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38 字数:3388 阅读进度:633/640

要安抚士气,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更多的物资运到前线,只要不饿肚子,有大量的物资,士兵们的士气就能够很快恢复,军心也就可以稳定下来,这一次吴越四王可是从自己家族的府库中拿出了大量的银子与粮食,之前所动用的,那可都是吴越地方官府的储备,不到万不得已,这四人还真的很难动用到自家的东西。因此这些物资都是自己家族的,而不是吴国的。

可事情会如此的简单吗?六郎此时已经上了洞庭湖水师的战船,人就站在船头,利用望远镜观察对面的采石矶。采石矶又名采石山,是著名的长江三矶之一。位于马鞍山的西南长吴越岸的牛渚山北山脚,与牛渚山本山相距仅一里。采石矾矾头临江,山势险峻,绝壁悬崖,兀立江流。长江下游的江面以采石矾附近最为束狭,形成咽喉,并且矶头突入江中,既便于登陆,也易于设防,可谓是“采石之险甲与东南!”

如果吴越大军把军营驻扎在牛渚山上,那六郎还真不好进攻,就算成功登陆也很难扩大战果,光是强攻牛渚山就会付出极大的代价,而太平府的卫戍援军也很快就会赶到,到时候六郎就得被再次赶回长江,惊动吴越吴国的反贼,在采石矶驻扎重兵。

还好,吴越吴国的军队太过自信他们的水师无敌,也觉得把军营驻扎在山上太过麻烦了,干脆就把帐篷一次排开,驻扎在了江面上。驻守的士兵情报传来是只有二十万人,全都是老弱残兵,这些人平时无所事事,也不训练。有一部分人还弄来了小舟,直接在江边打渔,上等的鱼卖掉赚点酒钱,普通的也就自己吃掉,一点警戒心都没有。

再过一个时辰就要退潮了,六郎没有选择在清晨进攻,因为清晨是捕鱼的好时辰,那个时候刚好有很多鱼浮出水面换气,寻找食物。如果那个时候进攻,船队很容易被正在打渔的敌人发现,而快要退潮的时候,刚好采石矶的守军开始松懈,很多人都准备着吃饭喝酒,然后就是睡觉,或者是偷偷离开军营,到外面去找女人。

偷袭的战船已经都准备好了,这个时辰江上讨生活的渔家差不多都已经回家去了,那些收获不好的,就算再多待一些时候也不会有鱼了,还不如早些回家休息,明天早上早点来,说不定就会有好运气。

洞庭湖水师的艨战船就这样很顺利地冲向了采石矶,这一次所使用的都是从吴越水师那边缴获的艨战船,六郎让郑家兄弟挂着吴越水师的旗号,试图以此来迷惑敌人,快速靠近而登陆成功。不过事情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当五艘艨战船就要接近江边,直接冲上岸的时候,采石矶上的守军突然射出弓弩,因为太过顺利而放松警惕的洞庭湖水师士兵多人中箭,最后不得不撤了回来。

似乎吴越水师与吴越的军队之间有一些暗号,是用来联系与靠岸的,之前偷袭的五艘艨战船不断地看到对岸有守军士兵在挥舞旗帜,可洞庭湖水师这边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复,最后才成了这个样子。

既然偷袭失败,那就只能强攻!那五艘撤回来的艨战船六郎也不想责备,而是通告全军:“传令下去!有进无退,一个时辰内无法攻上采石,所有的战船就会搁浅,到时候就算是游也要游上去,我六郎将亲自为众人擂鼓!”

说着,六郎就亲自走到了战鼓边上,拿起了鼓锤,重重地敲响了进攻的命令。

十艘艨战船向采石矶发起了进攻,对面江岸上的敌人已经被全部惊动了,就算他们这些人是老弱残兵,但却依旧占据着地利上的优势,他们有礁石可以掩护,有大量的弓弩可以使用,射出来的箭多如飞蝗,越是接近江岸,水下的暗礁就越是危险,战船上的士兵发箭反击,绝大部分都被礁石与盾牌给挡住了。

艨战船上中箭的士兵很多,这十艘艨战船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洞庭湖水师,尽量是登陆作战,那么战船上最起码有一半的士兵,因为之前火字营与精锐水师都有战斗过,因此这一次力是老马头的风字营,如今风字营的将士们正不断地使用连环弩反击江岸上的敌人,等待着战船冲进浅滩处准备登陆。

也就在这个时候,江面突然再次刮起了东风,形势开始不利于洞庭湖水师,东风一起,水流与风向都不利于战船冲击,战船速度一慢下来,江岸上的敌人马上就使用火箭,靠着东风的帮助江岸上的敌人能够将箭射得更远了,孟良在无奈之下,只能是下令强攻的十艘艨战船撤回,在那种情况下改变船帆真的很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火箭点燃战船。

六郎并不管战局如何,他只要结果,因此他什么都没有多问,再进攻的十艘艨战船撤回来后,他就不再敲打战鼓,而是等待着新的战船冲上去,那样他就会继续将战鼓敲响,身边的亲兵递上来了一碗热水,让六郎喝下恢复点力气,这一次出征六郎可是连刁霖都没带在身边。

六郎不问,孟良内心却依旧着急,采石矶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攻下,否则太平府的援军就会赶到,到时候将无法再进行强攻,孟良终于是忍不住在战船上走来走去,必须要想出新的策略进行新一轮的攻击。

其实之前的一次偷袭与一次强攻并不是没有作用,白白牺牲。最起码前两次的偷袭与进攻,弄清楚了敌人兵力的分布,弄清楚了靠近采石矾的水下暗礁,消耗了敌人的箭支与体力。现在就差一次成功的进攻,孟良很清楚,再一次的强攻必须要成功,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大哥!让我去吧!艨战船做掩护,主力用车舟攻击,实在不行就游上去!”

关键的时刻,焦赞主动请缨,这一战必须要胜利,不然之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就会全部丢失,洞庭湖水师将再次被陆军的四个营看不起。

“俺也要去,刚好舒坦一下筋骨,水上水下俺不是你们水师的对手,可只要冲上岸,俺谁都不怕!”

孟良终于是忍不住了,之前三个营都打过仗杀过人,只有风字营没动手,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孟良也多少了解现在的情况,因此从进攻一开始孟良就跑到了孟良的旗舰上。

“好吧!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如果连你们都失败了,我就只能指挥巨舰直接冲上去,就算死再多人也要攻下采石矶。来人,转告主公,请主公擂鼓,新一轮的攻击马上开始!”

又是十艘艨战船,不过这一次与之前不同,在艨战船身后,是二十艘车舟,跟在艨战船身后利用艨战船作为掩护,当战船进入江岸守军的射程范围之内,再次迎来了多如飞蝗的箭雨,江岸上的二十万守军估计已经是人人手持弓弩了。这一次艨战船没有做多少反击,而是全力冲向了岸边,等到了能够反击的区域,这才直接抛锚,调转转身压制江岸上的敌人,掩护身后的二十艘车舟登陆。

焦赞与孟良都在同一艘车舟上,两人都是一手持盾,另外一手焦赞持的是擅长的鱼叉,而孟良所使用的则是一杆长枪,车舟靠着船内士兵的全力踩动,以最快地速度冲向采石矶,从天上落下的利箭,都被站在船头的焦赞还有孟良给挡下了,不过这么两人站在车舟的船头,真的很成问题,这艘车舟现在可是很勉强地保持着平衡。

岸上的敌人就在眼前,甚至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采石矶的守军长的是什么样子。忍了很久的焦赞终于是有了机会,手中的鱼叉在瞬间掷出,一下就贯穿了一名正在指挥士兵想要冲上来的百户。紧接着孟良更是怒吼一声,掷出了手中的盾牌,同时一跃而起,飞身上矶,手中的长枪连续扫倒五人,几乎没有一个敌人能够挡住孟良的一击。

“杀!”

拿起了身后水师士兵递过来的钢刀,带着所有的士兵全部冲了上去,与孟良联手,一群人硬是打开了一个缺口,两人联手撕杀了片刻,身边倒下的都是敌人,两人也很快都成了血人,敌人的鲜血喷满了全身,二十艘车舟,将近两百人全部冲上了岸,之前还在不断死战的采石矾守军所面对的几乎是一场一面倒地屠杀。

鼓震天,六郎更是脱掉了上衣,用鼓锤猛敲战鼓,江面上一直等待的大小战船全部向前,一齐冲向了采石矶。

采石矾上的守军彻底溃败了,之前的勇猛都是靠着地利上的优势,如今敌人已经冲了上来,根本就无法抵挡,他们只是普通的士兵,一群老弱残兵而已。当兵只是为了混一口饭吃,让全家人都能够吃饱,已经到了这种情况,真的不能拼下去了。

所有的人扔掉了手中的弓弩,扔掉了头上的头盔,为了跑得快些,还有人一边逃一边脱掉身上沉重的盔甲,面对这样的逃敌,孟良与焦赞都懒得去追了,两人虽然都是性急好杀之人,可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现在关键的就是快速地控制整个采石矶,接应后续的部队全数渡江。

一身是汗的六郎终于是放下了鼓锤,亲兵送来了毛巾,这个天气还是挺热的,不过流了这么多的汗,擦完了之后等下就必须赶紧把衣服穿上,江上水气太重,几阵江风吹过来,一个不小心就是风寒,如今采石矾一破,渡江的将士们有进无退,吴越吴国的主力又不在此,六郎内心一直紧绷的弦松了那么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