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32 字数:3791 阅读进度:621/640

孟良和焦赞依旧在惨烈地撕杀着,他们两人很容易就被六郎发现了,因为在他们两人的周围都是一堆密密麻麻的尸体,时不时的有敌人倒下甚至是被打飞,可无论这两人如何的神勇,六郎的士兵如何的善战,吴越水师的人数依旧是那么多,就好像蚂蚁一样,杀也杀不完。

上了屋顶的弩手们并没有马上射杀下方那密密麻麻,根本就不需要瞄准的敌人,而是在等候着一个人的命令。同样是站在屋顶的六郎身边正蹲着一个人,那是他眼力最好的亲兵,此时正闭上左眼,右手放在额头遮蔽阳光观察着前面的动静,六郎此时也在等待。

“主公!在那里!”

顺着身边的亲兵一指,六郎马上就发现了他所要寻找的,那么多精锐的士兵保护着,三个人都骑在马上指挥,如此大的目标当然很快就被发现了,吴越水师的水军都督完全都在连环弩的射程范围之内,此时正在不断地指挥亲兵督战。

六郎没有使用连环弩,他的身边亲兵为其送上了一把超大的军用弩,这弩的硬度极高,也批普通的弩要大上许多,弦必须用绞盘才能拉动,当六郎终于是将弦拉到了指定的位置时,亲兵马上又送上来了一把同样是超大的弩箭,这弩箭比普通的弩箭要长,但比弩车所使用的箭要短,但最重要的是,这把弩箭的箭头是特别制作的,这是一把响箭。

瞄准目标,抠动扳机,响箭发着尖哮之声落到了吴越水师的水军都督身边的亲兵脚下,当响箭响起的那一刻,五千弩手顺着响箭之一声一眼望去,当响箭落地时所有人都发现了目标的所在,五千人在不短短的时间内全部调整好了方向,五千支弩箭铺天盖地地射了过去。

当响箭响起的那一刻,水军都督身边的亲兵和将领们马上就感觉到了危险,可四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来不及躲避,盾牌还没被送到亲兵的手中,五千支弩箭就落了下来,一些亲兵只能在最后的关头将三匹战马上的三个人扑倒在地,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好这三位重要人物。

六郎此时也快速地换上了连环弩,将连环弩固定在了一个位置,然后不断地拉动和压下弩臂,连续不断地箭雨不断地覆盖到了吴越水师水军都督的所在,在这样的距离,又采用抛射的方式,普通的盾牌根本就挡不住弩箭,但水军都督的亲兵还有附近的士兵却依旧不顾一切地向箭雨所覆盖的地区前进,试图将那三位重要人物给救出来。

一匣箭射完了,弩手们只能快速地换匣,而就在这个短短的空隙间,在众多的尸体保护下,吴越水师的水军都督终于是让亲兵快速地发现了,亲兵们也不管是死是活,抱起来就快速地附近已经有人拉来的骡子将重要的三人放在骡子上,围的军营撤离。

此时的李煜经过一场激烈的进攻以伤亡二十万人的代价终于是将吴越水师最精锐的十万人击败了,这些精锐的前锋士兵们也选择了逃跑,很多士兵发现另外一个方向也有敌人出现,自己的三位主帅已经逃跑了,将领也死了很多,一直处在后方的一部分士兵开始转身逃跑,随后就是吴越水师的大崩溃。

“投降者不杀!”

缺口终于是打开了,就如同洪水决堤一般,不断地冲击着吴越水师那已经如同豆腐一般的防线,数万人一起大喊着“投降者不杀!”

这五个字,很多看到跑不了的吴越水师士兵则很快做出了反应,都跪在地上,把兵器捧在手上投降了。

还有更多的吴越水师士兵与民夫选择了逃跑,这些人并不了解他们眼前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人,投降完全是等于把命交给了对方,灾害才刚刚过去,眼下很多地方都缺粮,特别是军队。很多吴越水师的士兵都害怕投降之后,被人当成了菜人直接杀了变成军粮。

逃跑,跑得越快越好,上万的吴越水师都向自己原本的军营方向逃去,六郎与李煜的军队在背后紧追,逃得慢的除了少数反抗被杀之外,大部分都投降了。不过这人追人也是很难追上,更何况是一群只知道逃跑的家伙,形势再次变成了赶鸭子,直到吴越水师大量的事情逃到了河边情况才再次有了变化。

浮桥太少了,很多人又急着逃命,只要能逃掉,谁还去管身边是什么人,一大群人全部上了浮桥,互相推挤着,时不时地有人从浮桥上掉到了河里。一些上不了浮桥的士兵,听到后面的追击声后,直接扔掉手中的兵器就掉到了河里,想要游到对岸去,有人先跳了下去,更多惊慌失措的人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游泳,也跟着跳了下去,结果一大群人溺水了。

小河里到处都是人,对于吴越水师的士兵来说,现在最可怕的并不是身后的追兵,也不是现在所处的河流,而是身边溺水的人,这些溺水的人因为不会游泳而胡乱的拍打水面,想拉住所有拉得住的东西或者是人,而一旦被溺水的人纠缠住了,水性再好的人也是死路一条。

由长梯和木板组成的浮桥终于是承受不住了,本来长梯就不怎么牢固,一次又上来了这么多人,在不断地踩压下,浮桥处再也承受不住现有的重量,直接断成了数段,更多的人砸落到了水中,将浮桥附近的同伴直接砸到了水底。

所有由梯车所建成的浮桥全完了,唯一牢固的就只有五辆吕公车车前板所组成的浮桥,但就因为只剩下了这五座浮桥,无法上浮桥的吴越水师士兵再也忍受不住,直接拿着兵器向前挥舞,妄图将浮桥上的人赶下去,好让自己能够上浮桥逃到对岸,可这些人往往是好不容易杀上了浮桥,又很快被身后的人杀死或者刺杀,最后落到了河中。

投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甚至已经成为了继续追击下去的障碍,等孟良好不容易冲到河边的时候,在众人眼前的完全是一副人间地狱!只剩下少数的吴越水师士兵没有逃跑,这些人在河岸边选择了投降,河上最后剩下的五座浮桥上到处都是尸体与鲜血,整条河流已经变了红色,但此时小河里已经没有多少水了,全部都是尸体。

满满的尸体直接导致了河流的断流,吴越水师最后逃走的士兵是踩着自己同伴的尸体过的河,天知道这河里面到底死了多少人,总之当孟良他们也踩着尸体过河的时候,所有人的感觉都是脚下的尸体非常的严实,就如同走在乡间小道的感觉一样。

吴越水师少部分的士兵逃回了军营,可六郎的军队紧接着就冲了过去,看到敌人接近,军营内的吴越水师士兵没有一点反抗的意念,军官连士兵都不组织,自己带着亲兵首先逃跑,看到军官跑了,小兵哪里有不跑的道理,一大群人就这样自己退出了军营,向合肥城逃去,六郎与李煜就这样轻易地进了军营大寨,吴越水师的大批物资与粮食都没有来得及带走,特别是众多的兵器,估计完全可以武装其一支二十万人的军队了。

六郎是打定主意要派出水师出击了,如今洞庭湖水师拥有“鱼龙舰”、“黑鲨舰”此类巨舰四十艘。艨战船四百艘,最后才是舟船一千艘,这些才都是自己建造的,以这样的实力,足可以荡平吴越。

“我洞庭湖水师十万健儿听从主公命令!在长江之上,我洞庭湖水师之旗已经沉寂着五十多年,也是该重新飘扬的时候了。请主公下令!”

对于郑家兄弟来说,昔日强大善战的洞庭湖水师,他们先辈所辛苦建立起来的威名已经消失了,如果不是六郎,洞庭湖水师完全没有重建的这一天,因此他们不仅甘愿听从六郎的命令,更是要让洞庭湖水师重建威名,以此来告慰祖先。

“主公,吴越水师连受到我们两次偷袭,再加上盐商的那次,整个吴越叛军的水师可以说是对我们恨之入骨,倘若我们这个时候出动水师的话,吴越叛军很可能集中大量的水师来消灭主公你好不容易才重建起来的洞庭湖水师,主公是否再考虑一下,等待更好的机会出击?”

“现在就是出征的最好时机,天数的问题就先放在一边,吴越水师十万人,分成两队,分别在长江的上游和下游寻找湖广的水师与齐王的水师决战,如果我们这个时候不出手,看着南唐水师战败,这长江之上就成了吴越水师的天下,到时候我们就不会再有其他的机会。现在吴越叛军最多也只是袭击淮西沿岸而已,因为东吴沿岸有齐王的水师在,一旦齐王水师战败,吴越叛军的军队就会去进攻东吴,东吴的情况大家也知道,那些人为了自己可以背叛两淮总督,投靠我六郎,在形势危急的时候也能够投靠吴越叛军,如此一来我们好不容易才占领的东吴就又要易手了,之前的辛苦也全都白费了。总之水师战船必须在这个时候出击。”

“那主公要如何防备贼派过来的那些奸细,一旦吴越叛军得知我们水师离消息,他们一定会集中剩下的驻留的水师来进攻洞庭湖水师,吴越叛军的水师有十万之众,这一次派出去的是十万人,应该还有二十万人驻留在各水寨中,一旦正面遭遇吴越水师,洞庭湖水师将损失惨重。”

这水上的战斗跟陆地上的战斗其实是两回事,水面上的战斗,士兵都集中在战船上,因为水流与风向的关系,各船的士兵都只能是各自为战,一旦纠缠上就很难与敌人分开,也很难去救援需要救援的同伴,混战之中只能靠各自战船上的船长来进行指挥,可以说根本就是散沙一盘。同时,也是最关键的,孟良他们根本就不信任洞庭湖水师的战斗力。

“合肥城将举行一场大的祭祀活动,对外说是要祭拜天地,其实很多人都会认为我这是因为那场冰雹而感到害怕,是在求神保佑,同时祭奠那些亡魂,总之这场祭祀地方上的所有官员、豪门世家家主,还有军中的所有军官将领都要到,当然了,你们郑家兄弟和洞庭湖水师,就在这场祭祀的掩护下,连夜出洞庭湖,进入长江。同时因为最近流言的关系,我会让李哮天继续加力度追捕与搜查吴越叛军派来的奸细,这应该也不会让别人起疑,哮天把一切都布置好了,他手上也有大量吴越派过来的奸细名单。总之你们要相信洞庭湖水师,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在这个乱世,就算待在家里也随时可能被杀,我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只要是我六郎的兵,就有实力打败任何敌人。你们去准备吧!”