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34 字数:3301 阅读进度:624/640

当吴越水师的战船越来越接近时,又有一些袋子被打开了,里面装的全部都是石灰,四十艘艨战舰的士兵就这样顺风扬灰,撒向敌船,大量的石灰就这样飘到了吴越水师的艨战舰上,船上的吴越水师士兵有不敢张口,不敢睁眼,有些人还被石灰飞进了眼睛,吸入了口中,一个个眼泪不断地往下流,咳嗽声连洞庭湖水师的士兵都听得到,吴越水师的艨战舰上的士兵全乱了。

等到石灰都撒完了,依旧前进的吴越水师战船也靠了上来,巨大的艨战舰就这样互相碰撞着,船上的人都碰撞的瞬间都蹲了下来,这样就不会摔倒,巨大的震动过后,蹲下来的士兵再快速地站起来,各自使用飞抓,准备接舷作战,这个时候洞庭湖水师这边,士兵们终于是将所有的袋子都打开,最后的那些袋子上装的都是黄豆,全部趁着敌人因为之前的石灰还有些混乱,将黄豆撒到了敌船上。

当双方战船接近的时候,船上的弓弩手,只要是能够射箭的,所有人都在不断地重复着手中的动作,将致命的利箭射向他们看得到的敌人,不过因为石灰的原因,到了现在洞庭湖水师的箭雨一直压制着吴越水师,不断有吴越水师战船上,流着眼泪与疯狂咳嗽的士兵被射倒,艨战舰后方赶过来的战船也因为前面太过混乱,暂时无法支援前方已经陷入困境的同伴。

一旦接舷,两船上的作战士兵两人是为一组,一人手持盾牌与钢刀,用来防御敌船射来的利箭还有刺来的长枪,同时防备着有敌人冲上船近战;另外一人则手持长枪,都是步兵所使用的超长枪,也只有超长枪才能从船舷不远处刺出,伤害敌船想要靠近的敌人。在持续的激烈交战中,不断地有人受伤,也不断地有人倒下,鲜血不断地流到甲板上,整个甲板渐渐地被染成了红色。

原本就处于不利地位的吴越水师士兵,如今是更加的混乱,原因就是那些洞庭湖水师撒过来的黄豆,黄豆浸上鲜血后,变得更加滑溜,就算是水师士兵光着脚,很多人也是一踩就倒,给了洞庭湖水师弓弩手与长枪兵更多的机会。而洞庭湖水师这边,鲜血很快被细沙所吸收,虽然甲板上已是一片红色,却没有妨碍到洞庭湖水师士兵的行动,战局对突击的吴越水师艨战舰越来越不利。

前方战局不利,吴越水师将军得到消息后也是一阵地无奈,其实黄豆、细沙还有石灰这三样东西,在水师交战中也是常用的,可一开始吴越水师太大意了,而且之前与南唐水师大战了一场,物资消耗严重,突然遭遇到有备而来的洞庭湖水师,有些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不过吴越水师现在,依旧占据着士兵与战船数量众多的优势,为了改变前方的不利情况,大量的小舟被派出,支援前方陷入苦战的同伴,而“鱼龙舰”、“黑鲨舰”等巨舰则继续在后方压阵。

吴越水师的小舟可以在艨战船之间游走,虽然小舟上只有四个人,最多五人,并且只有简单的武器,但在大船之间,这样的小舟是致命的,只要大船停止无法移动,小舟就能够任意地靠在大船边上,船舷之上士兵的攻击死角,任意地攻击与焚烧战船,为了能够消灭洞庭湖水师,为之前的窝囊出一口恶气,然后继续报复六郎,就算前方交战的艨战舰全部损失得的。

吴越水师的小舟一出,焦赞这边就看得一清二楚,并且马上告诉了他大哥,将望远镜交到了孟良的手上,焦赞要亲自率领五十艘车舟,在混战的艨战舰之间,与吴越水师的百艘小舟决战,这百艘小舟可并不是吴越水师的一半船队,吴越水师有个习惯,在每一艘“鱼龙舰”、“黑鲨舰”巨舰之上,都要放两艘这样的小舟,起到保护巨舰不受小船偷袭的作用,关键的时刻也可以让船上的重要人物撤退。

艨战舰之间,不断地有人从上方掉落入水中,不断有失去控制的箭支弱下,吴越水师的小舟与洞庭湖水师的车舟就这样游走在混战的船队之间,到了这个时候,孟良不得不再次佩服六郎的先见之明。原本在组建水师的时候,孟良并不重视这种六郎专门提起的车舟,认为这只是一种过度的船种,因为水师战船最终所要求的还是大型战船,然后配合上小舟这样的小型战船,可如今就是这种认为日后要淘汰的车舟,这样比中型战船小,比小舟大的车舟,面对吴越水师的小舟,想都没想就撞了过去,在不断地接触战斗中,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同样是穿梭在艨战舰之间的小船,车舟比小舟坚固,速度更快,车舟上的士兵也比小舟上的士兵多,虽然小舟有一百所艘,可看到前方出现小舟,车舟先是一次三弓弩的巨箭射出,然后整艘船就横冲了过去,来不及躲避的小舟很多在瞬间就被撞翻了,然后就是一阵屠杀,就算没有被撞翻,车舟上的士兵也能够靠着人数上的优势在最快的时间内,把小舟上的敌人全部杀光,然后继续游走,寻找下一个目标,在艨战舰之间的活动范围其实并不大,因此车舟与小舟只能在外围展开,遭遇战时大多都是一对一地作战,这百艘小舟的加入,不仅没有改变战争的局势,反而是消耗了吴越水师更多的兵力,让更多的吴越水师士兵,冲上来送死。

战争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吴越水师投入了四成的兵力,洞庭湖水师投入了七成的兵力,虽然洞庭湖水师暂时占据着优势,但那些都是吴越水师最大的主力,“鱼龙舰”、“黑鲨舰”这两种巨舰战船没有参与战斗的结果,而到了这一步,吴越水师也不可能撤退,吴越水师的将军只是在等待时机,只要时机一到,他就会将所有的兵力压上去,彻底击溃眼前不断取得小小胜利的敌人。

观察到吴越水师的巨舰都没有动,孟良很清楚吴越水师将军的想法,他现在也需要抓紧时间,一旦风向再起变化,战场的情况就会马上转变,现在是他唯一可以击败吴越水师的最好时机,如果错过了这个时机,洞庭湖水师与吴越水师最后也只是两败俱伤,到时候六郎将再也无法对抗吴越水师,因为眼前的吴越水师,不过是吴越水师的三成实力而已。

孟良下达了二十艘巨舰前进的命令,同时也快速地发出旗号,准备使用特殊的作战方式的命令,所有的战术在训练之时,就已经规划了出来,然后分别编号,不断地演练,这种作战方式已经在陆军还有水师之间全面传开,也就是这样麻烦的号令,在实战中,也就是在现在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二十艘巨舰的加入,吴越水师那突击的所有艨战舰算是彻底完了,艨战舰之间的缝隙处,小船之间的战斗也快要结束了,大量的小舟被撞翻,江面上漂浮着众多的尸体,大部分都是吴越水师的士兵,在巨舰最顶层连环弩弩手的不断攻击下,一艘又一艘的艨战舰丢失,众多被杀的吴越水师士兵倒在了甲板上,而看到了前方洞庭湖水师压上了所有的兵力,交战的同伴不断地发出求救的信号,吴越水师的水师将军终于是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五十多艘“鱼龙舰”、“黑鲨舰”如山一般压了过来,但在他们的前方还有自己的艨战船阻挡着,因此吴越的水师将军在总攻的同时,也命令前方的艨战船让开,不过此时有一半的艨战舰已经易手,夺取了战船的洞庭湖水师士兵,正抓紧着时间,在夺取的艨战船上,做着最后的准备!

南宫剑生与普通豪门世家的纨绔子弟不同,从有谋反之心开始,南宫剑生就和其他一些南宫家的嫡系子弟一起,每天都接受着各种训练,大部分的训练都是残酷的,一开始一起训练的一百名南宫家子弟,到最后只有七个人坚持了下来,他南宫剑生也是其中之一。

在大的豪门世家内,要出头就必须要有所付出,他南宫剑生付出了,也得到了,家族不仅让他一下就成了万户,还帮他说了一门亲事,妻子的娘家是吴越豪门世家之中,一个中等豪门世家,最关键的是,他的妻子是那个豪门世家家主的亲生女儿,在豪门世家内部,身份越高,能够拥有的权力就越大。

南宫剑生现在希望做的,就是帮助家族争取到更多的权力,也只有家族的强大,自身的实力才能够更加的强大,得到更多的利益。对于眼前突然出现的洞庭湖水师,南宫剑生一开始也将其当成了自己的辉煌战绩的其中一项而已,可让南宫剑生没有想的是,眼前的洞庭湖水师是如此的难对付,最可怕的是,燃烧的战船正快速地顺流漂下。

夺取的战船,不仅可以增加水师的实力,也能够成为消灭敌人的致命武器。如今吴越水师冲在最前面的三十多艘艨战船被全部夺下,后方的艨战船在吴越水师将军的命令下散开,看着不断地靠近的“鱼龙舰”、“黑鲨舰”洞庭湖水师的士兵们在听到号角声后,将夺取过来的三十多艘艨战船全部点燃,所有船帆都已经被升起,调整好了方位,水流加上风力,点燃的艨战船就这样快速地冲向了扑过来的吴越水师巨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