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36 字数:3504 阅读进度:630/640

“来吧!杀!”

敌人就在下游,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洞庭湖水师的众人并不惧怕吴越水师,他们之前就击败过吴越水师,这一次敌人主动来送死,洞庭湖水师的众人根本就不需要客气,二十艘“鱼龙舰”、“黑鲨舰”成为先锋,直接撞向冲过来的艨战船。

艨战船配合“鱼龙舰”、“黑鲨舰”对抗吴越水师的艨战船,五十艘车舟对抗八十艘小舟,双方的战船就这样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裕溪河上的到处都是箭支,在瞬间的撞击让吴越水师的艨战船吃了大亏,二十艘艨战船都出现了损伤,其中七艘艨战船开始沉没,但这并不能让吴越水师害怕,更多的艨战船冲了上来,双方开始接舷战。

双方战船的甲板上都撒了沙子,船舷相接后,超长枪不断地对刺,高处的弓弩手不停地将手中的利箭射出,盾牌手尽量保护着自己的同伴,时不时有人被箭射中或者是被长枪刺中,倒在了甲板上被同伴尽快地救治,但那些掉到水中的,一切就只能依靠自己。

面对吴越水师的小舟,焦赞指挥的车舟想都没想,就指挥着所有的车舟撞上去,小舟很难抵挡车舟的撞击,很多都倾覆,小舟上的士兵落入了水中,但战斗却只是开始而已。吴越水师的士兵一进了水,马上就变成了水鬼,开始从水下破坏车舟,时不时有车舟开始进水,一些洞庭湖水师的士兵快速地脱掉身上的盔甲,拿着兵器就跳进了水中,另外一部分人则留在车舟上,利用长枪与弓弩来对付上来换气的敌人。

吴越水师与洞庭湖水师双方就这样在裕溪河上疯狂地拼杀着,江面上到处都是尸体,水下依旧在不断地战斗,一小片一小片地血红色渐渐交会在了一起,成了大片的血红色。

也在血拼,漂浮在河上的尸体越来越多,顺着水流被冲进了长江内。而在江岸上,战斗的激烈程度也在不断地升级,更多的吴越水师战船冲到了浅滩上,依靠巨大的船身作为掩护,居高临下对着岸上的敌人射箭,六郎这边因为受箭伤无法再战斗而被抬下来的伤兵越来越多。

不过吴越水师的代价也不小,战斗到现在,已经有十艘巨舰被彻底点燃,正面进攻的先锋死伤过半,燃烧的巨舰反而成为了帮助六郎抵挡敌人的火墙,但可惜的是,这样的火墙实在是太短了,而吴越水师可以进攻的点也太多了,延伸的江岸一点望不到边。

“主公,是否下令所有投石车进行攻击?”

越来越多的吴越水师战船冲到了浅滩上,孟良自己跑过来询问是否动用所有的攻城秤车,以现在的情况,后方一百辆攻城秤车全力开火的话,将给敌人造成巨大的伤亡。

“再等等,要等到敌人的水师士兵开始登陆,吴越水师的主力还没有全部冲进浅滩!传令,五千盾牌手,二十万连环弩手向前,压制战船上的敌人,帮助弓箭队焚烧吴越水师战船!”

六郎终于是向前线增加了兵力,给予了浅滩上的吴越水师先锋极大的压力,战船上的吴越水师士兵不断地有人中箭从船上摔了下来,虽然从表面上看前线只是增加了二十万五千人,可密集的弩箭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好像有上万士兵在连续不断地射箭。

又有三艘巨舰被点燃了,战船上的吴越水师士兵已经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灭火,但又是普通的火箭,又是巨大的弩箭,战船上到处都是起火点,很多士兵为了救火反而被火箭射中,点燃了身上的衣服,急得乱叫乱跑,最后好不容易才被同伴给救了,可身上却有很多地方被烧伤,更悲惨的事情还在后面。

战船被点燃了,已经没有一点办法了,那么战船上残余的士兵就只能赶紧撤退,但小舟只有一艘,最多六个人,再多船就要翻,那么到最后小舟当然是被军官与军官的亲兵所占据,其他的士兵就只能自己游回后方没有参与战斗的船只上。这个时候所有被烧伤的士兵就成了很大的累赘,这些人的伤口不能碰到水,勉强下了水全身的伤口就好像有刀在割,有虫在咬,会游泳的也游不了,最后只能是在同伴的帮助下下水,不断地哀号着。也就这样,很多人都支撑不下去,最后沉到了江中,甚至也有疯狂地纠缠,连同办法他的同伴一起带到江底的,水下的鱼群就这样又有了丰富的食物可以食用。

“主公,是否下令后面的军队前来增援,士兵们很疲惫了!或者叫左岸的山字营前来支援?”

战斗已经持续了一个时辰,程世杰从阵前退了回来,前线的士兵很疲惫了,敌人正在不断地增加,因此程世杰特意回来,建议下令后续的援兵上来,士兵的体力一旦到了极限,就会出现巨大的伤亡。

“传令,调十万人前来支援!其他人继续待命!”

六郎点了点头,但是还要阵前的士兵再坚持一段时间,十万人赶过来就要用一些时间,到了之后也不能马上投入战斗,还要小小地休息一下。

吴越水师的十万先锋四十艘战船,到现在只剩下是十七艘巨舰没有被点燃,还能够在船上奋战的不到八百人,但在他们身后有更多的吴越水师战船冲了上来,大量的小舟也开始了登陆战的准备。从一开始吴越水师的水师将军一直就在担心,担心六郎有后续埋伏的军队,可战斗了过一个时辰,六郎却依旧没有援兵派来,让这位本来就不支持强攻的水师将军很是不安,但既然进攻已经开始了,他就只能试着派出登陆的士兵,吸引六郎可能出现的援兵,一旦情况不妙,他还能够马上指挥大半水师撤退。

接到登陆的命令,指挥进攻的士兵与军官都很激动,正在交战的敌人已经很疲惫了,只要冲上去就能够取得首级,换取战功,负责直接进攻的吴越水师士气高昂,快速地划着小舟向前冲,有些人还是直接涉水冲到岸上,先借着礁石进行休息,然后等人多了,就准备冲锋。

十万人援军很快就赶了过来,看到援军的出现,其他战船上的军官观察到后都有些担心,不过吴越水师将军却安心了,对方只有看样子十万人,吴越这边一直得到的情报就是手上实际的兵力一直很少,只有这些兵力的话,吴越败六郎并不成问题,唯一比较难的就要如何杀掉六郎,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六郎跑了。

江岸上聚集的敌人越来越多,更多的吴越水师战船冲了过来,六郎终于是等到了机会,一直没有动弹的另外一百辆攻城秤车终于是动了,一百块巨石呼啸着飞出,停泊中的战船成了最好的攻击目标,飞落的巨石狠狠地砸在了船身上,引起一阵剧烈的晃动,被巨石砸得到处乱飞的碎木四散,深深地钉在了人的身体上,众多的惨叫响起,但这只是第一波攻击而已。

一轮又一轮地飞石成功地命中了停泊的战船,虽然身后不断有巨大的声响与同伴的惨叫声,但还是有众多的吴越水师士兵在不断向前,没有一个人能够后退,荣华富贵就是靠命拼出来的。不然就只能永远地当一个小兵,最后什么都没享受过就死在战场上。

上了岸的敌人开始冲锋了,离开了礁石的保护,所有人只能发了疯地向前冲,几乎所有人的兵力都是盾牌与钢刀,弓弩都留给了还在战船上对射的同伴,那些超长枪就算运过来也只能是累赘,起不到什么作用,连运过来都成问题,因此所有人能够用到的兵器就只有盾牌与钢刀。

对于六郎的士兵来说,冲过来的敌人完全是来送死的,所有的弓弩都继续集中射向吴越水师的战船,只有五千士兵快速地离开原有的位置,以小队为单位,利用鸳鸯阵快速地结阵,利用手上兵器的优势,直接迎向了敌人。在盾牌与盾牌的撞击过程中,巨大的山斧从敌人的头上落下,长枪从身边刺出,两翼的敌人则与后方手持钢刀的士兵战在了一起,只是一照面的交锋,吴越水师的士兵就倒下了一片,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只是水师的士兵,并不是专业的陆地作战士兵。

倒下一批人,又有另外一批人冲上来,吴越水师的士兵并没有被一开始的伤亡所吓倒,更多人在进行冲锋,因为他们还有胜利的希望。至于六郎这边,看到吴越水师的主力全部集中到了右岸,雷凡马上指挥部分山字营的士兵绕道赶过来支援,而孟良和程世杰都有自信,自信将会把冲上来的敌人全部消失,不过六郎却没有这样继续硬拼下去。

“传令!吹动进攻号角,点燃烽火!”

六郎终于是下令让所有士兵赶过来,他要以兵力上的局部优势,一次吃掉所有靠近的敌人,有的时候,人是要知足的,能够吃多少就吃多少,打仗最忌讳的就是太贪心与太骄傲,熟练的老兵对于军队才是最珍贵的。

听到了响亮的号角声,还有那正在燃烧的烽火,一直在鏖战的吴越水师将士们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多人终于是开始担心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洞庭湖水师那边已经是越打越顺手,越来越接近胜利,吴越水师的百艘艨战船已经损失了一半,小舟几乎是全军覆没了。

决定这场水战的胜负关键还是在小舟与车舟的战斗上,车舟依靠自身的优势,一次又一次地撞翻着吴越水师的小舟,或者是用三弓弩在近距离直接射穿小舟,没有了小舟的吴越水师士兵虽然还可以在水下作战,但已经失去了很多优势,人也不可能一直待在水里,在水中的体力更是快速地消耗,很多人浮上来换气时就被弓弩射中或者被长枪刺穿,没有一点保护也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最后指挥车舟的焦赞取得了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