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35 字数:4278 阅读进度:627/640

身后有骑兵的声响,两名奸细在最快的时间内转过头来,可标枪与绳套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投掷标枪的骑兵准头没有问题,是直向后心去的,不过在草丛内的奸细在极快的时间内就动了,结果标枪只命令了腰部,因此这名骑兵要赔三千文钱。另外名骑兵则顺利许多,绳套一下就套住了对方的脖子,奸细虽然从树上跳了下来,但马上就把绳索拉住,赢了钱的骑兵故意拉上一段时间,不会要了那名奸细的命,但会让其无法反抗。

奸细处理掉了,六郎在洞庭湖水师离开一个时辰后,也终于是率领着三个营的兵力上路了,六郎的目的地很简单,那就是裕溪河进入长江的河口,这一次六郎准备了两百台攻城秤车,已经全部拆卸好了由专门的士兵看管,只要到了目的地就可以快速地安装。至于石料,那边已经囤积了几个月,足够所有的秤车连续轰击一天,如果到时候还不够,后方有数万的民夫会源源不断地将石料运到,直到战斗结束为止,还会再储存大量的石弹。

洞庭湖水师进入长江两个时辰,只是在原定的地点徘徊,似乎是在等待南唐水师与陶三春水师的到来,可其实郑家兄弟已经知道,南唐水师与陶三春水师不会来了,就算没有六郎派去的亲兵,南唐水师与陶三春水师都不会过来,只会等着洞庭湖水师与吴越水师拼个两败俱伤,最后看着洞庭湖水师全军覆没。

所有战船下帆,一大群人慢慢地等待着,不让战船改变位置,也不下锚,孟良在慢慢地等待之中,拉着弟弟焦赞一起钓鱼,其实他们两兄弟是很少钓鱼的,钓鱼那不是水上健儿做的事情,真正在水上逃生活的,都是用网抓鱼,用鱼叉猎鱼,甚至是什么都不带,在水里靠双手抓鱼,为了不让鱼乱动,还有用嘴咬着鱼浮上来的,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下水,也不是网鱼的时候,钓鱼刚好可以打发时间,一旦出现敌情马上停止。

焦赞没有大哥的那种耐性,他大哥都已经钓到了二十五条鱼,结果他才钓到了十条鱼而已,数量差了许多,因此焦赞实在有些忍不住,在钓起第十一条鱼后,把所有的鱼饵全部扔进了江里,这样就不用再钓鱼了,至于说那些钓上来的鱼,当然是让人拿下去一些烤着吃,一些煮汤、一些用油炸,最后分给全船的所有人吃。

“二弟,你太没耐性了,现在这个时候静下来钓鱼不是很容易打发时间吗?别忘了主公说过,我们要学会静下来,最近我可是学了很多。”

没有了鱼饵,孟良没了鱼饵,也就不能钓鱼,只能是把渔具都收了起来,教训起自己的弟弟来,他们两个可都是已经成了家,有了孩子的人,可他的弟弟还是那么的毛躁。

“钓鱼,算了吧,那是不会水的人才玩的,我现在就想喝点酒,然后跳进江里,用鱼叉抓一只又大有肥的鱼,大哥你说那些混蛋怎么还没来,他们的速度也太慢了,比江里的王八快不了多少,真是让人不爽!”

焦赞想喝酒,可按照军规,出征的时候是不能喝酒的,船上的酒那是用来准备烧对方的船用的,就算是焦赞也不军规,因此只能发点牢骚,同时他也是在怕吴越水师|焦赞怀疑,吴越水师先不来对付他们,而是拣弱的去对付南唐水师。

“放心吧!那群家伙在主公手上吃太多亏了,他们一定会来的。你以为我不急啊?可急有什么用?还不如静下心来,等着敌人到来,以免到时候自己先乱了阵脚。再说了,每一次危险的时候我们都是返回洞庭湖避难,忍了这么久,二弟你就不能再忍上一个时辰,吴越水师的那群王八一定会到的。”

孟良说完就坐在了甲板有阴影的地方,虽然已经过了太阳最热的时辰,可江水还不断地冒着热气,周围的人都感觉到十分的闷热,风不大,而且是有一阵没一阵的,但根据江上多年跑私盐的经验,这长江里的风从来都是变化无常,说不定等下就有大风出现,但却不知道到底刮的是什么风。

一个时辰过去了,吴越水师的先锋小舟终于是出现在了焦赞的视线之内,被其大哥教训了一下,不能下水的焦赞干脆就上了了望台,用望远镜不断地观察着江面上的情况,水上健儿哪个没被太阳晒过,要在水上掏生活,不仅要会水,还要不怕太阳晒,哪个不是一身黑亮,看到吴越水师的出现,焦赞终于是可以高声大喊了。

“有敌情!大哥,那群王八终于是来了!”

听到焦赞的呐喊声,孟良马上站了起来,到了甲板的最前头,很清楚地就看到了有小舟的影子。渐渐地,更多的小舟出现在了水平面上,而当二十艘小舟全部清晰的时候,众人可以模糊地看到小舟后面的艨战船,艨战船的身后当然是更大的战船。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孟良马上下达了命令:“旗手,传令!升帆,所有战船调头撤回裕溪河河口,不要与敌人纠缠,在船尾使用三弓弩阻击追击的敌人!”

在孟良的命令下,旗舰上的十名旗手快速地向各舰传达命令,所有的战船都动了起来,把屁股留给了正在全力追击的吴越水师,全速向裕溪河撤退。如此一个可以全歼洞庭湖水师的好机会,吴越水师当然也不可能放过,所有战船全速追了上来。

双方都是顺流无风,结果小船的速度反而是最快的,为了加快速度,洞庭湖水师这边更是用准备好的大竹竿开始划动大船。吴越水师为了能够不让洞庭湖水师逃跑,派出了上百艘小舟,不过一切地冲上来要纠缠住洞庭湖水师。吴越水师这一次为了洞庭湖水师而一次出动了二十万五万人,四百多艘大小战船,绝对不能够也不允许失手。

“准备!瞄准!放!”

大船之间的速度在慢慢地被拉开,可吴越水师的小舟却在不断地接近,如果这个时候艨战船调头转身的话,这上百艘小舟在短时间内就会被全部撞沉,但到了那个时候,小舟上的吴越水师士兵就会全部变成长江里的水鬼,从船下方破坏战船,然后被后续赶来的吴越水师战船纠缠住,所以对付后面的小舟,三弓弩是最好的武器。

每一艘艨战船的船尾都搬来了两架三弓弩,殿后的二十艘艨战船不断地向追击的敌人射出三弓弩的巨箭,但只有四十架三弓弩,命令不怎么高,发射与装填速度又慢,看着敌人不断地靠近,结果两百多支箭射出,才射杀了五十多人。

“大哥!让我指挥车舟反击吧!不需要多少时间,我就能把后面追的所有小舟全部干掉!”

焦赞不断地观察后方的情况,实在忍不住,向他的大哥建议,他要亲自率领车舟出击,在水上的战斗中,车舟对小舟又极大的优势,并且也有极快的速度脱离战场。

“忍着,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把吴越水师引到岸去,就让那些小舟在后面咬着好了,这样才能让后面的那些王八们上钩。传令,一旦敌小舟过于靠近,马上使用连环弩射杀,但对于较远的小舟,继续使用三弓弩阻击。”

双方的船队就这样一跑一追,但在不断地追逐中,不断出现死伤的却是后放正在追击的吴越水师,看着前面的小舟一艘一艘被消灭,吴越水师艨战船还有巨舰只能是咬着牙全力加速,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洞庭湖水师跑掉。

本来按照陶三春的命令,不管六郎派了什么人过来,全部都先软禁起来,然后坐等着吴越水师与洞庭湖水师打个两败俱伤,最后再以海船为先锋,从被后直接冲击疲惫无比的吴越水师,因此在知道六郎派来的是一名亲兵队长后,陶三春水师的水师将军就等着眼前的这个人把话说完,然后就绑人。

“我家主公有令,陶三春万岁的水师不必再与洞庭湖水师会合,如今吴越水师主力已被我洞庭湖水师所吸引,陶三春水师与战船上的所有士兵直接攻击吴越叛军的领地,反抗者全部格杀,能抢走多少就抢走多少,带不走的全部烧掉,袭击成功后,陶三春万岁的水师可返回齐地,或者进入运河,由我家主公的军队进行接应!”

陶三春水师的水师将领脑子有些乱,因为这与他之前的计划有很大的出入,可也是正确的,因为陶三春水师也有自己的情报网,在吴越也派了许多的奸细,他们得到的情报是,吴越水师会集中二十万五万大军来对付六郎的洞庭湖水师,所以陶三春的水师绝对不能与六郎的洞庭湖水师会合。可现在的问题是,原本应该是强烈要求着,让水师大军快去与洞庭湖水师会合的人,竟然命令不能去会合,而是要直接进攻吴越本土。

不管怎么样,眼前的这个人的确是六郎身边的亲兵,命令也没有错,那最后就只能是再次印证了陶三春对六郎的评价。“六郎此人,贪婪重利,野心极大,反复无常,但其指挥军队之法,战略计谋之术,需尽全力才可破之!”

既然如此,在陶三春的水师将军在反复衡量都对自己有利之后,陶三春水师全部升帆起锚,目标吴越本土,作战目的只有一个,抢个够,烧个够。

南唐水师这边,也一样是待在长江上一点都不动弹,朝廷那里可是一直希望六郎与吴越叛军拼个两败俱伤,到时候就能断了陶三春的一只胳膊,陕西、河南两省联军就可以直接攻入两淮,至于说河南的那些乱民,朝廷一直在试着想要招安,对方也似乎有那个意思,最起码朝廷安抚的银子分了下去,现在河南的乱民没有再去攻击河南总督控制的地方,很安分地守住他们所控制的地盘,全力恢复着民生与生产,只要控制好了,朝廷自认可以安稳地收编下这群人。

湖广总督对于这一次朝廷的安排其实内心是反对的,现在吴越叛军很明显就是把大部分的力量压到了他的身上,朝廷没有办法给出一点实质上的帮助,如果不是六郎一直在长江上捣乱,他这个湖广总督就彻底完了,所以湖广总督内心很矛盾,是否真的要坐看六郎的洞庭湖水师完蛋,这可是关系到他自身实际的利益,至于与湖广相临的广州、广西、贵州、四川这四位总督,都有着自己的打算,湖广总督还要留少量兵力去监视他们。

湖广总督最后将战场的指挥权全部都交给了南唐水师的水师将军,虽然前一次这位水师将军大败而回,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同时这位水师将军也真的有在自省,而湖广总督身边又没有水战的将才,最后只能赌上一把,因为他湖广总督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于加强今天要说很多话,虽然他不喜欢说那么多的话,但为了六郎,认真说起来应该是六郎交给他的重任,于加强上了船,看到了南唐水师的水师将军就准备张嘴说许多话,可结果于加强还没开口,南唐水师的水师将军却抢先开口说话了。

“吴越水师二十万五万人,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在进攻洞庭湖水师,这样的形势我们没有办法去支援,现在冲上去一点胜算都没有,不过本将军想洞庭湖水师应该有一半的人能够退到裕溪河的河口,也只有那个时候,本将军才会率领所有水师战船从背后攻击吴越水师。可如果洞庭湖水师败得太快,无法支撑住,在河口也没有人接应,那本将军就无能为力了。”

于加强笑了笑,可又摇了摇头,他从怀里拿出一块布,这下可让水师将军身边的亲兵有些紧张,不过当布打开后,那些亲兵也就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因为那块布只是一副地图而已。

“这里,吴越进攻湖广的大军粮仓所在,防御极其松懈!十万精锐上岸,轻装,隐蔽前进,烧掉它!”

说着于加强伸出手指指向了南唐水师将军,嘴道:“你!大功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