲兵猛扑上来,将司徒明枫压在身下,紧接着,背后被火球击中的亲兵又惨叫着跳了起来,身上带着熊熊火焰,被烧得乱蹦乱跳,慌不择路,扑通一声跳入海中。

司徒明站起身,他的头盔已经掉了,头发也被刚才的亲兵身上的大火烧了一下,发出一股焦糊味。耳边听到船上的士兵和水手们发出阵阵惊呼,原来是船上的主桅杆与后船篷帆都被击中起火。

“打着了,把蓬莱岛的旗舰打着火了。”

六郎的船上,几个娇妻兴奋地喊道。

“打得好,冲着火光,换实心弹,给我击沉它。”

六郎的脸上也带上了笑容。

六郎与南宫雪衣,石玉棠所率领的舰队以圆形阵势不断向前缓缓推进,象两个大旋涡,不断地吞噬着靠近的蓬莱岛船只,开花弹、实心弹、燃烧弹、火龙出水,各式各样的武器雨点似的向蓬莱岛船只砸去,整个崖山海面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林熙蕊所率领的龟船舰队则背靠宋军水寨,死死地挡住蓬莱岛船队进攻的路线,喷火筒、火炮轮番发射,间或用坚固的船身猛烈撞击贴近而来的敌船。

“冲过去!击沉杨六郎的旗舰!”

司徒明枫见如此被动地打下去,蓬莱岛会被宋军海军消耗干净,不顾船上的火势还未扑灭,宋军的重炮还在猛烈开火,毅然向六郎的舰队冲来,黑夜中蓬莱岛船只联络不畅,但是看到主将的旗舰不顾一切地猛扑,各船自是不肯落后,都紧跟其后,试图强行攻击。

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将司徒明枫的旗舰推得不停左右摇晃,“轰”一声巨响,大船猛地剧震,速度也陡地慢了下来。

“师叔,后甲板被击中,船舱开始进水,请都师叔速速离开。”

一个奇门弟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禀告道。

“我不走,速速修补,继续前进。”

司徒明枫红着眼睛,大吼道。

“蓬莱岛的旗舰要沉了。”

六郎在望远镜中盯着燃起大火的船,冷笑起来。

“机会来了。”

六郎大喊道,“发信号,射火箭,命令南宫雪衣,石玉棠舰队立刻与我们组成燕剪阵,向蓬莱岛船队冲击。”

随着三支旗花火箭的空中炸响和旗舰上的灯火信号,以六郎和南宫雪衣,石玉棠的旗舰打头,两支舰队迅速向一起靠拢,布成燕剪阵,即人字队形阵,七、八十艘战船排山倒海一般杀入蓬莱岛舰队,火炮齐发,炮弹如雨,一下子便将蓬莱岛切成了两半。

“胜局已定啊!”

看着蓬莱岛船只在雨点般的炮弹轰击下,纷纷被击沉或燃烧,更有的船只已经开始夺路向北面逃窜,六郎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

海战仍在继续,没有了统一指挥,又被打乱了阵形的蓬莱岛船队已经是强弩之末,士兵丧失了战意,趁着硝烟弥漫,夜色昏暗,纷纷四散奔逃。六郎见自己的座舰速度慢,索性将船停在战场中央,命令南宫雪衣,石玉棠和林熙蕊各自率舰队冲杀,自己则用重炮进行火力支援。

到处是隆隆的炮声和喊杀声,在爆炸的、燃烧的火光下,可以清晰看见周围蓬莱岛海船一片混乱,不断地中弹起火、沉没,绝望的哀嚎声,惊慌的喊叫声,回荡在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