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37 字数:3175 阅读进度:632/640

风字营这一次没有在老马头身边,还有六郎手下最勇猛的勇士孟良也不在六郎的身边,一开始所有人都认为,六郎之所以留下风字营的人,为的就是依靠风字营的善战来镇住两淮内部的一些不稳定的因素,可到最后,所有人终于明白六郎为什么要留下风字营不出战的理由。

风字营的老马头有自己的任务,就在六郎等人在裕溪河与吴越水师鏖战之时,老马头的风字营已经到达了淮西的和州,按照六郎的命令搜集与征调所有可以用来制作浮桥的物资与小船,同时和州的十万卫戍也全部听从老马头的调遣,一旦六郎前来会合,马上就会直接从和州抽调五万民壮,并且征调所有可以渡河的船只。

六郎真的要再次感谢吴越的那些大人物,吴越从准备谋反到称帝征战的这段时间,一直对自己的吴越水师很是信任,也一直是认为六郎是一个值得利用的人,结果吴越叛军一直没有派兵攻击和州这个大吴越北的重要渡口。到了如今吴越水师损失惨重,吴越大多数军队都僵持在了湖广,就更没有能力来进攻和州,从而确保金陵的安全。如果一开始吴越吴国就直接进攻和州,那六郎现在可就要很麻烦了。

和州紧临长江,隔岸就是是采石矶!“古来吴越有事,从采石渡者十之九!”

也就是说,从地图上无论怎么看,要直接进攻吴越,都是从和州到采石最近,更重要的是,在和州与采石之间,要架设浮桥也是最容易和最快的。同时六郎也很清楚,就在采石矶的东北面,刚好就是马鞍山,在马鞍山内,有大量的矿产资源,储量极大,尤其以铁矿最为富足,六郎扩充军队所需要的生铁、熟钢不能全部依靠陶三春,他必须有自己控制的丰富矿脉与冶炼场。

只要采石一破,六郎的兵锋就能够直指吴越吴国的京城金陵,但到时候就不关六郎什么事了,最好是陶三春与朝廷都派出重兵,六郎只要太平府,帮着陶三春与朝廷的联军到达金陵城下就可以了,然后就是坐看双方杀个你死我活,这就是六郎的下一步,后半场在太阳升起之时正式开始了。

精锐水师、火字营所有能够继续战斗的士兵清点过后还有八万人,全部跟随六郎快速北上,目标和州。雷凡的山字营则留在两淮,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比如说吴越水师或者吴越军队直接来攻,或者是朝廷与陶三春突然决定动手。六郎当着众人的面对雷凡说道:“我们的家还有家里人就全部都交给你了,一旦情况有变,马上点燃烽火,如果我们这些人没了家,没了家人,那就只能跟李煜是一样的下场,拜托你了雷将军!”

面对六郎的再一次重托,雷凡没有再多说什么,他马上回去指挥军队,安排好伤兵与俘虏,先率领山字营一半的兵力返回合肥城,这里将留下另外一半的山字营士兵还有地方上的卫戍进行防守,一旦情况有变,雷凡将与留守的官员一起调动两淮的所有军队,特别是地方上的卫戍。

郑家兄弟的洞庭湖水师将先带着所有战船返回洞庭湖,将需要维修的战船留在洞庭湖,再从洞庭湖的水师军营中抽调五千正在训练的新兵,整编十万人率领主力战船进入长江,最后与六郎和州的长江边上会合,一起攻打采石矶。

那五千新兵很多人都还算是孩子,那是洞庭湖水师要为自己保留的种子,在之前的战斗中,洞庭湖水师的众人一直在担心洞庭湖水师在长江上全军覆没,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这五千新兵就是他们最后留下来的种子,有了这些种子早晚都有洞庭湖水师再次重建的机会,而如今因为战争的需要,这五千新兵也终于是上了战船,准备好了战斗。

从吴越吴国立国称皇封王到现在,好像就一直没有好消息,而且很多都是与六郎有关的坏消息,原本期待着吴越水师能够彻底消灭六郎的洞庭湖水师,继续控制长江水道,消灭所有潜在的危险,保证吴越自身的安全。可结果吴越四王等来的,却是吴越水师战败,损失过半的坏消息。

而且坏消息还不仅是一个,在接到吴越水师主力损失半过的坏消息前,吴越叛军首先接到的是长江下游地区突然遭受到陶三春水师的偷袭水师偷袭了松江府,四万陶三春的军队松江,一路疯狂地烧杀掠夺,并且与地方上的豪门世家联手,强迫大量掳掠的百姓强攻击地方县城,松江府知府无力抵抗,只能是死守松江府治所。

吴越地区终于是受到了攻击,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吴越四王马上让皇帝派出五万金陵的禁军前去支援,他们都在害怕进犯的陶三春军队只是陶三春大军的先锋而已,同时命令留守的水师十万人从顺长江东下,寻找陶三春的水师主力,妄图再次击溃陶三春的水师,从而确保长江下游接近东海一带的安全。

可就在禁军与水师全部都派出去后,吴越又接到了另外一条要求增援的坏消息,之前被击败的南唐水师攻入鄱阳湖,偷袭了吴越水师在鄱阳湖的水寨。一切来得太突然,吴越水师主力被调走,留在水寨里的不过是一群新兵蛋子和一些已经无法出征的老头兵,没有人会想到,之前被重创的南唐水师进入到吴越的腹地,吴越水师的重要据点鄱阳湖,结果一夜的偷袭下来,水师营寨全部被烧,停泊在营寨的新老战船也全部沉进了水中,留守的新兵更是死伤过半。

按照情报,陶三春水师与南唐水师应该是与六郎的洞庭湖水师会合,就算不会合,也会在长江上等待洞庭湖水师与吴越水师战斗的结果,甚至是看到洞庭湖水师受到攻击后,马上逃回自己的老巢,可结果所有人都猜错了!吴程世杰都在反省,他们之前似乎真的太自傲了,吴越多年富足与表面上的强大让很多人都忘乎所以,而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再次派出禁军,指挥地方上的军队从岸上去攻击进入鄱阳湖的南唐水师,吴越水师如今已经到了无兵无船可派的地步。所有人都还在幻想着,在两个坏消息过后,能够听到吴越水师主力胜利的消息,那么之前的两个坏消息也就不算太坏,就当是消灭洞庭湖水师的代价。

第三个坏消息也很快就到了,这个打击可够大了,用来保卫吴越不受北方军队进攻的吴越水师,吴越吴国最自豪的水师,用金山银山打造起来的吴越水师,再一次败在了六郎的手上,死伤过半,丢掉了过半的战船,其中巨舰更是损失极大,这样的一个结果,吴越四王之一最年长的,也是身体最不好的,当场就缓不过气来,其他三人赶紧叫太医来,用金针和人参汤终于是拉了回来,而接下去,坏消息还没有停止。

南唐水师的十万精锐偷袭得手了,第四个坏消息是在深夜,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的时候传来的,那个时候吴越四位家主都没睡,他们正在商讨对策,这个时候并不是追究谁要为吴越水师战败而负责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长江不保,整个吴越就会直接受到北方军队的攻击,到时候吴越就会乱,很多一直隐藏起来的人就会跳出来,依附朝廷、依附陶三春,甚至是依附六郎。而四大家族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后路了,一旦失败,整个家族就彻底完了,谋反是要被株灭九族的。

听到第四个坏消息,这一次不再是一个人昏过去,而是两个人一起昏了过去,还好身边有太医一直伺候着,很快就救了回来。负责进攻湖广的吴越大军粮仓被身份不明的军队偷袭,粮仓失守的时候附近的军队根本就不知道,等到粮仓起火后,这才惊动了附近的军队,可那个时候偷袭的军队已经撤离了,现在吴越大军正在一边忙着灭火,抢下还没有被火烧的粮食,同时派出骑兵全力追击偷袭的敌人。

被烧的粮仓,那里可是存放着足够十万大军两个月所需要粮食还有大量的物资,这么一把火烧下去,最后能够救下来的物资,也就最多四成而已,更要命的是对大军士气的打击,那么大的一场火,很多士兵从远处就会看到,一旦传开了,各种流言就会马上出现,到时候士兵们就会害怕,而害怕的士兵又如何与湖广总督的大军作战。

本来因为被封为王,成功起事,幻想着能够一统天下而意气风发吴程世杰,从来没有如此的害怕过,虽然表面上吴越吴国还很平静,可却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的时候,越是如此,四大家主就越是要团结,守住了吴越才能守住一切。

放火的人将粮寨内的大量兵器、箭支还有火油、烈酒当成了助燃物,火势无法控制,也无法扑灭,最后还是死伤了上百的士卒才抢下来了三成被烤焦的粮食与物资,前线的士气开始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